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红红的木棉花———中越战争回忆录(2)

金语良言 收藏 2 983
导读:难忘红红的木棉花———中越战争回忆录(2)

[编辑语]这是127师380团一位战友写的回忆录,很值得一看。

(一)开往前线

一九七八年十一月我正在河南省渑池县的一个部队服役。当时所在的部队按照惯例进行一年一度的野营军事拉练,部队俗称冬季拉练。部队拉练的目的地是洛阳地区一个偏僻的小村庄,军事训练与往常一样正常进行。一天的下午,刚要开始训练,突然,紧急集合号吹响:“哒嘀嘀嘀,……”,我以为部队又要前往下一个拉练地了,于是熟练的开始打背包。忽见通信员跑步过来,叫班长敦促大家赶快打好背包到外面集合。这个突如其来的情景以往没有,看来发生什么事情,心里免不了有些紧张,也就加快了动作。收拾完行装来到院里集合,班长带领我们急匆匆跑到村里打麦用的空场地。全连集合完毕,连长话语不多,立即发布命令全连上车,似乎行动带有秘密性。

当全连上了车,汽车上路,汽车的速度比往常明显快了许多。大家你问我、我问你,说:“这是上哪里?”有的摇头,有的说不知道,但能够看到汽车驶往的方向是部队驻地。以往的拉练,汽车是走走停停,中间有休息的时间,但这次却是“马不停蹄”的走。部队的汽车是东风牌卡车,跑起来速度也蛮快。太阳夕照夕阳时汽车驶入了营区,在车上大家猜测是拉练提前结束了。

等下了车,我朝营区观看,见留守的战士正在忙碌着,有的在杀猪、有的在把连队菜地里的菜往连队运、有的在用泥土和砖把营区的窗户封闭。这个时候消息也开始传到了我的耳朵,得知部队要调防,但要调到哪里还不知道?吃过了晚饭,部队集合到了饭厅,连长传达了上级的紧急命令,指导员作了宣传补充,这时我才知道了当前的国际形势和中越边境的情况。部队要开往南边的边境,看来那里的情况很紧张,很可能要去参加打仗。

为了部队的调防保密,上级已经不允许战士外出,不允许往外寄信。部队已经进入一级战备状态,全连忙碌着调防的工作。原来一年一度的老兵退伍,接命令不许退伍了。我的兵役是两年,本来打算年底退役,因而也不得不超期服役了。人生就是这样,许多事情让你始料不及,包括你的命运。

过了两天,连队再一次集合到了饭厅,除了宣传学习外,还传达了一个重要事情。为了支援兄弟部队,增强兄弟部队的战斗力,要从我们的部队抽调一部分骨干调往兄弟部队。指导员作了思想动员工作,要求每个战士做到坚决服从祖国的需要!我和其他的十几个人被确定调往兄弟部队,作为一名战士,又身为热血男儿,当祖国需要的时候,毫无条件接受安排!

非常时期,说走就走,第二天收拾好行装,我和其他的十几个战士登上卡车出发了。汽车出渑池县,路过新安县、洛阳市区,来到孟津县一个叫平乐的地方,这里驻扎着一个部队。到达营区,来到所对应的炮连。我服役的兵种是陆军,所在的连队是团直属炮连。别误会了炮,不是那种大炮,如榴弹炮、加农炮、火箭炮、更不属二炮的范畴。其实我们的炮很小,是一种专门用来打坦克或碉堡的平射炮,叫做八二无坐力炮。别小看了这种炮,他的威力可不小,能把一二百豪米厚的钢板来打穿。连里现有的战士很少,营区也很清静,连队的干部作了简短的欢迎后,把我们分到了各自的班排,完全和老部队对应分配。晚上集合,连里宣读了任命,调来的许多人被任命为副班长,我被任命为四班副,即二排四班的副班长。炮班的副班长意味着就是一炮手,一炮手就是肩负着瞄准和扣动扳机发射炮弹的人。我在原来部队是二炮手,二炮手就是转移时肩负扛炮的人。来到这个部队,对我们这些骨干高看一等,这让我暗暗下决心要好好干,不能辜负了新连队的期望!

一切安顿好后,听说新兵就要来了。我们班在没有新兵到来之前,只有我和班长两人。这个部队以前主要是个生产部队,兵力很少,部队常年在湖北的农场种稻谷。过了几日新兵来了,分配到我们班的新兵有三人,一个是湖南长沙的,一个是河南南阳的,一个是湖北的。这些新兵来到后直接就被分到战斗班排,随后在班里进行了为期一周的队列训练,然后就是边队列训练边军事训练。湖北新兵个子高些就安排作二炮手,负责抗炮身和装填炮弹;湖南新兵安排作三炮手,负责抗炮架、架炮;南阳新兵个子很矮作四炮手,负责传递炮弹和背炮弹。过了半个月的时间,训练很快就进行到了实弹训练,步枪打靶,手榴弹投掷,最后是实弹炮打靶。在用炮实弹打靶时,折实高兴了几天,当兵能亲手扣动扳机发射炮弹的确不易,也令人激动。打靶成绩非常好,优秀,全班战士高兴,毕竟半个多月的辛苦没有白费。

一九七九年的元旦过去不久,部队接到了开往前线的命令。又是一段紧张的出发准备,此次的准备有了变化,除作战装备和日用的行头外,其它个人不常用的东西全部留在驻地保存,这说明我们的调防是临时性的,完成任务后还要回来。又一日的早晨,收拾好个人的行装,早饭后我们坐汽车来到一个叫首阳山的火车站,随后登上了火车的闷罐车厢,汽车则开上了平板车,显然我们乘坐的是一趟军用列车。等到部队的人员装备一切装车完毕,军列徐徐的开动了。

闷罐车厢上有许多席子,我们把背包打开,铺上褥子,就这样一个挨着一个在上面休息。军列的开动让我真正的意识到此去是真格的要打仗了,心情有些激动,也有些顾虑,没有和父母亲家人联系,也不知是个什么结果,想了许多……。“咣当”一个刹车摆动把我从睡中惊醒,列车慢慢的停下,从车门缝中望去好像是个车站,大家伙好奇的向车门挤去看个究竟。这时隔壁车厢的连长从车上下来,让全体下车,并说拿着碗勺准备去吃饭。下了火车,我们排队来到车站的一个大厅里,那里的饭菜已经准备好,我们在那里打饭就餐。后来才知道到了郑州,这里有个部队的兵站,专门接待过往的军列。

吃过午饭,列车继续开动,太阳的方向指明,列车是朝着南方开。先后经历了漯河、信阳、武汉、长沙、衡阳、柳州、桂林、南宁等许多大小站。在军列进入广西境内后,广西美丽的山水风景惹的战士们常常把目光伸向车门外,忽然车门外一团火红的倩影掠过,引大家集聚到车门口要看个究竟,原来是一棵高大的树上开满了红红的花儿,随后在铁路的两边不时有这种树掠过,大家互问这是什么树?有认得此树的战士说这是木棉树,开的花叫木棉花。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树,木棉树非常高大,树干挺拔,开的花鲜红美丽,远远的望去满树火红,让人见了顿感心潮澎湃、热血沸腾。历经四天三夜,列车终于在广西崇左县的一个车站停了下来,部队人员全部下车,行李装备也卸车了。

1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