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的理想爱人不过是一个圈套?!

他最中意谈论的女子,他最着意寻求的女子,竟没有活在现世,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他要到哪里去轻触陈芸的手呢?

他是我的一位朋友,说自己不可救药地爱上了陈芸,每次他看完《浮生六记》,总是唉声叹气。想陈芸的时候,他就从自己租住的屋子里走出去,要一杯咖啡,或是一杯茶,一直坐到深夜,再踱着世上最孤独的脚步回去蒙头大睡,他就这样日复一日地以失恋者的身份活着。


“你找不到陈芸的,因为你活在几百年后。”我这样劝他。


“我知道找不到,因此我将注定孤独。”他这样回答,眼神就像自刎前的西楚霸王。


我能说些什么呢?很多完美主义者都是这样看待爱情的——他或她,先预设了一个理想爱人的形象,然后再去茫茫人海中寻找,他倔强地、一厢情愿地想,直到那个爱人出现,他的爱火才会升腾,然后全情投入爱恋,纵使粉身碎骨也甘愿。


陈芸有什么好呢?我曾经问过他。当时的他轻哼一声,以一种“天下女子都不入法眼”的姿态说:谁比得上陈芸一半的才气、情趣、风韵和浪漫?他的语气,他傲视的眼神,让我想起很多女子失恋后常说的一句话“天下没有一个好男人”。他只是从书中窥见几缕陈芸的背影,就自居为“三白”,他的犟头犟脑看上去有几分可爱,但这可爱之下,却蕴藏着对人生极度的悲观。


我想对他说,你被害了,无数的追爱者都相信这样的说法——我们生来,就是去寻找自己的另一半的,在找到另一半之前,“我”并不完整。事实是,如果“我”是缺失的,“我”没有自己完整的人格,谁可以对这样的“我”交付毕生情感呢?


按照推理,他的人生故事将被一步步地推至悲剧高潮,可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在一次聚会上,他发现自己爱上了一位女子,狂热地、无可救药地爱上了。那女子活泼,“天真得像一滴泉水”。当他带着那娇小的女子来我家做客时,我很想报复性地质疑他:她是陈芸吗?她及得上陈芸“一半的才气、情趣、风韵和浪漫”吗?可我克制住了自己,只是安静地看,欣赏他们眼神中穿梭的灵犀,并默默为他们祝福——他终究不是三白,她也不是陈芸,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关键是,他们彼此爱着。


这是一个抛掉预设的伟大的反证。再回头时,我发现所谓的“理想爱人”不过是个圈套,能激起你爱火的人,本不在任何模式当中。你不是程序制造者,也不是上帝,但终究你会爱上一个意想不到的人,那就是爱的奇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