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闻言事,我的初夜毁在姐姐手里

枭龙FC-1 收藏 2 1646
导读: 刘大,家住重庆郊区家境十分贫穷,其实,这全是自己超生带来的后果。前后共生了五个女儿,可总想要个男孩儿,结果老婆肚子不争气,婚后十几年里为他生了一水儿的女孩儿,闹得家里阴盛阳衰。他从不在自身找毛病,而把责任全怪在了老婆身上,一气便不回家到外面打工去了。 女儿们逐渐大了,老大老二老三,为了家计早早的嫁了人家,家里只剩下老四和老五,此时生活已稍有了起色。 老四读完高中便到北京打工去了,每次回家她总能为家捎来一些钱和乡下人见不到的东西,母亲妹妹和村里的人都十分羡慕。村里爱饶舌的人都说;看人家小艳,穿金戴银的


刘大,家住重庆郊区家境十分贫穷,其实,这全是自己超生带来的后果。前后共生了五个女儿,可总想要个男孩儿,结果老婆肚子不争气,婚后十几年里为他生了一水儿的女孩儿,闹得家里阴盛阳衰。他从不在自身找毛病,而把责任全怪在了老婆身上,一气便不回家到外面打工去了。

女儿们逐渐大了,老大老二老三,为了家计早早的嫁了人家,家里只剩下老四和老五,此时生活已稍有了起色。

老四读完高中便到北京打工去了,每次回家她总能为家捎来一些钱和乡下人见不到的东西,母亲妹妹和村里的人都十分羡慕。村里爱饶舌的人都说;看人家小艳,穿金戴银的多气派!还老给妹妹小华稍东西来。同时指着自家的女儿们说;你们都是白吃货,也学学人家给家里争点脸出去闯闯去……。

这是闲话,咱们下文只说刘家的小艳和小华。

小艳十八岁到北京,因人长得漂亮,经人介绍开始在歌厅作招待员。每天看到那些不干活便能赚大把钞票的小姐们,真是羡慕死了。自己累死累活每月才拿600元,有时还被领班找茬儿扣掉一些,既辛苦又得加着十二分的小心伺候着那些大款们。一次小姐不够用临时让她做了两个小时的台,客人临走,万万没想到人家一下给了她三百元,激动的心情无法言表,当时哆嗦着把钱收好,从那以后便一发不可收拾。

以后,小艳开始坐台,后来出台,再后来开始走上了职业卖淫的路。一晃,四年过去了,挣了个盆满钵满有了几十万的积蓄。住的是公寓,吃的是饭馆,穿的是名牌儿,戴的是金银,人已经完全适应了这种生活。任何男人都能玩儿得转,此时她早已悟出了,女孩儿年轻的本钱真好!

人变思想也在变,每天除了自己做还为其他姐妹们拉拉皮条,很快便成了小有名气的老鸨。老鸨们也经常在一起研究业务,从中小艳又找到了赚大钱的窍门儿,就是为想入门的小姐妹们找有钱的嫖客开处,一次最少3000元,上万元每月也能碰上。还有的客人一看是处女有时会给她一大笔钱便把小妹包走了,这也时有发生。还听说,有的长的漂亮的女孩儿被某某老板娶为了填房,真正做起了人家的太太,再有就是为了传宗接代专为人家生孩子去了。呵!这买卖可真是深了去了又火了去了!

话说小艳的妹妹小华,初中刚毕业,便迫不及待的到北京找姐姐,想让她为自己也找一份好的能挣大钱的差事,那时她并不知道姐姐是在做皮肉生意。到了北京,姐姐带她玩了三天,该去的地方都走遍了,还照了好多照片给妈妈捎去,真是既开心又开了眼界,平生只去过重庆,但北京可比重庆大多了也繁华多了,怨不得姐姐总说外面好不愿意回那个土窝呢!

是有凑巧,小华刚来北京的第四天,小艳的一位同是做拉皮条生意的同行李姐找她。小艳开始想拒绝,说;我妹妹刚来我想多陪妹妹几天,这几天不打算作生意。可李姐坚持一定要请她吃饭,说有要事和她商量,并且要她可以带着妹妹一起来。

那天,在大北窑的一家豪华酒楼,李姐为她们姐妹俩摆下了一桌丰盛的酒席。小华平生哪见过这种场面呀!满桌的花花绿绿叫不上名的各种美食,让自己看了馋得不行,经介绍原来有鲍鱼、龙虾、多宝鱼等,听也没听说过的好东西。和李姐寒暄完了,两位姐姐只是让她吃,她们却在一旁叽叽咕咕不知道在商量个啥,小华只知道吃完全不去理会她们,真是大快朵颐好不开心。

吆!妹妹长的可真称得上是绝色美人!李姐微笑着夸小华长得漂亮。小华确实长得出色,家里姐妹五个就属小华长得漂亮,家乡那一带也称得上是数百里挑一的川妹子。小华的漂亮,一般用语言还真是无法仔细表达的,她就是属于,凡是男人见了就爱的那种类型,不说是沉鱼落雁也可称得上是国色天香了,反正在我的眼里是这样的。

小华被李姐夸的有些不好意思,说;李姐长得更漂亮。李姐叹口气说;哪里呀!我要是卸了装真是看不得了,哪有妹妹的自然美,那才叫真的美,是人人羡慕的美……。小华哪里知道,此时姐姐和李姐已经拍板定下了决定小华前途命运的肮脏勾当。

原来李姐刚才正在和小艳商量,有一位家衬万贯的地产商是李姐的老客户,他每十天半月的便叫李姐为他找一位处女供他泄欲,已有数年的这种生意了,李姐已从他那里不知赚了多少这种昧良心的缺德钱,这两天这位客户又在找李姐为他安排了,李姐大部分生意都得指着他,是一位不敢得罪的老客户。而小艳又是李姐领进这一行的,李姐在这一行中又颇有势力,小艳更是得罪不起的。小艳姐俩刚一进门李姐一眼便看中了小华,因此,刚才她俩商量的就是此事。

回到小艳住的公寓,小艳装作不经意似的和小华说;有笔大生意姐姐为了陪小华把他推掉了,明天准备陪妹妹去买东西。

小华一听就急了,说;我来这里是为了打工挣钱的,反而因我而耽误了姐姐的生意,这怎么可以。

小艳说;姐姐也犯难啊!

姐,你有什么事我能帮你吗?

小艳一听这话,赶紧接过话茬儿;姐姐这生意除了妹妹谁也帮不了。

小华有些差异;我刚来北京什么都不懂,什么重要事非我不可?

有位客户他要找一位女朋友,可我手头没合适的,李姐看上了你,说你保证会让他满意。

可我才16岁呀!从来没交过男朋友,我目前暂时也不愿意交男朋友,我还小。

这也没什么,过两天还可以和他吹,这只是暂时的,那人很有钱的,很愿意为女孩子花钱的。

小华脸红红的低着头,可我从来没和男孩子接触过。

没关系,大不了俩人亲亲嘴,你又少不了什么,就是ML也没什么,你我不说谁也不会知道的。

小华的脸红的就像熟透了的苹果,自己还从来没想过这事,太突然了,不知怎么才好。

小艳在旁看着妹妹说;这可是赚钱的机会,只几天也许也就几个小时,就能赚到老爸一辈子都挣不到的钱。打工受累能赚几个钱?有这么好的条件,傍大款几天你就能过上公主似的生活。

你不愿意就算了,明天我就买票,你还是回老家吧。

小艳看妹妹红着脸不回答,便发出了要送妹妹回老家的狠话。

小华在姐姐的一再逼问下,最后害羞得发出像蚊子似的小声;我只去看看,不好你就帮我拒绝他可以吗?

此时,她即怕姐姐把她送回家,更怕见那个男人,最后在姐姐的强迫下勉强答应去见见那个男人。

华灯初上,小艳和小华坐上李姐开的车,一路往北来到一群别墅区。此时,门卫早已接到里面房主事先告知的车牌号,她们进门时没费什么口舌便很顺利的进了小区。车停在一座带有很大的花园洋房面前,不一会一位穿着睡衣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

李姐向小华介绍;这位是王哥。

小华一看,这位男人比自己的爸爸小不了多少,心头一紧,五味杂陈有说不出来的滋味,十分不情愿下车,坐着不动。

此时,李姐用眼瞪着姐姐小艳,小艳为难的眼神中似是哀求的看着妹妹小华。

小华想,姐姐这么为难,大不了进去一下一会就出来,省得姐姐在李姐面前为难。想到此,磨蹭了会儿便下了车。那个男人一见小华眼睛都直了,瞬间回过神来冲车里的李姐点点头,转身搂着小华的肩膀一同进了别墅。

屋内的豪华装饰是小华从不曾见过的。一位小保姆端过咖啡放在小华面前;小姐请用咖啡,然后便转身不见了踪影。那男人面带笑容的说;喝吧,到我这里随便些不要拘束,小华下意识的喝了几口也没尝出个滋味,时间不大就感觉浑身热哄哄的,不知是紧张还是什么原因,浑身还昏沉沉的,但头脑还很清醒。

小妹妹是不是房间很热,要不要去洗个澡?

小华很害羞,摇摇头;不。

男人过来搂着她,小华想挣脱,但没他力气大,男人开始动手动脚的脱小华的衣服。

吓的小花说;不要,我要回去。

难道李姐没和你说嘛?我不会亏待你,会给你很多钱的。说罢拿出厚厚一沓钱,崭新的百元大钞足足有几万块。

小华瞬间一愣,但很快平静下来,他不想出卖自己的肉体,更不想把自己的初夜交给这个大自己几倍的男人。她流下泪水还是不答应。

男人有些急躁,说,你姐姐和李姐已收了我的钱,难道你们要反悔吗?

小华这才明白,是姐姐出卖了自己,心里既恨姐姐又怕面前的男人,因此流着眼泪不再说话。

小妹妹,我非常喜欢你,只要你能和我好,我以后会好好待你的,你还可以到我公司来做事。

男人已经把小华的衣服剥光,小华没有反抗,默默地忍受着男人进入的刺痛。

小华下身的刺痛很快就麻木了,男人不停的在动。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男人满足的抱着赤裸的小华,嘴在不停的吻她,小华已经彻底的麻木了,此时感觉大脑、身体已不再是自己的了……。

小妹妹,这钱是你的。

小华用无神的眼光看了看,足足有三万块钱。

回去后,就说给了你一万,不然李姐会提的很多。男人好心的嘱咐她。

回到姐姐住处后,小华进到卫生间,站在喷着热气的蘑菇头下冲了许久许久,好像要把今天男人弄脏自己的身体再次冲洗干净。此时的她,流着泪,流着血,流着无限的悔恨和耻辱。

这段真实的故事,我听完后永远不能忘怀,写出来告知广大网友。现在也不知小华在干什么?是堕落了还是回到自己贫穷的老家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