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红红的木棉花———中越战争回忆录(4)

金语良言 收藏 1 676
导读:难忘红红的木棉花———中越战争回忆录(4)

[编辑语]这是127师380团一位战友写的回忆录,很值得一看。

(三)穿插敌方境内

春节过后,部队乘汽车又向宁明县的峙浪镇推进。汽车行驶在公路上,可以看到路旁越来越多的红棉树。二月正是木棉树盛开花朵的时节,汽车飞奔在木棉花簇拥的大路上,让我们满怀战斗豪情,此时没有丝毫胆怯,有的只是战胜一切敌人的力量。

峙浪镇离中越边境很近,部队来到一所学校,学校的学生已经停课,这里住满了部队,在这里装备被进一步充实加强。我们班班长使用的冲锋枪,补给子弹二百发,每个战士配发手榴弹四颗,配足了携带的炮弹,南阳新兵五枚,长沙新兵三枚,我三枚。炮弹有背负架,然后背在身上,每发炮弹重七斤多,南阳新兵的五发炮弹,加上背负架共计有五十斤重,再有身上的其它装备,身负重量六七十斤。干粮也开始发放,预备的干粮是三天的,除带有大米外,还有一种特意制作的军用压缩饼干。压缩饼干有几种,但主要是大米粉和高蛋白品作成的,既咸又甜,我也是第一次吃到这种压缩的饼干。峙浪镇呈现出的是戎马倥偬的备战状态,战争已是一触即发。

二月十五日我们炮排接到了命令,要我们前往师侦察连报到,配合师侦察连行动。十六日早饭后,我们如期前往师侦察连报到,不久排长又被通知前往师侦查连的临时连部开会,会后排长传达了任务以及行动的注意事项。我们的任务是配合师侦察连打穿插,今天晚上就要行动。下午我们早早的吃过晚饭,一切准备就绪,随时准备行动。没有集合号声,只是口头的传令集合,然后得令出发。

前来配合师侦察连行动的还有一零零炮排、四零火箭筒排、重机枪排、防化兵排,此次行动师侦察连已经是一个拥有各种武器的加强连。这种武器配置可以使侦察连在遇到攻打山头或发现敌人的炮阵地时,由一零零炮排的曲射炮进行轰炸;可以使侦察连在遇到碉堡、暗堡、坦克时,由四零火箭筒排的火箭筒和我们八二无坐力炮排的炮将其打掉和炸毁;可以使侦察连在遇到敌人的进攻时,由重机枪排的重机枪进行火力压制;可以使侦察连在遇到敌人的洞穴以及沟壕战时,由防化排的火焰喷射器进行火攻。

黄昏时刻我们来到中越边境地带,稍作休息。天渐渐的黑了,这天恰好天空阴云,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到处漆黑一片,随后部队继续前进。不多会儿,我们离开大路走进了山涧的小道,行军的队伍变成了一个接一个的纵队前行。我们班是夹在侦察连的中间行走,行动要求每个战士紧紧的跟着前面的人走,不能掉队。

打穿插就是纵深到敌人的后方,执行特殊的使命。因此行动意图不能被敌发现,这就要求出发前既不能让敌人的特工知晓,出发后又不能让敌人发觉。所以,行军中要求非常严格,不许有一点火光,不能大声说话、不能发出太大的响声。

在山涧中走了一会,从前面传来了口令:“注意,要通过边境了”。传过这个口令,我立刻紧张起来,神经绷得紧紧地。口令一会一个的传过来:“跟紧了”,“停止前进”,……,“前面通过雷区,注意地雷”。我看过电影《地雷战》,知道地雷的威力十分厉害。传过注意地雷的口令,我就开始提心吊胆,抬脚落脚非常小心惟恐踩上地雷。我还看过电影《奇袭》,电影中的侦察兵给我极其深刻的印象,他们的夜间穿插情景真实的在我们身上再现。为了防止踩上地雷,侦察连的工兵排在前面不停的排雷开路,队伍是走走停停,前面的战士怎么走后面的就要怎么走,绕过田埂,后面的也要绕。

当队伍走在山涧的稻田里时,突然,“轰”,一个巨大的爆炸声在我的身后划过夜空,并在群山中传荡。队伍立刻停了下来,感觉到人人都很紧张,后面传来话,有人踩上地雷了。侦察排的战士快速的奔上山上,做好了战斗准备。后面又传来口信,我们炮排的五班长黎时金被地雷炸着了,炸的很厉害。停了许久,敌人没有发现我们,山涧又恢复了宁静,队伍继续前进。也许是过了边境的雷区,队伍的行军速度明显加快,我开始流汗,感到既紧张又累。

又一个口令传过来:“要过河了,注意安全!”天空依然是漆黑,隐隐约约的看到一个一个的黑影走下去。当听到轻微的水声时,我的脚不知不觉地没入了水中。水越来越深,同时感觉到河水越来越冷,湍急的河水冲击力也越来越大,身背几十斤的装备,身体开始有些走不稳。当水到达我的胸前,忽见前面的黑影猛的一沉,我立刻抓住他,南阳新兵个子太低,水已经到达他的脖子处,显然他已失去了平衡。渡河来到对岸,身上已经湿漉漉的,身负的重量也重了许多,步履变的越发艰难 。二月间,此地夜间的气温也很低,山风阵阵袭来,身子禁不住冷的开始打颤,牙齿发出咯咯的响声。

“要登山了,注意脚下安全!”随着这个口令的传来,队伍行进在崎岖不平的山间小道,忽而陡立,手拉手才能上去;忽而斜坡,身子倾斜着才能下去。在一个几乎是直上直下的斜坡处,我一脚没有踩好,径直的掉了下去,斜坡足有三米高,我背负着炮弹一屁股蹲坐在山洼中,心想玩了,炮弹会不会自动爆炸?我们的炮弹受到一定的冲击力量就会自动松弦,几秒后就会爆炸。过了一会,还好,炮弹没有爆炸。有时山间的小道已经没有,靠的是前面的人开出的道路,走在漆黑的山上,脚下是一脚深一脚浅的;有时要穿过灌木丛林,手和脸上不时地被荆棘划伤,真可谓荆棘载途。

就是这样我们在极其险恶的山路上行走着,稍有不慎就会跌下山崖。可以感到,每个人都是气喘吁吁又步履维艰。当在一个地方休息片刻的时候,再次起来行走,南阳新兵可能是太累了,说:“副班长,我不走了,你们走吧!”我说:“这怎么行?你不走咋办?”我们班班长在前面,我在班的后面断后。我感觉他是太累了,承受不了太重的装备,于是对他说:“来咱俩换换炮弹背”。他背的是五枚炮弹,我背的是三枚。这样分派炮弹是出于军事的作战机动需要,能让一炮手迅速进入战斗状态。现在管不了这些了,我又是老兵,关心新兵是应该的。换了炮弹背,我们继续往前赶。

也不知时间过了多久,也不知走在了什么地方,只知道一会上山,一会下山。湿漉漉的衣服被暖干,干了又被满身的汗水所侵湿。天空似乎有点发亮,这时口令传来:“快速前进!”当天空明显发亮,我们从一座高山上下到一座较矮的山头上。队伍不再前进,连队的领导在等待后面的人员陆续到来。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