甲午风云之海魂 第二卷 风云急转 第十三章 海上御林军

元世 收藏 0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5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59.html[/size][/URL] 海阅一结束,各舰立即返回泊位码头,而各大管带则在水师提督丁汝昌的带领下直奔皇帝临时行宫,天津近郊的梅园,等候召见。 路上,急驶的马车里,车厢左边,冷了半天脸色后,丁汝昌开口训道:“刚才海阅时,你搞什么鬼?没看章程吗?120毫米的火炮才是海阅的礼炮,你看看自己都放了啥玩意?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59.html


海阅一结束,各舰立即返回泊位码头,而各大管带则在水师提督丁汝昌的带领下直奔皇帝临时行宫,天津近郊的梅园,等候召见。


路上,急驶的马车里,车厢左边,冷了半天脸色后,丁汝昌开口训道:“刚才海阅时,你搞什么鬼?没看章程吗?120毫米的火炮才是海阅的礼炮,你看看自己都放了啥玩意?圣上被惊,大臣被吓,就是御林军和天津步军都给你放倒一大片啊,你到底想干什么?”


死老头的发怒,很是好玩,气势十足,可惜身体不行,还没说几句话,老家伙的身体就像个筛子似的抖个不停。


放在以前,于国忠一定会反言相对,可和李鸿章一顿长聊后他才知道,这个以前可恶之极的老家伙不仅多次向海军衙门为自己邀功请赏,而且为了自己的户籍问题,更是以身家性命相保,这可就是天大人情了。


鉴于马车里只有两人,他也就放肆起来,一手讨好似的抚摸着老海帅的后背,平抑其呼吸,一边嬉皮笑脸说道:“军门,那也不能怪我啊,120毫米、256毫米的炮弹我都送给了西京丸号,机关炮打不响,所以我只能用鱼雷作礼炮了!”


“没了炮弹,你就不能去定远要几枚?其他时候可能要不着,可圣上海阅的大事,我会让你空船去海上丢人?”一听对方小炮炮弹早就用完,丁汝昌的脸色才有些缓和,不过还是怒目相视。


叹了口气,淫贼只好实话实说:“去了,我到定远走了一遭,可是没人,那会您正在中堂大人那里议事,而刘大人去了镇远,所以我后来就也去了镇远,不过到了那里和刘、林二位大人聊了一会后,我又把这事给忘了。”


“什么玩意?”居然把如此大事给忘了,这下丁汝昌是被彻底被击倒了,无奈看了一下超勇老大后,他转过头去,不再说话。


而于国忠也只好揪揪嘴后,闭目养神,既然人家不理自己,那还难得清闲呢。


到了梅园,丁汝昌和于国忠就被收缴了武器,他俩在大内亲卫的带领下,直接去往内堂,而刘步婵、林泰曾等其他管带则外守候,等待召见,对于这不同待遇,众人是既嫉妒又羡慕,此外更加无奈。


一直以来,超勇管带就比较特殊,表现非凡,所以能被皇帝亲自召见也在情理之中,不过将人比己,即使大家没那么多贡献,可此时心痒也在在所难免。


皇帝行宫就是皇帝行宫,与自己威海卫的府宅相比,无疑两者差距太大。不光这里亭台楼院修的好,奶奶的,这儿的侍女也是大大的漂亮,一路走来,淫贼的眼睛都快看花了,无耻的家伙曾向其中三个挤眉弄眼,可惜除了看到人家小脸霎时红通通外,就是没人理会他。至于想象中的飞吻恁是一个也没有,这让一向对自己容貌十分自信的家伙,第一次尴尬起来。


本来嘛,在北洋海军里,论容貌,淫贼敢自夸第一,尤其是与四五十岁的大叔级管带相比,其优势则最为明显,无奈这行宫的美女眼神不好,太辜负自己的一番洗漱了,为了能来见驾,自己可倒腾了好几分钟,以往见人,自己可都是从来不洗脸的。


一看手下那贼眉鼠眼的,丁汝昌觉的很丢人,悄悄与前面的大内亲卫拉开距离后,他低声说道:“规矩些,这儿可是行宫,要是惹出乱子,天也救不了你!另外,待会见驾时一定要注意自己言行,不该说的别说,该说的少说,不能说的一字也别提!别看了,听见了没有?”


就是海帅训示的同时,于国忠的头是点个不停,可他的眼睛也绝没闲着,依旧对着花园里的一群白衣美女默送着秋波。直到丁汝昌最后吆喝,他才回过神来,连忙应承道:“是,军门,我记住了!”


无奈,摇摇头,丁汝昌大步向前,对于这个海军人才,他可是关怀备至,可无奈,该死的家伙都被打了好几次,可一次也没能让其记住教训。


悲哀啊,悲哀,这实在是悲哀!


跟随着死老头,走了将近二十分钟,才到目的地,梅园漱芳斋。


看来今天很热闹,距离老远,淫贼就瞅见漱芳斋外一排红木纹桌,瓜果梨桃落的老高,旁边四五十个大椅子上座不落空,一个个身穿朝服的老家伙都捧着茶杯在那喝茶。座位正中,一张最大的梨花桌旁,老中堂李鸿章正陪着一个年轻人胡侃,一瞅那黄衣龙纹的,估摸着那可能就是所谓的圣驾。


一走到年轻人近旁,老海帅立马“扑通”跪下,身子像条哈巴狗似的就趴了下去,嘴里还念念有词:“臣,水师提督丁汝昌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有样学样,照葫芦画瓢,淫贼也赶紧跪下,高呼道:“臣,超勇管带于国忠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笑着看了一眼李鸿章的爱将,光绪就将目标转向了北洋传奇人物,半响,他才点头说道:“都平身吧!你就是于国忠?那海阅礼炮放的很响嘛,那轰天巨响可把朕和众卿家都唬得不轻啊!哈哈,哈哈!”


皇帝训话,淫贼一时还没反应过来,糊涂家伙甚至没有听懂皇帝的闲话之音,直到身旁的老海帅拉了他几下衣角,他才反应过来,感情这是皇帝给自己一个请罪的由头,好让自己堵住死老头们的问罪之口。一想到,他连忙谢罪道:“臣该死!本来臣想放个惊天动地的大家伙,以欢迎圣上的海阅,不想弄巧成拙反而惊了圣驾,着实该死!臣,恳请圣上责罚!”


一说完话,于国忠就再次跪了下来,虽然不指望皇帝真的处罚自己,但至少这样可以将自己请罚的表演演的更到位,更具有诚心不是。


“应该处—”


庆亲王奕匡处罚的“罚”字尚未出口,面对皇侄兼皇帝那严厉的目光,他只好住口,而一旁的众多大臣也一个个静如寒蝉,默不作声。其实大家心知肚明,刚刚亲政不久,为了巩固自己权利,小皇帝一直都在拉拢李鸿章,拉拢北洋水师,拉拢洋务派,别说今天小小的一个惊吓,就是李鸿章不小心将酒水撒皇帝身上,只怕人家也会微微一笑,不了了之。


冷哼一声,光绪冷眼扫了一下庆亲王、翁同和、曹祈人等一班朝臣后转过脸去,笑看着超勇管带说道:“什么责罚啊?既是为了迎接朕而特放的雷霆之音,朕岂能怪罪与你,再说也只有这等轰天巨响才配得上天子二字嘛!”


刚才的三九严寒,此时的三月春意,无疑这冷暖之间的忽转变化,李鸿章都看在眼里,官场沉浮许久,老中堂自然深知这其中的韵味,一见皇帝给台阶,他立马接口道:“蠢小子,还不赶快叩谢谢皇上不罚之恩!”


“哦!”没那么多阅历,于国忠自然不知道为了自己,皇帝已经打压了一遍朝臣,见到天子不追究,他立马第三次跪下说道:“谢吾皇不罚之恩!谢中堂大人!”


这前一句,光绪自然知道什么意思,不过这后一句就明显不答边了,不过仔细一想也对,可不就是打狗看主人嘛!要是没有李鸿章,那自己今天会轻易放过这个年轻人吗?答案自然毋庸置疑!


摸着长长的白胡子,李鸿章对淫贼后面一句也很是满意,能在此时此刻记起自己的功劳,看来其也不是傻子,也知道皇帝的不罚之恩来自自己,孺子可教,不枉自己栽培其一番啊!


看到大家一番和气,于国忠高兴地在光绪的挥手示意下站了起来,他身旁的丁汝昌也大松了一口气,如此场面结局,最好不过。


“来人,赐坐!”随着光绪的一声吆喝,其身后的赵德全立马指挥手下的几个小公公去搬凳子,就在这空闲,他问了于国忠几个问题,这也是他特意召见此人的原因。


“于爱卿,你为什么要参见北洋海军?”光绪笑着问道。


双手抱拳,于国忠躬身回道:“皇上,臣参加海军一来是因为喜欢大海,喜欢兵舰,这二来也是为了混口饭吃!不过既然臣吃了皇粮,拿了皇饷,那臣就会履行自己的职责,守海卫土!”


大实话,如此直白的语言李鸿章听过,所以他丝毫不会惊讶,不过皇帝光绪和一旁的几十位朝臣却没有听过,闻听此言,众人立马惊叹起淫贼的朴实,居然连找个更好的借口也不找,这就太赤裸,实在了。混口饭,谁还都是为了一家老小而混口饭吃!不要说是在场的文武大臣,就是小皇帝也感觉自己也还真那么回事。


品味了半天直白的语言,光绪点头,接着问道:“那你为什么会老和倭人过不去呢?”


好问题,几乎这个问题也是朝中大员们想问的,不过他们问,人家未必会实话实说,不过这皇帝问话就不一样了,敢胡言乱语,或是言语不实,欺君之罪,立马砍头。所以皇帝的话音刚落,大员们就睁大眼睛,竖起耳朵,等待数次和倭人发生摩擦的超勇管带回话,尤其是翁同和、曹祈人等太后党成员更是全神贯注,等待人家的破绽。


“这个问题,中堂大人也曾问过臣,说实话,不是臣与倭人过不去,实在是倭人与我大清过不去!不知皇上可曾听闻倭人皇帝的一句话,"开拓万里之波涛,宣布国威于四方",啥意思,就是要用海军开疆扩土,征服四方!小小倭寇,弹丸之地,竟放如此厥词,实乃其狼子野心昭然,尤其是最近倭人兵舰的活动,屡屡都围绕我大清海域巡航,他们要干什么,很明显,侦查情报,至于侦查情报干嘛?以臣愚见,这是开战动手前的先兆,既然人家都上门挑衅来了,那就怪不得臣先下手为强!”


句句铿锵有力,简单的逻辑思维很好懂,听完此话,不少洋务派都知道了中堂当年的预言即将到来,所以他们忍不住担心这场战争会不会让洋务运动的成果付之东流。太后党则没有那么多思考,他们听完超勇管带的话后,第一个直觉就是天方夜谭,感觉刚才说话之人大脑不好,不了解当今世事的家伙们自以为那纯属扯蛋,他们根本就不相信小小倭人会有胆量侵犯天朝的威仪。


光绪没有那么冥顽不灵,听完回答后,他立马看了一眼李鸿章,无疑对当今西洋、东洋事务最了解的家伙应该清楚刚才那骇人之言是否可信。从李鸿章那坦然若之的表情上,他基本得出信息,于国忠所言不虚,如果刚才真的是欺君不实之语,那李鸿章绝不会是这幅表情。


呆呆地看着皇帝和中堂大人,于国忠左瞅右瞅地等着小皇帝的下一个问题,可是等了许久,人家也没有开口,只是从自己说完话后,漱芳斋前一片沉闷,不论是皇帝,还是大小臣工,中堂大人,一时间他们都默不作声,气氛十分凝重。


许久,光绪才打破沉闷的空气,淡笑着开口说道:“于爱卿,今天的海阅,你表现的最好,不仅海阅礼炮放的响,而且实弹操练也打的准,确实是个人才!朕想赏赐些东西给你,不知你喜欢什么?或是有什么特别期盼的东西?”


“谢皇上隆恩!”跪着给皇帝行完礼,于国忠又扫了一遍臣公后,才继续说道:“皇上问臣喜欢什么?托皇上的鸿福,臣现在老婆、房子都有了,也没啥特别期盼的东西!说没有,其实也有,居安思危,现在臣唯一喜欢、期盼地也就是大清歌舞升平、长治久安,而所有的一切都要在国家安定的情况下才能实现,所以臣喜欢做大清和皇上守海卫土的敢死之士,期盼大清和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一番表志拍马的功夫很是到位,至少说的在场大臣们骇颜,能借助皇帝给的梯子反将皇帝抬高,这确实是厉害之人!看着皇帝那满脸高兴的神色就想个小孩,翁同和、曹祈人两个家伙面面相觑,自叹这才是马匹精神啊!


庆亲王奕匡则是极度不满,该死的家伙,看来今天别说处罚人家,照这个局势发展下去,只怕无一丁儿之过反而会有惊天大功啊!闷闷不爽间,他不住用眼睛瞅着肃亲王,期盼那个家伙和自己一道出马,那样的话,无论如何皇帝也不敢胡来。可惜的是,肃亲王东瞅西望的,眼睛就是不和自己搭边,这让老王爷可气个不行!


“说的好,做个大清和朕守海卫土的敢死之士!”乐了半天,光绪最终叫唤起来,刚刚他也决定了一件事情,一个可以帮助自己翻身的好事情。点点头,小皇帝收住笑脸,威声说道:“于爱卿,难得你能有如此志愿,那朕也就成全你的一番苦心。赵德全,取纸笔来!”


很快一张红木桌上,笔墨纸砚齐备,光绪巍然起身,在一双双眼睛的注视下,提笔挥书,很快一簇而就,落印盖章。


随后,于国忠很是知趣地跪了下来。


手捧圣旨,赵德全高声读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北洋海军,超勇管带于国忠,自上任以来,屡立奇功,志向高远,堪称大清栋梁,朕体恤其心,特封于国忠为超勇侯,一等世爵,领总兵官!此外,朕特批,将广甲、广乙、广丙纳入其麾下,组成大清皇家海上御林军特混舰队,代朕巡海,但仍归北洋治下,钦赐!”


圣旨一出,文武皆惊,于国忠在大臣们震惊的目光下叩谢,接过圣旨。


李鸿章此刻也是震惊无比,与淫贼高兴得意相比,他则是忧虑,既然组建大清皇家海上御林军特混舰队,那就该独立出去,可仍归北洋治下,那以后除了皇帝谁又指挥的动?就算指挥的动,谁又敢瞎指挥,指挥皇帝的御林军,这不纯属开玩笑吗?


不管他人,光绪在大臣们骇然的表情里很是得意,他比事主淫贼还要得意,组建大清皇家海上御林军特混舰队,目的很明显,既可直接拉拢北洋,又可将来接管北洋,就是此刻也可以借助北洋抬高自己在朝中的话语权,增加权威以对付太后党。


没有在意,也无暇理会,于国忠死死握紧手里的圣旨,激动不已,在别人看来这是恩赐,在他看来,这是权利啊!有了这玩意,以后自己不仅腰杆更直,而且实力也强大,不过一想到广甲、广乙、广丙那几艘破木船,多少有些泄气,要是皇帝把定远、镇远划归自己,那他娘的该有多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