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居清朝 风云际会 第七十三章 行军路上

相对浴红衣 收藏 11 2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


“确切地说,他去年就跟着钦差大臣赛尚阿跑到广西剿匪。”李昌辉说话的时候脸上的泥土和着汗水不断地掉下来:

去年就来了?他干什么?

“初主子在湖南?”念悠、念竹闻言也惊呼:

易博一脸冷笑地说:“你们会不知道?”

“主子,奴婢真的不清楚,一直都以为初主子在京城里。”念竹慌忙道:

李昌辉冷笑道:“你们跟载初暗中联系了这么多次,你们会连他跑广西、湖南了都不知道。”

“真不知道,奴婢可以向天发誓。”念竹急了:

易博冷冷地说:“发誓就不用了,没有必要,我还不是三天发一小誓,五天发一大誓,什么时候应验过?正事要紧,主席,详细情况呢?”

李昌辉接过手下递上来的一份文件,说:“都写在上面了,我先去吃东西,一天没吃饭哪。”

易博不再理念竹和念悠,说道:“7878,吃完了过来找我。”说完接过文件就在马上细细地看起来:

去年太平军刚刚引起咸丰注意的时候,以林则徐为钦差大臣,派他到广西节制清军,可是走到潮州就因病暴亡,清廷没有办法,又相继任命了几个钦差大臣,可是都无法取得对太平军的有效胜利。

去年二月份的时候,咸丰皇帝派大学士赛尚阿为钦差大臣,前往广西督师。由于李星沅、周天爵、向荣等人将帅不和,广西清朝高层内部大乱,确实需要一位威望高的能臣来当地镇服诸人,统一指挥。

赛尚阿是蒙古正蓝旗人,字鹤汀,嘉庆年间中举,道光时代已做过军机大臣,官至理藩院尚书。此人人品很不错,又是满蒙贵族血统,在道光末期以协办大学士兼九门提督,时人以“宰相”目之。咸丰帝继统后,非常重视这位前朝贵臣,封他为文华殿大学士,委以首辅重任。见广西乱起,忧心之余,咸丰帝就想以赛尚阿领头,兜头浇灭“天平天国”这把邪火。

出发之前,咸丰帝不仅赏赐赛尚阿“尚方宝刀”,又加军费白银两百万两,京兵京将随行,将似英豪,儿郎虎豹,高参如云,忽喇喇直奔广西。由于相爷带头,皇帝撑腰,朝中不少玩命往上爬的中小官吏纷纷“搭车”,随同赛尚阿前往广西“平贼”。他们心中小算盘打得好,自认为此行肯定一马成功,旅游一样跑一圈回来,得胜还朝,加官进爵。当然也有清醒的人,满族宗室遐龄在其笔记中就记载,当时其外祖父时任翰林院侍讲的铁林就说:“(赛尚阿)此去必不成功,然天下之兵灾自此始矣!”

载初就是那个时候打着跟大多数勋贵子弟一样的心里,带上自己的五百精锐护卫,匆匆地赶去与赛尚阿合兵一处,再兵指广西。

看到这里,易博寻思着,载初一直到去年八月初的时候才说要回京城去,接着就匆匆走了。原来是赶着陪赛尚阿剿匪去了呀!难怪一年来仙游大营搞出了这么大的动作,一直都不见他出手干预的,怕是在前线玩得兴起,懒得理我们了吧。这倒是成就了我们!由此从另一个角度讲,正是太平军的作乱给我们提供了便利。

赛尚阿在六月份出京,两个多月后到达广西,也就是说,去年八月初的时候应该到达湖北境内了,想必载初就在那个时候登上三江口水师船只从海上出发经上海进长江,赶到湖北追赛尚阿吧。

可惜呀,看来载初要吃苦头了,易博低头继续看:

赛尚阿为人清慎廉洁,审案办公是把好手,军事方面却是个庸才。而且,他出京时排杨极大,时任礼部侍郎的曾国藩对此很是不屑,他在写给弟弟的信中表述说:“赛中堂视事广西,带小饮差七十五人,京兵二百四十名,京炮八十八尊,抬枪四十杆,铅子万余斤,火药数千斤。沿途办差,实为不易。”而赛尚阿本人,表面硬撑,其实内心也很惶惑,临行与武英殿大学士卓秉恬揖别流涕,深恐此去凶多吉少。

赛尚阿出京后走走停停走了两个多月才到桂林。接着永安沦陷的消息传来,赛中堂心中惊惶,忙把军营移往阳朔。他倒不是贪赏风景,而是因为这里靠近山区,兵败后容易躲和逃。太平军对赛尚阿本人没有丝毫惧意和敬意,他们在永安城张贴赏格,向荣脑袋值千两白银,赛尚阿脑袋才值五钱银子,完全是拿赛中堂开涮。此外,赛尚阿文官出身,对驾御武将之道根本不通。乌兰泰百战猛将,达洪阿有功名将(曾在台湾平“贼”),向荣依违称病,这位赛中堂均无可奈何。

易博看到这里心里冷笑,有这样的钦差大臣能够对付太平军才怪呢!

将领不行,不意味着清兵士也全是软蛋,只是因为不少兵士来自平原地区,只习陆战。他们穿靴持矛在平原上打仗是好手,而在广西跋涉崇山峻岭,个个累得脱力,未战已经软成一滩泥。而太平军中,多炸山凿矿的矿徒,擅长使用火药,对枪炮等热兵器得心应手,接战即开火,轰毙不少清军。双方对阵,清军楚豫籍兵士持矛抡刀奋勇冲杀,往往被太平军抬炮一轰,哗拉一死一大片。至于赛尚阿所带的那些京兵京将更不用提,这些人一直住于高堂广厦之中,出入奴仆相随,根本吃不了任何苦。风吹雨淋数日,他们不是拉肚子就是感冒,根本没有战斗力而言。所以,太平军占据永安城后,跟随赛中堂出来的那些本想博个封妻荫子的众官们个个后悔,纷纷想从前线溜回京城。

“这是什么情报?怎么这么详细?连清军拉肚子感冒都知道。”恰好李昌辉过来,易博赶忙问道:

“哦,我们的情报人员在探查情报的时候被几个拉肚子的清军发现,当时他们几个人躲在齐腰高的草丛里拉稀。因为那次派出去的是几个新手,是以没有及时发现有人在草丛里边,到后来忽而问道一股臭味,才知道原来有人在屙屎。为了不被发现,只好顺手牵羊,那几个倒霉蛋就被我们顺手拿下。本来还以为要费些手段,没想到他们一看特工手中的刑具,一下子就招了。还特别合作地供出军中有一个皇室宗亲,一问才知道原来就是载初。不然几万人的大军中,我们哪里能够找到载初?”李昌辉一边吃馒头一边说:

“原来如此,那他怎么到湖南去的?”

“今年三月份的时候太平军围攻桂林,一个多月打不下来,四月份主动撤走。在这一个月里,赛尚阿仍然躲在阳朔不敢出来。清廷闻之震怒,先把他削官四级,然后派两广总督徐广缙代替他为钦差大臣。

载初率领的亲卫队倒不是软柿子,近一年来未尝战阵的他,见换了老大,正是前段时间杀得广西太平军大败的两广总督徐广缙,于是摩拳擦掌带着五百亲卫跟着赛尚阿也来到湖南。

这个时候赛尚阿虽然已被去职,但是因为新任钦差大人徐广缙仍未到,还要继续履行钦差职责到徐广缙到来……。”

“那载初现在在哪里?”易博打断李昌辉问道:

“跟着赛尚阿在衡州(今湖南衡阳)呢!老赛一直不同意载初领军出战,还准备等徐广缙一到就把载初也带回京去。虽然载初不是五阿哥长孙奕绘的长子,依例不可袭爵位,但怎么说也是皇亲国戚。如果有什么损失老赛的罪责又多了一条。”李昌辉说道:“那家伙一直找机会去前线呢!而且他已经知道我们现在快进湖南了。”

“这是自然,我们的动向他一向清楚,这是不知道历史上载初到底有没有跟着赛尚阿到南方对付太平军,还是因为我们的到来使得他搭上了末班车。”易博嘀咕道:

“念叨什么呢?吴老师有急件,因为是给我们两个的,所以我先看了。他说历史上天平军也有大炮和火枪,让我们要注意一点,不可麻痹大意。”李昌辉扬扬手中的信道:

“太平军也这么牛?他们自己会造?”易博倒是没有想到太平军竟然比清军还先进:

“吴老师说了,不是清军没有枪炮,是他们害怕炸膛不太敢用,几次胜仗下来太平军缴获了许多清军火器,原来是矿工的许多太平军都会用。到后期的太平军因为跟洋人购买枪炮,热兵器已经运用得娴熟……”李昌辉把信塞给易博:“不说了,你自己看。明天我们就可以进入韶州府,补给基地准备怎么搞?”

“这次直接让蔡斯景留下一个连,让他们自己想办法,我们不作停留赶赴湖南。”易博跳下马来,对旁边的传令兵说:“传令下去,全军止步,埋锅造饭。”

李昌辉闻言点点头:“现在太平军主力在郴州修整,还没有分兵攻长沙,我们现在过去会不会太冒险了点?万一不小心把他们剿灭了那怎么办?太平军现在号称五万之众,其实能战之兵不足一万。依我们现在的火力和人员素质击败他们没有问题。”

易博摇摇头:“没有作乱的太平军,我们还怎么发展?我是想带着部队快速插过郴州,中间顺便跟他们打一仗。杀伤他们一部分后马不停蹄地前往衡州找载初。”

李昌辉吃完手中最后一个馒头,说道:“找载初干嘛?难道还能从他那里再抠出十万两来?”

易博转头说:“我们的身份能够公开化多亏了他,谢谢他是当然。我想到是咱们能不能利用太平军逼载初把顾长青调回去保护他。”

“有点意思,怎么操作?”

“太平军现在还属于流寇性质,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走。我们派顾长青率领独立营赶到郴州捞一票,杀他几百人再说。然后我们兵分三路,把往南、往西、往东的路堵死,逼洪秀全只能往北走。当然,北边也必须有人防守,就让顾长青率领独立营直接穿过郴州,在永兴设防,只要挡住太平军四个小时候,然后立刻往西到常宁县等待后续部队。太平军觉得这里可行,肯定会往这个方向全军北上,而赛尚阿率领上万清军驻扎衡州,是北上的一大障碍,洪秀全一定会尽全军之力攻打。到时候我们透露个消息给顾长青说载初就在衡州里边,面对危如累卵的衡州,对载初极其忠心的顾长青肯定是心急火燎,我们只要稍稍一提,到那个时候距离衡州最近的他,不用说他定会率领全体独立营前去救……”

“行!你小子够阴险,就这么做。”李昌辉对着易博的右胸就是一拳:

“我靠,怎么又打我右胸?”易博疼得龇牙咧齿:

“因为今天日子是偶数嘛,哦,不对,今天是七月二十九日。应该打左边的。”噗嗤一声,易博左胸又中了一拳。

“死贱货,别走,让我打回去……。”

可是侦察兵出身的李昌辉哪里是易博能够追得上的?

大军停下做饭,易博唤过各营营长,让他们这几天下部队了解将士情况,并且给官兵们提前打个招呼,太平军近在眼前,必须打起精神,随时准备战斗。一天的奔波,此时已是人乏马困,吃过晚饭便呼呼大睡。

李昌辉的特种兵已经训练完毕,又淘汰了几个,真正合格的只有三十三人,按照计划,李昌辉又一次从各营中挑人出来加入特种兵。初步准备新增一百二十人。李昌辉把三十三人分成三个小队,设正副队长各一名。特种兵不同于普通兵种,地位比炮兵、骑兵还要高。普通的小队队员相当于步兵班长的级别,副小队长相当于排长,小队长相当于副连长。按照李昌辉的计划,第二批训练完成后就扩为三个中队,中队长相当于副营长。到时候把挑出来的一百二十名佼佼者平均分给三个小队,让他们带着训练,只是一百二十人不识随便就能找到,所以新的特种兵中队一时半会成立不起来,几天里才挑出了三十几人。

挑人的事李昌辉也不再全部自己把关,让各小队长自己去挑人,自己转而操心起建立军校和情报机构来。

看李昌辉忙得团团转,易博劝他把权力放一放,选出各自的负责人,不然会把他活活累死。

李昌辉的意思是等这一仗过去后再说,看看各个机构运转得怎样,正常的话就可以让现在的后备负责人上场。

八月初九到达韶州府乐昌县,这里是广东省最靠北的县城,由于距离太平军比较近,县城里的居民已经逃难大半,连县太爷也不知所踪,只留下几个看守县城门的老兵。由于许多民居都空着,易博干脆命令部队在这里驻扎,同时把粮草和子弹、炮弹放在县城的仓库里,李昌辉同时指挥部队把县城占领起来,准备把这里当作囤积补给的暂时场所。仙游大军的行为让县城里的仅存居民吓得不敢出门,就算得知这支数千人的部队是官军后也不敢出门,兵如匪,匪如兵,兵匪一家的乱世促使居民们必须小心翼翼。

“咱们解放军是军民一家亲,你看你看,这些清军把我们也连累了,弄得老百姓见我们如同见了瘟神一样,太让人难受了。”李昌辉抱怨道:

“好了,好了,清朝什么鬼样还不清楚啊?只要不给我们捣乱就谢天谢地了,哪还能奢求他们治下的百姓对我们夹道相迎。不过话说回来,我们一路走来因为基本不作停留,是以没有把我军很好的宣传出去,从现在开始是时候宣扬我军的良好军纪了,本来这事应该由吴老师来做,可是他没有一起来,只能让团部的文职人员跑跑腿了,咱们写些大字报什么的。”易博看着几乎空无一人的街道说:

李昌辉伸伸懒腰:“我是无语了,行,怎样有效怎么做,我的专业是打仗,收买人心的事你去。”

李昌辉说完,安排各部分散驻扎去了,由于距离宜章县还不足百里,是以必须谨慎对待,太平军的探子可能就在附近活动。

而易博则让内务连抽出人手到城里面宣传自己部队的相关政策,并且还派人给城里的乞丐、流民送吃的,除此之外,一些看起来比较破败的房屋也送些食物给房屋主人吃。刚开始没人敢吃,可是香喷喷的食物在眼前实在是顶不住诱惑,在有人吃第一口之后,大家也纷纷跟着吃起来。

破败的街道也渐渐有了些人气,午夜的打更佬也准时起来工作,虽然大多数人仍怀有戒备心理,但是已经不错了,毕竟才进城几个小时。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