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官员‘低调’复出蹂躏社会公德

去年震惊全国的‘6.28瓮安事件发生大半年后仍有余波,被撤销瓮安县一切党政职务的原县委书记王勤悄悄地复出。调任黔南州财政局付局长一职,去年地震全国哀悼日期间,用公款组织旅游的山东省滨州市工商局局长邵立勇,近日再度高调复出露面,他的新身份是山东省威海市工商局局长,并且在之后的短时间内在广大网友的质疑下,威海方面马上将其改为副局长,在没有正局的情况下他是局长和副局有什么区别呢?

复出,复出,还是复出!时下,官员高调复出,高调问责,并且还有异地升迁的事情,为什么此类现象会屡屡发生,差不多成了一个令众人愤怒无奈甚至麻木的常态。实话说,公众的要求并不高,不过是要求一个公开而有力的说法{复出的理由}而毕竟人份圣贤谁能无错。也不是想将错误官员一棍子打死,我们不会因为一次的失误,就否定一个人的一切,给问责官员一个复出的机会,也更能体现出制度的初衷与理性。然而,三鹿官员的复出,黑煤窑官员的复出。瓮安官员的复出。。。。。。。。。。。太多太多的违纪或不作为的官员似乎都’还没有来得及被绳之以法‘’就不明不白的及其低调或高调的复出了。这不能不说是对问责制的一种讽刺。

如果输对问责官员止呼与闻是对法律的一种漠视,那么问责官员不明不白的复出则是在漠视法律的同时也在蹂躏着社会公德。例如山东官员哀悼日利用公款旅游时间,利用公款旅游本身就是不对,而在全国哀悼日里旅游娱乐何尝有体现了一个人社会公德和个人的品德的双重缺失。一个人犯了错,不好好的认错也受不到人们认同的应有的惩罚与处罚。却还因复出而从超旧业。人民养你,你不办事也罢了,还往往乱作为;如因你而受害的人在看着你,所有有正义的人民在看着你,你却在人民的眼皮底下悄悄的复出,这分明就是在往社会公德的伤口上撒盐!

我认为,问责官员可以低调复出,但是我们的问责制我们的法制决不能低调,决不能沉默。因此问责制线是问,中在责。不但要在公开透明的环境下问责,还要在法律的指引下问责。当然,这需要我们继续推进问责制度化。规范化。进一步明确问责范围,问责程序。增强行政问责的针对性。操作性和实效性,同时更要积极建立问责与相应的法律责任追究程序之间的衔接,构成全程的追责。官员被问责后,还得根据其应该承担的责任,追究其法律责任。---------这一流程应该放置在阳光下。应该为众人知晓。如果问责官员没有法律责任,他’发挥余热‘并无不妥。

最后,请不要让官员低调复出一再威胁法制的权威,也不要让其一再蹂躏我们的社会公德,要知道,任何东西都是有底线的。

长此一往的话又有哪位官员会惧怕问责呢?是否会产生一种不怕的心理-------没事的我们不怕问责。我们可以异地任用并且还有升迁的可能。

在此我也建议国家的相关的部门是否对高管或高官的付出做出相关的规定,哪怕是在2年之内不对其工作进行安排,让其在家中进行反省或办个学习班之类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