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67师扬名之战:全歼国民党王牌整编第74师

小早川隆景 收藏 21 11015
导读:1947年2月7日,第1师于大官庄整编为华东野战军第4纵队,原辖第1、第2、第3旅依次改番号为第10、第11、第12师;第1至第9团,依次改番号为第28至第36团。 这就是说,原1旅改编并升格为第10师,下辖第28、第29、第30团。师长卢胜,副师长俞炳辉。 1947年5月,在陈、粟首长的统一指挥下,第4纵队参加孟良崮战役,与兄弟部队一起,全歼国民党王牌军整编第74师。 5月11日,蒋介石命令以整编第74师为中心,以整编第25师为左翼,以整编第83师为右翼,限于12日攻占华东野战军指挥部坦

1947年2月7日,第1师于大官庄整编为华东野战军第4纵队,原辖第1、第2、第3旅依次改番号为第10、第11、第12师;第1至第9团,依次改番号为第28至第36团。


这就是说,原1旅改编并升格为第10师,下辖第28、第29、第30团。师长卢胜,副师长俞炳辉。


1947年5月,在陈、粟首长的统一指挥下,第4纵队参加孟良崮战役,与兄弟部队一起,全歼国民党王牌军整编第74师。


5月11日,蒋介石命令以整编第74师为中心,以整编第25师为左翼,以整编第83师为右翼,限于12日攻占华东野战军指挥部坦埠。


这对于整编第74师和他的师长张灵甫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诱惑。


国民党整编第74师是蒋介石的王牌,是五大主力中的主力,蒋介石把这支嫡系部队称之为“模范军”、“精锐之师”。整编74师,原为74军。最早任这个军军长的是蒋介石的心腹干将王耀武。这个部队受过美国军事顾问团的特种训练,武器装备完全是美式的。美国特使马歇尔亲自到这个部队检阅过。宋美龄也多次到该师讲话,代表“委座”慰勉。因此,蒋介石亲自指定整编第74师为国民党军队的“典范”,命令各部队的教育训练要以第74师为标准。这个备受蒋介石宠爱的“天之骄子”,一再充任直属国民党陆军总部的南京警卫部队,成为护卫蒋家王朝的“御林军”。


整编第74师师长张灵甫深得蒋介石的信任与钟爱。他身材魁梧,性情强悍,反共立场极为顽固。他早先毕业于黄埔军校,后又受训于“陆大”甲级将官班。抗战期间,蒋介石以其“作战有功”一再升迁,由旅长升为师长,又升至军长。


内战开始后,国民党进攻解放区,几次都以整编第74师打头阵。去年侵犯我淮南之天长、六合,苏北涟水、沭阳,今年又侵占我陇海线之新安镇,山东之临沂、蒙阴,这次重点进攻,整编第74师又被放在突出位置。


接到命令以后,师长张灵甫,马上召集副师长蔡仁杰、参谋长魏振钺开会。张灵甫鼓吹说:“弟兄们,天赐良机,又到整编第74师擦胭脂抹粉、风光露脸的时候了,进攻坦埠,打陈、粟指挥部,可是去叼肥肉。南京蒋总座看着我们,徐州的顾长官看着我们,在前线督战的汤司令更是看着我们,成败得失,在此一举,万望弟兄们精诚协力,建功立业!”


张灵甫命部队由垛庄经孟良崮西麓向坦埠杀奔而来。


陈毅、粟裕调5个纵队担任围歼敌整编第74师的任务。战至15日,已将整编第74师紧紧地包围在了孟良崮。


孟良崮及其四周,暗岩林立、草木稀少,怪石陡峭,裂缝纵横。整编第74师把所有能攀登的山石都堆满鹿砦,凡能容身的岩缝,都修筑成掩体、防炮洞,更加易守难攻。


但是,为了粉碎敌人对山东的重点进攻,为了消灭国民党王牌军整编第74师,我第10师勇士们冒着枪林弹雨,与敌人厮杀起来。


一会儿我军冲上山头!


一会儿又被敌人反击下来!


我军再次冲上去!


又被敌反击下来!


每一仗,都打得很艰苦。我军每攻克一个阵地,都要经过数次、十几次的冲锋,反复争夺,短兵相接,白刃肉搏。孟良崮,每一块石头都被血染红了。


5月13日,我军发起对整编第74师的围歼战。第4纵队对敌第51旅据守之马山、佛山、上高潮、南山、罗汉山等阵地展开攻击,歼敌一部。14日,敌向垛庄、孟良崮地区收缩。第4纵队当即按野司既定计划发起全线攻击,左路第12师经马山、新兴进至当阳逼近540高地;右路第10师经旧寨进至荆汶,先头逼近520高地;第11师进至葛墟。至15日拂晓,第4纵队与友邻第1、第6、第8、第9纵队将敌整编第74师全部及整编第83师一个团紧紧包围于520高地、孟良崮、芦山地区。


5月15日,战况空前激烈,每一阵地均经反复争夺。全纵指战员坚决执行命令,忍饥耐渴,猛打猛冲,奋勇作战。敌顽抗无效后,倾全力多次突围,均被击退。第10师攻占西540高地的大山腿后,即向主峰发起攻击。师长卢胜、副师长俞炳辉亲临第一线指挥。副师长俞炳辉不幸中弹,身负重伤,被抬下火线。第10师第30团副团长黄竞,哪里战斗激烈,他就奔向哪里,哪里最危险,哪里就有他的身影。阵地上,他和战士们一样冲锋,拼杀。在攻击600高地战斗中,他头部中弹,英勇牺牲,年仅27岁。


黄竞牺牲的不幸消息传出后,干部战士极为悲痛,大家喊着“为副团长报仇”、“血债要用血来还”的口号,更加勇猛前进。


这时,3个战士押着一个俘虏,来到卢胜师长面前,说是敌人的大官。经审问验查证件,原来是整编第74师参谋长魏振钺。


魏振钺是在540高地指挥所被攻破时俘获的。师长张灵甫、副师长蔡仁杰等腿快逃上了主峰。


师长张灵甫,带着他的残兵败将,只得往一起龟缩,最后钻进一个山洞,在报话机旁张灵甫一改过去骄横傲慢的态度,苦苦向左右的整编第25师师长黄百韬和整编第83师师长李天霞呼救。黄百韬的援救被我军坚决阻击。而李天霞象征性地增援了一下,并无拼死相救。从内心讲,李天霞是希望张灵甫从此完蛋的,因为在争当整编第74师师长这个肥缺时,李天霞败给了张灵甫,他一直耿耿于怀。


堂堂一个“国军”中将,一个“王牌师”的师长,像一只被追得无路可逃的豺狗一样,蹿进山洞。他到了自己的最后时刻,阎王爷已经在摸他的鼻子了!


张灵甫是一个复杂的人物。他出身贫寒,儿时十分聪颖,18岁考入陕西省第一师范学校,酷爱诗词书画。如果他的人生之路照此走下去,以他的天赋和才气,可能成为一个著名的教师或文化人。但是,后来他从军了,先投河南军官训练团,后进黄埔军官学校。从此,开始了他征战杀伐的铁血生涯。他打过不少仗,负过伤,流过血,深得上司的赏识。这也铸成了他性格中的另一面:冷酷无情,嗜杀残忍。他当团长时,听到几句流言蜚语,竟在西安枪杀了妻子吴海兰。


亡命之徒张灵甫图以山洞做掩护,苟延残喘,但山洞恰恰成了他的坟墓。人民解放军在外面喊话,令其放下武器,张灵甫拒不投降,战士们冲进山洞,张灵甫被当场击毙。


我军攻占了孟良崮周围所有的高地,敌整编第74师指挥机关已被粉碎,但在收拢部队、清点战果时,华野指挥部电台发现孟良崮地区仍有敌人电台活动,这说明山里还有残敌。


粟裕副司令员和参谋长陈士榘立即指示各纵清查毙俘敌军实数。当数字报上来后,一核对,只有2.5万人,与敌军的编制数相差很大。粟裕令各纵队继续进行战场搜索。当时,虽然是下午两点多钟,但是,天空乌云密布,能见度很低。第10师和兄弟部队不顾疲劳,踏着乱石满山遍野搜索。在孟良崮与雕窝之间的山谷中,又发现残敌,我军勇猛出击。敌人因失去指挥机关,早已军心动摇,死的死,降的降,7000多人全部解决。这下子,使歼敌总数达3.2万余人,与敌编制数字正好相符。



摘自《十大王牌师》 作者:宋晓军 青山编著 出版社:中共党史出版社









1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