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涌星垂 第一卷 天下布武 第六章 宝剑流光

王藏山 收藏 8 6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3.html[/size][/URL]   “这就是流光剑?师傅传给我的时候可啥也没说呀?月宗宗主是怎么一会事?难道手持流光剑就是宗主了吗?”   “当然了!宗主执神器,我魔门三宗各有神器在手。日宗羿王弓,月宗流光剑,星宗护花铃。”唐棣儿知道我对魔门内幕不熟,就给我一一介绍。   “护花铃也是武器吗?怎么用?不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3.html


“这就是流光剑?师傅传给我的时候可啥也没说呀?月宗宗主是怎么一会事?难道手持流光剑就是宗主了吗?”

“当然了!宗主执神器,我魔门三宗各有神器在手。日宗羿王弓,月宗流光剑,星宗护花铃。”唐棣儿知道我对魔门内幕不熟,就给我一一介绍。

“护花铃也是武器吗?怎么用?不会是用铃铛去砸别人的头吧?那可是‘叮当’作响。”我装傻充楞可是一绝,既满足了美女的表现欲,还能造成美女思想上的麻痹,放松警惕,露出可乘之机。

“^_^!当然不是了!护花铃配合星宗绝技天魔舞,有勾魂夺魄之功,怎会只是用它打别人的脑袋呢。”

“而且,故老传说,五百步之内,两只护花铃可以相互激荡起对方的铃声,甚至可以大体判断出对方的方位,所以这对手铃儿又叫同心铃。”

哦……原来是钓马子用的,没兴趣。钓马子还用的着道具吗?

想我当年,重剑无锋,大巧不工,二十岁前恃之纵横花丛。呸,呸,在吹牛皮,别当真!

二十岁后,不滞于物,嬉笑怒骂皆似有情。自此精修,渐臻于无情胜有情之境。……大部分时候是别人无情……

再到后来,我创业成功,年少多金,满世界的白领、小资、贵女都想往我怀里钻。我可是做到了“人在花丛过,片叶不沾身”的,惹得好几个美女怒问: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你?!

是啊!怎么不是,我还是男人中男人呢!不过你那蒲柳弱质,我还真的瞧不上。

大都市物欲横流,刻意的美丽包裹着一个个善妒的女人,颓废的脸孔,轻薄的嘴唇,浓妆艳抹,眼眸苍白,灵魂空虚,脚步颠簸,时而歇斯底里,时而一派天真,擅于肉麻当有趣,精通巧语骗钱花。我鄙视你们,我和你们不是一类人。

我想要的,你不能给我;我不想要的,却时刻萦绕在耳边。苦恼啊,后来只好参了军躲得远远的。

不是我太矫情,而是真的找不着好的哎!盼星星,盼月亮,好不容易盼到了万恶的旧社会,劳心费力的终于找着个可人疼的名门侠女,本以为“今夜做梦也会笑”,又落得“棒打鸳鸯两处飞!”

呜呜,人家好可怜哦,不瞒您说,我……我TMD还是个处男了我。掬尽西江水,难洗满面羞……羞!羞!太失败了!

我不是个随便的人,虽然也曾想过逢场作戏,又恐琼楼玉宇,没病揽伤寒,淋病、梅毒倒也罢了,要是得了艾滋……那可就亏大发了!

呃!想到哪儿去了,自从穿越以后,我就落下个老走神儿的毛病。这不,唐棣儿见我目光呆滞,若有所思,还以为我对护花铃动了心思。

“护花铃现在可不在星宗大师姐手中。八年之前,苍山之麓,洱海之畔,当时的星宗大师姐林三姑姑与一个姓金的少年侠士赌赛轻功,彩头儿就是星宗的秘宝护花铃。我爷爷明赓公当时客居云南,也添为公证人之一,那年我七岁,跟着爷爷也有幸一睹绝顶高手的旷世轻功。”

唐棣儿脸上流露出悠然神往的神色,目光也变得有些虚无缥缈。

“他二人在湖畔花树之上,踏花逐浪,去夺一只金丝异种凤尾蝴蝶。当真是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傲啸乎东西,隳突乎南北。当金少侠足踏飞鲤,将蝴蝶儿揽在指尖,林三姑姑已是面若死灰。金少侠将蝴蝶儿置于肩头,那蝴蝶儿恍有灵性,翅膀歙合,竟不飞去。”

“那金少侠言道,他虽小胜于轻功,却不欲籍此掠得星宗重宝,意欲替星宗报偿了前任大师姐林黑儿惨死之仇,再来索取护花铃。又过了月余,我就听说金少侠火烧北京建福宫,克毙‘苍山鬼母’无牙娭毑,替星宗报了大仇。林三姑姑以护花铃相谢之后,就再也没有听到过他的消息。”

唐棣儿两颊绯红,眼光迷离,仿佛沉浸在了无边的幻想之中。莫非这小妮子动了春心,一直暗恋这姓金的?那年她才多大呀,受不了。

哼!没错,“男人笑眯眯,不是好东西;女人面孔红,心里想老公。”

沉寂了片刻,唐棣儿轻轻地嘀咕:“也不知道他将护花铃送给了哪个……”

“别傻了,不管送给哪个,你是没份儿了。”我忍不住出言调笑。

唐棣儿轻啐了一口,脸更红了。

“早就知道被你看穿了,你个贼眉贼眼的大坏蛋!可讨厌啦!”这美女作势欲打。

“呵呵,谁让你长的好看呢,想看不穿也难啊。”

……这场面真是忒俗了,我最少在三十本YY小说里见过,不想今日也有用到的时候。好在效果还是不错的,哪个女子不喜欢别人夸她漂亮呢?经典啊!保留节目,常用常新,应该申请加入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人家哪里有什么好看,现在星宗的大姐头儿林巧舜大姐姐才叫好看呢!”唐棣儿似笑非笑,好像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儿,半带鄙夷半带酸,乜斜着看了我一眼:“哼!她可是最喜欢象你这样的风流浪子了,说!你是不是把我当成她了?本姑娘可不会给你好脸色看!”

“冤枉啊,我的青天大老爷,我连星宗是公是母都不知道,怎会喜欢它的大姐头儿?你不是说星宗大师姐是林三姑姑吗?咋又变成了林巧舜?还有林黑儿是谁啊?”

唐棣儿怒道:“你还真是个问题儿童哩!你师傅难道什么都没和你说过吗?”

“不过也难怪,咱魔门中想找个不怪的都难些哩。有些前辈只传武功,不传教义,弟子甚至都不知自己是魔门中人!同宗的师兄弟见了面,互不认识也是常有的事,和其他两宗更是甚少往来。星宗全是女子,月宗也神秘的很,除了三十年一次的三宗主大会,魔门其实就像一盘散沙。”

唐棣儿简要地跟我说了些林黑儿,林三姑姑和无牙娭毑之间的一些恩怨,道出了魔门星宗多年前的一段密辛。

话说三十一年前,上届魔门三宗主大会上,唐棣儿的爷爷唐明赓一举夺得了日宗宗主之位,星宗宗主则落在了林黑儿手上。俊男靓女,风华绝代,风头一时无两。月宗则根本没有出现,令唐明赓整合魔门之愿无法实现,只能扼腕叹息而返。

林黑儿一统星宗之后就应义和拳大把头张德成之邀去杨柳青设堂口,开了一种专收妇女的拳会,唤作红灯照。入会妇女统统穿了红衣红裤,右手提红灯,左手持红折扇,年长的头梳高髻,年轻的绾成双丫髻。

林黑儿自任红灯照的大师姐,又被称做“黄莲圣母”。入了红灯照的妇女,跟着这位大师姐在静室习拳,用不了几天,就能得道术成。号称一旦术成,持了红折扇徐徐扇动,自身就能升高登天,在空中自由翱翔。这时右手的红灯投掷到哪,哪就是一片烈焰火海,其威力就好像现在的轰炸机云云。

那年五、六月间,八国联军火烧圆明园,义和拳向京津进军。老佛爷密谕天津总督裕禄改剿为抚,礼请义和拳大把头张德成及红灯照首领林黑儿率众进驻天津,意欲笼络并驾驭。林黑儿智斗裕禄,终使清兵开炮助战,在老龙头火车站大败八国联军。

后来清廷叛卖投降,义和拳各部遭八国联军及官兵夹攻。林黑儿在望海楼教堂被清廷大内高手“苍山鬼母”无牙娭毑偷袭,身负重伤,危急中传信除奸,断后牺牲,掩护妹妹林三娘等突出重围。这才引出一段“林三娘三打点苍山,金岳霖火烧建福宫”的热闹戏文来。

金岳霖斩了无牙娭毑之后就销声匿迹了,又过了几年,林三娘也死了,遗命把星宗宗主之位传给了女儿林巧舜。

却说这林巧舜,也是一个奇女子。传说林三娘当年梦见神鸟衔赤丸入怀,然后就怀了林巧舜。这一怀胎就是三年零六个月,生时红光满天,异香满室,红灯照的拳友们看见红霞满天,还以为是着火了,等提了水桶来救,林巧舜已呱呱坠地矣。

……红灯照里有人才呵,又编造出个小哪吒来。帅呆!红灯照学的是“白莲圣母”唐赛儿造反的老路,有一定前途,我有点看好你!

话说林巧舜不但武艺高,而且琴棋书画无一不精,诗文也做的好。最后唐棣儿又略带鄙夷的说起林巧舜精擅魔门秘技天魔舞和天魔吟,常凭了这两种星宗绝技勾引男人,引得江东一些浮浪游侠儿、旧式文人墨客、新式文学青年如狂蜂浪蝶一般恋栈不去,就连苏、杭、闽、浙几个有名的诗僧,也倾慕林巧舜的才华,时常暗通款曲云云。

哦?难道红灯照已沦落到了以色相招揽人脉的境地了吗?怪不得隐湖掌门看魔门不对眼哩,尽吃些飞醋。

这时天色渐晚,骡子车不紧不慢“嗒嗒”走在山间小路上,前面就是楞伽寺的山门了,我和唐棣儿的促膝谈心也告一段落。这美女在路上见到熟人儿,撂下一句“晚上月亮上来的时候我们再见啊。”就跳下车跑去跟人唧唧歪歪去了。

我把骡子车交待给知客僧,免不了到庙里随喜一番,看过了四大天王,弥勒佛祖,释迦牟尼,地蔵王菩萨,又跑到斋堂去吃面。

两大碗蘑菇素面落肚,我暗暗比较静庵和楞伽寺厨子的手艺,这个庙的面食用料精洁,面条子和的劲道十足,火候也掌握的好,看来楞伽寺有着不弱于静庵的实力?

我在斋堂一口一口呷着面汤,看着魔门小一辈儿的男女弟子进进出出,排排坐,吃面面。中间确有几个女子还算秀色可餐,但也绝非像许琤、唐棣那样的绝色,看来魔门高层人士吃饭另有雅间,也不知道林巧舜来了没有。

嗯,魔门弟子一个个素质都很高啊,食不言,寝不语,各顾各闷头吃面,也有围在一起嘀嘀咕咕的,却都很小声,完全符合公共场所道德规范。

可我知道平静之下其实暗流汹涌,我闭上眼睛感觉一道道神念在我背后扫来扫去,那是魔门弟子互相以气机相探。哼!看来战略战术水平还停留在十九世纪二、三十年代,血的事实告诉我们,没有十二分的必要,主动式探测雷达可不要随便乱开呦!魔门弟子实在是……太嚣张了……

“听说咱月宗那个章岳钧得了诸葛武侯的兵书宝剑,据说要问鼎月宗,还要一统魔门哩!”

魔门中也有追星族、狗仔队?一个月宗女弟子两眼放光,面带崇拜,悄悄对同行的师兄弟说:“人家还是革命党上海滩军政府的政要大员呢!”

四面八方传来“嘿嘿”冷笑之声,显然都没拿女子的话当回事儿,魔门中人果然谁也不服谁。

“魔门虎狼之兵如能为我所用”,以后恐怕只能出现在我吃饱喝足,倒头大睡的呓语中了吧……

魔门弟子桀骜不驯,独善其身,除了授业师傅之外,向来不把别人放在眼里,又没有强力人物铁腕统御,纵然个个都乃虎狼之兵,也是一盘撮不起来的散沙。若不是三十年一次,日、月、星三宗较艺夺宗主,又有“宗主执神器”一说,恐怕大部分连来都不会来。

我潜心摸索,意与神会,开动六识,魔门弟子音容举止,武功高低,服饰兵器,人际关系等等琐碎的片段在我心中慢慢形成一张图谱。只要按图索骥,投其所好,来日相见于江湖,魔门弟子未必就不能成为一股助力。

唔,有十七个家伙没有冷笑,这里头至少有一半是亲章派?还有坐在角落里的那个女子,有些不简单,仿佛遁入了人们视线的盲点,决不引起别人半分注意。若非她对那个章岳钧的消息表现的不动声色,我还真不会注意到她。

当我的目光若有若无地搭上这个女子的后背,这女子蓦地扭回头来和我对了一眼。

哇!晃到了!好一双灿若星河的乌亮眸子,相逢肯顾生姿色,迎眸烂熳总清幽。吔!又是一个易了容的大美女!只有堪称绝色的大美女才能配得上这双眸子!

在两道目光于空中交汇的瞬间,对面那双眸子露出一刹那的迷惑。别找了!美女!没错,就是我!我不禁眉目传情。

大美女展颜一笑,用眼神狠狠地剜了我一眼,这一眼直如夜幕上的星星一般,煞是妖异动人,饶是我郎心似铁,也感到心旌微微有些摇荡。

霎那间,我猜到了她的身份。

是她,是她,就是她,我们底英雄,小哪吒!

这就是那个传说在娘肚里头呆了三年零六个月的林巧舜?确实是个风华绝代的可人儿,单凭这双儿勾魂夺魄的眸子,就稳占江湖绝色头十名。

现在的名门闺秀好可怜哦,不论唐棣儿还是林巧舜,不易容化妆就出不了门。哪像二十一世纪,大小明星多如过江之鲫,随便戴个蛤蟆镜,露上两条光腿腿,掉到人堆儿里谁也找不着。

人和人的差别咋就这样大呢?“三代穿衣,五代吃饭。”我暗自感叹,林巧舜家里世代豪富,林家先祖蒲台人林叔宝是大土匪唐赛儿的老公,唐门更是有着数百年的历史。

这些名门望族雄踞一方,代代都娶美女进门,生下来的宝宝自然个个粉雕玉琢,美丽一代一代积淀下来,再加上世家望族一整套的贵族训练手段,自然有一种雍容华贵的大家气度在里面,仿佛云淡风轻,外物已然不滞于心,没来由就让人自惭形秽。

反观和咱们同时代成长起来的所谓明星,本来一样是吃着肯德基,喝着三鹿奶,看着奥特曼,玩着溜溜球长大的。随便在培训班里学上点唱歌、跳舞啥的,找个机会靠着潜规则当上了各类大小明星,就一个个趾高气扬,仿佛全中国男人都已配不上她了,非要找个除非洲以外的国际主流社会人士嫁了,方逞平生之志。吐啊,不用远,就这样的才艺放到民国,不见得就能比得上那些八大胡同儿里头的名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