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旅人生 忙乱的98年 在路上

慕容严露 收藏 0 1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9.html


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写抗洪。真的,我真的无法表达这份心痛。这是英雄的一幕,感人的一幕,我觉得我的文笔不可能将那些抗洪中的每一个英雄都写出来。灾区什么样子,惨不忍睹来形容都不够!

我长这么大都没有跑遍祖国大江南北,更不可能知道我到底在什么地方。我只是知道,我们在九江,在大堤上,在哪一块儿?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们在空降师上游,他们在下游。因为我可以看到他们空降师的红旗,誓死防守的大旗迎风飘扬。

大堤上到处都是红旗在飘扬,“红一连”、“猛虎连”、“铁军”这个好像是叶挺独立团吧?“上甘岭英雄连”。。。。。。大堤上到处都是红旗,如同一团团的火焰在燃烧,那密如繁星的橘红,就是我们解放军和武警兄弟的身影。

有人说,这次洪水,士兵没死多少。我说那是扯淡,人民子弟兵死了不少。武警也有,陆军也有,空降兵也有,就连特种大队那种神人,我想,也有。人类在大自然的威力之前,是渺小的。但是当我们将这种渺小集合起来,就能够和大自然抗争!

我们的车队,经过一座座城市。每经过一座城市,道路两边都是人民群众的鲜花彩旗。地方上的警察一边维持秩序,一边用羡慕的眼神看着我们。从他们眼中,我看到了渴望,那沸腾的热血在他们眼中跳动。群众的眼神也不一样,有感动,有激动,有羡慕,有爱恋。有悲伤,有担忧,有冷漠,还有厌恶。

很多年轻人呼喊着:“好样儿的哥们儿!”也有人叫着:“傻大兵去送死吗?”

很多姑娘也在高喊着恋人的名字,也许,那些女孩子的恋人回来了,也许他们已经把年轻的生命献给了这个国家。

有些姑娘穿过警察的防线,追着汽车要我们的签名。我们微笑着拒绝。我们是平凡的士兵,很普通的士兵,在平时,没有人会在意。也许我们要感谢灾害或者战争?给了我们当兵的自豪?还是该说些什么来看待人民这样的感情?

我说过,我不善于描写这些。也许说的话某些在位退位者不愿意听,但是你们不能否认这是一个事实。但是我也不想让你们难做,你们也不容易,我知道的。不用担心我会写什么,让我写下去好吗?我只想给大家一个真实的军队,这和你们的规则没有冲突。

一座座城市经过,我们经常要缓慢的前行。人民的欢送,让我们无法快速的前进。所以,亲爱的人们,我们知道你们的感情,我们心领了。但是请在边上为我们祝福就好,更多的人在等待着我们的救援,早一分钟到达,也许就能挽回一条,不,也许是更多的生命!

摇摇晃晃不知道日子,由于我总是时睡时醒,也没有计算时间。我们进入到灾区的边缘地带。

没有欢迎的人群,远远望去一片黄色的海洋。不是形容词,真的,黄色的大海一点不为过。房屋浸泡在水中,视野足够宽广,能看到有些不够牢固的建筑慢慢的坍塌。水中漂浮着很多的东西,床、柜子、衣物、猫狗等动物的尸体。

一片死寂,只有车队的发动机的轰鸣。这里是水流平缓的地区,只是被淹了,并不是洪水的冲击区。我们现在还是安全的。一些大树上,蹲着猫狗还有别的什么动物,模模糊糊看不清楚。一头牛,咬着一个大树的树枝,在水中漂浮着。只有善于泅水的鸭子和鹅,还能在水上顺流而下。

这场大水退了之后,一定要大面积的进行防疫工作了,我的职业本能让我想到这些。动物的尸体太多了,还好,暂时没有看到人的尸体。

“也许大水退了。”战友们看到现在的情况,纷纷有点轻松。

我一点都不轻松,我的家就在黄河边上没多远。我所居住的城市建国以前是经常被黄河光顾的城市。黄河和长江,是中国的血管,也是最容易发怒的两个大神。我知道黄河发水什么样子,我也见过黄河的威力。现在是比黄河还要宽广的长江!眼前这一切只是毛毛雨。

我警告了身边的战友,大家要随时做好跳车准备,最好是现在就把救生衣给套上,防止万一。并对后面的孟凡杰打手势让他准备好,老孟嬉笑了一下,拍了拍身上的救生衣。这家伙,原来一早就套上了。

不多会儿,通讯电台就传来了命令,要求全体做好准备,套上救生衣,防止发生意外。

经过一段时间的行驶,车速明显的减慢了。路况也变得不好,路面上的积水几乎分不清路在哪里。水也是越来越深了,解放141的轮胎已经埋进了大半个轮胎,幸好它的排气管在车厢上面,不然很可能进水熄火了。

车队暂时停了下来,看来前面是去探路了。我爬上车厢顶部遥望,该死,车队被截断了。我低下头大声的给车厢里的兄弟说前面被水截断了,翻了几辆车!车厢里的弟兄立刻就纷纷探出头来看。同时,通讯电台传出命令,要求各车警惕周围情况的变化,各车车长看好自己的士兵不要乱走。

命令下来,弟兄们只好缩回去坐在那里。毕竟离的太远了,让我们现在下车去救他们不太现实,只能让他们身边的兄弟们把他们拉上来。还没开战呢,我们就被偷袭了。每个人都很恼火,这算不算这场战争的下马威?

过了一会儿,又传来命令原地等待。原来是驾驶员开偏了,翻了车,不是大水冲的。不过这也够呛啊!还好,除了几个倒霉的驾驶员,车上的倒是没事儿,灌了几口水是免不了的了。又过了一会儿,不知道工兵团什么时候跟在我们后面的,派出了辆大吊车,从我们身边开过去,把那几辆倒霉的汽车给吊了上来,幸好是水中翻车,搁平地上这车就别用了。

我们车上的驾驶员班长曹班长骂到:“他娘的新兵吧?!开车一点都不知道注意,奶奶的你死了没关系,让一车兄弟给你陪葬也太黑了!”

我们对这句话深感赞同,你是驾驶员啊,这时候你开车还不注意,不是要人命的事儿啊?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也不是所有的士兵训练都过关的。你看,如果平时训练马虎,到了用的时候就有可能害死你身边的战友。当兵的和想当兵的兄弟,别把这话当耳旁风,千万要注意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