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光绪传奇 正文 第七章 暴风雨前的征兆

魏爱林 收藏 0 2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4.html


第七章 暴风雨前的征兆

“爹,您上朝辛苦了,先喝口茶歇歇,待女儿为您捏捏肩。”李鸿章最小也是他最疼爱的女儿,今年只有十一岁的李菊耦见父亲散了朝后就急匆匆的赶回府,不仅将书房内的下人赶走,还吩咐下人紧闭中门,闭门谢客。听下人们议论纷纷,四处都在传说父亲今天在朝堂上居然被皇上当在满朝文武大臣们的面训斥了一顿,乖巧懂事的李菊耦亲手沏了一壶父亲最爱喝的碧螺春,端进书房沏了一杯放在父亲靠椅旁的案几上对正在假寐的父亲说道。

李鸿章‘恩’的一声睁开眼睛,伸手搭在女儿正给自己捏肩的小手上,轻轻的抚了抚会心的笑了笑,显然是对自己这个兰心慧质的小女儿感到非常喜爱。

李菊耦‘咦’的一声将她的小手从父亲手中抽了出来,将李鸿章头上的一根白头发小心翼翼的拔了下来生怕弄疼了父亲,递到李鸿章眼前心疼的说道:“爹,您看您头上怎么又多了根白头发,女儿给您拔了下来。”

李鸿章拉过正拿着自己一根白发,满脸写满惊奇的女儿坐在自己怀里,轻轻的捏了捏女儿那小巧玲珑的秀鼻说道:“为父都已经快年近六旬了,头发当然要慢慢变白啦!你再这样看见白头发就从为父头上拔下,恐怕要不了多长时间为父的头发很快就要被你给拔完咯!”

李菊耦将她的小脑袋瓜子从父亲怀里伸出来,纠着她那张如樱桃般的小嘴,溺声说道:“爹您的头发才不是因为父亲的年龄大了而变白的,爹还年轻者呢?爹的头发全都是为帮皇上爷操劳咱们大清国的国事才变白的,可是皇上爷还在朝上说您的不是,爹,皇上爷是不是老糊涂了。”

“哈哈!”李鸿章被自己心爱的小女儿逗得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他又捏了捏女儿的秀鼻说道:“皇上可不是菊儿你想的那样,是位老...老爷爷,咱们大清国当今的这位皇上年龄还小呢?嗯!比爹的菊儿还要小一些。”

“女儿不依,女儿不依嘛!爹您又从来都没有跟人家说过皇上到底有多大?人家那里会知道嘛!爹您现在又来笑话女儿,爹你坏。”李菊耦揪着李鸿章的胡须,小嘴纠的像是能挂酱油瓶似的娇声说道,过了一会儿,她又好奇的问道:“皇上爷还没有菊儿大吗?,他怎么会说爹您的不是呢?还惹得爹如此不高兴。”

李鸿章求饶的让女儿放开自己的胡须,用手捋了捋,看着自己心爱的小女儿那关切的眼神,忍不住破例说道:“爹并不是因为皇上在朝上驳斥了爹的奏请而不高兴,爹觉得皇上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爹是为了别的事儿感到担忧,你一个女孩子家的就不要问这么多了,到花园里去玩去吧!让爹一个人好好想想。”

李菊耦顺势从父亲怀里站起来,理了理秀发,像是想到了什么说道:“要是那样的话,爹您就不应该吩咐下人把大门关上了呀!这样一来不就不打自招,让前来拜访您的官员们察觉到了嘛!”李菊耦说完,扬了扬手中的绣帕给李鸿章行了个礼转身离开了。

李鸿章听了李菊耦的话,深为女儿对朝政居然会有如此敏锐的眼光感到十分惊奇,没有想到她竟然可以从自己的三言两语中就能立即指出自己所虑不周之处。李鸿章对此感到非常欣慰,心里不禁叹息了一声想道:“菊儿毕竟是个女儿身,不然她将会是能继承自己衣钵的最佳人选。”想罢李鸿章站起身,打开书房们高声吩咐下人立即打开中门,准备迎接来访者。

当李鸿章正在自己的府邸内琢磨今天朝堂上所透露出的种种诡异时,醇亲王奕譞正战战兢兢的在长春宫经受着狂风暴雨的无情打击,慈禧太后阴沉着脸,言语中带浓厚的杀气说道:“老七,皇帝早朝时说的那番混账话是不是你教唆的?你心里应该清楚要是没有哀家的全力扶持,他是坐不上这个皇位的,你们父子两是不是认为你们一个是皇上,一个是铁帽子王爷,就可以不把哀家放在眼里了呀?嗯!”

醇亲王奕譞虽然没有恭亲王奕那么有韬略城府,可是他毕竟也是历经过道、咸、同、光四朝的老王爷了,他很快就从慈禧的话中读懂了慈禧真正的意思。慈禧的真实意思是:“哀家能将你儿子扶上皇位,赏给你世袭罔替,配享太庙的铁帽子王的爵位,哀家也就有能力将你儿子赶下皇位,夺了你铁帽子王爷的爵位。哀家想把你们父子两怎么样你们父子两就得怎么样,孙猴子再厉害他也休想能逃出如来佛祖的手掌心。”身为铁帽子王爷的醇亲王奕譞是有见君不跪的恩典,可是他现在就差跪在地上了,躬着身子语带祈求的说道:“微臣父子万不敢忘恩负义,恩将仇报,有违太后的意思。微臣好长时间都没有见过皇上了,也从来不敢教唆皇上不听太后的意思。微臣想或许是皇上进学时从《高宗起居注》上看到当年高宗爷<乾隆>为了平定新疆耗费了大量的财力人力,心中有所感想,今日早朝上见李鸿章力主放弃新疆而一时感到愤愤不平才会逾制出言训斥李鸿章吧!微臣启禀太后,微臣近日来常觉胸闷气短,精力疲惫且肝脏也早就有毛病实在是难以再担任军机次辅、内务府总管大臣兼总理海军事务大臣等职,臣想告罪请辞,请太后恩准微臣辞去朝中所兼的职务回府休养,还望太后恩悯伏准!”

慈禧训斥了醇亲王奕譞一顿后,见他的态度卑恭,心情也渐渐平复了下来,听了醇亲王奕譞的话后,慈禧心想:“如果小皇帝今天在朝堂上的那一番话真是小皇帝自己从书上琢磨出,他日后肯定不会甘心听我使唤,那哀家就更加不能容他了,况且以今日东宫的那个贱婢的举动来看,到小皇帝大婚时,只要她还活着她一定会仗势相逼,迫使本宫还政给小皇帝。不行本宫绝对不能容忍这种事情发生,本宫得早做准备将这种苗头掐断。光绪小儿本宫给你这样一个天大的恩典,全力扶你做了大清国的九五之尊,可是你自己偏偏又不识抬举,竟敢忘恩负义,企图背叛哀家,那就怨不得本宫心狠了。”心情已经平复下来的慈禧,听了醇亲王奕譞想辞去朝中的一切职务来换取自己对小皇帝的宽恕时,她本想立即就答应,可是慈禧心里一想觉得有些不妥,自己要想废去小皇帝必须先除去慈安那个贱婢,现在就免去奕譞在朝中的一切权利恐怕会打草惊蛇。还是待本宫除去那个贱婢后再回来收拾你们父子两,现在还是先稳住奕譞免得节外生枝。深蕴权术之道的慈禧马上就意识到现在不是动奕譞的最佳时机,马上换了一张脸孔,笑着对醇亲王奕譞说道:“七爷,您贵为当今万岁的皇父又是咱大清国世袭罔替的亲王,如今正当壮年却不思为朝廷效力,那皇上和哀家还能指望谁来扶持,你身上的病哀家也是知道一些的,不碍事的,等会找个太医仔细瞧瞧,再吃上几副药调理调理,静养几日就不会有什么大碍的?”

醇亲王奕譞毕竟学识和才智都远不及恭亲王奕,慈禧变脸变得这么快,他也没有能及时看穿慈禧此举的真实目的,还以为慈禧是被自己真心不想和她作对所感动了或者是因为顾恋她和自己福晋之间的姐妹情谊,才会网开一面呢?醇亲王奕连忙躬身谢恩道:“谢太后厚恩,微臣自当为太后效犬马之劳,微臣恳请太后恩准微臣能见皇上一面,也好单独和皇上谈谈,让他时刻记住,不能忘了太后您对微臣全家的恩典。”

慈禧现在最担心的就是慈安、光绪以及醇亲王奕譞连成一团,到时候就会增加她对付他们的难度了,为了防止万一,慈禧此时当然不能同意醇亲王奕譞想要去见光绪的请求,慈禧说道:“不用了,皇上现在应该已经开始在毓庆宫进学了,等一下哀家会亲自派人去请皇上来长春宫见本宫的,哀家也乏了,你先下去吧!”

李莲英目送醇亲王奕譞走远后,进来宫内向慈禧禀报道:“太后,醇亲王已经走远了,依您的吩咐,皇上还在外面跪着呢?您现在要见皇上吗?”

“刚才醇亲王走时,他瞧见皇帝了吗?”慈禧示意侯在旁边的宫女给她揉揉膀子朝李莲英问道。见李莲英摇头说没有,慈禧想了想吩咐道:“哀家乏了,要先歇会,让皇上在那里先候着吧!”




ps:唉!可能刚刚抽烟抽得太急了,现在头疼的厉害,实在没有办法再写下去了。这章写的有点乱,可能不入各位大大们的法眼,爱林下次再也不敢抽那么多的烟了。唉~头疼~最后还是要请各位大大多多支持爱林,你们有票的捧个票场,没票的捧个人场,谢了!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