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化文投敌始末

抗日老马 收藏 0 1021
导读: 拥兵数万的吴化文部,盘踞在鲁中山区,成为山东日军的心腹之患。多年来,日寇既对其加以强大的军事压力,又不断暗中拉拢,企图诱迫吴化文叛国投敌。 一九四二年初,汪伪政要鲍文樾曾密遣其高参刘秀山前来与吴化文幽会。鲍文樾,辽宁人,早年毕业于北京陆军大学,吴化文的校友,曾在东北军中屡任要职,后任国民党军委会参谋次长、办公厅主任,抗战中投敌,出任汪记国民党中央政治委员会委员、代理军政部长。鲍氏在东北军期间,与沈鸿烈相交甚厚,经沈氏从中拉纤,又与吴化文暗中往来,关系较为密切。刘秀山此番前来,即携有鲍氏致

拥兵数万的吴化文部,盘踞在鲁中山区,成为山东日军的心腹之患。多年来,日寇既对其加以强大的军事压力,又不断暗中拉拢,企图诱迫吴化文叛国投敌。


一九四二年初,汪伪政要鲍文樾曾密遣其高参刘秀山前来与吴化文幽会。鲍文樾,辽宁人,早年毕业于北京陆军大学,吴化文的校友,曾在东北军中屡任要职,后任国民党军委会参谋次长、办公厅主任,抗战中投敌,出任汪记国民党中央政治委员会委员、代理军政部长。鲍氏在东北军期间,与沈鸿烈相交甚厚,经沈氏从中拉纤,又与吴化文暗中往来,关系较为密切。刘秀山此番前来,即携有鲍氏致吴的亲笔信,极力鼓动吴化文率部投入汪伪阵营。


夏天,汪伪第二方面军总司令孙良诚又遣其参谋长甄纪印前来游说。孙良诚原任国民党第三十九集团军副总司令兼鲁西行署主任,一九四二年四月率部投敌。孙氏与吴化文原同为西北军袍泽,关系甚好,渠投敌后,乃极力拉拢吴,以壮大他在伪军中的势力。


吴化文在旧军队中闯荡数十年,极其狡黠,他既不愿公开投敌当汉奸,又不想与日本人彻底决裂,态度若明若暗,唯唯否否,大耍滑头把戏,企图减缓日寇军事压力。然而,此等市侩行为,却使其如陷泥沼,难以自拔。日寇决不许其多方应付、两面讨好,遂加紧对其军事进攻,并极力寻求政治诱降之方。后来,他们得知吴化文事父母至孝,乃设计将其父母诱捕。


吴化文的父母亚兰公和曹太夫人,于抗战开始后,暂居西安,以避战乱,由副官李海盈等人随侍。李某乃吴化文的表亲,深得吴的信任。然而,此人心术不正,尤嗜钱财,遂被日寇暗中拉下水,堕落为可耻的汉奸。渠诓骗亚公说,吴化文准备投敌,众人规劝不成,须由亚公亲自前去阻止。颇重民族气节的吴亚兰闻之,勃然大怒,遂抱病偕曹太夫人弛往沂蒙山区,中途乃遭李海盈所勾结的日本特务劫持,被押往济南。


山东日酋第十二军团司令官土桥一次大将效法曹操囚禁许庶之母的故事,对亚公夫妇备加优待,执礼甚恭,请亚公作书招吴化文来降。吴亚兰怒发冲冠,以头撞墙,以死拒之,被就醒后,嚼齿流血,大骂日寇不止。


土桥一计不成复生一计,乃遣认贼作父的李海盈前来向吴化文“报信”。李海盈谎称:亚公夜梦吴化文倒在血泊中,醒来后大哭一场,遂匆匆赶来,中途被日军发现逮捕。他还说:土桥讲,若吴化文“归顺皇军”,当被委为山东伪军总司令,节制各路。若继续顽抗,即将其父母凌迟处死!


李海盈讲到此处,吴化文大叫一声:“天啊!”口中喷出一股鲜血,随即昏厥于地,醒来后终日长哭,以泪洗面,边哭边说:“苍天啊!我吴化文没做过伤天害理之事啊,你为何这样折磨我,为什麽这样苦苦逼我做个不忠不孝之徒啊?!”


冯玉祥先生发来急电:特急。沂水。绍周:惊悉令高堂被拘,深为系念。我弟熟读春秋,当明大义;熟读汉史,当知汉王分羹之事,深望好自为之。至嘱!至嘱!冯玉祥。皓亥。


电文中“汉王分羹之事”,乃引自司马迁《项羽本纪》。楚霸王项羽同汉王刘邦相争于广武,霸王执汉王之父欲烹。汉王曰:“吾与项羽约为兄弟,吾翁即若翁,必欲烹而翁,则幸分我一杯羹。”霸王乃释汉王之父。冯先生以此故事为例,告诫吴化文,坚持民族大义,不可屈膝降敌。若此,于国于己皆为有益。


是时,因国民党将领投敌所引发的对蒋介石的舆论攻势减缓,戴笠遂致电吴化文,迫其践行前言。处于内外交攻中的吴化文乃乱了方寸,做出了他一生中最可耻的一个决定:向日寇俯首称降!遂派人与土桥谈判,并请某位中统分子从中斡旋,乃与倭人达成了投敌卖国的肮脏协议。



(五)


一九四三年一月十四日,吴化文启程赴济,面见土桥。 一九四三年一月,吴化文在济南发表了臭名昭著的“一·一八广播讲话”,声称“追随皇军,为建设‘大东亚共荣圈’而效力”。同年三月,汪伪军委会发布命令,改编吴部为“和平建国军”山东方面军(旋又改称第三方面军),吴化文任上将总司令官,下辖第六、七两个军和第四十六、四十七、四十八、四十九及独立第五十师共计五个师。自此,吴化文一改其抗日救国的初衷,率部正式投敌,走上了为人所不齿的汉奸道路,堕落为民族罪人!


几十年来,有关吴部投敌的内幕扑朔迷离,众说纷纭,然真象究竟如何呢?我认为,吴化文投敌是被迫的,是在蒋介石和日寇的逼迫,以及东北军的排挤之下,极不情愿地率部走上这条屈辱之路的!兹是与否,留待知情者和史学家评判。


然而,若怀一定之规,纵然千刀万剐也不失节,焉能在青史上留此污渍?张自忠将军忍辱负重,为国捐躯,前车不远,何不效法?终怨吴化文气节不坚,这不能不是其一生中的最大悲剧!若为政客,河东河西本无气节可言。军人则不然,临阵奋勇,视死如归,乃军人本色;战死沙场,马革裹尸,乃军人归宿;而屈膝失节,腆颜事敌,实乃军人大辱啊!况乎抗战六年,将士历尽艰辛,浴血奋战,本有战绩可表,在此曙光将届之际,骤然易帜,陷足污淖,岂不惜哉?六年来,本部为抗日而阵亡的数千英魂,在九泉之下,又能对此作何感想?无论背景如何艰难复杂,吴化文率部投敌,使为抗战而聚其麾下的四万多官兵蒙此奇耻大辱,能不责其罪孽深重?!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