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三套房子 却没有一个完整的家

圣旨 收藏 6 392
导读:我是农村人,但我从事的职业是赤脚医生,自认为水平比一般农村青年高。1971年我18岁时,一心想找个下乡女知青为伴侣。一个偶然的机会,秀闯入了我的生活。秀是徐州市的知青,下放到我们那个生产队,那年她也18岁。那时,我经常背着药箱子奔走在田间地头,虽说只能做一些简单的治疗,可还是忙得经常来不及吃饭。 我喜欢拉小提琴。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暮色四起时,我经常会坐在家门口的池塘边,满怀着对生活既美好又迷茫的追求拉些名曲,想象着博拉姆斯美妙的旋律而深深沉醉。秀是在找我们邻居家的女孩玩耍时听到我的琴声的。

我是农村人,但我从事的职业是赤脚医生,自认为水平比一般农村青年高。1971年我18岁时,一心想找个下乡女知青为伴侣。一个偶然的机会,秀闯入了我的生活。秀是徐州市的知青,下放到我们那个生产队,那年她也18岁。那时,我经常背着药箱子奔走在田间地头,虽说只能做一些简单的治疗,可还是忙得经常来不及吃饭。

我喜欢拉小提琴。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暮色四起时,我经常会坐在家门口的池塘边,满怀着对生活既美好又迷茫的追求拉些名曲,想象着博拉姆斯美妙的旋律而深深沉醉。秀是在找我们邻居家的女孩玩耍时听到我的琴声的。


在那个生活艰难,文化生活贫瘠的年代,琴声有着别样的优美。同为年轻人的我们很容易找到了共同语言——不好的家庭出身、对文学和音乐的爱好、备受歧视的共同命运,这些都使我们越走越近,越来越感到离不开彼此。经常,我们在月夜里散步,在田野中追逐,小河边,树林里,处处留下了我们的足迹。她当时在村小学教语文课,我经常帮她批改作业,一盏油灯下是两颗滚烫的心,想想至今还是难忘。那时,我最心动的时刻也就是能在油灯的摇曳下轻轻拉住她的手,让羞涩把她的脸慢慢染红。


五年的时光,是我最幸福的岁月,可惜好景不长。她姐姐怕她找个农村人安家落户,硬是在山东给她找了份工作。她家人都是知识分子,生活习惯和观念与我相差太远,这令我绝望。她走的那天,我站在村口,一直看着送她的车消失在路的尽头,久久不愿离开。


整整一年,我拒绝了无数次的相亲,但是面对母亲愁苦的目光,我终于见了云,认了命。云也是下放知青,但是她几乎和我们村里的姑娘没什么两样,她没有多少文化,也没什么爱好和追求。面对她,我的心是死水一潭,可后来我还是和她结婚了。


女儿两岁时,云家落实政策回城了。我和女儿也随她们家进了城。我们一家很不受岳母待见,她们家甚至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给我,用她母亲的话说,我穷得连把锁都买不起。一气之下,我就出外打工养家糊口,另外租了人家的灶屋居住。岳母对我们家是不闻不问,也不照顾孩子。一次我打工回来,天已经很晚了,到家后借着月光看到我家门前黑乎乎的,像躺着个人,走近一看,是女儿在门槛上睡着了,胸口以下都落满了雪。当时我泪流满面,心酸不已,并暗自发誓,不混出人样决不罢休!


奋斗的过程不想再回首。1991年,奋斗多年的我终于有了房子有了钱,我对女儿全心爱护,给她请了家庭教师,还给她买了电子琴,别的孩子有的,她都有,别的女孩子没有的,她也有。


可是,苦命的女儿却无福消受。1992年,女儿查出患了绝症,病情凶险!我带着她跑北京、奔上海,求遍了全国的名医,花了上百万元!如今,我有钱了,有足够的能力帮女儿付高昂的医药费了,可是,命运并没有眷顾我,女儿仍很快就走了。


我觉得自己崩溃了!孩子没了,我和云又没感情,顿时觉得生活没奔头了!好友看出了我的消沉,在医院帮我收养了一个弃婴,和女儿一样可爱,对她,我倾注了我所有的爱。


对生活,我是不敢再追求了。对女儿无限地爱,可是女儿还是离去了,对秀的爱恋使我失眠一年多,可她也是离我而去,我觉得我不会再得到什么了。


直到半年后遇到敏。敏是我家亲戚的同事,每次见到她,她都穿着同样一身衣服,感觉可能没有第二套可以替换。后来,我才知道她家经济状况很差,丈夫还经常打她。也许是怜悯,也许是她的温柔,我突然就爱上了她。其实说是爱,不过就是想和她多见见面,聊聊天而已,可是她竟和她丈夫离婚了。过了好长时间,我才从别人嘴里知道。问她,她说她爱我,不能再和她丈夫住在一起,她说她不想令我为难,也不要求我离婚,所以没告诉我。我心里很感动,她的淳朴和专一使我从心里一下把她当成了家人,我立即给她买了套房子,置办了所有的家具和物品,暗想这是上帝对我的垂怜,使我终于有了温暖的港湾。


可是,一年后,也就是2001年的秋天,她总说不舒服,去医院一查,才知道得了恶性淋巴瘤。我不能置之不理!我就像当初陪女儿看病一样陪着她跑遍了全国各地,找了很多专家,总算用化疗控制住了病情。七年了,每当我看到她瘦小的身体,无助的眼神,想想当初她说因为她爱我,所以才非跟她丈夫离婚,要把爱完整地给我,我就不忍离开她。


至今我为敏花了四五十万治病,而她的病却没有任何起色,每周一次的化疗都要花三千多。因为女儿和她的病花去的钱使我元气大伤,生意也不如以前,我感到经济上有点吃力了。每当夜深人静时,我都辗转难眠,我该怎么办啊?她的病啥时是个头?我该继续下去还是甩手不管?她有孩子,孩子也成人了,她和我又没结婚,也就是同居了一年,我对她有义务吗?可是,我不管她,她怎么办呢?我烦闷极了,却没法问她,每到化疗时仍给她送钱去,因为我不能眼睁睁看她在家等死。


我现在有三套房,一套房子住着妻子和养女;一套房子装修过,空空当当的;还有一套房子,住着垂死的敏,也不是我的亲人。我明知道为她花钱等于是用大把大把的钱去填无底洞,可我还得这么做。我不知道花钱的意义,不知道哪里是我温暖的家,谁才是关心我、爱我的家人?


女儿的照片被我贴身放着,经常看着看着就泪流满面,唯一的亲人,只能以这样的方式陪着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