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血浮玉 正文三 第十章 利令智昏 螳螂捕蝉

zhouzhonfu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6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60.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5422.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60.html


“怎么啦?李队长你们部队有事就去忙吧!这些牺牲了的同志就交给我们掩埋吧,放心我们一定尽心尽意地安葬他们的,高聪寺的和尚我也联系好了,他们表示不收一分钱为我们的同志超度!”老会长正组织了一仟多人手拿铁锹赶到,当听说他们正在为掩埋尸首的事在争执,忙歪歪倒倒地跑到李锐面前真诚地说道。李锐在听到老会长的话后便自觉理夸,红着脸说:“这仗把我的脑子打糊了,都怪我一时焦虑过度破坏了规矩,老人家放心!耀东说得对!我们一定掩埋好烈士后再离开!”老会长意味深长地说:“我们活着的人,每天都应该嗅到烈士鲜血的芬芳,如那天我们的鼻子失灵了,而嗅不到香了,那就该变质啦!”


老会长的话象一阵钢鞭抽打着李锐的心窝之上,同时也让他很没面子,于是他便冷冷地说:“老人家年岁已高,但不能倚老卖老!我们的事我自会处理,不劳你操心,请便!”涵养极高的会长,满脸堆笑地望着不可一视的李锐,突然脸变得异常的冷峻,目光也象利刃一样的无情,颤巍巍地说:“李锐你可别忘了,你手下的每一个兵都是我们润京大地的子孙,如没有他们,你终然有浑身的本事,也只好做个光杆司令,我如叫他们的家长把他们全都领回家,我看你还神气个啥?”


“江世波快把这个老家伙抓起来!”李锐被气得恼羞成怒了,忙朝江世波下了命令。“一大队全体都有!我们一定要听从李纵队队长的指挥!执行他的命令!一小队上把这个老家伙抓起来!”江世波脸上冒出了青筋,象条恶犬在狂吠着。王耀东,刘书凯,孟赞,李先云,蒋问飞,石小来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也不知道李锐一伙是从那里借来的胆子?他们在惊讶之余,忙在脑中闪过一个念头:保护老会长!绝不能让老人家吃亏!于是王耀东飞身拦在会长的身前,怒道:“不要命的上来!”孟赞随后扛起了会长后便回到了乡亲们中间,石小来立即鸣枪示威,刘书凯对特别中队下达了命令:“逮捕江世波,李锐!”


于是英勇膘悍的特别中队,冲到了李锐和江世波的跟前,正要擒拿时,却被江世波的一大队的人荷枪实弹的团团围住,眼看一场浮玉打浮玉的悲剧就要发生了。王耀东一手抓住李锐,一手擒住江世波,双臂一开将他们摔至十米开外。“他奶奶的球,让我去撕了他们!”孟赞火了一边骂一边大步地朝他们走去,“砰!”不好!孟赞大腿中弹。“江世波你他妈真下手啦!机枪!我的机枪!”孟赞一面捂着受伤的大腿,一面向身后的蒋问飞喊着。这时的耀东已经清醒地认识到李锐和江世波已经叛变,忙抽出身后的大刀,飞身向他们扑去,江世波忙举枪射击,李锐也孤注一掷,撕下了伪装向王耀东射击,子弹全部打在耀东飞舞的大刀之上,火花四溅。刘书凯对一大队的同志们说:“大家都看到了,是他们先开了枪!他们向朝夕相处,同生共死的战友开枪了!这就说明了他们是叛徒,否则谁也不会向自己人开枪的!你们说对吗?”他的话终于稳住了一大队同志的情绪,但他们也不知道究竟该帮谁!只好木讷地看着发生的一切。


李先云也跟随着耀东向李锐冲去,小来和问飞忙拖着孟赞,帮他包扎,特别中队的人随着书凯持枪看着江世波的一大队,以防他们暴乱,十几万村民便在老会长的带领下,以多人为一组的针对每个一大队的战士并解除着他们的武装。一大队的战士也被弄蒙了,但决不向群众开枪,始终是他们心里的最后道防线,尽管江世波叫嚣着他们镇压群众,但没有一个战士向群众下手。李锐躲在草丛中瞄准着李先云的大腿开了一枪,李先云中弹倒在杂草之上,这时候的王耀东已经逮到了江世波,正用青藤绑着,突然从远处树后飞来了一颗子弹,正击中他的肩部,耀东顿时就失去了知觉,接着刘书凯,蒋问飞等,及特别中队的队员全被暗处飞来的子弹击中。


接着约有六千人的一支美式装备的国民党军队从四面八方冲了上来,“我们是国军,是来收编你们的!我们是中国惟一的合法军队,我们的装备是美式的!你们队长李锐早已投诚了我们,你们千万不要动,马上你们的李队长,跟你们讲话!”一个国民党军官举着一个喇叭在山头上一个劲地重复着以上的话。


原来,这是他们早就设计好了的一个局,而这个局的设计者,正是军统的老牌特务司徒俊。早在洛尘指挥着浮玉纵队大战京江狮时,司徒俊就拖江世波下水了,接着在江世波的努力下,又设计圈住了李锐。而军阀出生的李锐一向就对所谓创建无产阶级军队不感兴趣,他特别痛恨,陈洛尘提出的:官兵一致的说法!当官的没有当官的样子,也没有高人一等的派头和待遇,整天和那些泥腿子打成一片,象什么样子!当听到江世波说国军有意纳其于麾下,还受予上校军衔时,便立即秘密拜会了司徒大人,便约定在长山决战之后,部队集中撤回老虎口时,杀掉陈洛尘,李倩文等,以及不肯归顺的官兵,率部投靠蒋委员长,成为真正的国民革命军序列。但没想遭到陈洛尘残余势力的阻挠,而不能如期到达老虎口驻地,更没想到的是司徒大竟然神机妙算,果断出击救了自己一命。真是苍天有眼,该我李锐将来要飞黄腾达!


原来自矢兵败老虎口后,便率所有的鬼子撤回桥头镇。纵队决定派江世波的一大队坚守五指山,防止矢内搞突然袭击,同时也有防止特务进山探密的责任,目的是作为纵队的一条御敌的屏障,而长期驻守。一开始江世波还忠于职守,昼夜操劳,不是观察日军的行动,就是吩咐战士提高警惕,被李锐和洛尘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从此便对五指山的工作彻底地放了心,于是一般没什么大事洛尘也不会到一大队来检查。


就这样一晃五天下来了,江世波见鬼子无进攻的迹象,便松懈了斗志。于是他便私自离开队伍,到桥头镇的集市上闲逛。突然他听到了几声娓婉动听,楚楚可人的女子声音:“卖烟卷啦!地道的国产烟,吸一口香入心肺,闻一下香气犹存!”正好江世波的烟瘾特大,而此时身上又没有香烟了,而集市上卖的全是日本烟,因日本烟实在不好抽,况且鬼子造的东西他又十分的厌恶,所以任凭烟瘾发作,也不以次充饥。


当他听身后有人叫卖国产烟时,便忍不住地回头寻声望去,随口说了声:“过来!我要买包哈德门!”只见一位长得妖媚动人,风韵十足的女子正朝他挤眉弄眼,一生没见过几个漂亮女人,而又十分爱慕漂亮女人的他,此时显得有些手足无措,方寸有些乱,只木讷地看着她而停足不前,那女子倒显得十分的大方,只见她迈着花步,轻盈盈地走到江世波的面前轻柔地说道:“呦!大哥!好兴致,哈德门是上等烟!看来大哥的品位还蛮高呢!哈呵呵!可惜小妹我今天没有带,大哥你就挑包其它牌子的吧,行吗?帮帮小妹吧,我一早出来还未开张呢!”


她一面嗲声嗲气的说,一面用十分钩人的媚眼上下打量着江世波,还不时地用手摸着江世波的肩,江世波的心里顿时泛起了波澜:想当初因见倩文美貌出众,想与她暗送秋波,结成连理,可屡遭失败,弄得自己很没面子,没想到她竟然伙同陈洛尘查我的帐,要不是李锐在暗中相助,我可能早被这一对狗男女法办了。她神什么?不就是长的稍微漂亮一点吗?有什么了不起的,不懂风情的呆女人!哪个女人没有我们男人想要的东西!我看眼前的这个小妹就比她强!


江世波想到这里便有的放矢的搭讪:“啊!小妹妹真的不容易,您这里有多少?哥哥把它全包了,反正我们人多,用不了两天就要抽光了!”小女子见他怎么一说,忙高兴地抓住江世波的双手一边蹦一边说:“大哥哥您真好!小妹真是喜欢死您了!”此时的江世波已经是色迷心窍了,其它也不顾了,只是一个劲的从口袋往外掏钱,硬塞在这个女人的裤兜里,顺便隔着布摸一摸她的大腿......


“呦!我的亲哥唉!您弄疼我了,您哪知道我们女人的肉有多嫩?我告诉您好似剥了皮的葡萄,稍稍用点劲就会淌出水来的,所以男女之间若有事,往往受伤的总是女人嘛!”江世波听她这么一说,顿时三魂掉了两魂,还剩一魂已经将欲飞出体外,他已经控制不住了自己的身体和喷薄而出的欲望,竟然不知廉耻地在众目睽睽之下将身体贴在那个女人的身上,嘴含着她的耳朵细声嘟囔着:“我就是要看看您到底有多娇嫩!”


“嗨!大哥哥别性急,街上人太多,等明儿我带您去我家吧,到时候......!”这个妖娆的女人把话说了一半突然止住了,淫荡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江世波一会红,一会白,一会青的错位之脸。


不行到嘴的肉,决不能轻意地吐出!江世波见这个女人想走,忙拦腰把她抱住!不曾想却传来一阵熙熙攘攘的笑骂声:“真他妈的不要脸,也不知道哪里跑来的淫犬,哈哈哈!”“真丢人,为了图一时放众,竟然不顾廉耻!算什么男人!”看热闹的人们把他们一圈又一圈地围着,一双双男人和女人的手在他们身后指指戳戳,将江世波推到极其尴尬的境地,他顿时收起了淫欲之心,躲在那女人的背后,紧低着头而久久地不敢抬起,便茫然的不知何去何从?


“嚷什么?没见过男女之事呀?如你爸妈不消魂,不苟且!怎么能生出你们这帮大惊小怪的东西?你们这些愚昧无知的狗男女,有谁没做过苟且之事?滚开!老娘要和我的夫君回家去苟且苟且!各位要有兴趣的话,欢迎光临观摩!滚开,给我们让个道!”没想到这个柔美而妖艳的小女人竟然象个泼妇,在声嘶力竭对着看热闹的人群大声吼道。然后护着江世波匆匆地走出人群。


江世波终于舒了一口气,他缓缓地抬起头,感激地看着这位风臊的女人说:“小妹啊!哥哥太无礼了,让您受累不说,还毁了您的名声,真得对不起了!”

“瞧你尽说傻话,男子钟情,女子怀春,是天性驱使,如咱俩有缘就是在众目昭彰的地方交合,又妨碍谁啦?只要我俩感觉到舒服就行了,管他妈的这些长舌夫妇怎么说!”

“好妹妹真够爽快!从今天起您就是我魂牵梦萦的女人,只要您让哥哥爽一下,我会一辈子对您忠贞不渝的!”江世波见火候已到,忙提出了要求。但让他意外的是遭到了她的婉言拒绝。


“哥哥呀!如我俩真的有鱼水之缘,也不能急在一时,您看我这样象个风臊的女人吗?呵呵呵!要不然今天我们就此分别好吗?”

江世波心想:鸭子不喝水也不能强按头,看来要想上了她,还须从长计意!于是便忍住了欲火,佯装镇定地说:“好妹妹,那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相见?”



“这就要看您的耐心了,总之我喜欢执着的男人!”只见她一面动听地说着,一面挠开了上衣,露出了两个白玉般的半乳,江世波一看顿时被她那一道双乳间的肉沟而勾去魂魄,他一下子便想扑了上去,却被那女人使劲地无情推开,然后她又默默整了整衣扣,异常冷漠的疾步离去。


真他妈的:女人的心,海底的针!谁也猜不透这些臊货到底想些什么?江世波眼睁睁地看着到嘴的天鹅肉飞了,痛苦地摇了摇头,之后便暗暗发誓:我一定要办了她!要让陈洛尘看看,我江世波也不是没有女人可上的!


说实话他如此恨洛尘纯粹是出于嫉妒,虽说洛尘和倩文是一双伉俪,但都在严防死守着男女间的防线,从不做的事之事。而他俩各自都属于那种永远有做不完事而闲不下来的人。洛尘既要亲临一线作战,又要全盘考虑整个战略的部署,有时还要深入敌后试探情报,有的时候连吃饭睡觉的时间都没有,根本无心事与倩文共述衷肠。


而倩文作为纵队的第三号人物,更是忙里忙外,不可开交,战士们有心思她要亲自处理开导,各队之间有分歧她要协调部署,老百姓有困难,她要亲自走村到户,访贫问苦,如有人病了她便亲自熬药,亲身送到病人的床前。一但闲下来后她便组织女战士学习练功,有时还帮助干部战士埋锅造饭,缝补衣服。她生前曾感概地对洛尘说:“要是一天360个小时就好了!”


可利令智昏的江世波,一看见洛尘和倩文在一起谈话便陡生嫉妒,并满脑子的想象他们在做男女之间的污秽之事!一个嫉妒心迅速膨胀的人,就会逐步地脱离人性,走向邪恶。随着膨胀的加速,会露出十分狰狞的面目而展示在世人面前。


他要摆脱由陈洛尘和李倩文俩人亲热而给他造成心灵上伤害的阴影,从行动上证明自己是个拥有全功能的男人。于是决定第二天再去集市,高低要办了那个小妖精!


再说那个女人叫杨俐娜,是国民党军统的一个中尉情报员,这次她是根据司徒俊的指派,特地来到桥头镇勾引江世波的,她见对方已经上钩,便暂时摆脱江世波,直接到了司徒俊的桥头镇临时驻地向他汇报第一步计划的成功。


自施涂西被倩文击毙后,令司徒俊扼腕痛惜,为此他又受到了戴笠的训斥:“一个好的特工,能抵得上千军万马的战斗力。象施涂西这样的,是不可多得的人材,可是却因你的疏忽而枉送性命,现在你能到那里才能找到这样的人?你什么时候才能将浮玉纵队招安或剿灭?”


司徒俊心惊胆战地低着头,不敢看戴老板那三刀砍不出一滴血的僵尸脸,抖抖缩缩地说:“我已经又派了两个特工打入到浮玉纵队,并再三强调没有绝对的把握,不能跟我们发生联系,我是想做个长线!”


戴笠冷冷地看了一下司徒俊,然后便有声无力地说:“不成功,则成仁!我看你连对负个小小的邮差都如此费劲,想必,离成仁的路不远了吧?”


司徒俊听罢,顿时吓得面如土灰,并在全身启起了鸡皮疙瘩,不争气的冷汗,也从浑身表层上的每个部位中层层地往外冒。戴笠阴死不阳地斜着眼睛瞟了他一下,突然骂道:“滚!再办不好,就坐了你!”


司徒俊当听到一个“滚”字时,忙吓着爬出了门外后才起身飞奔。现在如想起当时的情景,他还是觉得十分的惊心动魄!自从被戴老板吓唬之后,司徒俊再也不敢忙里偷闲了,他苦思冥想便设计了一个长久的对负浮玉纵队的计划,打算让两个打进浮玉的特务在浮玉队伍中先站稳脚跟,然后在队伍中物色那些有贪权,贪财,贪色,倾向的战士或干部,并掌握他们的行踪特点之后寻机会送出情报,就算任务完成了,剩下的事由司徒俊另派人办理。


可是天不从人愿!这两个特务以农民的身份混入了浮玉纵队,被分在江世波的一大队,在一次与京江狮的战斗中,有一个特务竟然被京江狮用树叶击毙,而另一个却被分到一小队的阵地上昼夜与冰冷的战壕为伴,任凭他穿行在工农子弟中间调侃,暗中套话,也找不到一个即将有变质倾向的同类,他又不敢过份放肆,只好夹着尾巴等待着机会的来临。


有一次李锐亲临一大队视察,这个特务才看到了希望的曙光!他发现这个队长与其它干部不同,总是象国民党大员一样端着架子,喜欢听阿谀奉承的谗言,当他一到阵地上便召集大,小队长把他围在中央,犹如众星捧月一般,在一片赞美声中被哄得哈哈大笑,然后各路小官们都要拿出好烟,好物奉上,他才眉开眼笑。当绝大多数中,小队长们对他的举止露出不屑一顾的表情时,他便愤然找碴加以训斥,只有江世波在他面前表现的象一条瘫皮狗,忙得好话说尽,倾物献媚,总惹得李纵队长十分地开心。他当着江世波的面对各中,小队长说:“同样是一大队的干部,你们和江大队长的差距怎这么大啊!江世波看看有好的就把他们一起换掉!”


“洛尘说我们是来打鬼子的,又不是来当官的!你现在就把我们撤了吧,我们才不在乎这些呢!”石小来暂时是一大队第一中队的队长.兼一大队机动队队长,当他听李锐这么一说忙激烈地回敬道。


“好!石小来你不要狗仗人事!以为陈洛尘夸你两句,你他妈就上天了是吧?老子今天就撤了你,还怕没人肯当官吗?”石小来拔出手枪冲过去对准了他的脑袋气愤地吼道:“我打死你这个嚣张跋扈的东西!”被江世波用身体挡住了小来枪口。“小来打我!要打就打我,他是一队之长,纵队不能没有他!”石小来气愤地冲着江世波骂了一句:“马屁精!”然后便气匆匆地走了。


这件事虽没起多大波澜,恐怕连洛尘他们都不知道,但给这个小特务留下了极深的印象,夜晚他乘别人不注意便偷偷地溜到桥头镇的情报点,将李锐和江世波的情况向上级作了详细的汇报。司徒俊接到情报,并没有过份的高兴,他认为必须找到引诱他们上钩的鱼饵,想好后便传出命令:“第一,要投其所好不惜代价买个中队长的职位,第二,要仔细探明李锐江世波的内心喜好,然后要一招致胜!”在此同时司徒俊又卖了十条好烟,转送两根金条给小特务作为买官的经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