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外交官揭秘边界划线:为国土毫厘钻牛角尖

中国外交官揭秘边界划线:为国土毫厘钻牛角尖

2009年05月19日 15:42北京晚报\

独家专访外交部边界与海洋事务司司长宁赋魁

他们是行走在边界线上的外交官,有时也被人称做“为祖国扎紧篱笆的人”。他们负责确定和管理祖国的边界线,将国界线的位置精确地以一行行白纸黑字记入条约,悉心地用一个个界碑为祖国扎上篱笆,他们长年奔波在茂密的丛林、缺氧的高原、荒芜的戈壁。

今年3月31日,外交部将条约法律司、亚洲司、欧亚司的原有部分业务进行了适当整合,增设边界与海洋事务司。该司也成为外交部最年轻的一个司。近日,本报(北京晚报)记者独家专访外交部边界与海洋事务司司长宁赋魁,向您讲述边界线上的故事。

与缅甸

第一个划定边界

新中国成立时,继承的是一条与所有邻国都有问题的边界。当时情况十分复杂。有的边界从未划定,仅依靠传统习惯线或实际控制线进行管辖。有的边界虽有旧界约规定,但由于条约文字、附图和实地情况存在矛盾,形成了众多争议地区。

率先解决争议,第一个与我国划定边界的究竟是哪个国家呢?本报在此为您揭秘——是缅甸。

1954年12月12日,中缅两国总理在会谈公报中提出“在适当时机内,通过正常的外交途径”解决中缅未定界问题。然而就在1955年11月,正当中缅双方为边界问题的商谈分别进行积极准备的时候,双方的前哨部队在两国的边境上由于误会发生了冲突。经过中缅双方的努力,这次事件得到了妥善处理,同时也使两国政府体会到及早解决中缅边界问题的必要。

1956年初起,中缅两国政府就边界问题开始频繁接触。同年11月,缅甸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吴努主席应邀来京商谈。我国政府根据和平外交政策和对中缅边界问题调查研究的结果,向缅甸政府提出了解决中缅边界问题的原则性建议。

经过几年的友好协商,所有争议问题都得到公平合理的解决。双方于1960年10月1日签署了《中缅边界条约》。该条约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与邻国缔结的第一份边界条约。

在随后的几年中,我国又相继与尼泊尔、巴基斯坦、蒙古、阿富汗等解决了历史遗留的边界问题,并签署了相关协议。

时间转入上世纪90年代,我国又相继与俄罗斯(前苏联)、老挝、中亚三国和越南等签署了边界条约和协定。至今,我国已与14个陆地邻国中的12个划定了边界,与其他国家的商谈正在进行之中。

在海洋方面,2000年我国同越南签订了北部湾划界协定。这是我国与邻国划定的第一条海上界线。我国积极推进与邻国的共同开发和多种形式的海上合作,与朝鲜签订了油气共同开发协定,与菲律宾和越南签订了《南中国海协议区三方联合海洋地震工作协议》;与韩国和日本分别签订了渔业协定;与东盟十国签订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并正在推动有关后续行动。

800斤的界碑硬是扛上去

“这是一项神圣的工作,要对国家负责、对民族负责、对历史负责,与维护国家的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密切相关。”正是这样一种强烈的历史使命感和责任感让从事边界与海洋工作的每一个外交官在工作中无不倾尽全力。

我国与越南边境地区地形险要复杂,气候条件恶劣,很多界线远离村寨,往来道路极为困难。一些勘界组人员不得不跋山涉水,甚至穿越三四天丛林才能到达边界线。这些平常出入谈判场所、衣着正规的外交官们却有着常人不曾有的经历。

有这样一位外交官,他在中越边界工作时曾踩上了地雷。“那地方根本没有路,野草没到大腿,工作时在那个地方来来回回地走了多次,还动用仪器进行测量。第二天挖土竖立界碑的时候,一铁锹下去就挖到一枚地雷,赶紧叫来边防官兵给引爆了。幸亏这颗雷有点发锈,要不然一脚踏下去早给爆掉了。”当地群众唏嘘,“真是捡回来一条命。”可在这位外交官的脸上却看不到半点恐惧。

的确,划界和勘界等工作真是对人意志和体力的考验。中国与尼泊尔、塔吉克斯坦等国的边界多是在海拔四五千米的高原上,在这种地方工作并且竖立界碑绝对需要这些自称“身怀武功的外交官们”。他们中间有博士、硕士,外表看去是柔气书生,可一到边界上却个个展现出阳刚坚韧。界碑多是花岗岩的,有的重达800斤。扛着这800斤,外交官们与测绘专业人员和施工人员齐声喊着“加油”的号子,一步步往前迈。对他们而言,竖立起来的每一道界碑都仿佛是自己的孩子,无论走出多远都要回顾眷恋。

每一次谈判或者实地调研都是一次打拼和考验。工作起来经常要连轴转,可谓“黑白颠倒”。一位年轻外交官回忆说,有一次勘界会谈,从当天上午9点半一直持续到第二天下午3点,其间中方没有一人休息,只是一位年近七旬的老专家趴在谈判桌上打了个盹。

“野外风餐露宿,谈判据理力争。外交官作为文装解放军的特点在边界人身上体现得更加突出。” 宁赋魁司长这样总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