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恩仇录 卷五 黑云压城城欲摧 第134章、强扭的瓜不甜

头顶边关月心系天下安 收藏 1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5399.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


次日,金銮殿朝会。

“陛下,遵照你前几天的旨意,微臣已经把宋国过来的灾民情况统计出来了。这次文副总理共接来湖北、江淮等地灾民802万,其中青壮年占6成,老幼各占2成;绝大部分是农民,读书人约30万人,医生、铁匠、木匠、石匠、造船等各类人才约20万人,商人约10万人。”民政部副部长刘秉忠出列报告道。

“刘爱卿,不错,你统计得很及时。”刘华对刘秉忠点点头表示嘉许,随后转头向文天祥问道:“灾民到重庆已经好多天了,现在这些人在江边还安定吧?”

因为一下运来800多万的灾民,为了不给城内百姓造成混乱和拥堵,刘华让文天祥把他们都集结在江边,沿江搭建帐篷居住。周边有10万士兵设立栅栏把守,全封闭式管理。

“陛下,微臣正要禀报……刚到重庆时,绝大多数灾民思想还比较稳定,后来听说要到西疆、青藏去修路,很多人又不愿意了。很多宗族长老对微臣讲,希望留在重庆,等水涝完全平息后,再回老家。”文天祥小心翼翼地说。

“文爱卿,难道当初你去灾区没有给灾民讲清楚,到西疆、青藏修路后可以分地、商人到那里免税5年吗?”刘华不解地问道。

“启奏陛下,微臣当初给他们说得很清楚了。但此一时、彼一时,灾民下船后,看到重庆繁华,大部分人都觉得西疆、青藏偏僻苦寒,路途遥远,纷纷以老人妇孺脚力不行为由不想去了,甚至……甚至有的还四处串联,寻衅滋事。”文天祥羞愧地跪下,说道: “唉,微臣办事不力,请陛下责罚。”

“哦,竟有这等事情!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朕花费这么多钱粮,他们难道不懂得感恩图报?”刘华也对这些灾民挑三拣四很不高兴。

“陛下,这些忘恩负义的刁民不识抬举,微臣提议杀他几个闹事的,其余的用绳子绑成一长串,拉到西疆去!”铁哥出列奏道,看到从自己掌管的国库划拨了3百万两银子和上千万石粮食,接回来的都是“白眼狼”,铁哥鼻子都气歪了。

“陛下,铁部长的建议倒是可行!”史天泽附议道。

“哈哈哈……”刘华听到铁哥的建议,想起后世中国有些地方关于“解手”的掌故,不由得大笑起来,看来中国历代搞移民都很麻烦。

“陛下,微臣等鲁钝,不知您为何发笑?”耶律铸看到刘华笑了半天,好奇地问道。

“哈哈,没什么、没什么!”刘华笑着摆摆手,对铁哥、史天泽说道:“你俩以前都是行伍出身,带兵带多了,现在是大移民,不是抓壮丁,哪能这样蛮横处理,要知道[强扭的瓜不甜]。”

“陛下,微臣的办法是有点那个,不过灾民嫌路远,总不成让我们用轿子把他们抬着去西疆吧?这些刁民赖在重庆,每天要吃掉国库多少钱粮,陛下,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您可不能妇人之仁呢……”铁哥理直气壮道。

“铁爱卿不必多言,朕自有办法。”刘华挥手阻止铁哥继续往下说,转头对文天祥、刘秉忠道:

“文爱卿、刘爱卿,你们散朝后去告诉灾民,宋国等国已经对我国宣战,他们的家乡即将陷入战乱。除了西疆、青藏等西北省份,天下再也找不到没有兵荒马乱的乐土了。鉴于灾民中的老幼脚力不行,可以先留下来由朕安置,但青壮年必须去修路,否则朕三日后就不再发放粮食给他们了。”

“陛下,3百多万老幼留在重庆,重庆虽大,但也容纳不下这么多人,这可是现在居民的6倍呀!”刘秉忠为难道。

“没关系,朕会让重庆接纳100万人,其余的由四川、云南、陕西等地的大城市接纳,分摊下来就不会太多。”刘华笑着说道,心想:后世的北京、上海、重庆等大城市常住人口和暂住人口随随便便都有几千万,现在重庆才50万人,再接纳100万根本不在话下。

“陛下,这些老人、儿童在各大城市怎么生活呀?吃住可是个让人头痛的问题!难道又让国库资助?现在国库只剩下不到1千万两白银了,下步打仗如何维持?”铁哥又开始叫穷了。

“不碍事……看来纸上谈兵挺麻烦的!这样吧,文爱卿和各部5品以上官员,随朕到江边难民营去看看灾民,朕给你们示范一下什么叫[现场办公]!”刘华说道,随后对金銮殿中5品以下的文武官员说:“今天没事了,没叫到的官员就散朝吧!”

“现场办公?”文天祥、铁哥、耶律铸等几十名官员一头雾水地随刘华,在几百名皇家卫队的簇拥下,骑马向长江、嘉陵江交汇的朝天门码头奔去。

半个小时后,刘华一行近千人,来到了重庆最大的水码头----朝天门码头。

“步兵营长张弘范,恭迎陛下和各位大人!”负责朝天门这一带难民营的小头目叫张弘范,远远地在刁楼看到大队皇家侍卫簇拥着金黄色的华盖朝自己这边过来,头脑灵活的他知道皇上来了,连忙整理好着装,站在难民营入口处恭候、行军礼。

“张营长免礼。”刘华给张弘范回敬了一个军礼,“开门吧,朕和几位大人要去看看灾民!”

“是!末将遵旨。”张弘范连忙朝把守大门滚轴的士兵挥挥手,不一会,几十根碗口粗的原木做成的营门朝两边打开,几百名士兵列队在两边迎接圣驾,右手持茅枪,左手握拳至于右胸。

“张营长,你们这个营都是老兵吧?”刘华一边在马上向立正的士兵挥手,一边问在身前牵马的张弘范。

“回禀陛下,末将麾下682名士兵全部是新兵!”张弘范立正报告。

“哦?这些新兵被你调教得不错,军纪良好,军容严整,见到朕也能做到面不改色、目不斜视,值得称赞!”刘华有些意外地说。

“谢陛下夸奖,末将带兵非常严格,这些士兵都知道[令行禁止]的道理,就是泰山崩塌在面前,他们眉头也不会皱一下!”张弘范自豪地说。

“老实告诉朕,你训练新兵时有没有打过他们?”刘华笑着问道。

“回禀陛下,末将不敢,只体罚过一些不听话的新兵。但是……但是军政部在新训期间传达陛下的圣旨,只说不许虐待打骂,并未说不许体罚呀?再说,玉不琢不成器,黄荆棍下出好人……”张弘范小心翼翼地说。

“嘿嘿,张营长,你还挺会钻政策的空子嘛!以后注意了,不能无故打骂体罚士兵,要多开展思想工作,遇到屡教不改的屌兵和兵油子,适当的惩戒是必要的,可以按照《整军令》规定的条款,关禁闭、抽鞭子……”刘华笑道,“西方有位将领叫拿破仑的,他说过[合理的训练叫训练,不合理的训练叫磨练]、[狮子率领的绵羊,可以打败绵羊率领的狮子],朕看你将来好好努力,应该大有作为!”

作为后世的武警军官,见过很多不服从军纪和管理的“关系兵”、“独生子女”兵,部队的政治思想工作对这些人都起不到作用的,更不用说7百多年前的文盲士兵。虽然明令不许“打骂”、“虐待”,但也放宽了标准,对于体罚等没有禁止。甚至《整军令》还规定了抽鞭子、关禁闭等惩罚措施,这些措施既可以让犯错误的官兵受些皮肉之苦,又不会像古代军队动辄杀头、打军棍那样,把人杀死打残。所以刘华认为在部队中太过于讲“以人为本”、“人道主义”,对于在兵员素质没有整体提高的前提下,是行不通的。

“[合理的训练叫训练,不合理的训练叫磨练]……[狮子率领的绵羊,可以打败绵羊率领的狮子]……陛下,那个叫拿破仑的将军真是说到末将心里去了!特别是[狮子率领的绵羊,可以打败绵羊率领的狮子]这句,我们汉军将领中有句口头禅,叫[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意思差不多。”张弘范喃喃重复了几遍拿破仑的名言,茅塞顿开道。

“呵呵,没错,是这个意思!”刘华也笑道,“张营长,看你带兵不错,治军有方,头脑也灵活。朕决定让你官升2级,担任缙云山军校的训练处长,你可愿意?”

--------------------------------------------------------------

解手一词来源于明朝初期对江西、山东等地的强制移民和清朝康熙时期“湖广填川”的大移民,至今河北、河南、山东、四川等地称上厕所一般仍沿袭此说法。移民的时候既然是强迫性的,明、清政府官兵为防止移民逃跑,就把他们捆绑起来上路。捆绑两条胳膊叫大绑,捆绑一条胳膊叫小绑。不仅如此,怕他们带绑逃走,还要捆绑起来的人用绳子连在一起,才押解上路。许多人连在一起,要动都动,要停都停,一个人要动,牵扯很多,谁也逃不脱。对押解的官兵来说,自然省事,但却苦了捆绑的移民。最麻烦的是大小便。为了表达清楚意思,话很长,比如一个人要大便或小便,首先得报告说:“报告大人,请让大家停住,把我的手解开,我要大(小)便。”人数多,路上解绳子的次数也多,官兵也觉得麻烦,但这个办法是不能改变的,到后来,简化的就剩下几个字了----我要解手,听者也能明白。直到后来定居下来,这个说法也成习惯用语了,成了大小便的代名词。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