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十卷 马来西亚 第十五章节 身世之谜(下)

月亮下的船 收藏 11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不过此时坐在福雷斯特身旁的特工并不知道,之所以为什么总统会选择福雷斯特来出任自己的国家安全顾问,并不仅仅是因为福雷斯特是安德鲁总统的故交这一点,更多的是因为福雷斯特在兰德公司时,所积累下的深厚政治资本的作用。而且福雷斯特的背后,还有某种势力在推波助澜。不过正如一件艺术品一样,人们往往只会注意到它的光芒,而忽视了瑕疵。

尽管长期以来,兰德公司坚持自己只是一个非营利的民办研究机构,独立地开展工作,与美国政府只有一种客户合同关系。但没有多少人相信这个鬼话。虽然兰德公司也努力通过拥有不同性质的客户的形式来保持其独立性,但大家都知道,兰德的主要客户只是美国联邦政府,以及国防部。而与空军的溯源又似乎可以解释出某些观点。

更为让人觉得不可意思的是,所谓的不同性质的客户,就是指兰德公司和仅仅一个五角大楼的陆、海、空、情报、国防部长办公室等机构,有许多不同的部门来打交道,实现其所谓的独立性。而人们不难从兰德的收入账单上去发现这一点。

兰德公司65%的收入来源于联邦政府,也就是说,兰德公司65%的生意来自联邦政府,剩余35%的生意分布在许多不同的客户间,而这35%之中还包括有各州政府、美国的传统盟友政府、一些财团、以及给予兰德公司提供资助的基金会。

不过由于兰德公司一直保持着关于独立性的文化传统,其既有发表研究结果又让公众获取研究结果的自由,同时作为政策研究机构,兰德公司可能给予任何难以让客户接受的观点。也就是说,花了大把的钞票,雇佣兰德公司进行某种方向的问题研究的客户,可以会发现兰德公司最后得出的研究结果与其所想要推行的政策不相符、甚至相互冲突。

作为兰德公司的客户,首先需要的就是注重兰德公司研究的客观性和公正性,而不是期待着兰德公司会告诉他们“我这里有你想听的东西”

之所以兰德公司拥有一定的独立性,是因为其具有一个独立组成的监事会,加之兰德公司的研究人员在学术研究方面独树一帜,在社会上有‘兰德学派’之称,其不仅以高水平的研究成果和独创的见解著称于世,而且为美国政府和学术界培养了一些屈指可数的人才,也正是因为这样,福雷斯特当初才得以进入兰德公司,并迅速的积累下了自己的政治资本。

早1948年,刚刚创立1年多的兰德项目组在获得福特基金会的第一笔投资后,便开始了自己迅速的发展,因为从一开始,兰德公司就具有较大的野心,即使得能够成为全球顶级咨询公司。而两年之后,当时还羽翼未丰、寂寂无名的兰德敢于向五角大楼以200 万美元的高价叫卖自己关于朝鲜战争的研究成果,也正是因为这样。

利用战时与军方合作建立的人脉保证了来自空军方面的资金,这一点就是兰德本身的性质,而从某些方面来说,空、海军之间的矛盾又本身就存在于财团之间的对立,当初选用资本背景深厚的Rowan Gaither出任公司筹备负责人,以有利于吸引银行、基金会的投资时候,兰德公司就考虑到Rowan Gaither本人就是福特基金会的负责人这一点。

提出对美国军事战略影响巨大的‘第二次打击’概念的数理逻辑学家兼经济学家、芝加哥大学教授艾伯特-沃尔斯蒂特;

前中央情报局长、国防部长、能源部长詹姆斯-施莱辛格;

前军备控制和裁军署署长、里根政府的国防部副部长-弗雷德-伊克尔;

战略问题专家、赫德森研究所的创建人赫尔曼-卡恩;

纽约市立大学教授、苏联问题专家唐纳德-扎戈里亚;

迈阿密大学教授、苏联民防问题专家利昂-古里

密执安大学教授、著名中国问题专家、曾任美国驻香港代总领事的艾伦-惠廷

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中国和亚洲问题专家哈罗德-欣顿

在兰德的日子里,福雷斯特曾经师学于他们,并从他们之间得出、并积累起来属于自己的某些资本力量,要知道兰德公司在1970年就创办了兰德研究学院,这是一所当今世界决策分析的最高学府,以培养高级决策者为宗旨,不过福雷斯特在意的并不是这所学院所颁发的‘决策分析博士学位’,而是通过这段学习生活,自己能够以一个较好的起脚石,进入上层,因为兰德研究学院的学员几乎遍布美国政界、商界。而此时的兰德公司也因为服务对象也从原来的只针对空军,而扩散到军方的整个高层,对于福雷斯特来说,这才是他最想要的。

进行战略研究、开展具有预测性、长远性的研究是兰德公司的拿手好戏,也因为这样,兰德公司更多的介入了他们本不该介入的内幕,因为公司研究课题组往往提出的不少想法和预测是当事人根本就没有想到的,是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被证实的。

1950年正当朝鲜半岛局势风雨飘摇之时,兰德公司开始着手对朝鲜战争进行评估,最终,兰德公司得出的结论只有一句话:“中国将出兵朝鲜”。

对于这个结论,兰德公司欲以200万美元将研究报告转让给五角大楼。但陆军高层压根对兰德的报告并不感兴趣。别说当时的新中国无论人力财力都不具备出兵的可能性,就是具备,也没有人去相信,起码在日本当了5年太上皇的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将军不会去相信。

随着5万多具尸体铺就的惨败,军方高层震惊了,空军则是喜颜而开,因为兰德公司的成功在某些方面来说,对于空军便是胜利。

在兰德公司50多年的历史上,尽管其已经完成了无数的研究课题,而且其中很多在咨询界影响巨大,但没有人会忘记是兰德公司成功地预测了中国将出兵朝鲜这个话题。这个在兰德创建之初自发研究的‘小’课题,却给兰德公司带来了如此巨大且长久的声望,恐怕是谁都没有想到的。而也因此,兰德从开始之初,便是和中国结下了不解之缘。

关注国际热点问题,从1950年的朝鲜战争,到6O年代的越南战争,70年代信息技术,再到八、九十年代的苏联解体、两德合并、后冷战时代战略,乃至中东问题、台湾问题、朝鲜问题等,只要是全球万众瞩目的焦点问题,兰德的身影总是存在着的。

70%的研究报告是机密的,30%是公开的,而也因为兰德公司被誉为美国的‘思想库’、‘大脑集中营’,所以其本身存在的影响,才能左右着美国的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一系列重大事务的决策。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使得福雷斯特无形的获得了自己所能够获得。

而本身对焦点问题开展研究,其成果就很容易引起公众的关注,这一点上,更是无形中扩大了自己的知名度,而兰德公司之所以能够在创立后不久就得到各大银行和基金会的资金支持,并受到美国军方和政府部门的重视,除了发起人-亨利-H-阿诺德将军的个人背景外,更多的就是其本身和财团利益者所存在的理不清的瓜葛。

翻开兰德公司的名人录,亨利-H-哈罗德将军,不仅仅是兰德公司的创始人,而且还曾任空军参谋长;经济学家肯尼斯-阿罗,1972年诺贝尔奖获得者;赫尔曼-卡恩,核战理论家;前国防部长-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在1981-1986年间任公司主席;卡尔-比尔德特前瑞典首相;前国务卿康多莉扎-赖斯在991-1997年间任理事;还有五角大楼的文件泄漏者-丹尼尔-埃尔斯博格,这些人还只是整个兰德名人录中的冰山一角。

对于福雷斯特来说,祖上的某些疑团是主使着他进入政界的主要原因之一,虽然他对搞清楚詹姆斯-福雷斯特的死亡真相并不一定有多感兴趣。

而此时,正在中国城的休-托伊等人却正在谈论着中国间谍的事情,而总是显得吃不饱的格兰特却是在笨拙的用筷子夹起一块刺身,沾了些芥末,看上去这个白痴并不懂得日本料理。而小酌着清酒的托伊却没有格兰特那样的什么都不在意。他在思考。

2003年被美国司法部起诉的Katrina Leung,这位为MSS和FBI工作的‘间谍’居然长期的便是生活、工作在多数联邦探员们的身边,没有人会想到她会是中国特工。

还有那位慕先生,他不仅仅是一个商人,如果是这样,当初他也不会被捕了。

至于Chi Mak,这位长期在附属于美国国防工业公司的L-3通信控股公司Power Paragon任职的华裔工程师,于2008年3月25日,被指控为‘间谍’,加州联邦法院判处了他有期徒刑24年5个月。

而这还不包括那位1986年2月21日,在等待判刑期间,在狱中用塑胶袋蒙住头部后用一条鞋带系紧袋子窒息自杀的金先生。

对了,还有在1961年因被揭发担任间谍而被港英政府驱逐出境的、前香港警务处助理警司曾约翰。

这些人无一例外的都是中国情报界的翘楚,而且都长期潜伏在政府、商界的高层。

等等,高层,休-托伊忽然的一愣,手里的清酒也忽地从杯子中洒出。


注:陈文英、慕可舜、麦大志、金无怠、曾昭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