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天狼 第二卷:大西洋 第二十章:人间赤壁(三)

红色猎隼 收藏 9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5424.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


“你需要我说多少遍?我是法国的丛林探险家—纽埃尔.沙畹。我真的不知道我在丛林中救的那个女孩子的真实身份,也不想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好了,我所能说的就这么多。现在可以释放我了吗?”在一片黑暗之中,一个多少已经有些歇斯底里的声音在独自咆哮着。

“或许你觉得你的谎言无懈可击。但是我必须提醒您,纽埃尔.沙畹先生!这是一个没有秘密的时代。”但是在一片厚厚的玻璃墙之后,明亮的灯光下三名皮肤黝黑的拉丁裔男子正透过安装在自己面前的带有夜视功能的摄像头注视着在自己前方的黑暗之中苦苦挣扎的囚徒—他的手脚都被牢固的绑索牢牢的固定在一张并不舒适的座椅之上,此刻这位蓬头垢面的被审讯者唯一可以活动的器官可能就是他的舌头了。此刻面对镜头里那面男子的挣扎和嘶吼,坐在最右侧的那名显得有些肥胖的男子首先对着面前的话筒大声的警告道。

“纽埃尔.沙畹先生,我们通过特殊的渠道获取了您的全部信息,需要我帮您读一下吗?”随后坐在中间的那名带着金丝眼镜的老者从自己手中的文件夹里取出一份资料。然后慢条斯理的对着自己面前的话筒用娴熟的法语念道:“你出生于法国南部的一个贵族家庭,您的父亲是一位男爵……。”“是的,没有错。我出生于萨瓦省的安那西。我的父亲曾希望我可以成为一名哲学家。但是他并不知道我的出生地真正令我着迷的并不是卢梭广场上纪念的那位靠着《爱弥儿》和《忏悔录》无病呻吟的老头,而是那座小城周围美丽的自然风光。我从小就酷爱上了阿尔卑斯山区的探险……妈的!这一切和你们囚禁我又有什么关系?”一片黑暗之中再次传来了那位法国囚徒的怒吼。

“纽埃尔.沙畹先生,在没有确认您的真正身份之前,请允许我先这么称呼您。我们之所以将您禁锢,其原因只是出于对您的传奇经历的好奇而已。根据我所掌握的情况,您最后一次和文明世界联系是在198天之前。那么您能否解释一下,您是怎么在丛林之中生活了大半年的时间。”随着那位带着金丝眼镜的老者无奈的摇了摇头,坐在最左侧的那位头戴军用红色贝蕾帽的军官接过了话筒,用尽可能柔和的语气回道。

我可以给您讲一个故事,公元769年,一位来自法国的丛林探险家—伊莎贝拉.戈丁女士,从今天厄瓜多尔的首都—基多出发,横跨了亚马孙,和她一起同行的还有她的两个兄弟、一个侄子,三位女仆、一个叫乔金的奴隶,以及另外三名法国人。他们买下了一艘大船,雇了大概30名印第安人为他们划船。”不知道是意识到了反抗毫无意义,还是这位军官的问题勾起了这位“纽埃尔.沙畹”先生的某种兴趣,他开始用放松的态度讲起了一个历史悠久的故事。

“这支探险队沿着河前进了几天之后,队伍到达了一个村庄,但是那里大多数人都死于一种叫天花的病。这可把印第安雇工们吓坏了,他们很快就逃入丛林不见了。 于是他们只好又动手做了一个独木舟,并且找到了一位还没有病死的村民为他们掌舵。不幸的是,这个人病得也不轻,以至于当独木舟不小心倾覆时,他就那样淹死了。”当这位“纽埃尔.沙畹”讲述着他的故事之时,他并不知道此刻在厚重的玻璃墙之后,三名审讯者正透过摄像头密切的关注着他的神情。

“那三个法国人和乔金驾着独木舟向下游出发——用他们的话说——是去求助。伊莎贝拉和她的女仆以及亲戚被留了下来。他们在那里足足等了25天,但是没有等来任何救援。所有人都等得不耐烦了,于是他们自己用轻质木材绑了一个木筏,但是这个木筏在不小心撞到了隐没在河里的树干后又散架了。伊莎贝拉差点被淹死,幸亏她的一个兄弟在千钧一发之际把她拖出了水面。之后,队伍决定步行前进。”但是“纽埃尔.沙畹”的表情却始终从容而坚定,丝毫没有任何的慌张和犹豫。

“然而很快,他们就迷失了方向,在毫无人烟的丛林中艰难地行走着,而且弹尽粮绝。最后,所有人都死了,除了伊莎贝拉。她陪伴了那些尸体两天,然后再次踏上征程,并且坚信自己能够生还。整整9天,她以任何她能手觅到的食物充饥——其实仅仅是一些昆虫和树根。她的衣服被荆棘和藤蔓划成了碎片。当她到达河边的时候,她的皮肤上已经满是叮咬和刺破的伤口,而且由于紧张过度她的头发也全变白了。可想而知,当两个印第安人发现她并把她带回到村庄的教会时,她该是一副什么鬼样子啊!”说到这里“纽埃尔.沙畹”停顿了一下,突然大声的怒吼道:“妈的,有人在听吗?”

“我们都在听,您的故事很精彩……请继续……。”那名头戴军用红色贝蕾帽的军官此刻微笑着鼓励着对方。“为了表达感激之情,伊莎贝拉把自己的金项链截成了两段,分别赠给了她的两位救命恩人。但是教会没收了这些金饰物,只以一些衣服作为交换。伊莎贝拉简直气疯了,在她的强烈要求下,教会给了她一只独木舟,于是她再次踏上漂流之旅。不过这一次她很快被她父亲派来寻找她的船搭救。这艘葡萄牙人的船只带着她走完了亚马孙的全程,并且最终绕到了海岸边,她的丈夫正在那里等待她一同回法国。他驾驶着他的独木舟去海上迎接他们,要知道,这距离他们上一次的会面已经有整整20年了。”在那位军官眼前的监视屏幕之上“纽埃尔.沙畹”努力用唾液湿润了自己干涸的双唇,将整个故事最终讲完。

“啪!啪!您的故事很精彩,但它并不为我解答您最终从丛林活着走出来的疑惑。” 那位军官迎合着鼓了两下手掌,但是却给出对方一个令他失望的回答。“人在困境之中,强烈的求生本能可以战胜一切恶劣的环境。伊莎贝拉.戈丁一个女人可以作到的,我为什么作不到。当我发现我在丛林之中迷失之后,我立即重新上路寻找救援,为了节省体力每天步行3小时;天经常下雨,我一路上遇到很多麻烦,沼泽、上坡、下坡……该死的!你们一定要我回忆那些痛苦吗?我能活下来完全依赖丛林中的资源,比如溪水、植物种子,我吃我所能找到的一切食物—甲壳虫、青蛙、蜘蛛以及乌龟等,天哪!请不要再问了,好吗?”在画面之中“纽埃尔.沙畹”用头猛撞着自己的座椅靠背。他显得非常的痛苦。

“好吧!纽埃尔.沙畹先生,今天的谈话就到这里吧!”随着那名军官关掉了话筒,房间里立即充斥着对方那用法语所发出的恶毒的谩骂声。“他如果不是真的纽埃尔.沙畹,就是一名经过专业训练出色的特工。但是现在我们不能承担任何的风险。”走出审讯室,那名头戴军用红色贝蕾帽的军官将写满了文字的记录本递到了早已等候在门外的“中华防务科技有限公司”南美远征军的负责人—万俟昊的手中。

“谢谢你!诺加斯少校!”万俟昊接过对方的记录本微笑着回应道。“这和您为我的国家所作的相比,微不足道。” 诺加斯少校以一个的军礼和标准的中文回应道。曾经是委内瑞拉国内名闻遐迩的“猎人学校”—戈戈亚陆军特种兵学校的资深狙击手教官之一的诺加斯少校,此刻的所担负的已经不再是在学校里执教的工作了,作为委内瑞拉军方的代表之一,他和他的数百名学员已经秘密加入到了“中华防务科技有限公司”南美远征军之中,在不久前跨越国境深入法属圭亚那的行动之中,正是诺加斯少校手中的俄制德拉戈诺夫SVDS型半自动狙击步枪在短时间之内在停车场上结果了两名隶属于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军事突击队员。

“一个来自法国的丛林探险家—纽埃尔.沙畹。”回到自己的指挥中心之后,万俟昊面对着眼前记录本上众多杂乱无章的线索,拿出一支红蓝两色的铅笔在一张白纸之上写下了第一个相关的名字。这里是位于委内瑞拉南部的“自由民”空军基地,也是“中华防务科技有限公司”南美远征军目前在南美洲最为重要的前进据点。

“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军事突击队。”万俟昊在纸上记录下第二条线索。作为中国秘密战线上的一员,他对自己的这位老对手并不陌生。在美国尚未与萨达姆交战之前的几个月中,一些最机智的士兵已经悄悄地潜入伊拉克。他们在伊拉克北部库尔德人控制的地区活动,试图组织一支能为从北边入侵伊拉克的美军带路的游击队、寻找美国飞机可能轰炸的目标、为可能被击落的美国飞行员营建藏身之所,并为他们绘制逃跑地图。在伊拉克南部,他们在反对派什叶派当中也正这样做。

但他们并不是士兵,而是间谍,是美国中央情报局强悍的和招之即来的超级秘密特别行动大队。在此之前,中央情报局一直在致力于洗刷其因在海外的的拙劣的政变与暗杀而受到玷污的名声,还要避免弄脏其手。直到大约5年前,它的注意力主要集中于收信可被美国政府其它部门利用的情报。在那之前,传统的中央情报局官员往往在美国外交官身份的掩盖下,通过在大使馆举行的鸡尾酒会,或通过贿赂外国官员,获得他们的大部分秘密情报。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甚至从未受过使用武器的训练,但他们蔑视一些始终处于这个领域之外的一些突击队,称他们为“野人”。

美国中央情报局特种行动大队的历史,可追溯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当时负责间谍与秘密行动的威廉.多诺万将军的战略情报局,这位将军将准军事突击队派到了敌后。中央情报局自成立以来,始终有一支准军事部队,不过这支部队的名称变化繁多。在冷战高潮期间,中央情报局有数百名准军事人员,在全球各地策划政变。它卷入了针对刚果、古巴和伊朗领导人的暗杀阴谋。1976年参院的一起调查,还将它与导致了多米尼加共和国、南越和智利领导人的死亡或废黜联系在一起。20世纪80年代,当里根希望击败共产主义时,该局在中美洲组织了一系列的准军事行动。这些冒险行动导致了不同的后果。中央情报局在伊朗、危地马拉和智利所颠覆的政府被压制性政权所取代,但是从长远来说,它们对美国外交政策造成了更大的危害。

于是到20世纪90年代,特种行动大队实际已解散,成为中央情报局严重干涉其它国家而引起的国内外的愤怒反应的牺牲品。但是随着乔治,特尼特在21世纪末掌管美国中央情报局,他开始重建特种行动大队,而2001年所发生的“9.11”事件更促使这支部队加速膨胀。虽然中央情报局的这一支准军事分支,令美国军队本身也不太满意。因为它认为它的特种部队凭其装备和训练最适合承担这些任务。但这并不影响这支独立于美国五大兵种特种部队之外的秘密部队迅速扩展。并已扎根于巴基斯坦、中亚、北非和东亚。

特种行动大队的人员在为中央情报局效力之前,必须有在军队服役的经历,5年是最低要求。中央情报局的招募人员经常在像纽约布拉格堡(美国陆军特种作战司令部所在地)的那类俱乐部中转悠,物色向往更具刺激性的工作和更高报酬的特种部队人员。特种部队的士兵、海军的海豹突击队和空军的突击队员经常被短期派到该机构,传授中央情报局的特别任务所需要的特殊军事技巧。如果一个特工接受了一项特别秘密的任务,他的记录就要改变,变成一名辞职的军人,或是平民;这个过程叫作“浴羊”,就像在剪羊毛之前要洗羊一样。

正式参加中央情报局的军事突击队员,要到“农场”,也就是该机构的皮里营训练中心,它深藏于弗吉尼亚州威廉斯堡附近一片铁丝网围住的9000英亩茂密的丛林中。在那里,士兵要接受一年的训练,学习所有中央情报局执行新任务的特工都必须掌握的本领,如渗入敌国、密码通信、从秘密地点获取情报,以及招募外国特工替美国做间谍。中央情报局希望它的准军事人员既能窃取情报,又能炸毁桥梁。在皮里营,特种行动大队的新手还要提高准军事技术,如提高各种武器的命中率,在边远地区为中央情报局的飞机确定着陆区,以及以少量力量袭击敌人的据点。有些人还被送到三角洲特种作战部队在布拉格堡的秘密据点,学习高度专业化的反恐怖技术,如拯救被拘押为人质的特工伙伴。

在这些原美国特种部队成员的加盟之下,美国中央情报局已经摆脱了克林顿时代“甚至不能对付一个带卫兵的三四辆小汽车的车队。”的尴尬。在配有的“地狱火”空对地导弹的“食肉鸟”无人攻击机的掩护之下,他们甚至可以一个连级规模的正规军对抗。从台湾、缅甸到巴基斯坦、土耳其,万俟昊曾不只一次的和他们交过手。可是这次他们出现在法属圭亚那,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法国外籍兵团。”万俟昊在纸上记录下第三条线索,自己所派出的特别行动小组深入法属圭亚那的目的当然不是只有寻找和拯救薛佩珧那么简单。事实上在进入法属圭亚那的几天之中,万俟昊清楚的了解到了法国外籍兵团在这个海外领地的部署和行动。令他感到奇怪的是法国外籍兵团除了库鲁航天发射中心之外,似乎也倾注了大量的精力在纽埃尔.沙畹和薛佩珧所迷失的那片丛林。

“‘切.格瓦拉’旅。”下一个写在纸上的是到目前为止还敌友难辨的立足于哥伦比亚的这支南美左翼游击队。万俟昊知道他们在库鲁航天发射中心和“努里格”生态站的行动。但是这一切之后呢?这些已经成为全欧洲敌人的革命者下一步将何去何从。最后万俟昊在纸上写下了“库鲁航天发射中心”然后用红色的连线将所有的线索指向这个已经成为了历史的通天之塔。

“‘切.格瓦拉’旅的米哈因.洛佩斯上校到了……。”随着门外传来了阿卜杜拉.奥默的声音。万俟昊不得不中断了自己的思考。站起身来走出自己的指挥中心。此刻一架隶属于委内瑞拉空军的俄制米—35型武装直升机已经听在了停机坪上。身着着俄制丛林迷彩军服的米哈因.洛佩斯上校已经年过花甲,他显然来自于“切.格瓦拉”旅最为核心的古巴老兵。

“欧盟已经与美国方面达成了一致,3天之内将有一支欧洲特种部队借助着美国在哥伦比亚的基地网向我们在哥伦比亚南部的根据地发起进攻。”没有丝毫的客套,米哈因.洛佩斯上校开门见山的提出了自己所面对的问题。“那您需要我们作些什么呢?”万俟昊微笑着用西班牙语问道。“我们需要贵国以及其他南美洲国家帮助。”米哈因.洛佩斯上校恳切的说出了自己的全盘计划。

“这个并不困难……不过我想请阁下见一个人。”面对米哈因.洛佩斯上校所提出的作战方案,万俟昊并没有提出任何的异议。但是此刻他却提出了一个似乎并不合时宜的不请之请。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