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伏·1936 正文 第五十六章

lansha7789 收藏 1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61.html[/size][/URL] 武伯英进齐北办公室时,吴卫华已经到了不短时间,和齐北闲聊着南京与西安的异同。皆因由南京来了西安,又在特工总部有过数面之缘,同是天涯沦落人,反倒添加了他乡遇故知似的情谊。也说了些中央党部的轶闻趣事,吴卫华笑得很欢畅,齐北虽然不笑,却也有些暖冬的意味。 武伯英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61.html


武伯英进齐北办公室时,吴卫华已经到了不短时间,和齐北闲聊着南京与西安的异同。皆因由南京来了西安,又在特工总部有过数面之缘,同是天涯沦落人,反倒添加了他乡遇故知似的情谊。也说了些中央党部的轶闻趣事,吴卫华笑得很欢畅,齐北虽然不笑,却也有些暖冬的意味。


武伯英看见吴卫华,夸大了讶异的程度:“你好。”


吴卫华鼻子一皱,假意有些生气:“这两个字,怎么听着这么生分。”


武伯英真的讶异了,惊讶于她身上新增的女人味道。“很正常的问候,很普通的两个字,有什么生分的。”


吴卫华被这种不冷不热的几句,弄红了脸庞,下不来台。


齐北此时打了圆场:“吴小姐,别在意,他就是这个样子。你来之前,他还在电话上和我吵了一架,不信你问他。”说着转向武伯英,“你以为自己那么有魅力?吴小姐是受张副司令邀请来的,张少帅这次去南京开会,特意邀请吴小姐来西安,担任东北流亡同乡会副会长。”


吴卫华笑了:“齐巡官这点倒是说错了。”然后火辣辣地看着武伯英,“我来西安,全是为了他。”


直白的表白,把齐、武二人都弄得有些尴尬。齐北摇了摇头,给武伯英摆了个眼色,然后边朝外走边交代道:“我去开联席会议了,你些叙叙旧。吴小姐不要拘束,既然来了西安,我些就都是一家人了。你是陈部长和徐老板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有用得着西安中统的地方,尽管开口。”


吴卫华随口应着,目送齐北出门,武伯英连忙过去替他拉开办公室门。


齐北缓缓步下楼梯,径直出了楼门,却看见胡汉良站在大门外,朝楼上看着。齐北没给他好脸色:“胡处长,你怎么在这里?”


胡汉良被齐北突然出现惊了一跳,笑着俯身过来,低声说:“咱们监视张学良的人,今天报告说从南京来了个女的,一直跟踪,居然跟踪到自己家来了,跟到了您办公室。我也没想到,是吴卫华这小妮子。在南京时,她就说她要来西安。”


“你些见过?”


“在南京,老武安排,和她吃过饭。”


“没听你说过。”


“这种小事也要汇报?”胡汉良傻笑一下,“那她,还跟踪不跟踪?”


“跟踪。”


武伯英刚关上房门,吴卫华就欺身过来,从后面抱住他,紧紧抱牢,似乎溺水的人遇到了一根檩木。武伯英没有拒绝也没有主动,任由她抱着。吴卫华把头贴在他肩膀上,沉醉似的感受了片刻,觉得还不过瘾,觉得还不解气,张嘴咬住了他的肩膀,狠狠地咬着,使出了浑身的力气。薄薄的衬衣并无阻碍,武伯英钻心地疼痛,但是他一声不吭,默默承受着她的特殊宣泄方式。


吴卫华问:“我就那么不值得你留恋,非要不辞而别吗?”


武伯英带着叹息答:“你把我当成了他。”


“不,你是你,他是他,他是过去,你是现在。”


“但是人,总是抛不开过去,而且,我们没有将来。”


“我不管,我就只要现在。我知道,你不辞而别,是因为你怕喜欢上我。你是个懦夫,连个女人的真情都不敢接受。”


武伯英没来得及辩白,办公室门外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报告声,他连忙挣脱吴卫华的搂抱。吴卫华也知趣地放开了手,面不改色的朝沙发走去。武伯英稍微整理了一下衬衣,答道:“进来。”


黄秀玉手拿一份卷宗推门而入,发现武伯英,有些惊讶,看见了吴卫华,更加惊讶。一眼疑惑地看看他,满屋都是暧昧的气氛,女人的直觉告诉她,刚才这里发生的一切。然后呆立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武伯英多少有些窘迫,吴卫华从容不迫,拿起茶几上的烟夹和打火机,点燃一根。“齐主任出去了。”


黄秀玉似乎没听见她的话,只是呆呆地看着她。两个女人足足对视了半分钟,打量揣摩,较量交锋,黄秀玉才错愕道:“那我走了。”


她临出门看了武伯英一眼,感情复杂的难以复加,有爱有恨有懊悔,更多的是忿忿不平。黄秀玉一直自视颇高,论长相论出身论才学,自己都是佼佼,而武伯英却视而不见,这也罢了,但回头来却与这个带着风尘味的男人婆有所纠葛,不由得生出一种被侮辱愚弄的怨气。武伯英低下头不敢看她的眼睛,想着自己本应有更好的办法,来处理她对自己的出格感情,原来的方法太直接太绝情了。


黄秀玉一出门,吴卫华捋顺旗袍后襟,坐到了沙发上,半玩笑半嘲讽:“喜欢你的人不少啊?”


武伯英尴尬笑笑:“老同仁罢了,小丫头。”


吴卫华笑笑,用手拍了拍旁边的沙发,示意武伯英坐过来。武伯英犹豫了一下,难以抗拒,走了过去坐下。“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


“自从他走了之后,我就和烟成了朋友,不辞而别。”吴卫华吐了一口烟雾,示意武伯英来一根,他没有动。“本来我都戒了,完全戒掉了,你也知道,我是个意志还算坚定的女人。可是又有人对我不辞而别,我就又拾起了它。”


武伯英沉默不语,似乎也有些动情。


吴卫华默默抽完烟,似乎得到了足够的麻醉,在烟缸里拧灭了烟头,从低落的情绪中缓了过来,语气变得明朗。“给你说个秘密,你没来之前,齐北和我说话,流露出一个特别的意思。和我说起南京时候,我和中统不一般的交情,想让我用靠近张学良的便利,帮你们打探一些消息。”


武伯英拧起了眉头。


“可是我来你们这儿之前,张和我谈话,除了同乡会的事情,也流露出一个特别的意思。想让我利用和你们的特殊关系,帮他打探中统的消息。要不然怎么让应德田打电话给齐北,说我要来。你说,我帮谁好呢?”


“你谁也不要帮。”


“就是,我坐山观虎斗,多惬意的事情。”


“唉,我被拉进了斗兽场。”


“哼,我还要拉你进另一个竞技场,我和她的竞技场。不,还有刚才那个她。我想,她们都不是我的对手。”


武伯英沉默不语,无言以对。


“你总说我把你当成了他,那又怎么样。你和他,谁是谁,恐怕除了你自己,谁也说不清。你是聪明人,心里也清楚,咱们第一次见面,是中统让我辨认你。现在就咱们两个人,你说,你到底是谁?”


武伯英仍旧沉默,对此问题既像犹豫不定,又像不屑于言。


吴卫华没等到武伯英的答案,却又等来了敲门声。胡汉良推门而入,一贯的大喇喇作风,大声与吴卫华叙旧,感谢南京款待之谊,欢迎西安之行,解除了武伯英独自面对吴卫华的尴尬。“吴小姐一来,就当了副会长,张副司令上将军是会长,那算起来,吴小姐起码也是个中将。”


吴卫华被胡汉良的幽默逗乐了。“七八个副会长,分了这个中将,我也不过就是个连长罢了。”


这句话把武伯英都惹笑了,三人大笑一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