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曾面对的丈夫是座山,而现面对的是一滩泥。他是我用爱相连的丈夫,我不能抛弃他,不能抛弃这个上有老下有小的贫困家庭,我得面对现实。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

2007年1月,通过一封来信我认识了一位名叫常伟军的朋友,之所以能够认识常伟军,是因为他告诉我他已经在医院的急诊处的过道里和孩子一起躺了一个多月。在电话中我听常伟军说这些话的时候声音非常的微弱,还时不时透过听筒传来他激烈的咳嗽声。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