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老兵新兵都是兵,老兵是结果,新兵是过程。

老兵常蹲在一旁看新兵忙这忙那,就又忆起过去;新兵老爱搬一呆小凳子看老兵们举手投足,暗自憧憬未来。新兵在老兵眼里是愣得可爱;老兵在新兵眼里是油得威风。

新兵愣也好,老兵油也罢,干起工作可都不含糊。不过,老兵毕竟是老兵。

就拿早上来说吧,十分钟的时间里,既要刷牙洗脸,又要整理内务、打扫卫生。老兵不慌不忙中就干得井井有条,轻松搞定。而在新兵,却要忙得前脚板打后脑勺,最后还是没工夫洗漱。再看又叠被子,老兵三折两抖就摆弄出一个方方正正有棱有角的“豆腐块”来。而新兵却要用臂压,用掌挤,用指捏,费心耗神理了半天,却仍是一堆豆腐渣。

于是新兵就惊叹:啧啧,老兵真行。而老兵就带着自得的神气教训新兵:“做长城一块砖,东南西北任党搬。连砖(指被子)都搞不成样,还搬个啥!”看新兵羞红了脸,老兵就伏下身一边帮新兵理被子,一边教导,什么勤理压多折腾,功到自然成;什么走队列精神要振作,肌肉要放松;什么喊口令气要沉丹田,收腹再发声......听得新兵是直出神。

老兵和新兵都想家。不同的是新兵把家乡挂在嘴上,写在信里;老兵把家乡埋在心底,藏在梦里。新兵想家时就遥望窗外独自发呆,家乡就被那幽幽的目光牵到眼前;老兵想家时抱着吉他一阵猛弹,乡思就在这纷乱的乐声中向远方荡漾......

老兵新兵都是兵:老兵是结果,新兵是过程。

新兵钦佩老兵,常盼新兵自己肩章快点泛白,好早些成老兵;老兵羡慕新兵:军营的生活多可贵呵,真想再当一回兵!就在这不知不觉中,老兵已该脱下军装,新兵也早已成了老兵。

老兵一茬茬地走,新兵一批批地来。新兵和老兵演义的这一幕幕故事,便于工作汇成这片绿色的森林流动的稳中有血脉......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