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红红的木棉花———中越战争回忆录(5)

金语良言 收藏 1 928
导读:难忘红红的木棉花———中越战争回忆录(5)

[编辑语]这是127师380团一位战友写的回忆录,很值得一看。

(四)自卫反击战总攻开始

整整一夜既艰难又危险的穿插行动,我们在规定的时间内到达了指定的无名高地。此时,大家都是又累又饿,许多人都是半躺半坐在地上。我已经是虚汗淋漓,于是赶快拿出出发时带的一袋白糖打开往嘴里吞了几口,合着水一起下咽。我半躺在地上,拿出压缩饼干刚要往嘴里送,突然天空传来嗡嗡的轰鸣声,不知什么声音,正在惊骇的瞬间,“轰隆隆”地动山摇,周围的山头万弹齐鸣,爆炸的尘烟直冲云霄。我当时猛然间不知所措,顺势就地趴下。第一次经历这种场面,心中免不了惊慌。由于我们炮排紧跟连指挥部,很快连部的人告诉我们,我军对越反击的总攻开始了。此刻的时间听说是早晨六点多钟,这一天就是一九七九年二月十七日,这一天拉开了中越战争的序幕。

我军总攻时发射的炮弹非常猛烈,每个山头都是接连不断地成片成片的爆炸,很快我们所在的山头被浓烈的硝烟笼罩,让人呼吸困难。知道总攻开始了我们炮排立刻请求任务,连部命令我们将炮口指向山下的一条公路,阻击敌人来往车辆和坦克。当选择地形准备架炮时,才发现这个无名的高地,山头上已经没有了树木,树木已经全部被伐,留下的只有树墩。说不准为什么山头上的树木已经被伐,但我们已经是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没有树林作掩护,我只好找个树墩作掩护,把炮架好,炮口指向山下路。

过了许久,我军的炮火渐渐停下,随即而来的是身后传来密集的枪弹声,爆破声,同时夹杂着军号声、呐喊声,而且是此起彼伏,在群山相互传应下,那种场面令我震撼不止!这种震撼绝不是小说和电影里的战斗情景所能给你的,也是无法比拟的。它会深深的留在你的心灵深处,让你今生今世没齿不忘!

在我们高地的左边,兄弟部队正在攻打一个山头,然而敌人的火力非常凶猛,几次攻打都没有冲上。侦察连长立刻命令我们炮排用炮打掉左边敌人的火力点,支援兄弟部队攻克山头。由于我们炮排的五班长被地雷炸着,他们班已经护送五班长撤回国内。炮排只有我们四班和六班,接到命令我们立即选择了炮位。六班首先开炮,但,却没有命中目标。排长又命令我们班打掉敌人的观察哨,我们班用最快的速度架好了炮。

班长立即发出喊令:“前方敌观察哨”

我应道:“目标看到”

班长:“准备开炮”

二炮手:“炮弹装填好”

班长:“距离六百米”

我应道:“距离六百米”“瞄准好”

班长:“开炮”

在我就要扣动扳机的瞬间,察觉后面有人,回头一看,长沙新兵还在炮的后面,情急之下一脚将他揣到一边,大声说到:“不要命了”。我们的炮发射时前后喷火舌,后面是不能有人的。

等长沙新兵躲在炮的一边,我再次喊道:“瞄准好”

班长:“开炮”

我扣动扳机,“轰”的一声,炮弹径直飞向敌人的观察哨!

我们首发命中,敌人的观察哨轰然倒塌。接着又发现敌人暗堡,暗堡高有五十厘米,左右长三米,有两个机枪孔,班长问我看到没有?我说看到了,伪装的很巧妙。

班长:“敌暗堡”

我:“瞄准好”

……,

班长:“开炮”

我扣动扳机,这发炮弹却凌空越过暗堡,没有打中。我修正了一下密位数,又再次瞄准了这个暗堡。

我:“目标校正好”

班长:“准备开炮”

……

班长:“开炮”

我果断扣动扳机,将这个暗堡击中并且炸毁。此时看到兄弟部队又发起进攻,这时敌人的几个掩体内的机枪拼命的扫射,排长再次命令我们班立刻打掉敌人的机枪掩体。我们居高临下,从瞄准镜里我很清晰地看到,一个敌人的掩体内有两个人用重机枪拼命的扫射我进攻部队。机枪掩体也只是有一米来长,为了能准确的打掉这个重机枪,提高精确度,班长命令二炮手擦拭炮膛。

二炮手操作速度之快,用擦拭工具一推一拉喊道:“好”

班长:“敌人机枪”

我:“目标看到”

班长:“距离六百米”

我:“距离六百米”

班长:“密位**”

我:“密位**”

在这期间四炮手、三炮手、二炮手传递炮弹以及装填炮弹迅速完毕。

二炮手:“炮弹装填好”

我:“瞄准好”

全班协作既熟练又快,几乎是一气呵成。

此时,班长几乎是嘶喊:“开炮”

我又一次果断扣动扳机,这发炮弹非常准确的打进了掩体,“轰”火光闪过,亲眼见两个机枪手飞起很高。此时我的心咯噔一下,那两个人飞起的身影留在心里。接着一个、又一个的将敌人机枪火力点打掉,在我们的有力配合下,此时兄弟部队那边,又是一阵密集的枪声、手榴弹声,兄弟部队攻克了这个高地。侦察连的连首长和我们的炮排长高度称赞我们打得好!并说要为我们请功。发射六发炮弹后,我的右耳朵震的很疼,鸣叫声长时间不去,听不清楚他人的讲话声,后来我的右耳朵听力已经严重下降。

随后我们又和侦察连的一部分人冲下山去,在离大路很近的地方埋伏下来。这时我发现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个村庄,侦察排的同志已经朝那里奔了过去,过了许久听到前面一阵的枪声。我们的排长憋不住也奔了过去,排长在草丛中时隐时现,我为排长的独自前往担心,少许听到对面传来喊话声:“别开枪,是炮排长。”排长和侦察排的同志会合了。

过后,我们得到命令让退回到无名高地。侦察排的同志回来了,排长也回来了,侦察排的同志还带回了一个受伤的俘虏。显然,刚才侦察排的人和敌人进行了一场短暂的交火,侦察排的同志说打死了两个,跑了一个,这个被打伤后被俘。我没有见过越南俘虏,好奇的走过去看那俘虏,俘虏仰面躺在担架上,只见他的右腿关节处已经受伤被包扎着。在俘虏的旁边还放着被缴获过来的一杆冲锋枪,走进看那冲锋枪是我国产的五六式冲锋枪,这是我国支援给他们的。过来看俘虏和枪的有许多战士,看后都会撂下一句话:“忘恩负义的家伙”,这话显然是对着俘虏说的,但,同时也寓意着对那枪说。

连长叫来翻译,要翻译询问俘虏。翻译是一个被越南驱赶回国的侨民,个子不高,战前入伍,然后被派往师侦察连参加此次穿插任务。他很流利的讲着越南话,那俘虏用同样越南话回答着。翻译询问完毕,告诉连长:“这个越南兵是从南边的部队调来的,他十九岁,是个营部的通讯兵,他们和营长等人到‘班派’村。并说‘班派’驻扎着一个营的兵力。”俘虏说的班派村指的就是我们山下的那个村庄,当我听到这些,惊出一头的冷汗,刚才的下山非常危险!(待续)

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