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7日16时24分,湖南省株洲市红旗路待拆除高架桥发生部分桥体垮塌,造成严重的人员伤亡事故。这起事故原因是什么呢?据《扬子晚报》分析说,这是一起本不该发生的公共安全事故。“肇事者”是一座“年轻”的桥,它生于1994年,“享年”不过15岁。然而,就是这样一座正值当年的桥,却被毁弃。表面上看,这座高架桥死于“自杀”,因为它毫无征兆,是突然自行坍塌。实际上是“被自杀”,因为数天前,它就被下了死亡通知。正因如此,它的坍塌便是注定。不过,一座已经被判死刑的桥,一个本来该是意料之中的坍塌,造成这样的惨剧,实在不能不令人扼腕。我们感到,这座“被自杀”的桥暴露了多重病灶,其中最突出的是折射出相关部门公共安全意识的淡漠。

试爆是否经过充分论证、是否预估了各种可能出现的风险性,并且有相应的应急对策、是否在试爆后进行了后继的安全评估、是否通过政府信息发布与舆论平台,将各种情况广而告知,提醒广大市民注意可能的突发后果及避险手段、是否以审慎与负责的民本角度出发,对高架桥进行阶段性的完全封闭。工程管理方理应通过严密论证,从细节入手不断完善高架桥试爆—封闭—拆除等环节的安全保障工作,从而避免事故苗头。可惜,这一切预防之举似乎在淡漠中流于虚空,灾难苗头因此而发酵并最终爆发。

一项重大公共工程的实施,其公共安全最直接的厉害相关者包括两大群体:忙碌于一线的具体操作者与外围的普通民众。前者面临瞬息万变的工程进度变化以及工程中随时出现的突发情况,需要严格按照规定行事以防万一,小至工人安全帽等配备,大至工程可能带来的职业性伤害(比如施工造成的地质灾害等),都需要事无巨细步步到位。后者则指向数量更为庞大的公众人群。相对一线操作者,他们缺乏信息获取渠道和自我保护能力,又由于人数众多容易导致群体性事故。株洲高架桥从天而“降”,诸多原本希望与家人团聚的人们或死或伤,本人何其无辜,家属何其悲伤,公共安全如此脆弱不堪一击,少数责任人的漫不经心直接带来家破人亡的天伦悲剧和影响恶劣的重大事故,教训又何其惨痛。

综观近年来的塌桥、沉船等公共事故,最令人痛心疾首的不是逝去的生命和损失的财产,而是公共安全底线的持续失守。更令人无法容忍的是,公共安全总是在同一块石头上反复跌倒,人命关天的血色教训并未换回应有的法律问责、制度完善,于是陷入了公共责任麻木的无底黑洞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