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36.html


牛三岭的汉阳造并没有瞄准掷弹筒操作手的头或胸部,而是一直在注视着他的手。这具掷弹筒离守军阵地很近,也就三十五米的距离,炮弹射出后几乎是直角落进阵地,然后击中目标,可见这个操作手有多么的优秀。然而此时他已经被牛三岭盯上了。操作手又抓起了一颗榴弹,准备放掷弹筒里放。牛三岭的枪响了,子弹正击中操作手手中的这颗榴弹,炮弹爆炸,将旁边的另一具掷弹筒也炸飞了。

战斗异常激烈。突然,日军身后的阵地上传来了一阵阵剧烈的爆炸声,霎时间那里火光冲天。进攻的日军士兵一愣,不由自主地扭头向后望去。就是这么一瞬间,中国守军阵地上又飞出了一片手榴弹,紧接着就是一阵密集的枪声。

这下日军再怎么顽强也被打懵了。他们中很多士兵以为自己的后路被抄,于是心中有了一丝担忧。就是这么一点变化,造成了这次攻击的彻底失败。有的士兵开始犹豫,不知是回防好还是继续进攻,有的士兵甚至已经开始后撤。这就是被打掉指挥官而产生的严重后果。守军的弹雨更加密集,这个中队的日军已经伤亡了近一半。几乎所有的军官都已阵亡。士兵们的心理防线已经开始崩溃,大部分士兵开始后撤,只有少数人还在继续向前。正是这种力量的分散,继续向前冲的士兵马上就被消灭掉,而后撤的士兵也遭到了守军子弹的追射,又倒下了一片。日军的第一次进攻被彻底击溃。

这次战斗,欧铁柱连总共阵亡二十八人,伤三十四人,其中重伤十九人。欧铁柱命令士兵快速肃清战场,然后留下观察哨,全体进洞休息。没过多久,刚才还喧闹无比的战场又陷入了黑暗的寂静。防炮洞里除了伤员的呻吟声之外没有人说话。牛三岭憋了一会儿,凑到连长旁边小声地问道:“连长,你知道刚才是咋回事呀?鬼子的阵地怎么了?”“这你还不明白,那是鬼子的炮兵阵地让咱们给端了。亏你还是个老兵,这都没听出来。那么剧烈的爆炸,是炮弹殉爆引起的。”欧铁柱看着牛三岭,接着说道:“不过刚才你打得不错。我都看见了,那个鬼子的掷弹筒是你干掉的。我会向上面给你请功的,好好干,等着领赏吧。”“谢谢长官。不过我这都是和长官学的。嘿嘿。”牛三岭不好意思地摸着自己的牛头笑了。牛三岭性子直,而且有些牛脾气,所以当兵三年了还一直是个小兵。今天他第一次得到长官的赞赏,心中很是美气,乐得都不会说话了,只是傻笑。

又过了两个小时,天已经出现一些亮光。欧铁柱命令一个班的士兵到阵地前去摸摸情况,顺便搜集一些敌军的武器弹药。欧连长指派的是牛三岭所在的班,然而他们班的班长已经阵亡,牛三岭被殴连长指定为班长。

当牛三岭他们回来的时候,天已经几乎完全亮了。对面的日军还没什么动静。牛三岭他们带回了不少枪支弹药,包括三挺歪把子轻机枪和一具掷弹筒,以及几颗榴弹。牛三岭自己还扛了一箱香瓜型九七式手榴弹回来。

欧铁柱连长判断得没错,日军的炮兵阵地已经被我军的重炮群摧毁。这主要归功于那些炮观员,是他们在第一时间内将日军炮兵阵地的位置上报给指挥部。藤森马保现在已经是暴跳如雷了。他加入到关东军以来还没吃过如此败仗,先是浪费了一大堆炮弹不说,突袭的一个中队竟然损失了一半,只剩下九十几人回来,而且大多数军官阵亡了。更可恶的是,支那军竟然对他们的炮兵阵地进行了反偷袭,用重炮进行轰击,结果一下子损失了二十多门野炮,十几门山炮和八门步兵炮。这可是他们旅团的炮兵家底呀,一下子就这样玩完了,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向上级去解释。现在他只想天赶快亮,他要亲自带队攻击,哪怕是战死也心甘情愿。

早晨七点半钟,二十四架轰炸机和十架战斗机飞临守军阵地上空,大量的重磅炸弹落在了这个不足一平方公里的土丘上。几个防炮洞上面的两层原木都被炸烂。轰炸持续了十几分钟,轰炸机返航,可是五架战斗机却还在盘旋,准备消灭它所能发现的一切敌人。藤森马保已经亲自带一个半中队的人马开始冲锋,打前锋的就是昨天败退下来那半个中队的士兵。此时正是严寒,可冲在前面的那群士兵却都只穿一件衬衫,高挽着衣袖,头上缠着一个画着红日的白布条,双手端枪,直挺挺地往上冲,根本没有什么战术动作,以求死的决心不顾一切地向土丘的阵地上奔跑着。

欧铁柱已经顾不上洞外还有敌机在盘旋,大吼一声,带头冲出了防炮洞。头上的飞机发现了目标,怪叫着俯冲下来进行扫射。几个士兵被几乎贴着头皮掠过的铁鸟吓得惊慌失措,双手抱着头蹲在战壕里直哆嗦。有个士兵被航空机枪打中,胸腹上被开了三四个酒杯大小的窟窿,黑红色的鲜血汩汩地往外涌着,尸体仰卧在战壕里。欧铁柱怒气冲天,从一个士兵手里夺过一挺刚刚缴获的歪把子,站在那个死去士兵的头前方,对着另一架俯冲过来的敌机扣动了扳机。日军飞行员没料到中国军队会有这么悍勇的人,顾不得扫射,一拉操纵杆把机头仰起来想避开机枪扫射。然而这样一来飞机下面的油箱正好暴露出来,两枚子弹打中了油箱。油箱并没有爆炸,只是着起了大火,飞行员努力将飞机拉高,并尽量躲离自己的地面部队,然后跳伞逃生。飞机几乎是直着,以屁股朝下的方式旋转着往下掉落,摔在阵地后面一百多米处,紧接着发出一阵剧烈的爆炸。

一见自己的连长竟然用机枪打下一架飞机,士兵们马上受到了鼓舞,没有人再畏缩,都嚎叫着地冲到了自己的战位上。其他几架敌机见到这种情况,也不敢再肆无忌惮地进行俯冲扫射,只是在高空盘旋着。望着阵地上空的那朵伞花,欧连长队牛三岭命令道:“去把那个开飞机的给我抓了,要活的!”牛三岭带上两个战士兴奋地领命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