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卫生厅可获矛盾文学奖

aqssm 收藏 2 81
导读:山东省卫生厅可获矛盾文学奖 本来为了和谐不想说H1N1的事情,但和以前任何一次一样,没忍住,又说了。 济南市卫生局说,之所以没能及时监控同车人员,是因为向铁路局通报并提出直接进站要求但未获允许。济南铁路局反驳,从未收到卫生部门的通报,直到吕某某被接走才知是发热病人。 为了不使这个争吵继续下去引发大规模路人观瞻,以及被境外不良媒体利用,山东省卫生厅就郑重批示——双方说的都符合事实。 我觉得凭此批示,山东省卫生厅可获矛盾文学奖,请中国作协若干领导酌情

山东省卫生厅可获矛盾文学奖




本来为了和谐不想说H1N1的事情,但和以前任何一次一样,没忍住,又说了。




济南市卫生局说,之所以没能及时监控同车人员,是因为向铁路局通报并提出直接进站要求但未获允许。济南铁路局反驳,从未收到卫生部门的通报,直到吕某某被接走才知是发热病人。




为了不使这个争吵继续下去引发大规模路人观瞻,以及被境外不良媒体利用,山东省卫生厅就郑重批示——双方说的都符合事实。




我觉得凭此批示,山东省卫生厅可获矛盾文学奖,请中国作协若干领导酌情考虑。




有人说山东省卫生部门在撒谎,其实撒谎还是要一个逻辑的,假装加减乘除换算一下,山东卫生厅不需要,直接宣布1+1=3。这就是中国的行政机构,所以说在中国当官是不需要执政能力的,有文学能力科幻想像力就可以,如果济南这事闹得够严重导致必须有人撤职,一年以后大家在文化厅发现了一个从卫生厅平调过来的前副厅长,也是正常的。




就在刚才,吕某某的父亲向公众道歉了,可相信看了那段视频的人看不出吕父有什么道歉的意思,他的意思如下,我儿子看到网友们有很多不利于他的激烈语言后,情绪也很激动,压力很大,我就让儿子要理解大家一些过激的言论,毕竟一个旅馆一个车厢的给人家的生活和工作造成了不便,过激也是正常的嘛。与此配合的是济南医院的院长陈士俊,陈院长说,作为一名传染病专家他也觉得小吕很无辜,其实大家共同的敌人不是小吕,而是H1N1。




不敢说有其父便有其子这么狠的话,但我怀疑这个医院院长以前是不是精神病院的,倒是大家过激了,倒是小吕要理解大家了,倒是小吕很无辜了,忽然号召大家枪口一起对准病毒了……在灾难和疾病面前,中国人都是不用科学而是用乾坤大挪移来对付的,比如说当地震中垮了学校死了学生后,官员和专家就说那不是因为房屋质量,而是因为正好那倒了的学校处在地震带上,如果有人问没倒的学校呢,就说是因为它正好不在地震带上。这就让媒体和群众们很难再查下去了,因为地震这个带太高深莫测了,比跆拳道白带黑带以及官员裤腰带还莫测,你查无可查,就是中了乾坤大挪移的招。




还有一种更狠的乾坤大挪移是玩温暖,绕开正事不说,树立小英雄、女英雄是谓一温暖,感激涕零夹道欢迎是谓二温暖,勇敢面对新人生甚至比之前活得更愉快更有高潮是谓三温暖……现在H1N1时加了一道温暖,就是在病房里写博客,我看到一种说法是,吃得真好睡得真香这次被封闭简直是三生有幸,你看,都长胖了哈,还可以上网哈,连血压都低了很多,气色好得红桃花色。生活幸福得简直让没进去的人后悔死了。




讴歌温暖是没问题的,但只讴歌不追查有关部门的失职,就有问题,所以现在除了少量不怕死的,博客这东西已经变质,掺杂了好多政府的卧底,这是因为有关部门大概也明白主流媒体的宣传是靠不住的,就开始对博客下手了。挪移之后,批评济南市卫生部门的博文是不可以被推荐的,质疑杭州警方以交通肇事罪逮捕疑犯的也是不可以被推荐的,之前还有批评三聚氰胺的也是不可以被推荐的……我不认为我是在批评济南市卫生局,不是批评,而是好奇:卫生局说向铁路局不让进去,铁路局说卫生局根本没通报,上级领导却说两者都说的是事实。我尝试过假设,发现只有一种可能,卫生局把票贩子误认成铁路局官员了,铁路局把卫生局官员认作票贩子了,兄弟啊,误会啊,原来都是天地会的。




甲型是全世界的病,挡也挡不住,我同意就算把海关全封掉也难保证没有一例,这是科学,我也同意大家不要歧视患病者,这是人性,我不同意的是,山东省(当然也许还有其它省)卫生部门搞文学创作。这里面是有疑点的(综合网友意见):




一、吕某某于10日晚20时发现自己发热,11日下午发现已达39度,作为从加拿大回来而且在归国之前已对身边病例忧心忡忡的学生,不可能不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却毅然决然采用对公众最危险的坐火车的方式回到济南。下午发现高烧至39度,傍晚就坐上火车,我甚至不能忍住去怀疑他这是刻意安排的,网友意见——不选用坐飞机这么快捷的方式是因为机场检查很严,可能当即被拦获;也不采用坐大巴或出租车,是因为怕半路上发病被扔到路边,呼天呼地都不应;不在北京就医,是因为父母要看望要花更多的路费和住宿费而且还没有家乡照顾得好;坐火车最好,因为不是实名制而且人员杂多,好混,而且截至离济南还有不到一个小时才用电话报知自己发热,不是采取最通行的直接报告列车员,却是向自己父亲报告,父亲又找了卫生部门的远亲,这样既省了费用,又能在家乡得到很好保护,避免了当即被同车人员的谴责和攻击,当然,同车人员就惨了。




二、当然,我理解一个十九岁年轻人内心的恐惧,也愿意把留学生素质标准降到脚脖子以下的地步,祝福他早日康复,但疑点是——十九岁青年可以犯错,但四十九岁的吕父接到电话后为什么不按常识,让儿子最快速度报告列车员,而是舍近求远打电话给远房亲戚山东省卫生部门官员龙浩,再绕到济南市疾控中心,再绕到向济南市卫生局汇报,再转达命令给疾控中心副主任,再冲到车站与铁路部门扯皮……再浪费了46分钟时间。吕父是不可以这样的,我很阴暗,也许在儿子打电话给他问怎么办时,他还特意交待了不要向列车员报告,他在回避着最有效最直接的疾控方式,为了自私的保护儿子却把全车人搁进去了,导致现在还有九人未找到,或者九个定时炸弹。




三、济南市卫生局副局长说和铁路部门只有业务往来没有直接关系,这是屁话,难道,公安局也可以因为和铁路部门没有直接关系而不去车站抓捕连环杀人疑犯么。




四、后来,济南市卫生部门说当时不敢确诊病情,所以贻误了战机,这又是在搞文学创作,因为当时他们是穿着厚厚的隔离服,戴着面具,开着隔离重大疾病的负压车进到车站的,如果没有九成以上确定病情的把握,怎么可能这么如临大敌,如果有九成以上把握,为什么不控制隔离同车其他人员,而只是寻找吕某某。这就是说,济南市卫生部门官员在基本预判出病情后,只是去救卫生部门官员的远亲吕某某的,而不是去救车上其他数百人的,只要吕某某获救,不管车上其他数百人死活,当然也不管这数百人在分散到全国各地后,让数万人数十万人面临的危机。




五、山东省卫生厅为什么在获矛盾奖后,就不敢再回应了,因为他们也发现这里面漏洞太多,就闭嘴了,网上本有很多声音,也被和谐了。




发现自己得了重大传染病后的恐惧是可以理解的,甚至当时有逃跑想法也是可以理解的,所以我原谅吕某某,年轻的时候谁都会犯错,请大家也不要骂他了,但我不原谅吕父和山东省和济南市卫生部门官员,这是一个精心设计出来的计划,也不是什么没有相关法规,没有直接交往,卫生部门干的不法规的事情多了,吃吃喝喝的交往也多了,偏偏在这时候没法规没交往了。




建设性意见是,如果谁怀疑自己染上了H1N1,其实对自己最好的保护就是就近去医院,没什么丢人的。可是为什么这些留学生们就一定要不远万里回到家乡,死也要死在故土,呵,故土,海归们真是爱国。当然考虑到我的博客读者有很多海外学生,必须准确声明,大部份留学生是好的。




最后一句,继去年济南铁路局列车脱轨,动车撞人后,这次是列车脱人,丢人,济南卫生局,济南铁路局,下一次是济南……局。其实不止济南,只要一发生重大事件,我们就会发现整个中国,就是一个大的局。观不得,政府总是号召我们,要有大局观。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