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恩仇录 卷五 黑云压城城欲摧 第135章、龙配龙凤配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


“谢陛下栽培,末将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张弘范跪在马腿下磕头谢恩。

“还不快快平身!我们军礼是怎么规定的?”刘华佯怒道。

“是!陛下恕罪,末将得意忘形了!”张弘范连忙从地上蹦起来。

“张处长,江边马上就到了,你就不必再送了。回去快快整理东西,做好工作移交,过两天去军校上任吧!”刘华已经看到江边的难民营帐篷和密密麻麻、蚂蚁般大小的灾民了,所以让张弘范留步。

“是!末将遵旨。”张弘范兴奋地给刘华敬了一个军礼,原地立正,目送刘华一行离去。

走了一会儿,史天泽拱手对刘华正色道:“恭喜陛下,又得一将才!”

“哪里、哪里,朕只是觉得张弘范带兵有方,才破格提拔他的。史爱卿何以觉得他是一员将才?”刘华不解地问道。

“咳咳,恕微臣多嘴。微臣忘了陛下在钓鱼城下脑部受了伤,还以为陛下记得张弘范的父亲呢……”史天泽一拍脑袋,干咳两声,掩饰自己的尴尬。

“不碍事,看来史爱卿和张家很熟,那就给朕说来听听。”刘华好奇心大增,鼓励史天泽往下说。

“卑职遵命!陛下,卑职的确和张家很熟。张弘范乃将门之后,他父亲张柔,今年虚岁71,原为金国[中都留守兼知大兴府事]。42年前,率军与成吉思汗大军在狼牙岭交战,兵败被俘后投降,任行军千户、保州等处都元帅,后又不断提升……16年前,张柔入觐窝阔台汗,升万户,兼管军民,成为独据一方的汉军首领之一……去年他父子随四王爷攻打鄂州,现在留守重庆任城防军军长。”史天泽简明扼要地讲述着。

“原来张弘范是高干子弟……怪不得这么年轻就当营长了。”刘华想起后世那些狐假虎威的高干子弟,摇摇头,不以为然地说道,刚才他一时龙颜大悦,提拔了自己第一印象不错的张弘范,现在心里边有些后悔了。

“陛下,其实……”史天泽虽然不懂“高干子弟”是什么意思,但是看到刘华不屑的眼神,也猜到刘华的心事了,“其实,张弘范也不是全靠他老爹。”

“哦,何以见得?”刘华严肃地问道。

“回陛下,张柔共生11子,其中老三张弘略、老九张弘范最为出色。张弘范原来是卑职在水军时的老部下,倜傥不羁,读书略通大义,工骑射,尚气节,喜游侠,在军中比起他三哥张弘略更有名气。他上次随文副总理到宋国赈灾,参加了对吕文焕的水战,陛下下诏给参战官兵官升一级,这才提到这里当营长的……”史天泽以前负责水军,所以对老部下张弘范知根知底。

但他不能预见未来,否则就会知道张弘范何止是一位将才,而是个有真才实学的帅才。历史上张弘范于18年后官拜“镇国大将军”,帅水军和南宋水军打了一场空前浩大的海战----厓山(今广东新会县南80里) 之战。

据《宋史》、《元史》记载,南宋末期,镇国大将军张弘范回大都向忽必烈述职,在奏疏中言称:“张世杰复立赵昺为帝,闽、广百姓奋起响应,倘若不及时剿灭,势必酿成大患。”忽必烈对此深以为然,当即委任张弘范为元帅,并赐上方剑,令其全力进剿。

祥兴二年(1279年)二月初六拂晓,彤云漫天,风吼海啸。元军选择这样一个恶劣的天气发动总攻,意在先从精神上压垮疲惫的宋军.交战之前,张弘范把元军精锐分成四路,自己亲率一路。在向将校部署出击路线时,他说:“宋军舰船停泊在厓山西面,涨潮之后必然向东漂移,我军要趁此有利天时发起猛攻。各路舟师以帅船鼓乐为号,闻风而动,不得有误。违令者斩!”随后由李恒带领一路舟师,乘早潮退去、水流由北向南之机,顺流对宋军进行试探性的攻击,以求宋军暴露强弱虚实,张世杰率部英勇抗击,双方火拚厮杀,几经较量,未分胜负.及至中午,潮水猛涨,宋军舰船果真东移。

张弘范见时机已到,便令帅船大奏鼓乐;张世杰不知这是元军再次发动攻势的信号,误以为是敌船官兵在战斗间隙饮酒作乐,所以未加戒备。不料,元军竟在鼓乐声中从南北两面同时冲杀过来,迫使宋军腹背受敌,仓促迎战。由于连年海上劳顿,宋军不得休整,士卒体力大都衰竭,突然遭到凌厉攻势,士气很难振作。倘在此时有一环瓦解,整个防线就会全部崩溃。

就在这关系南宋命运的决战中,不幸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在元军各路舟师的强攻下,宋军的船队中突然有一艘战船的桅顶绳断旗落,顷刻之间,许多舰船的樯旗也随之纷纷降落。张世杰见旗倒兵散,大势已去,连忙调集亲兵砍断船缆,准备轻装冲开血路,杀出重围。时近黄昏,风雨大作,咫尺之间,景物难辨。

张世杰趁着海面混乱,让人驾轻舟去幼帝赵昺的座船,接他脱离险境,以便寻机安全转移.一直在舟中观察着战况的陆秀夫面对此景,知道事已不可为,深恐奸细乘机向元军卖主邀功,又担心轻舟难以躲避元军星罗棋布的舰船,招致南宋末帝被俘或遇难,因而断然拒绝来者请求。但他也知赵昺的座船笨重,又与其他舰船环结,行驶艰难。

陆秀夫估计已经无法护卫赵昺走脱,于是便当机立断,决心以身殉国。他盛装朝服,先是手执利剑,催促自己结发的妻子投海:继而又劝说赵昺,“国事至今一败涂地,陛下当为国死,万勿重蹈德祐皇帝的覆辙。德祐皇帝远在大都受辱不堪,陛下不可再受他人凌辱。”说罢,他背起八岁的赵昺,又用素白的绸带与自己的身躯紧紧束在一起,然后一步一步地走向船弦,与他的小主子踏上了从临安到厓山的最后里程、水天一色的茫茫大海……

厓山之战终于以宋军的彻底失败而告终,它标志着流亡政府的最后崩溃,也宣告了历时三百二十年的宋朝最后灭亡。厓山战事结束后,张弘范自鸣得意,派人在厓山北面的石壁上,刻下了“镇国大将军张弘范灭宋于此”十二个字而回,但因为在军中染病于次年正月十日病卒,终年四十三岁。元世祖追封他为银青荣禄大夫、平章政事,谥武烈。后又加赠推忠效节翊运功臣、太师、开府仪同三司、上柱国、齐国公,改谥忠武。延祐六年,加保大功臣,加封淮阳王,谥献武。

“这么说来,这张弘范倒确实是个人才……咦,这个名字好熟悉,莫非就是……”刘华转怒为喜道,突然又流露出震惊的表情,看得史天泽等大臣莫名其妙。

原来刘华突然想起重生前,看过二月河写的《乾隆皇帝》。其中有一个片段:

乾隆知道母亲已经被说动,继续循着自己的思路款款陈说道:“蒙古大军将宋代最后一个皇帝赶到琼崖大海,宋代最后一个皇帝还在孩提之间,宰相陆秀夫在船上还在给他讲《中庸》。船被围了,把自己妻儿老小的船先沉了,抱着小皇帝投海自尽……额娘,你知道指挥这一战的蒙古主将是谁?”太后摇了摇头,她的眼中已经迸出泪花。“叫张弘范。”乾隆想到宋朝末代皇帝途穷惨状,也觉心中凄惶,哽着嗓子道:“他是大宋的一员战将,投了元,又来打自己主子。灭了宋,还磨崖铸字,写了几个字说‘张弘范灭宋于此’!后人鄙薄他,在前头仿他笔迹又添了个字,‘宋张弘范灭宋于此’——这不是文人刻薄,是的的真真的史实!儿子想争一口气,别叫后世我们大清也出张弘范那样的贼子。”

“哈哈,原来二月河也是个半吊子历史小说家。”刘华失声笑道。

乾隆皇帝口中所说的史实,想来二月河已经考证过了。《乾隆皇帝》一书影响甚大,因此“宋张弘范灭宋”的故事更为人熟识。

南宋灭亡后,民间一直有一个传说,说是宋朝降将张弘范统帅元军在崖山击溃南宋舰队,逼得南宋丞相陆秀夫抱着宋少帝跳海自沉,代表着汉人正朔的南宋政权就此彻底灭亡。尔后明代,当地出了个著名的理学家名陈献章。陈献章因为家住江门白沙乡,所以又称白沙先生。是白沙先生在石刻上加了个“宋”字,以一字之威,教训乱臣贼子。

有学者对这类说法持不同看法,据一些地方志记载,当时张弘范在崖门的巨石上刻下的是"镇国大将军张弘范灭宋于此"十二个大字,如这样的话,在“张弘范”三字上面很难再加上“宋”字。到了明代,张弘范所镌刻的字迹已被地方官派人全部被铲去,以消除元代的民族矛盾给百姓心灵上留下的阴影。

人们为什么更喜欢看作为“宋朝降将”的张弘范被后世人羞辱和轻蔑的故事,这是因为从民族角度上看,人们同情、叹息南宋朝廷的灭亡,而对为敌作伥的汉奸的切齿痛恨,金兀术打北宋,可以,伯颜攻南宋,也无异议,因为他们代表了自己的民族。而张弘范作为汉人却来攻打、杀戮同族,这就是大逆不道。

很多人并不了解张弘范的身世,只因他是汉人,取了汉名,就断定他是汉奸,给他安上个投降敌人的罪名,指责他在“忠义”上有了缺失,将他羞辱贬损,骂得狗血淋头,人们心里痛快。尽管张弘范诞生、成长在异族的国土上,但因为他是一个汉人,他的身体里流着的是汉人的血。他没有像张世杰一样,投南宋抵御元军的进攻,而是一心一意地替蒙古人来打汉人的江山,这在很多人的心理上是难以接受的。所以后人会编造这类石崖刻字的故事来鄙薄他、贬损他。

当然历史上也有一些人对张弘范作出了比较公正的评价,明代的广东提学赵瑶曾作诗曰:“忍夺中华与外夷,乾坤回首重堪悲,镌功奇石张弘范,不是胡儿是汉儿。”从胡汉民族相争的角度出发,对崖山之战作了评论,没有硬给张弘范套上一个“宋朝降将”的帽子,这种评论是比较公道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