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逃缅国民党残军纪实(之四)

江程浩 收藏 3 1778
导读:逃缅国民党残军纪实(之四) 反攻云南,残军再次扩充 江程浩 二00九年五月十五日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以后,联合国军受到沉重打击,一路退到三八线以南。这种结果对刚刚取得二战胜利

逃缅国民党残军纪实(之四)

反攻云南,残军再次扩充


江程浩

二00九年五月十五日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以后,联合国军受到沉重打击,一路退到三八线以南。这种结果对刚刚取得二战胜利,并确定了世界第一超级大国地位的美国军队来说,是无法承受的羞辱,但是美国并不想把与中国的直接冲突进一步扩大,于是,在亚洲扶持一些中国共产党政府的敌对势力牵制中国就成了美国政府当下十分重要的工作之一,逃缅国民党残军自然进入了美国人领导人的眼界。美国中央情报局详细研究了逃缅国民党残军的情况后,制定出利用国民党残军入侵中国云南的“入侵华南计划”。

泰国离缅甸近,又是美国的盟国,于是美国驻泰国大使馆就成了负责支持残军最合适的机构。美国驻泰国大使馆武官谢尔奉命在泰国曼谷开设了一家“海军供应公司”,名义上是为了保证美国驻泰国和新加坡海军的后勤保障,其实就是为逃缅国民党残军提供支持和补给。为便于开展工作,又在更接近缅甸北部残军驻地的清迈设立了领事馆。

1951年2月,美国驻泰国大使馆找到了长驻曼谷的李弥,与他商谈美国为残军提供军火支持的问题。李弥当然十分满意。有美国这棵大树的遮敝,他李弥的事就简单多了。

1951年3月,李弥去大其力整顿残军时,不仅带去了台湾蒋介石政权对残军的整编方案和任命书,还带去了二百五十驮美国武器装备,又陆续用美国的运输机对残军进行了空投补充。美国政府对残军的经费支持也一再增加,不过这些钱都由李弥控制。

因为有残军,所以李弥又发达了,他手里握有台湾蒋介的中华民国政府和美国政府对残军的所有经费支配权,他可以用这些钱住在泰国曼谷的高级宾馆里享福,可是可怜的残军弟兄们每月的薪水却只有两个老盾(大约值50美分),他们的军装都还是短裤和草鞋。


刚刚打败了缅甸国防军,老长官李弥带来了台湾的消息,现在又与美国人搭上了关系,残军上下群情振奋,虽然残军内部对整编和任命有些不满,但好消息如浪潮般涌来,自然盖过了那些微弱的不满声音。刚刚从大陆逃出来时,残军象无人问津的弃儿一般,如今一下子变成了人人争抢的香馍馍。

残军虽然只有三千多人,但得到了美国人的支持,武器装备和经费都有了保障,而且对缅北亚热带丛林作战有了实战经验,这支军队的能量已经不能小看了。

李弥不仅给残军带来了武器装备和美元,而且也带来了残军最不想去完成的任务——反攻云南。对于李国辉来说,与解放军打仗是他最不想干的事,他实在忘不了在中国大陆与解放军作战的那些惨痛的记忆。但这个仗又不得不去打,他离不开李弥,更离不开台湾的支持,他手下这帮残军弟兄的头上必须有一个合法的政府罩着,要不然这支三千多人的部队在缅北这个地方就呆不下去。

不知道现在的李弥真是老了,对作战这一行生疏了还是怎么的。对于这次作战行动,李弥定下了非常庞大任务:

李弥计划用南梯队吸引住解放军主力,然后北梯队迅速攻取耿马、沧源两县。在解放军来不及增援之前率部向东急进,一举拿下昆明。再由昆明挥师南下,与南梯队南北夹击,在滇南地区聚歼解放军主力,扫荡整个云南,三个月后迎接国民政府回迁昆明。李弥甚至还提出在占领云南以后,向北平进军的更加宏伟的计划。李弥在宣布这个作战计划时,唾沫飞溅地说:

“国军进入云南以后,百姓们一定会禅食壶浆夹道欢迎我们,那个时候,只要我们登高一招,肯定会有无数百姓加入国军队伍,有美国人的武器支持,拿下昆明指日可待。”

吕国铭悄悄地推了推坐在他旁边的李国辉说:

“国辉兄,你听说过没?民国四十年陈赓只带数名随从由云南出越北,在他的指挥下,那些被法国人赶得四处逃命的越共军队竟把法国人打得大败,一战而定越北。”李国辉只是轻轻地“嗯”了一下,他知道吕国铭的意思。

李弥把这个计划向在坐的残军几位师团长宣布以后,没有任何一个人对此发表意见。因为大家都知道,就凭这区区三千人的残军,莫说扫荡名将陈赓手下的数万云南解放军,就是占领滇缅边境几个县城也已经很不容易了。还异想天开地说什么向北平进军,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李国辉心中更是明镜一般,他知道,李弥这番话的主要目的只在于鼓舞士气,至于能不能实现,那根本不重要。李弥与李国辉二人之间就反攻云南的策略早就定下了基本原则,这就是在滇缅边境游击一下了事。不过台湾的蒋介石倒是非常喜欢听到李弥这一番豪言壮语。也许李弥在台湾对蒋介石就是这么说的。

1951年3月18日凌晨,李国辉率领残军的主攻梯队——北梯队悄悄地从孟撒基地出发了。李弥也骑着一匹马,在主攻梯队李国辉部队内随队出发,这是残军首次反攻云南。李弥是带兵出身,他知道对于一支军队来说,首战胜败的重要性,所以此战他必须亲自参加指挥。

一星期后吕国铭率领的佯攻梯队——南梯队也出发了。其实李弥心中的目标并没有那说的那么宏伟,只要攻占几个县城就可以向台湾的蒋介石交差了。如果南梯队也能有所收获那就算是锦上添花了。这两支部队虽然都只有一千多人,实力是小点,但李弥心里明白,此行的目的不在于在云南呆多长时间、占多少地方,只在于造成一点影响,使台湾蒋介石政权和美国人多多地提供金钱和武器支持,尤其是金钱,这才是李弥最需要的东西,也是他到残军来的最终目的,但此战残军要死多少人那他就不管了。

北梯队在丛林中行进了整整四天,抵达缅甸境内靠近中国边界的邦桑,邦桑距中国边境有大约六十公里,进入中国边境还有三天的路程。边境那边不远是中国境内沧源县的雍和乡。李弥命令部队停止前进,等待南梯队的消息。原计划是北梯队首先进攻沧源以北60公里的耿马县,然后再挥师南下进攻沧源,最后从沧源撤回缅甸,这样回撤的路程就会近得多。

可北梯队在邦桑等了整整五天,得到了南梯队进攻失利的消息。而且李弥还听说那个被他任命为二十六军军长的南梯队总指挥吕国铭根本就没有随队进入云南,而是躲在边境线缅甸一侧某一个集镇内与一位华侨商人谈他的生意,南梯队不战败那才有鬼呢。

无可奈何的李弥果断下令,北梯队就近先取沧源,李弥知道,此战至少要攻占一个中国县城,要不然此行就会完全失去意义。

“这个吕国铭,非将才也,真不知道他身上还有没有军人的血性。”李弥一边指挥部队向沧源进发,一边在心中大骂吕国铭。

在缅北的丛林之中行军,山高林密,山路崎岖,前进的速度怎么也快不起来,李弥非常着急。因为他的北梯队要想较长时间保持秘密是不大可能的,必须在解放军侦知他的目的完成对北梯队阻截部署之前,攻占云南境内一到两个县城。他一个劲地催促部队加快进行速度。

北梯队在李弥和李国辉的指挥下,直奔向东,三天后也就是4月24日抵达中缅边境缅甸一侧的孟茅,当天下午先锋营进入中国境内的雍和乡。

此时的云南省虽然已经被解放军解放,但云南省全境地形复杂,交通不便,民族众多,数百年来,土匪和土司武装横行乡里。解放军主力部队正忙于剿匪和组建地方政权,边境设施建设和边境线正常守卫还没有实行。残军越过边境似乎没有受到太大阻力。进入雍和乡后,李国辉严密封锁了消息,对进入乡公所所在村子的人只进不出。

雍和乡是个山间小盆地,四面环山,有百多户人家,距沧源县城有二十公里,距边境只有咫尺之遥,是前往沧源县城和退入缅境的必经之路,李弥和李国辉就把残军反攻云南的指挥部设在这里。第二天残军全体凌晨四时吃饭,五时出发直奔沧源县城。李弥留在雍和,由李国辉担任进攻沧源的全面指挥任务。佛晓前残军准时到达沧源县城外不远的一处密林待命。

沧源县城里只驻有解放军一个连一百多人。残军得到美国的支持,武器装备已经不可与逃出大陆时同日而语,而且与解放军在人数上相比拥有10:1的绝对优势,在李国辉的亲自指挥下,残军对沧源县城的进攻十分猛烈。经过四个小时的激战,解放军不敌而退,残军顺利攻占沧源县城。李国辉原想如果能够抓住几个解放军俘虏那就理想了,没想到解放军撤退时悄无声息,不仅俘虏没抓着,连死的都没看到。李国辉心里明白,这个对手绝非缅甸国防军可比,是通过数十年血战发展起来的军中劲旅。悄然撤退对于解放军来说实在是小菜一碟。李国辉与解放军打了几十年的仗,打败仗的阴影象魔鬼一样总是附着在他的身上。几乎就在残军打败缅甸国防军的同时,解放军在朝鲜打败了世界上最强大的美国军队。面对这样强大的对手李国辉内心实在没有丝毫把握。沧源县城是打下来了,但目前解放军驻云南的部队有两军六万之众,他们的大部队现在还不知道悄悄地埋伏在哪儿等着呢,残军绝不能贸然伸入太远,以免撤退不及陷入解放军的重围。

李国辉把占领沧源消息告诉了雍和的李弥,李弥听后十分高兴,立即赶到到了沧源,布置新的进攻行动。李国辉把自己的想法向李弥作了汇报,李弥听后觉得很有道理,李国辉确实与那个吕国铭不同,他不仅作战勇敢,而且计划周密,对部下关爱有加,这样的官长对于人数不多的残军来说十分难得。李弥同意了李国辉的想法。

宣传布告早就准备好了,叫做《约法八章》,政工人员正忙着在县城内四处张贴。内容无非就是前些年解放军对付国民党那一套,再加上些反共复国的口号。李弥把打下沧源县城的消息及时报告了台湾,这是李弥最重要 一件事。有了战功他李弥在台湾就有地位,就有钱势,当然就有了一切,李弥还会象前两年在大陆当兵团司令时一样威风。

残军继打败缅甸国防军后,又成功地打回了云南,虽然暂时只占了一个县城,但对台湾的蒋介石来说,真是太珍贵了,在经历了丢失整个大陆的大溃败后,这是国军取得的非常难得的胜利。他命令飞机加大对残军的空投补给。

南梯队虽然打了败仗,但吸引解放军主力的目的却达到了。从5月1日攻占沧源县城起,直到7月5日解放军重新包围沧源县城为止,残军在沧源县整整呆了两个多月,对于这支一千多人的残军来说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战功。在此期间残军又招募了一批国民党军队的散兵游勇和当地土匪武装扩充了部队,用空投的武器进行装备,新编成罗绍文支队、李文焕支队、甫景云支队,张国柱支队、张伟成支队,残军部队有了进一步的扩大。

这一时期内还发生了一件令残军哭笑不得的事。美国飞机空投的物资中有一批由台湾印制的崭新的“人民币”。这些“人民币”无论从纸张还是印制技术上都天衣无缝,只是其中图案上有一根桅杆与真正的人民币稍稍偏离了半个毫米。用眼睛看怎么也看不出来,但只要用一张真正的人民币重叠起来一比就会真相大白,这肯定是大陆特工在其中做了手脚。残军后勤部长陆云光却混然不知,他竟带了一批这种“人民币”跑到昆明去购买残军最需要的物品,没想到刚一出手就被抓住了。站在陆云光身后不远处望风的随从仓煌逃回,向李弥和李国辉报告了这一情况,这批人民币也就此成了一堆废纸。

残军扩编后,在李弥的指挥下,向耿马进攻,解放军守耿马的一个营未经与残军大战即奉命退出耿马,残军又占耿马县城,紧接着又攻占沧源东北80公里的双江县城和双江南面的澜沧县城莫乃。由于解放军主力都被吸引到南部车里、南峤、佛海一带,守卫这些县城的解放军小部队都奉命退出,残军没有遇到大的抵抗。除了沧源县以外,其他几座县城都是由收编的土匪武装占领的,李国辉的残军一九三师的主力部队并没有直接前往。对澜沧县城更是象征性的进去了一下就退了回来。

攻占这四个县城后,李弥觉得此次反攻云南任务已经完成,遂带少数随从离开雍和,退入境外,北梯队交由李国辉全权指挥。

6月26日,解放军云南军区滇西卫戍区司令员兼第14军军长李成芳亲率两个师共二万余人在保山集结完成,兵分三路以泰山压顶之势向残军所占领的四个县迅猛反击。一路经昌宁、风庆、云县很快越过临沧到达双江附近,第二路直插耿马,第三路自潞西秘密出发,沿边界直取沧源,目的是截断残军退路。解放军人数众多,装备精良,行动迅速,残军立即感到压力聚增。

残军北梯队主力只有一千多人,包括收编的土匪武装共两千多,而解放军有两万之众,李国辉命令各部迅速撤退,不与解放军作正面对抗。

7月5日,解放军三路大军汇合沧源,残军未等解放军到达即撤往边境附近的雍和乡。解放军尾随到达雍和。7月6日清晨,残军各部在李国辉的指挥下陆续向边境撤退。李国辉不愧为战场老手,他指定张复生团长率一个营控制雍和乡通往边境的一个山头作为整个部队的掩护,然后各部交替掩护,很快退出境内外,但解放军行动十分迅速,残军各部退出边境后,张复生所率一个营没能退下山,被迅速赶上来的解放军截断了退路。李国辉发现后,大叫“不能丢下他们!”李国辉率残军一个营转身又杀入国境。所幸当天早晨大雾迷漫,五米以外即不见人影,张复生命令所部分散突围,这才得以冲破解放军的包围圈,退出境外。

此战残军损失一百余人,但在作战过程中收编大量散兵游勇和土匪武装,实力得到大大增强。退出境外的残军自峙兵强马壮,四处抢占地盘,强行占领缅甸东北部科康、佤邦、景栋三个省。泰国老挝边界以西,萨尔温江以东整个地区都为残军占领,总面积达到10万多平方公里。1952年2月,台湾又派出700余名军官到残军,并将残军进一步整编,到1953年残军已经扩充到一万八千余人,共编一个总部,四个军区,三个师、十二个纵队。

为更为严重的是,在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支持下,残军又渡过萨尔温江,把势力向缅甸中部帕奔、毛淡棉两个省发展,与缅甸境内的分裂主义势力联为一体,成立联合作战指挥部,统统由残军指挥。残军在缅甸东北部大肆扩充部队,占领地盘,走私鸦片,收缴税赋,强征公粮,完全取代了了当地政府的一切职能。当地土司头人纷纷依附残军。缅甸东北部这一块地方竟成了国民党残军的一统天下,李弥还在残军总部孟撒开办了一所“反共抗俄大学”,招收当地华侨子弟入学,为残军培养军事和行政管理人员,缅甸东北部局势在残军的侵扰下变得十分危险。李弥还狂妄叫嚣:“老子现在占的地盘比台湾还要大,老子就是缅北王。这个世界谁也奈何不了我!”

如此强大的国民党残军散布在云南边境以外,对云南边境的威胁极大。解放军云南军区不得不将主力第十三、十四两个军投入滇缅边境地区严防残军窜犯。在整个朝鲜战争期间,云南军区部队只有第十五军出国参加了朝鲜战场作战。美国政府和蒋介石牵制解放军实力为朝鲜战争服务的目的基本达到。


1951年3月18日凌晨,李国辉率领残军的主攻梯队——北梯队悄悄地从孟撒基地出发了。李弥也骑着一匹马,在主攻梯队李国辉部队内随队出发,这是残军首次反攻云南。李弥是带兵出身,他知道对于一支军队来说,首战胜败的重要性,所以此战他必须亲自参加指挥。

一星期后吕国铭率领的佯攻梯队——南梯队也出发了。李弥的想法是用南梯队作为牵制部队,吸引解放军主力南下,然后用李国辉部北梯队担任主攻,趁虚攻占滇缅边境中国一侧数个县城。如果南梯队也能有所收获那就更是锦上添花了。这两支部队虽然都只有区区一千多人,实力是小点,但李弥心里明白,此行的目的不在于在云南呆多长时间、占多少地方,只在于造成一点影响,使台湾蒋介石政权和美国人多多地提供金钱和武器支持,尤其是金钱,这才是李弥最需要的东西,也是他到残军来的最终目的,但此战残军要死多少人那他就不管了。

北梯队在丛林中行进了整整四天,抵达缅甸境内靠近中国边界的邦桑,邦桑距中国边境有大约六十公里,进入中国边境还有三天的路程。边境那边不远是中国境内沧源县的雍和乡。李弥命令部队停止前进,等待南梯队的消息。原计划是北梯队首先进攻沧源以北60公里的耿马县,然后再挥师南下进攻沧源,最后从沧源撤回缅甸,这样回撤的路程就会近得多。

可北梯队在邦桑等了整整五天,得到了南梯队进攻失利的消息。李弥果断下令,就近先取沧源,李弥知道,此战至少要攻占一个中国县城,要不然此行就会完全失去意义。

“这个吕国铭,非将才也,一战就败,真不知道是怕死还是久不打仗,指挥能力下降了。”李弥一边指挥部队向沧源进发,一边在心中大骂那个挂着二十六军军长职衔的吕国铭。在缅北的丛林之中行军,山高林密,山路崎岖,前进的速度怎么也快不起来,李弥非常着急。因为他的北梯队要想较长时间保持秘密是不大可能的,必须在解放军侦知他的目的完成部署之前,攻占云南境内一到两个县城。他一个劲地催促部队加快进行速度。

北梯队在李弥和李国辉的指挥下,直奔向东,三天后也就是4月24日抵达中缅边境缅甸一侧的孟茅,当天下午先锋营进入中国境内的雍和乡。

此时的云南省虽然已经被解放军解放,但云南省全境地形复杂,交通不便,民族众多,数百年来,土匪和土司武装横行乡里。解放军主力部队正忙于剿匪和组建地方政权,边境设施建设和边境线正常守卫还没有实行。残军越过边境似乎没有受到太大阻力。进入雍和乡后,李国辉严密封锁了消息,对进入乡公所所在村子的人只进不出。

雍和乡是个山间小盆地,四面环山,有百多户人家,距沧源县城有二十公里,距边境只有咫尺之遥,是前往沧源县城和退入缅境的必经之路,李弥和李国辉就把残军反攻云南的指挥部设在这里。第二天凌晨残军全体凌晨四时吃饭,五时出发直奔沧源县城。李弥留在雍和,由李国辉担任进攻沧源的全面指挥任务。佛晓前残军准时到达沧源县城外不远的一处密林待命。

沧源县城里只驻有解放军一个连一百多人。残军得到美国的支持,武器装备已经不可与逃出大陆时同日而语,而且与解放军在人数上相比拥有10:1的绝对优势,在李国辉的亲自指挥下,残军对沧源县城的进攻十分猛烈。经过四个小时的激战,解放军不敌而退,残军顺利攻占沧源县城。李国辉原想如果能够抓住几个解放军俘虏那就理想了,没想到解放军撤退时悄无声息,不仅俘虏没抓着,连死的都没看到。李国辉心里明白,这个对手绝非缅甸国防军可比,是通过数十年血战发展起来的军中劲旅。悄然撤退对于解放军来说实在是小菜一碟。李国辉与解放军打了几十年的仗,打败仗的阴影象魔鬼一样总是附着在他的身上。几乎就在残军打败缅甸国防军的同时,解放军在朝鲜打败了世界上最强大的美国军队。面对这样强大的对手李国辉内心实在没有丝毫把握。沧源县城是打下来了,但目前解放军驻云南的部队有两军六万之众,他们的大部队现在还不知道悄悄地埋伏在哪儿等着呢,残军绝不能贸然伸入太远,以免撤退不及陷入解放军的重围。

李国辉把占领沧源消息告诉了雍和的李弥,李弥听后十分高兴,立即赶到到了沧源,布置新的进攻行动。李国辉把自己的想法向李弥作了汇报,李弥听后觉得很有道理,李国辉确实与那个吕国铭不同,他不仅作战勇敢,而且计划周密,对部下关爱有加,这样的官长对于人数不多的残军来说十分难得。李弥同意了李国辉的想法。

宣传布告早就准备好了,叫做《约法八章》,政工人员正忙着在县城内四处张贴。内容无非就是前些年解放军对付国民党那一套,再加上些反共复国的口号。李弥把打下沧源县城的消息及时报告了台湾,这是李弥最重要 一件事。有了战功他李弥在台湾就有地位,就有钱势,当然就有了一切,李弥还会象前两年在大陆当兵团司令时一样威风。

残军继打败缅甸国防军后,又成功地打回了云南,虽然暂时只占了一个县城,但对台湾的蒋介石来说,真是太珍贵了,在经历了丢失整个大陆的大溃败后,这是国军取得的非常难得的胜利。他命令飞机加大对残军的空投补给。

南梯队虽然打了败仗,但吸引解放军主力的目的却达到了。从5月1日攻占沧源县城起,直到7月5日解放军重新包围沧源县城为止,残军在沧源县整整呆了两个多月,对于这支一千多人的残军来说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战功。在此期间残军又招募了一批国民党军队的散兵游勇和当地土匪武装扩充了部队,用空投的武器进行装备,新编成罗绍文支队、李文焕支队、甫景云支队,张国柱支队、张伟成支队,残军部队有了进一步的扩大。

这一时期内还发生了一件令残军哭笑不得的事。美国飞机空投的物资中有一批由台湾印制的崭新的“人民币”。这些“人民币”无论从纸张还是印制技术上都天衣无缝,只是其中图案上有一根桅杆与真正的人民币稍稍偏离了半个毫米。用眼睛看怎么也看不出来,但只要用一张真正的人民币重叠起来一比就会真相大白,这肯定是大陆特工在其中做了手脚。残军后勤部长陆云光却混然不知,他竟带了一批这种“人民币”跑到昆明去购买残军最需要的物品,没想到刚一出手就被抓住了。站在陆云光身后不远处望风的随从仓煌逃回,向李弥和李国辉报告了这一情况,这批人民币也就此成了一堆废纸。

残军扩编后,在李弥的指挥下,向耿马进攻,解放军守耿马的一个营未经与残军大战即奉命退出耿马,残军又占耿马县城,紧接着又攻占沧源东北80公里的双江县城和双江南面的澜沧县城莫乃。由于解放军主力都被吸引到南部车里、南峤、佛海一带,守卫这些县城的解放军小部队都奉命退出,残军没有遇到大的抵抗。除了沧源县以外,其他几座县城都是由收编的土匪武装占领的,李国辉的残军一九三师的主力部队并没有直接前往。对澜沧县城更是象征性的进去了一下就退了回来。

攻占这四个县城后,李弥觉得此次反攻云南任务已经完成,遂带少数随从离开雍和,退入境外,北梯队交由李国辉全权指挥。

6月26日,解放军云南军区滇西卫戍区司令员兼第14军军长李成芳亲率两个师共二万余人在保山集结完成,兵分三路以泰山压顶之势向残军所占领的四个县迅猛反击。一路经昌宁、风庆、云县很快越过临沧到达双江附近,第二路直插耿马,第三路自潞西秘密出发,沿边界直取沧源,目的是截断残军退路。解放军人数众多,装备精良,行动迅速,残军立即感到压力聚增。

残军北梯队主力只有一千多人,包括收编的土匪武装共两千多,而解放军有两万之众,李国辉命令各部迅速撤退,不与解放军作正面对抗。

7月5日,解放军三路大军汇合沧源,残军未等解放军到达即撤往边境附近的雍和乡。解放军尾随到达雍和。7月6日清晨,残军各部在李国辉的指挥下陆续向边境撤退。李国辉不愧为战场老手,他指定张复生团长率一个营控制雍和乡通往边境的一个山头作为整个部队的掩护,然后各部交替掩护,很快退出境内外,但解放军行动十分迅速,残军各部退出边境后,张复生所率一个营没能退下山,被迅速赶上来的解放军截断了退路。李国辉发现后,大叫“不能丢下他们!”李国辉率残军一个营转身又杀入国境。所幸当天早晨大雾迷漫,五米以外即不见人影,张复生命令所部分散突围,这才得以冲破解放军的包围圈,退出境外。

此战残军损失一百余人,但在作战过程中收编大量散兵游勇和土匪武装,实力得到大大增强。退出境外的残军自峙兵强马壮,四处抢占地盘,强行占领缅甸东北部科康、佤邦、景栋三个省。泰国老挝边界以西,萨尔温江以东整个地区都为残军占领,总面积达到10万多平方公里。1952年2月,台湾又派出700余名军官到残军,并将残军进一步整编,到1953年残军已经扩充到一万八千余人,共编一个总部,四个军区,三个师、十二个纵队。

为更为严重的是,在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支持下,残军又渡过萨尔温江,把势力向缅甸中部帕奔、毛淡棉两个省发展,与缅甸境内的分裂主义势力联为一体,成立联合作战指挥部,统统由残军指挥。残军在缅甸东北部大肆扩充部队,占领地盘,走私鸦片,收缴税赋,强征公粮,完全取代了了当地政府的一切职能。当地土司头人纷纷依附残军。缅甸东北部这一块地方竟成了国民党残军的一统天下,李弥还在残军总部孟撒开办了一所“反共抗俄大学”,招收当地华侨子弟入学,为残军培养军事和行政管理人员,缅甸东北部局势在残军的侵扰下变得十分危险。李弥还狂妄叫嚣:“老子现在占的地盘比台湾还要大,老子就是缅北王。这个世界谁也奈何不了我!”

如此强大的国民党残军散布在云南边境以外,对云南边境的威胁极大。解放军云南军区不得不将主力第十三、十四两个军投入滇缅边境地区严防残军窜犯。在整个朝鲜战争期间,云南军区部队只有第十五军出国参加了朝鲜战场作战。美国政府和蒋介石牵制解放军实力为朝鲜战争服务的目的基本达到。

攻占这四个县城后,李弥觉得此次反攻云南任务已经完成,遂带少数随从离开雍和,退入境外,北梯队交由李国辉全权指挥。

6月26日,解放军云南军区滇西卫戍区司令员兼第14军军长李成芳亲率两个师共二万余人在保山集结完成,兵分三路以泰山压顶之势向残军所占领的四个县迅猛反击。一路经昌宁、风庆、云县很快越过临沧到达双江附近,第二路直插耿马,第三路自潞西秘密出发,沿边界直取沧源,目的是截断残军退路。解放军人数众多,装备精良,行动迅速,残军立即感到压力聚增。

残军北梯队主力只有一千多人,包括收编的土匪武装共两千多,而解放军有两万之众,李国辉命令各部迅速撤退,不与解放军作正面对抗。

7月5日,解放军三路大军汇合沧源,残军未等解放军到达即撤往边境附近的雍和乡。解放军尾随到达雍和。7月6日清晨,残军各部在李国辉的指挥下陆续向边境撤退。李国辉不愧为战场老手,他指定张复生团长率一个营控制雍和乡通往边境的一个山头作为整个部队的掩护,然后各部交替掩护,很快退出境内外,但解放军行动十分迅速,残军各部退出边境后,张复生所率一个营没能退下山,被迅速赶上来的解放军截断了退路。李国辉发现后,大叫“不能丢下他们!”李国辉率残军一个营转身又杀入国境。所幸当天早晨大雾迷漫,五米以外即不见人影,张复生命令所部分散突围,这才得以冲破解放军的包围圈,退出境外。

此战残军损失一百余人,但在作战过程中收编大量散兵游勇和土匪武装,实力得到大大增强。退出境外的残军自峙兵强马壮,四处抢占地盘,强行占领缅甸东北部科康、佤邦、景栋三个省。泰国老挝边界以西,萨尔温江以东整个地区都为残军占领,总面积达到10万多平方公里。1952年2月,台湾又派出700余名军官到残军,并将残军进一步整编,到1953年残军已经扩充到一万八千余人,共编一个总部,四个军区,三个师、十二个纵队。

为更为严重的是,在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支持下,残军又渡过萨尔温江,把势力向缅甸中部帕奔、毛淡棉两个省发展,与缅甸境内的分裂主义势力联为一体,成立联合作战指挥部,统统由残军指挥。残军在缅甸东北部大肆扩充部队,占领地盘,走私鸦片,收缴税赋,强征公粮,完全取代了了当地政府的一切职能。当地土司头人纷纷依附残军。缅甸东北部这一块地方竟成了国民党残军的一统天下,李弥还在残军总部孟撒开办了一所“反共抗俄大学”,招收当地华侨子弟入学,为残军培养军事和行政管理人员,缅甸东北部局势在残军的侵扰下变得十分危险。 李弥还狂妄叫嚣:“老子现在占的地盘比台湾还要大,老子就是缅北王。这个世界谁也奈何不了我!”

如此强大的国民党残军散布在云南边境以外,对云南边境的威胁极大。解放军云南军区不得不将主力第十三、十四两个军投入滇缅边境地区严防残军窜犯。在整个朝鲜战争期间,云南军区部队只有第十五军出国参加了朝鲜战场作战。美国政府和蒋介石牵制解放军实力为朝鲜战争服务的目的基本达到。



本文内容于 2009-5-20 10:58:57 被江程浩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