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岁少女在火车站被掳走惨遭轮奸(图)

金色胡杨林 收藏 38 24697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5_19_10728_9310728.jpg[/img]  讲起自己的不幸遭遇,阿霞掩面而泣   越秀警方神速捣毁一诈骗抢劫团伙,抓获4名歹徒,并解救出另一女孩   2月21日下午,惨遭歹徒禁锢并轮奸,后被家人用8000元赎出生天的阿霞坐在记者面前。讲起那噩梦般的48小时,阿霞泪落如雨……   少女一下火车即落魔窟   2月18日晚上9时45分,从西安开往广州的2270次列车到站,陕西汉阴未满1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讲起自己的不幸遭遇,阿霞掩面而泣


越秀警方神速捣毁一诈骗抢劫团伙,抓获4名歹徒,并解救出另一女孩


2月21日下午,惨遭歹徒禁锢并轮奸,后被家人用8000元赎出生天的阿霞坐在记者面前。讲起那噩梦般的48小时,阿霞泪落如雨……


少女一下火车即落魔窟


2月18日晚上9时45分,从西安开往广州的2270次列车到站,陕西汉阴未满19岁的少女阿霞(化名)提着灰色的旧皮箱出站,来到西广场上,焦急地寻找从东莞赶来接她的姐姐阿芬及其未婚夫阿严。而此刻,阿芬和阿严已坐在从广州东站驶向广州火车站的公交车上了。


过了不到5分钟,一个胖胖的女人便上来跟阿霞搭讪:“姑娘,是等人吧,要不要打个电话,一块钱一分钟!”阿霞犹豫了一下,便用胖女人的手机打通了阿严的电话,阿严告诉阿霞:“大概十多分钟就到了!”


可不到2分钟后,胖女人的手机又响了,胖女人接完电话就对阿霞说:“刚才你姐夫说他们暂时到不了,他的一个朋友先来接你。”随后,胖女人就带着阿霞来到西广场一超市旁,这里有一个西装平头男子在等她们。这两人带着阿霞坐了一站地铁,然后带她上了一辆摩托车。


阿芬和阿严赶到火车站广场的时间是晚上10时10分左右,可这时阿霞已经没了踪影。阿严重拨了刚才阿霞打过来的那个134手机号,一个女人接了电话,说阿霞在车站广场另一侧。但阿芬和阿严找遍整个车站广场的各个角落,始终不见阿霞的影子。


歹徒勒索赎金两万


晚上10时50分,焦急的阿严又接到了那个134号码打来的电话。一名自称王兵的男子恶狠狠地说:“你妹妹在我们手中,告诉我她手中邮政储蓄卡的密码!”


阿严一听,知道阿霞出事了。电话中果然传来阿霞的哭声:“姐夫,你们救救我吧,我被他们抓起来了!”阿霞话还没说完,王兵扔下一句“拿两万元来换人!”就挂机了。


此后,王兵还频频打来电话要挟:“最后交钱期限为19日中午12时。”


由于身上没多少钱了,阿芬和阿严不得不于次日清晨7时返回东莞。王兵再次来电要钱,阿严称只能借到8000元。王兵答应了:“收到钱立即把你妹送到你面前。”


19日上午11时,阿严与阿芬再次赶到广州,并向陕西乡下的阿芬父母电话求助。


8000元赎金换回阿霞


20日下午3时,阿芬父母给他们汇来了8000元。阿芬阿严走进火车站西广场旁的邮局取钱。据他们说,当时,一个右脸有疤的男子一直鬼鬼祟祟跟着他们。


下午6时20分,阿严刚把8000元取出,歹徒的电话就来了:“你搭个摩托车到瑶台的美博城正门等我的电话!”阿严、阿芬到了美博城附近后,歹徒又在电话中指示阿严走到马路对面的一条小巷中。


小巷越走越黑。阿严拨通对方的电话,两名1.7米左右、穿着黑西装打着领带的男子便出现了。他们对阿严说:“10分钟后会有人送你妹妹到美博城门口。”说完就从阿严手里把钱夺走,便扬长而去。


阿严飞奔回到美博城正门与阿芬会合。足足20分钟后,晚上9时10分,阿霞憔悴的身影出现在马路对面。


此时,距阿霞被歹徒掳走的时间已近48小时。当天三人连夜赶回了东莞。警方出击再救一名少女


见阿霞始终哭泣不止,姐姐不断追问,21日上午,阿霞才将自己遭到轮奸的遭遇告诉姐姐。阿严当日傍晚即带着阿霞赶回广州,于凌晨时分到越秀刑警二大队报案。


越秀刑警立即出动,深入瑶台城中村搜寻犯罪分子。22日下午,警方终于一举捣毁了这个诈骗抢劫团伙,将4名歹徒全部抓获归案,同时还解救出另一个被挟持的19岁女孩,该女孩幸未遭到性侵犯。


采访中阿霞不断咬牙切齿地重复着:“我要那帮畜生去死!”


2月21日傍晚6时20分,记者在办公室第一次见到了阿霞。这位不到19岁的女孩一脸稚气,一直低着头怯怯地说话。在长达4个小时的采访中,她几乎没有挪动过位置,她眼中的恐惧和呆滞,让记者心酸不已。更让记者痛心的是,在采访过程中,她不断咬牙切齿地重复着一句话:“我要那帮畜生不如的人去死!”


18日晚上10时许,阿霞被胖女人和平头男子带上一辆摩托车。车子拐进一条黑巷中时,她预感到自己遇到了坏人。“我想逃跑,但那男的一直死死地抓住我的手不放。”阿霞惊恐地回忆。


最后,胖女人离开了,而平头男子则把她拉上了出租屋四楼的一房一厅里。开门的是一个右脸有疤痕的男子,身高约1.7米,年约30岁;屋里还坐着一个正在打电话的穿黑西装男子,年约25岁。


阿霞进屋后,三个男人开始在阿霞的身上和皮箱里搜钱。“我放在秋衣口袋中的290元很快被他们找到了,随后他们打开我的皮箱,又搜走了100元。”阿霞说,他们从阿霞身上搜出一张邮政储蓄卡,但因为卡是阿霞母亲在家乡办的,以便日后阿霞汇钱回家,所以阿霞根本就不知道密码,“他们还不死心,便打电话逼问姐夫”。


在被禁锢的48小时里,阿霞还惨遭三名歹徒两次轮奸。说起这些惨痛的遭遇,哭得两眼通红的阿霞停止了哭声,双眼满是仇恨:“我要亲手杀了他们这些畜生!”


“20日傍晚7时许,又有一女孩被带到出租屋,那女孩说她也是1987年生的,19岁。”阿霞告诉记者,当时她听到歹徒不停地给那女孩的家人打电话要钱。


当天晚上8时许,其中一歹徒对阿霞说:“你家人给钱了,你可以走了!”阿霞先是一愣,随即便拿着自己的箱子飞奔下楼。出门前,歹徒还警告阿霞:“如果你们报警,你们全家都会完蛋,我们已记下了你老家的地址。”


5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