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 第六卷 醉里晨香吹欲尽 第二九九章 海怪

hc8610 收藏 2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55.html


羽先生等人能否脱险暂且不提。且说高庸涵摆脱虎风的灵气追踪,由于受伤在前兼且受到海水禁制的影响,已经没多少力气游回海面。又担心虎风等人纠缠不休,万般无奈之下,只得任由尸螟蝠拖着朝深海中游去。他久历凶险,心志早已坚韧无比,到了这个地步索性放开胸怀,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态度,仔细打量海底的景象。

此处离海面至少有百余丈深度,透过细微的光线四下望去,海水已不像海面那般混浊,虽然色泽黯淡却极清澈,视野还算广阔。朝下看去全是黑漆漆一片,根本望不见海底所在,只知道这里极深。由于海水压力奇大,仿佛要将人挤碎一般,且水中隐隐流露出几分古怪,高庸涵不敢再深入,只驱使尸螟蝠朝前游去。四周并无可辨别方位的参照,故而已经迷失了方向,不知前方倒底是何处。

约莫游出十余里,估摸着虎风等人应该不大可能会追来,高庸涵这才催动尸螟蝠,慢慢朝海面上浮去。尸螟蝠不知为何显得有些不大情愿,只是耐不住催促,方才迟疑着扇了扇翅膀朝上游去。高庸涵心知尸螟蝠此举必有道理,想来是察觉到了什么,不过令他惊诧的是,在海水中居然无法感知到尸螟蝠的意图。这一惊非同小可,这才意识到,海水中不光有某种神秘的禁制,而且还能切断灵胎神念!

“这海水好生古怪,可是这种感觉却又有似曾相识之感,当真令人不解!”高庸涵仔细回忆了一番,怎么都想不起有过类似的经历。可是又真真实实地意识到,这种灵胎神念被阻断的情形,仿佛曾在自己身上出现过一样。

正沉吟间,尸螟蝠突然停了下来,双翅一下子展到极致,头顶上的细绒毛都竖了起来。高庸涵知道,这是尸螟蝠感知到危险时的表现,当即收束心神朝前方望去。只见前方飘来一些海藻一样的东西,这些海藻呈暗黑色,看上去极其柔软,在水中轻柔地摆动。随之再往远处望去,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无数团海藻遮天蔽日般漂浮过来。到了这个地步,无论换作谁都会明白,这些东西绝对不是什么海藻,指不定是什么难惹的怪物。

这些“海藻”出现的毫无征兆,仿佛是刹那间便钻了了出来。能避开自己的耳目,如此突兀地出现面前,高庸涵不由得大为惊讶,继之而起的则是深深的忧虑。没想到灵胎神念居然迟钝如斯,不光与尸螟蝠心念无法相通,就连危险将近都没能察觉出来,实在是大大出乎意料。他不知道此去的方向正是斜梁洞,而越接近斜梁洞的海域,那种古怪的禁制便越强烈,就算换成杜若、纳兰之流的高手,也不敢轻易造次。

“海藻”很快就发现了高庸涵所在,几乎是一眨眼的时间就围了上来,速度之快丝毫不亚于修真高手。尸螟蝠对此大为忌惮,周身绿芒大作,尤其是一对细小如豆的眼睛,更是放出两道精光,缓缓扫视密密麻麻的“海藻”。只看尸螟蝠的反应就可以断定,眼前的局面恐怕很难应付。高庸涵虽然还能保持沉着,不过看着四周不断蠕动的触须,也不禁头皮发麻。

仿佛是接到命令一样,那些“海藻”突然睁开眼睛,海中顿时一片大亮,在红雾弥漫的海水中,尸螟蝠那点碧绿愈发夺目。借助红光,高庸涵方才将这种怪物看清楚,自然而然地想起了智行一在《九界风物通志》中提到过的一种怪物,曾一度肆虐断虹海、令人闻之变色的暗幕蛸。

暗幕蛸的身体非常柔软,能随意扭曲伸缩,可以自如地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是以极难被人发觉。这种生灵体型不算太大,圆盘形的身体上布满了红色的眼点,眼点下长着十几根触须,触须全部展开也不过方圆四五丈而已。每条触须上都遍布吸盘,吸盘内长满了细小而尖利的牙齿,甚至于毒刺。这些都算不得什么,即便毒刺的毒性再猛烈,充其量也不过是一种厉害的生灵而已,尚不至于令修真者都为之变色。关键在于它还有一样本事,足以使人心生恐惧避而远之。

在智行一的描述中,暗幕蛸最令人惊奇的一点,是它居然没有魂魄,更加没有什么灵胎、灵念!而它又并非行尸走肉,不同于俗称的僵尸之流,这恐怕是厚土界所有生灵中,最为独特最不可思议的一点。即便是沙精、冰精之类的混沌灵体,也有精魂,何以这么一种生灵会没有魂魄?没有魂魄,便少了许多束缚,从而生出一些完全意想不到的本事,这一点也正是暗幕蛸厉害之处!

玄明盛世初期,陶氏商行承担着南洲大陆和中洲大陆之间的海运。有一次,一只大小十几艘海船的商队,居然在断虹海神秘失踪,连一个活口都没留下。由于船上有运往浮云城的贡品,于是大衍国天子为之震怒,下令彻查此事;另一方面,陶氏也抽调出一些人手暗中调查。谁知连那些查访的人到最后也音讯全无,这一下才意识到情形不妙,于是请出天机门的修真者。前前后后几经周折,总算将疑团解开。

照最初的估计,原以为是某些盗贼胆大包天,又或是一些邪派修真者另有所图,才对陶氏下手,挑衅大衍国。可是调查出来的结果却令人大感诧异,几乎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一切居然是这种名叫暗幕蛸的海怪所为。

原来,暗幕蛸能发出一种独特的声音,可使其他生灵魂魄分离以至于完全被操控,接下来自然都就成了嘴里的美味。由于它们天生没有魂魄,且擅于隐匿行踪行动迅速,故而在发动袭击前往往没有任何征兆。通常来说,暗幕蛸猎食都是群起而攻之,故而一般的修真者,在猝不及防下也很难作出反应,这便是最初那一两批人失手的原因。

后来,随着暗幕蛸的危害越来越大,终于引起了修真界的关注。为此,玄元宗专门召集了部分高手,想要将它们彻底铲除,却始终难以克竞全功。后来,玄元道尊亲自跑了一趟断虹海,这才发现,这些暗幕蛸竟然出自幽冥界,难怪没有魂魄。由于它们本就不属于厚土界,玄元道尊自然不需客气,不知使了个什么法术,将它们连根拔起,全部赶出了厚土界。不过有关幽冥界这一点,并没有出现《九界风物通志》当中,那是因为玄元道尊念在乱世刚刚平息,不愿再让世人受到惊吓,所以有意避而不谈。

由于暗幕蛸的长相十分奇特,高庸涵第一眼便认了出来,只是不大想的明白,为何绝迹了四百余年的怪物,会出现悔过岛附近。且不说玄元道尊神通广大,决不可能有漏网之鱼,单说悔过岛与断虹海之间相隔何止万里,间中不知道有多少险要和禁制,想要从断虹海游过来,就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此多的暗幕蛸,既然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在这里出现,估计多半还是人为的缘故。

如何对付这些海怪,而且还是数量如此庞大的暗幕蛸,高庸涵就算没受伤也决不愿去尝试,更何况现在灵力已然消失殆尽?以前不管遇到什么危险,至少还有拼命的机会,便是在会间集大战地府妖童,也还有狂尊所赠的石笋法身救命。可现在呢?只有云霄瓶和惜缘钵了。催动云霄瓶要耗费大量灵力,目下自然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至于惜缘钵能不能用,有什么用则一无所知。

暗幕蛸仿佛感受到了来人的不凡,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四下围得严严实实,不给对方一点逃跑的机会。它们的动作本来就很快,等到包围圈一成便睁开眼睛,准备享受到嘴的美味。至少不下千只的暗幕蛸,层层叠叠堆积的像座肉山,无数伸展的触须纠结在一起缓缓浮动,

高庸涵身处正中,环顾四周有种说不出的恶心,不觉哑然失笑:“我总共就这么点肉,哪里够你们分的?”到了这等田地还有心说笑,这等胆色恐怕没几个人能做到。

话音刚落,暗幕蛸仿佛是被惊动了一般,触须猛地一展,跟着发出极细极低沉的嘶鸣。数千只暗幕蛸同时张嘴,声音反而细不可闻,可是高庸涵听在耳中却如遭受雷击一般,嘴角、眼角同时渗出血丝。这一下嘶鸣,直震得他灵胎剧颤,紫府险些坍塌,至于魂魄更是有种生离死别的痛楚,仿佛被人生生剥离出去一样。高庸涵心中大惊,奈何灵力微弱,便连守护心神都成了奢望,神智渐渐模糊起来。

尸螟蝠见状大为焦急,围着高庸涵急速游动,不住发出尖啸以对抗暗幕蛸的嘶鸣。尸螟蝠天生就能克制阴魂一类,对于涉及到魂魄的手段也极其敏感,故而想用自己的啸声来扰乱暗幕蛸的鸣叫,以此来唤醒主人。这个法子很管用,正是尸螟蝠的这一举动,才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了高庸涵。事后回想起此时的情形,饶是高庸涵心志坚韧,也不禁有些后怕,大叹自己福缘深厚。

尸螟蝠刺耳的尖啸如同铁锤一般,种种砸到魂魄之上,虽说一时间奇痛无比,神智却是一清。高庸涵一咬舌尖,强自将残存的灵力聚拢来,想要护住紫府灵胎。哪知暗幕蛸竟似看穿了他的想法,不光只是嘶鸣,无数的触须也伸了过来。高庸涵抬眼看去,甚至可以见到眼前数排森森利齿,不由得惨然一笑,惟有摇头听凭天意了。

只是真有天意么?如果有,为何世间有那么多不平之事?如果没有,为何又有那么多人在不停地传诵,仿佛上天有说不尽的神通和道理!

试问,有多少人相信天意的存在,又有多少人对此嗤之以鼻?事实上,无论平日里再怎么诅咒上天,当一个人遇到某种困境甚至绝境时,多少还是会把希望寄托在飘渺的天意上。而对于更多的人来说,尤其是那些逆来顺受的弱者,他们只能寄希望于天意,否则岂不是连活下去的希望都没有了?

自从东陵府发生剧变之后,高庸涵便相信冥冥中自有天意,这世上终归还是有天理!到了这一刻,生死不过悬于一线之际,上天会睁眼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