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坚决抵制非党化非政治化军队国家化(转自搜狐)

akyyxsdr 收藏 2 1213

“三个为什么”系列解答


释疑解惑 铸牢军魂


——国防大学专家与二炮通信总站官兵对话抵制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军队国家化”


■陈寿富 本报记者张心阳 黄昆仑


本刊《为什么要坚决抵制“军队非党化”》、《为什么要坚决抵制“军队非政治化”》和《为什么要坚决抵制“军队国家化”》发表后,在军内外引起热烈反响。为进一步加深对“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错误观点实质和危害的认识,5月14日,我们约请国防大学军队党史党建研究中心专家教授与第二炮兵通信总站官兵进行了面对面的互动交流。




——编者


“三化”之间的内在联系及其来龙去脉


军务股长霍志刚:看了“‘三个为什么’系列解答”后受到教育和启发,请再谈谈:“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军队国家化”这三者之间的内在联系及其来龙去脉?


国防大学军队党史党建研究中心副主任吴杰明:“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是相互联系、相互配合的三个错误政治观点,从表面上看,它们是三个相对独立的命题,分别涉及到军队与政党、军队与政治、军队与国家等方面的关系,但其核心内容都是关于军队领导权问题,根本目的都是企图割裂党与军队的密切联系,否定共产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改变我国的现行政治制度。其中,“军队非党化”处于这三种观点的首要与核心位置,“军队非政治化”是“军队非党化”的理论支撑,而“军队国家化”则是对“军队非党化”的延伸和补充。三者的内容虽然各有侧重,但彼此却有着密切关联,本质是完全一致的。

“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并不是一个新话题。从理论来源上看,它是资产阶级关于军队、国家、政党、政治学说的重要内容,一些西方学者对此早有论述。如美国政治学家亨廷顿1957年所著的《军人与国家》一书中,就明确主张军人要脱离政治,保持政治中立和政党中立。西方国家把其执政党通过国家政府掌握兵权的军事领导制度,称作“军队国家化”,这是一个具有迷惑性的政治幻觉,军报“‘三个为什么’系列解答”对此已经做过剖析。





在我国,“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的观点也很早就出现过。最典型的就是抗战胜利后国共两党在这个问题上的不同看法。当时,蒋介石向共产党提出了把人民军队交出去的所谓“军队国家化”要求,我们党则认为,这种“军队国家化”,说到底就是“要把人民的军队化为军阀的军队”,为争取中国和平民主的新前景,我们党进一步提出,实行“军队国家化”必须首先实现“国家民主化”,组建民主联合政府,然后国共两党再把武装力量交给新的民主国家,或者两者同时进行,但这遭到了国民党的拒绝,并以发动全面内战来回答。随着中国共产党在全国执政地位的确立,“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等问题曾一度趋于沉寂。但进入新时期后,它们又再次被重提和热炒起来,这其中有着复杂的背景。苏东剧变后,敌对势力加紧对我推行西化、分化的政治战略,而包括“多党制”和“军队国家化”在内的所谓“民主化”,就是其西化、分化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我国改革的深入和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推进,一些别有用心的人迫切希望中国向着“多党制”、“军队国家化”的方向发展,公然提出所谓“剥夺政党对军队的垄断权”、“政党组织应从军队退出”等政治主张,使得“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日益成为对我军渗透破坏的一个重要思想武器。


由此可见,“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不仅由来已久,而且有着特定含义和明确目标。我们要追根溯源,从三个观点之间找到其内在联系,从历史事实中发现其演变规律,透过外部表象看到其实质与要害,从而清楚地了解它们,坚决抵制它们。

正确认识军队、国家、政党、政治之间的基本关系


二营教导员陈康:对基层官兵来说,认清“军队非党化”、“军队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的虚伪性和欺骗性,确实需要正本清源,讲清基本道理,请谈一谈:究竟应当如何认识军队、国家、政党、政治之间的基本关系?


国防大学军队党史党建研究中心副教授刘继忠:这个问题提得好。应该说,军队、国家、政党和政治都是人类社会的特有现象。




原始社会解体以后,随着私有制和阶级的产生,相继出现了军队、国家和政党,以及各种各样的政治现象和政治活动。按照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军队是阶级的武装组织,是维护阶级利益的暴力工具,同时又是国家机器的重要组成部分。国家是一定阶级的统治机关,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而政党则是阶级的政治组织,代表本阶级利益并在本阶级中处于领导地位,政党的重要目标是取得和巩固国家政权。政治是一定的阶级为了维护和实现其利益所进行的各种活动的总和,军队、国家和政党都在根据各自的政治目标从事着政治活动。


军队、国家、政党、政治的本质,决定了它们之间存在着不可分割的内在联系。军队、国家、政党都产生于一定的阶级基础之上,都为维护和实现本阶级的利益而存在,都围绕公共权力特别是国家政权而展开活动,都是政治的产物。当今世界,在政党政治条件下,执政党作为国家政治生活的核心,行使着领导和管理国家的重要权力,必然要通过一定的方式和途径领导和掌握军队。无论社会主义国家,还是资本主义国家,都概莫能外。从这个意义上看,宣扬“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掩盖和割裂了军队与政党、军队与政治、军队与国家之间的内在联系,其虚假性、荒谬性显而易见。宣扬这些错误政治观点,如果不是出于无知,就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

“社会主义国家的军队”与“军队国家化”的本质区别


二营三连班长宋娟、战士刘月:既然承认我军的性质是“党的军队、人民的军队、社会主义国家的军队”,那么,“社会主义国家的军队”与“军队国家化”有什么本质区别?


国防大学军队党史党建研究中心办公室主任齐彪:“国家的军队”与“军队国家化”这两个命题不能混为一谈。“国家的军队”是指军队是国家机器的一部分,这是公认的客观事实。




“军队国家化”利用人们对“军队是国家的”这一命题的认同心理,故意把“国家的军队”与“军队国家化”等同起来,企图把我们这支原本属于社会主义国家的军队,“化”为一种抽象国家的军队,或者是实行西方“多党制”国家的军队。


“军队国家化”最具蛊惑性的观点是:既然军队是国家的,军队就不应该由党来领导。其实质就是以军队的国家性质来否定军队从属于政党的政治性质。这不仅在理论上说不通,也不符合客观事实。在政党政治中,军队既具有国家性质,又具有从属于执政者或执政党的政治性质。而且这种政治性质相对其国家性质来说,更具有本源性、基础性。军队的国家性质说到底是由从属于执政党的政治性质来决定和保证的。只有军队置于执政者或执政党的领导之下,才能保证军队的国家性质。奴隶主阶级执政决定其军队是奴隶主国家的性质;地主阶级执政决定着其军队是封建主义国家的性质;资产阶级及其政党执政决定其军队是资本主义国家的性质;而工人阶级政党执政则决定其军队是社会主义国家的性质。历史反复证明,军队一旦背离了自身的政治性质,不仅谈不上国家的性质,甚至不能正常履行维护国家主权领土完整这一国家职能。

一个国家采取什么样的军事领导制度是由国情军情决定的


三营六连士官魏延涛:大家知道,敌对势力常常以西方军事领导制度为标准来套我国的情况,请问:一个国家采取什么样的军事领导制度主要取决于哪些因素?


齐彪:在政党政治条件下,政党掌控军队的方式即军事领导制度主要有两种,一种是间接领导,另一种是直接领导。在现实生活中,一个国家具体采取哪种方式,主要取决于以下几个因素:


一是政治制度和政党制度。




在西方资本主义制度及两党和多党体系下,执政党对军队的掌握往往是间接的。而在社会主义制度及一党体系下(包括一党制、一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制、一党主导下的多党制等),执政党与军队有着更为密切的关系,执政党对军队的掌握往往是直接的。


二是历史因素。各国的军事领导制度,都是历史发展的产物。从军队产生的历史来看,西方国家军队通常不是由政党组建,而包括我国在内的不少国家,则是先组成政党,再由政党组织自己的军队,政党与军队往往是合成一体,有着天然的直接关系。从政党的产生历史来看,西方国家政党大多是由议会中不同派别逐步发展而来,不需要掌握军队也可在议会中公开、合法地开展活动;而落后国家在革命时期产生的政党,首要任务是领导革命胜利,胜利后还要保卫胜利成果,因而必须直接领导指挥军队。


三是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要实现现代化,首要条件是必须有坚强的政治领导和长期稳定的政治环境。这既要求有一个坚强的政党作为国家民族的中流砥柱和政治核心。在我们这样一个多民族的发展中大国,要把十多亿人的力量凝聚起来,向着社会主义现代化目标迈进,必须有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其中包括对军队的绝对领导,“这是总结近代以来中国发展的历程得出的结论,也是分析许多国家发展的经验教训得出的结论”。


总之,各国的国情军情不同,其军事领导制度也必然不同,西方的“军队国家化”制度在中国是行不通的。

进一步认清“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的本质及其危害


三营营长陆峰俊:如何进一步认清“军队非党化”、“军队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的本质及其危害?


刘继忠:从字面含义上看,所谓“军队非党化”,就是要求军队不能对任何党派负责,军队中不能有任何党派的组织,军人没有参加任何党派的权利;所谓“军队非政治化”,就是要求军队和军人不能参与党派之间的政治斗争,不能干预国家的政治生活;所谓“军队国家化”,就是要求军队只对国家负责,只接受政府部门的领导和指挥。




在西方国家中,这些现象似乎是客观存在着的,但其事实并非如此。西方国家军队既没有非党化,也不可能脱离政治而独立存在。它们都是该国国家机器的重要组成部分,都为国家的利益和政治目标服务。对这一点,人们已经看得非常清楚。


既然连西方军队都没有做到也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为什么一些人却拼命要求我们做到呢?原因很明显,那就是这些政治观点有其特定的含义和鲜明的指向,隐藏着十分险恶的政治企图。中国共产党是当今中国唯一的执政党,宣扬“军队非党化”,本质上是要否定政党对军队的领导和掌控,使我军“非一党化”和“非共产党化”;我们所从事的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治,宣扬“军队非政治化”,本质上是要否定军队为政治服务,使我军游离于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之外;我们的国家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国家,宣扬“军队国家化”,本质上是要用另一种国家性质取代社会主义国家性质,使我军丧失人民民主专政柱石的职能作用。一句话,敌对势力宣扬“军队非党化”、“军队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直接目的就是要取消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改变我军的根本性质,最终目的是要从根本上推翻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颠覆我国的社会主义制度。

培育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要把强化军魂意识摆在突出位置


一营教导员权威、战士刘海林:“忠诚于党”是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的核心内容。请问,铸牢军魂对培育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有何重要意义?


吴杰明:“忠诚于党”是贯穿于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的灵魂,它集中体现了当代革命军人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政治品格和价值取向,是党军关系在官兵个体身上的具体反映。




军魂意识贯穿和渗透在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的每一个具体方面,决定着官兵的思想和行为。我们抵制“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很重要的一条,就是要大力培育以“忠诚于党”为核心内容的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使每一名官兵都能把握正确的政治方向,选择正确的价值目标,自觉地做到听党的话,跟党走,为党和人民的事业无私奉献。培育军人核心价值观,必须把铸牢军魂、“忠诚于党”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要加强对党的创新理论和军队思想政治建设理论的学习,加强党史军史特别是改革开放史教育,加强政治纪律和组织纪律教育,使官兵对党的政治信仰、深厚感情和服从意识得到全面增强,牢固奠定部队听党指挥、服务人民、英勇善战的思想政治基础。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