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4.html


第八章 哭求慈安太后

可能是由于父子连心,就当醇亲王奕譞快离开长春宫时,他总觉得身后有什么东西在牵挂着自己,让他无法安心的离去。醇亲王奕譞趁送他出宫的太监不注意,他偷偷的扭头朝长春宫内假山方向瞧了一眼,谁知这一眼顿时让他感到心如刀割,伤心欲绝。

北京的七月烈日炎炎照在人身上就如同火烧火燎一般,宫中的御道都铺满着大理石在太阳烘烤下就像刚出砖窑的砖坯一样,穿着朝靴走在上面的奕譞都能隐隐感觉到地热的灼痛,呆在摆满冰桶的屋内不动仍会感到浑身燥热无比。可是就从他刚刚偷偷的回头一望,透过长势茂密的葡萄叶和两张长得十分翠绿,大小如同蒲扇的芭蕉树叶之间,醇亲王奕譞隐隐约约看见假山下正跪在一个瘦弱的身影,虽然只是那匆匆的一瞥,他并没有能看清楚,但是醇亲王奕譞能肯定那个人一定是他的孩儿——光绪,要不然引路的太监也不会找借口,让自己从这条不常行走的走廊离开长春宫。

醇亲王奕譞既不敢上前去确认一下跪在那里的究竟是不是光绪,皇宫中充满了慈禧太后的耳目,让他也不敢去求救于慈安太后,更不敢再去找慈禧替光绪说情,就连内心无比的悲痛都不敢表露出来,醇亲王奕譞强忍着快要掉下来的泪水,随着太监的脚步一步一拖的离开了皇宫。

回到醇贤亲王府里的奕譞什么话也不说,一个人呆呆的站在院中,在烈日的照耀下不一会儿,他就感到头昏目眩,眼冒金星,垂垂欲垂了。醇亲王奕譞这个样子很快就惊动了他的福晋叶赫那拉氏,可是任凭叶赫那拉氏如何劝阻,奕譞就是什么话也不肯说,依然倔强的站在炎日下,仿佛想要让这毒辣的阳光全部都能照射在他身上,那么他年幼的孩儿所遭受的罪或许就能减轻一些。

李莲英匆匆的走到慈禧太后的面前,低声禀报道:“启禀皇太后,钟粹宫传来旨意,慈安皇太后请皇上前去一同用膳。”

慈禧闻言转眼看了看已经在外面跪了一个多时辰,现在又站在她面前被她申斥了近半个时辰的小皇帝,现在脸上虽然已经没有汗水了,但是小皇帝此刻脸白如纸,双腿正抖抖索索地颤抖。慈禧心中暗笑道:“今天是你运气好,哀家就先放过你,这就是你惹哀家不高兴的小小代价,不过此事还没有完,哀家以后再找你算账。”慈禧太后嘴里却假模假样的对光绪说道:“皇额娘这样做也是万不得已,希望皇上能明白皇额娘的一番良苦用心,不要辜负了皇额娘对皇上的殷殷厚望,如今时辰也不早了,皇上你先回去用膳吧!”

皇宫内无论是皇太妃、太皇太妃以及被破格收养在宫内的格格还是宫内侍候这些人的太监宫女。她们每个人都知道,只要小皇帝有什么地方逾制或者是做的不合慈禧皇太后的心意,慈禧皇太后都会对小皇帝严加训斥。刚开始时慈禧还有些顾忌慈安太后的意思,早年光绪也曾在慈安太后面前哭诉过,可是慈安太后以为光绪既是慈禧的侄儿兼外甥,又是慈禧太后一手扶上皇位的,再者光绪刚被抱进宫的时候还不满五岁,正是调皮捣蛋的年龄,有的时候光绪闹的也实在是太不成样子,所以慈安太后对慈禧训斥光绪的事情,也只是觉得太过严厉了,可是想想慈禧的性格,也就没有多次加以干涉。光绪找她哭诉时,她也只是劝告光绪以后要听话些,要遵守皇宫里的规矩些,少惹慈禧生气。慈禧见慈安太后对她训斥光绪的事睁一眼闭一眼,越发就没有什么顾忌,现在更是想怎么训斥光绪就怎么训斥,今天虽然有点过火可是光绪在朝堂上的举动实在是太过逾制了,所以慈禧心里根本就不怕光绪会到慈安太后那里告状,再说她现在已经大权在握,就算慈安手里真的有文宗皇帝的遗诏,想要真正能制住她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坐在暖塌上喝茶的慈安太后看见光绪在小德子的搀扶下,走进钟粹宫正准备给她下跪行礼,连忙上前拉着光绪的小手说道:“免啦!免啦!来,皇上到皇额娘身边坐下,让皇额娘好好瞧瞧皇上,咱娘俩唠唠,都怪皇额娘平日里对皇上的关心不够,皇额娘没有想到咱们的皇上现在居然也能处理好国事了,看来皇上真的是长大了,皇额娘真的很高兴。”

“儿臣谢过皇额娘!”光绪并没有立即就向慈安太后哭诉他自己刚刚在长春宫所遭遇的虐待,只是欠了欠身子,小心的站起身子说道。完全没有了他刚才在朝堂上的那种意气风发的精气神,又恢复了平日一幅战战兢兢,谨言慎行的模样。一个还不满十一岁的孩子,无论他是贵为一国之君,还仅是一介平民,他都只是一个孩子,可现在的光绪已经没有了平常小孩子般的活泼,却像个七老八十饱经沧桑的老头一样,做什么事都小心谨慎的,每踏出一步都像要想想是先迈左脚还是先迈右脚似的,生怕走错了。

“皇上在皇额娘这里就不必如此拘谨,放轻松点,刚才在朝堂上你训斥大臣们时的那个样子皇额娘看了心里非常高兴,可皇上你现在这个样子让皇额娘看了怪心疼的。”慈安太后拉着光绪的手坐在自己身边,抚了抚光绪的小手说道:“都怪皇额娘不好,自从皇上你被抱进宫以来,平日里皇额娘对皇上关照的少了些,没有想到皇上都长这么大了,居然有能力能将如此复杂的朝政处理的如此漂亮,看来咱大清国又要出一位不世圣君了,皇额娘要重重赏赐翁同和,只是皇上你的身子骨,真让皇额娘心疼呀!”

坐在慈安太后身边的光绪闻言垂下头,低声说道:“只要有皇额娘心疼儿臣,护着儿臣,怜惜儿臣,儿臣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他知道慈安太后没有她自己的亲生骨肉,所以她对同治皇帝非常疼爱,这份疼爱甚至超过了同治皇帝的亲生母亲——慈禧太后对同治的感情,光绪相信只要他装出一副惹人疼惜的模样,慈安太后一定会更加怜爱他,爱惜他,为他遮风挡雨,当他的保护伞。

“可是皇额娘老了,不可能照料皇上一辈子了,以后还是得靠皇上你自己照顾自己。可是就皇上你这身子骨,怎么能叫皇额娘放心呢?”慈安太后轻轻的叹了口气,抚了抚光绪的额头说道。

“儿臣有事要奏请皇额娘伏准。”光绪听了慈安太后的话,认为时机差不多了顺势跪在慈安太后脚下不停的磕头道,直磕得额头上都已经渗出了血迹,看得慈安太后心疼不已,连忙高叫:“来人,快将皇上扶起来。”光绪挣开那些前来搀扶他起身太监宫女仍磕头不已,心疼得慈安太后凤眼含泪,亲自蹲下身子扶起光绪,口里连声说道:“准了,准了,无论什么事皇额娘都应皇上,皇上你快起来,你要把皇额娘心疼死呀!”

光绪知道这是争取慈安太后支持自己的一个绝佳机会,强忍着膝盖的疼痛,仍跪在地上磕头不止,说道:“儿臣想避位让贤,还请皇额娘伏准。”

“你们都给哀家退下,谁要是敢在外面乱嚼舌头,哀家就仗毙了他。”慈安听了光绪的话,站起身神情严肃对宫内的人斥道。转过身来的慈安太后气得面色惨白,头上的凤冠歪了都顾不上,双手颤抖的指着光绪说道:“皇上你中魔杖了,说什么胡话呢?你可知道你的这般话传出去后,那还不得山崩地裂,朝野上下那还不乱了套。大清国如今外有西方列强虎视端端,想一举吞灭我大清,内有捻人不断的作乱,如今皇上想弃祖宗基业和皇额娘而去,你叫皇额娘以后该怎么办?皇额娘已经老了,皇额娘所有的希望全指望皇上你了。”说着慈安太后竟然气得跌倒在暖塌上,直揉头说不出话来了,吓得光绪赶忙起身扶住慈安太后高声叫道:“来人,快去传太医。”吓得退到宫外侯着的太监宫女连忙跑了进来,光绪说道:“快,快去传太医。”

“喳”

“不用,你们先行退下。”慈安太后顺了顺气,脸色恢复了一些,可是她神色仍然很严肃。

慈安太后看着光绪的额头上都渗出了血迹,脸色煞白的厉害,跪在地上身子还在不停的摇摇晃晃,像是就快要倒下去的样子可是仍还在磕头不已,慈安太后心疼的说道:“说,皇上你怎么会有这样想法,是不是那个狗奴才在皇上耳边进了什么谗言?你告诉皇额娘,皇额娘非要仗毙了个狗奴才不可,还是那个狗奴才让皇上你受委屈了,说给皇额娘知道,皇额娘替你做主,皇上你起来,坐在暖塌上回话吧!”

光绪双手用力按在暖塌上使他自己终于站了起来,可是他已经跪得麻木而不知疼痛的膝盖骨却无法支持住光绪的身子,他吃力的站起身来,可是双膝实在是疼痛难忍,光绪顺势就倒坐在暖塌上,强忍着疼痛说道:“谢皇额娘,没有谁教儿臣这样说,是儿臣自己心里感到害怕,儿臣坐在这龙椅上,每日都提心吊胆,如坐针毡的。不知有多少人盯着儿臣的皇位眼红,儿臣虽名为一国之君,可就在皇宫中除了皇额娘是真心心疼儿臣外,还有谁当儿臣是一国之君。儿臣已经不记得有多少回儿臣被噩梦惊醒,独自一人缩坐在床尾望着这阴深深的皇宫,就感到孤独害怕,白天金碧辉煌的皇宫,到了晚上却阴深深的杀机四伏,儿臣心里委实觉得害怕。容儿臣说句大不敬的话,现在皇额娘您春秋正盛,方可保儿臣一时安稳,可是一旦山陵崩,皇额娘弃儿臣而去,那时候儿臣该如何置处。”光绪努力使自己显得可怜一些,说道动情处,不由的想起他今天在长春宫那里所受的折磨,竟又在不知不觉中想起历史中的光绪皇帝有心变革想奋发图强,驱除鞑靼,光复山河,最后却落了个凄凉而悲惨的结局,光绪说的情动处居然真的流下了泪水。

慈安太后被光绪话给惊呆了,她原本气得惨白的脸色由于激动居然变得带有一丝血色了。她无法不明白这个不满十一岁的孩子居然会有如此深邃的想法,可仔细想想又觉得他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他现在虽然贵为天子,可瘦弱的叫人看了就心酸不已,恐怕连平民百姓家的孩子都不如,皇上今天在朝堂上只是稍微说了一下他的看法,就遭到了众人的反对,说什么有违祖制那都是他们的借口,他们是想将小皇上玩弄于股掌之间,自己虽尽力的维护,可仍然如此,万一自己有一天真的随文宗皇帝去了,他该怎么办,指望西宫的那位,慈安冷笑了一声,自己尚在她都敢如此嚣张跋扈,若自己真有什么不测,她要是真的会贪恋权位不肯放手,那咱大清国岂不是危也,皇上危也,难道真要动用先帝的遗诏吗?可自己现在还得依靠她处理朝政。皇上今天的表现虽然很出色可是他毕竟年龄太小,恐怕还无力承担起如此繁重的国事吧!况且自己也不能毫无理由就治她的罪呀?这样一来,自己对朝野上下也没有办法交代呀!

历经咸同光三朝而不倒的慈安,马上就看穿了光绪心中的那点小伎俩,心中经过一番比较,可是觉得时机未到,但是看到光绪现在的这幅模样,她实在不忍心过于打击小皇帝,于是安慰光绪道:“皇上你放心,万事都有皇额娘为你做主,皇上的心思皇额娘都知道了,可皇上你现在实在是太小,祖宗是有家法的,皇上只有满了十四岁方可亲政,想当年咱大清圣祖康熙爷不也是少儿登基,朝政被鳌拜等人把持,康熙爷直到年满十四岁,方在孝庄文皇后的辅佐下才还政于朝的嘛!皇上你有这份雄心壮志皇额娘很欣慰,但是皇上现在最重要事情是好好跟翁师傅学习治国之策,将来做一个像圣祖爷那样的圣主明君,那样皇额娘才有脸去见咱们大清的列祖列宗呀!”

前世的光绪是学历史的,他知道清朝的皇帝要是在少儿时就登基为帝,那么国事一般都是由辅政大臣帮小皇帝处理,等到皇帝年满14岁成年后,在大婚之后才能举行亲政大典,这是清朝的祖制,任何人也都不能更改的。已经回到清朝当了一个多月皇帝的光绪,他深知祖宗家法在古人心中的地位,这可不像他在前世那般认为什么事情都是可以变通变通的,在古人心中认为祖宗订下的规矩,那就是他们这些后世子孙为人处事的其本准则,那是绝对不允许随意更改的。

光绪听了慈安太后的话,也知道慈安太后是一番好心,她现在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了,叫她违背祖制帮自己提前亲政,除非自己的理由够充分,可是光绪总不能跟慈安太后说,在历史上你在光绪七年就被慈禧太后给下毒害死了吧!现在见慈安太后看穿了自己的心思,光绪连忙辩解道:“皇额娘您误解儿臣的意思了,儿臣是真的感到害怕,并非是想提前亲政,儿臣也是知道祖宗家法的,儿臣只是担心皇额娘一旦弃儿随先帝爷去了,儿臣是斗不过她们的,况且今天儿臣一时唐突,冒犯了圣母皇太后,儿臣心里就更加觉得不安了。”光绪知道他今天绝对激怒了慈禧,她对自己也肯定起了杀机,不过今天光绪也有意外的收获,现在至少可以肯定慈安是真的全心全意爱着自己,护着自己或者是说护着大清国的皇帝,可是不管怎么样光绪认为只要自己的理由充分,慈安太后肯定会出面帮自己的。

慈安太后闻言,笑了笑安慰光绪说道:“皇上放心,只要有皇额娘在,谁也不敢欺负皇上,皇上的皇位永远都是皇上你的,谁也别想抢走。”虽然她也看出了慈禧的狼子野心,但是慈安相信只有她还活着,慈禧就不敢轻举妄动。

光绪继续拍着慈安太后的马屁,提醒她道:“皇额娘乃我是我大清第二贤后,女中豪杰,可是古往今来多少君子豪杰往往是伤于小人之手,她们会使用各种阴谋来对付皇额娘,正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呀!皇额娘”光绪刚刚在炎热的烈日下,在都能烤熟鸡蛋的大理石上跪了一个多时辰,又被慈禧太后训斥了半天,光绪心中本来就强堵着一口闷气而无从排解,现在见慈安太后又误解了他的意思,他又越说越不着边际了,一时急火攻心便昏倒在地上了。


ps:怎么收藏票推荐票这么少呀!请各位大大多多支持支持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