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成了王子 而公主不是我

圣旨 收藏 0 9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倾诉人:晴儿(化名),女,39岁,自由职业


戴眼镜的晴儿很斯文。倘若细细看她的眉眼,又透出几分坚毅——这是一个秀外慧中的女子。随着故事的浮出水面,我的感觉被逐步证实。只是,不管多么能干的女子,多么聪慧的女子,面对感情,都会有一筹莫展的时候。更何况,在历经了创业的艰辛,在钞票稳步增长的时刻,昔日的男子变成了“白马王子”,她却不再是那个注定的幸运的“公主”……


情人节我们相识


1993年2月14日,林出现在我的世界。林的父母和我同单位,托人来说媒。


情人节,多么撩人情思的日子。是不是缘分天注定?月老那天将我们一线牵,我感觉这就是冥冥之中注定的。


林个子虽然不高,但皮肤白白的他很是帅气,干净利索,挺有男人味——这和那些新分来的大学生有着天壤之别。他让那些青涩男孩子相形见绌,我挺喜欢这种类型的男子。


可女孩子都是矜持的,喜欢只在心底。或许我的眼角眉梢没有传递给他我的喜欢。林很圆滑,也很别出心裁。他并不像一般男孩子直白地约见,只是试探地问我:“晴儿,我明天还来吗?”“你还想来吗?”林明白了我羞涩的反问,笑着说:“晴儿,我明天再来。”


可能很多人会以为这原本就是一段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对话,可我的心里却泛起阵阵涟漪,那是一种心灵相通的熨贴——哦,林一定就是我命中的注定。


用双手创造未来


因为一人在徐州,加上林的父母十分疼爱我,我会经常去林的家,那个让我心生温暖的家。很快我们开始谈婚论嫁。其间我也听到一些关于林的负面说法,说林家条件不错,为什么这么晚才谈女朋友?那是因为林性格倔强,很是自我,认定的事儿十头牛都拉不回来。我笑了,这说明林很有性格啊,其实倔强只要好好引导就可以演变为对工作的执著和对感情的坚持。


1993年10月23日,我成了林家的媳妇儿。我和林约定,尽管双方家庭都很富足,但我们不要生活在父母的庇荫下,我们要靠自己的双手创造属于我们的一切!于是,在那个单位分的只有15平米的“家”里,我们开始了不懈的努力。

我们俩都拼命工作,拼命挣钱。我浑身仿佛有使不完的劲儿,次年女儿的出生并没影响我自学深造的决心。1997年,我从一个工人被提拔到干部岗位。林的销售更是做得有声有色。那时,我们在林的单位买了套55平米的福利房,但并没有去住,我们不想小富则安,我们就要在艰苦的环境中“卧薪尝胆”,因为我们有更高的追求。


现在回想起来,那段日子快乐而充实。1999年,我们花了10多万在市区买了房子,让许多人大跌眼镜。是啊,他们只看到我们光鲜的一面,怎么能了解我和林为之付出的努力呢?


他成了“白马王子”


2002年,我们拥有了近百万资产。有钱了,思维也变了。林常玩笑地对我说,“老婆,再生个儿子,帮咱们花钱吧!”其实我也能理解林的“儿子情结”,可是我在单位还是个干部,违规生育有些……不知是不是老天成全我,恰逢企业改制,我就主动下岗了。其实心里不是没有不甘,毕竟,我的事业是自己一步步打拼出来的。可为了给幸福锦上添花,我还是选择了男主外女主内……


天不遂人愿,2003年,呱呱坠地的仍

然是个女儿。林虽然感觉不如儿子可心,但对女儿也是疼爱有加。他让我们住单间,请高级保姆。最让我难以忘怀的是2004年他抱着小女儿、拉着大女儿对我说:“晴儿,2008年,我们一家四口一起去北京看奥运会好不好?”——那一刻,我真的好希望幸福可以天长地久。


2004年春暖花开的日子,林说要换辆车。他说,反正都是女儿,花不了多少钱,再说钱还会继续挣的。只有消费了、享受了才有价值。我知道他喜欢好车,也就没有阻拦。


那天,林开回了那辆白色豪华轿车。白色醒目的轿车,中年男子成熟的韵味,加上一身的名牌阵势,让林更添了几分成功人士的神采。我玩笑地说:“林,你看你活脱脱一个‘白马王子’嘛!”林有几分得意。我当时还心花怒放的不得了。谁知竟真的被我一语成谶——林果真成了“白马王子”,而“公主”并不是我……


一切无法挽回


人说变就变了。慢慢地,林开始借口应酬夜不归宿。这可是破天荒的啊。我的心惴惴不安。女人敏感的天性让我感觉有些事情正在发生,可我又不愿去面对。2004年8月,一些若


有若无的蛛丝马迹开始浮出水面。整整一年,我在猜疑和吵闹中度过。其实有时也不想争吵,其实林只要表明态度,甚至我更希望林可以斥责我无中生有——可是没有!


2005年的8月,林突然提出离婚,他说,晴儿,原本我只是想逢场作戏而已,可现在已不可收拾。我们离婚吧!想起曾经的打拼,想起曾经的放弃,泪水,慢慢流出:难道真的是男人有钱就变坏?难道11年的患难与共终究抵不过1年的激情如火?难道两个女儿从此就失去了幸福的家?我不,绝不!我要挽回,尽一切力量挽回这段婚姻!


就这样,我开始极力想挽回林的心。可林的心已经不在了。林不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2006年4月19日,原本和林说好一起去喝亲戚的喜酒。可直到凌晨两点半林才在我的“千呼万唤”下回家。大吵是免不了的。


静下的片刻,突然想起往昔我对林种种的好:住小房子时,我吃喝都仅他,那时没有钱,他最爱吃我包的韭菜馅饺子,我就弄给他吃——现在我还记得他脸上满足的笑;他被我惯得连内裤都不洗,那年我去青岛旅游5天,他在沙发上扔了4身


换洗的衣服!又想起昔日他对我的情:带我出去应酬时他总会细心地为我夹菜;他为人处世圆滑,我在单位遇到些事总会向他讨教……想着想着,时至今日的无奈在我全身蔓延。我拿出早已准备好的100片安眠药……


哦,林的心怎么那么硬呢?直到我吃第三把的时候,他才打掉我手里的药。哦,林到底在想什么呢?他并没有立即送我去医院,他是在想让我自生自灭吗?往日的情分,曾经的两情相悦,真的就烟消云散了吗?


尚有意识的我拒绝抢救,我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勇气去面对林,面对垂死的婚姻!可耳畔分明响起了女儿的呼唤。我还想活着陪伴她们。我要尽一个母亲应尽的责任……


“自杀事件”给林带来的只是小小的震撼。没多久,他就故态复萌了。而在6月19日的争吵中,他竟然动手打了我!我的嘴都被打肿了——如果说,之前我一直在想挽回,现在我明白一切都无法挽回了。可我还是不想放弃啊!


“公主”另有其人


2006年9月13日,那个日子我清晰地记得。看见林的车,看见林,我习惯地喊他,可林却没有听见。突然,一个“跟踪”的想法冒了出来——我倒要看看林的心到底在哪里。


林的车从段庄到淮塔,没有任何可疑。那一刻,我甚至开始责怪自己:林的工作压力挺大,而我又有些爱唠叨,是不是林很压抑,故意说要离婚呢?可车到奎园,林却下车上了一栋楼。我的心怦怦直跳,敲了那间房屋的门。


林出来了,很是诧异。林用身体挡住了门——其实我也不想看见那一幕啊!其实我也不想看见林的新欢啊!罢!罢!我没有再纠缠,下了楼,腿如灌铅。


我终于明白,什么叫认定的事十头牛都拉不回来。林从此回家就叫“离婚!离婚!我要自由!”任凭亲戚出动,朋友劝说都不回头。我的心已经死了一大半,但看着两个女儿,我决定做最后一搏。


辗转找到女孩的电话,是个刚大学毕业的24岁女孩。我问女孩:“你那么好的条件,干吗要找个有妇之夫?何况他还有糖尿病。你不能放手吗?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女孩儿说:“大姐,我和他没什么。我承认,他的绅士,他的真心打动了我,可我并没有完全接受他。我也有顾虑,如果有一天,我红颜老去,他会不会像对你一样对我呢?”


真的不知女孩是否放弃,也不知他是不是另觅了新欢。总之,林一到家,说的最多的两个字就是“离婚”!慢慢的,我想通了,不爱了,就放了他吧!只是我对林说,孩子还小,你要让孩子感受到你的父爱。我是不准备再组建家庭,希望你常来看看孩子,尽一个父亲应尽的责任与义务。


林满口答应。虽然错在林,可我不想反目,选择了协议离婚。而就在准备离婚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竟然又怀孕了!林坚决让我打掉,我知道这个孩子并不能让我们的婚姻“起死回生”,我明白我的抉择是对的。


你毕竟是孩子的父亲


7月10日,婆婆气到寻死觅活,林仍然无动于衷。7月11日,我和林终于协议离婚。


现在离婚整整半个月了,其实我自我心态调控的还算比较好。我有能力,有经济实力,我相信只要假以时日,我会拾起昔日的锐气,我会做个更加自强自立的母亲。


我现在最想不通的是林怎么那么狠心?最初承诺的要回来看孩子早已飞到九霄云外,其实他的厂子离我们家也就5分钟的车程啊!那天大女儿拨通了林的电话。林说工作忙,没时间回来。我倒没生气,因为毕竟不是夫妻了,他怎么做都是无可厚非的。可女儿问我:“妈妈,爸爸真的很忙吗?电话里为什么有女人的笑声?”看着女儿一脸与年龄不相符的黯然,我泪流满面。


孩子毕竟是无辜的啊!昨天我头晕得厉害,说实话也想让女儿知道爸爸还是爱她们的,我拨打了林的电话。可林依然不回来。懂事的大女儿照顾着我和她的小妹妹,从外面买来了饭菜。唉,唉,我真是想不通,为什么有钱了,幸福远了,家没了;为什么离婚了,父女情就斩断了呢?林,你可不可以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呢?


晴儿说,腹中孩子的去留终究拿不定主意。其实自己也明白,最终还要靠自己去抉择。晴儿说,我要尽快调整好心情,好好地工作,好好地带大孩子……看着晴儿的笑,正在为“痴心女子负心汉”忿懑的我也笑了,晴儿的豁达和灿烂感染了我。我相信,晴儿会是一个好母亲,也会是一个成功的女人。只是更加祝愿她能够拥有属于自己的感情生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