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击手:生死丛林 正文 第三章 狙击任务(2)

sscl08 收藏 0 25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9.html[/size][/URL] 2 车突然停下,不知何故往前开不动了。向前进掀开篷布一角往外探望,雨夜里借着前方照明弹他看到这里是开阔地,正处在河谷对面敌驻守高地的直瞄火炮射程内。这一刻他酒意全消,浑身也不再感到热了,而是吓得冷汗直冒,赶忙吼叫着叫大家跳车。这辆他搭载的汽车除了半车重型榴炮弹药,还挤满了炮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9.html


2

车突然停下,不知何故往前开不动了。向前进掀开篷布一角往外探望,雨夜里借着前方照明弹他看到这里是开阔地,正处在河谷对面敌驻守高地的直瞄火炮射程内。这一刻他酒意全消,浑身也不再感到热了,而是吓得冷汗直冒,赶忙吼叫着叫大家跳车。这辆他搭载的汽车除了半车重型榴炮弹药,还挤满了炮兵部队的这个侦察班,带着他们的吃饭工具,要去前线开设观察所。现在车暴露在开阔地,对面山头敌人的直瞄炮要是向准了来,想躲都没得躲。

“别挤在一起,拉开距离!”下车后向前进叫大家赶快散开。“注意周围草丛里动静,防止特工袭击!”向前进不停大声喊着,这些个新来的兵不知是给吓坏了还是怎么的,简直一点常识都没有。

散开后,趴在雨里,听着惊天动地的爆炸声音,侦察班每个人都觉得今夜是有生以来最令人恐惧害怕的了。前面车里的人也都下了车,纷纷高声咒骂着,不知前面出了它妈的什么鬼情况,偏偏在这错误的时候停在这错误的地方。

很快传来消息,说是指挥部一个驾驶班八年兵龄的老班长因为紧张,将车开进了路边水田。现在车身歪着,半截车屁股堵在本就不宽的公路上,占去了半边,令后面的根本无法通过。一名指挥官正气急败坏地紧握着手枪奔上前去处理险情,闪电中他看到十几个士兵正在大雨中拼力将那事故车推翻到田里去,说了声“干得好”,赶忙也跑过去帮着用力推。“大家用力!一——二——三——”

这里向前进见大家都往两边散开了,枪上保险也都打开,心里稍微松了口气。等了一会前面还是没动静,他心里急,等不得了!便提着枪顺公路往前面跑去。越过一辆又一辆车,炮营的兵不断看到这个带着一长一短两支枪的步兵哥子从身边过去,心想这步兵真他妈苦,雨衣都没得穿,那么大一个背包再加上两支枪跟战备基数弹药什么的,负重就不说了,这样枪林弹雨的还往前面猛跑,这是人干的吗?

到前面山脚下后,借着闪电他看到那个开翻车的老兵班长正从田里爬起来,一身泥水,手上枪也没拿。大雨中,他显得非常狼狈。其他人都在推车,向前进赶忙伸出援手,将他拉了上来。那老班长上来后在雨中呸呸乱吐,大声咒骂着,听他意思是怪前面的人突然来急刹不厚道,才把他整惨了。他发誓等会要跟前面那辆车的驾驶兵理论个清楚,不然以后没法做人了。向前进怕他想不通做傻事,于是不停安慰着他,说没事的,只要人安全就好。

由于脚下太滑,旁边指挥官在推下载重军车后不小心脚下一滑,稳不住重心,失足跌了一跤,整个人从路边滚进水田里去了。手枪杵进泥里,抽出来时泥将枪眼里都塞满了,气得他抹着脸上泥水跟着高声咒骂。

手枪如果不能打了的话可以报损,这也算了,但临上前线新换的一套干净军装一下子脏到不能再脏,气得他爬上路边来后抢过一名士兵的冲锋枪,朝对面山谷敌人阵地方向哒哒哒打了一梭子,边打边向后面退。冲锋枪口喷着焰火,弹壳跟着雨点般不住抛洒。一个弹匣瞬间打完了,指挥官停下来再向那边咒骂一声:“我曹逆麻!”将枪交还给那个兵,大手一挥,说了声:“大家上车——快点走!”

指挥官那是实实在在心疼他身上这套军装。这还是他七九年随部队打过那边去后立了大功回来进京受老人家接见时穿的,非常有纪念意义和价值。当时他作为北方某部队军事骨干抽调补充进南边,亲临一线作战,没想到六年过后,杀鸡动用宰牛刀,由小兵升为副营的他又第二次随军亲征到此来跟老对手作战。时隔六年,今日开赴前线,他特意将那套他有生以来觉得最最荣耀的军装穿上了。这可是第二次再穿,本打算到了地头就脱下,没想到此时弄得如此模样。它妈的!以后非狠狠教训那帮王八蛋不可,副营指挥官发誓!

向前进正要跟着他们上车离开,前面山脚下忽然噼哩啪啦跑来两个带红袖章的士兵,向大家大声吼叫着:“你们它妈的还不走是不是想死啊?快点通过去!不然压制炮火过去了,他们一冒头你们就死定了!”在对面山头的隆隆爆炸声中,大家其实都很慌,一刻都不想在此地再呆下去!谁知道会出这种意外事故?

又一个闪电过去,战区路段守卫看到向前进正转身往车方向跑,一个便又大喊:“那不是边防的向排吗?是老向!老向,大下雨的,你莫再朝前面跑了!我们是×××××部队三分队战士,我叫张扶清,他叫李灭洋,你咋贵人多忘事就不记得我们了。快点跟我们来——趁晚上黑从这边小路上山。老王,王连长,出来!还在草窠窠里头藏个鸡巴——向排长已经来了!”

向前进听了,于是转身喊一声:“是张哥你们啊,还没轮着休整吗?”不等回答就提着枪冒雨向他俩跑过去了。前面山脚草丛里突然有兵大声喝问:“站住!口令——”

这一声大喊令向前进吓了一跳,他正全神贯注向前小跑着,哪知突然会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一下子头脑里晕乎乎的,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就站住在那里。炮火微光中,只见一个兵淋得落汤鸡似的,端着枪从公路边草丛里现身出来,头上扎着一圈草叶做伪装。这个兵动作很快,直起腰来后两大步走拢,枪口杵到向前进面前了又大喊一声:“口令——不说老子开枪了哦!”

“慢——自己人!自己人——”向前进一时间真的想不起来口令是什么,于是偏过头去问前面一点刚才喊他的那个公路守卫:“兄弟——老张,口令是啥子?老子一下子给他吼忘了。”大下雨的张扶清有点不耐烦,于是跑过来拍打着潜伏士兵的肩头说:“王连长,都跟你说了是向前进到了,不然喊你出来干什么?记得枪口是一致对外的,快点收起来啦——我日,你装模作样的功夫倒是一流,老子们喊来的人你硬是信不过要较真还是怎么的?”

这当儿向前进已经记起来口令了,于是大喊回答:“排除万难——”对方慌忙回答:“争取胜利——”于是“嘿嘿”着说“不好意思”,收起了枪。这叫王连长的抹了把脸上雨水,转向张扶清问:“张扶清,是不是向前进真到啦?你们莫搞错——”

李灭洋这时也跑过来了,听了后指着自己鼻子说:“我们搞错?你有没有搞错——向前进你都不认识,那你白活了!”张扶清拉上雨衣盖帽后又补充说道:“向前进那么有名的人你都不认识那你还在前线混个什么?不认识他这个人你也应该认识他背上的枪,狙击专用的。好了,现在我们任务完成了,一切交给你,一定要保证将他安全带到山上去。不然部队有你好看!管你是什么连长不连长。”

被他俩称作王连长的在前方的隆隆炮声中大声回答说:“咬我啊?老子王连长可不是吓大的。既然是老向那就好办了,懒得跟你们啰嗦!老向,这边走!”

见是山上守军的连长亲自来接他,向前进很感动。正要说点什么,那个兵却说了:“老向,我叫王连长,其实只是个兵。我老爸是现在新149师的老兵,本来想给我取名王师长的,但觉得太大了,还是谦虚点好,就给整成了这个名,不好意思得很。它妈的这雨太大了哦!淋得老子浑身上下都湿透了。新149师,你也觉得很有名是吧?那可是全军最有名的硬部队之一了,从下到上,没一个不是好汉。不过听说你也很神哦——这回对方那个狙击手应该怕怕了。”王连长可真能吹,一开口就停不住。

正说着,这时炮营的车飞快地开过来,坑里的泥水飞溅,兜头向这个王连长罩去。王连长往草丛里一闪,没闪过,昏暗中呸呸乱吐,破口大骂:“开车了不起啊?有种下来单挑——”骂完了,喊一声:“老向,走!从这里上去。”就晃身钻进了路边长草中不见了。

向前进紧跟上去,说:“计划不是这样的。这条路安全不?”

王连长停下来,侧着身子向他说道:“你也知道计划不如变化,打仗哪有完全按计划执行的?对了,现在我们人少,上山不能说话,免得敌人设伏的特工听到,这你知道的哦?”微光中向前进看到王连长将枪带挂往肩头,于是回答:“我还就怕你托大话多。”王连长说:“不过你放心,我们有一个班的人下来接你,都在路上设伏保你安全。上去不远就有两个,问口令你千万别回答,免得他们一听不对立马开火。我们有小口令你不知道的——像刚才那样就好了。对了老向,你刚才那样是不是故意装傻考我的?我应对还及格哦?”

向前进“嗯”了一声,四处望望,这里草丛厚密,很易于打埋伏,人只要稍一蹲下便什么也看不到。要是藏有潜伏特工的话根本没法知道,但也只能硬着头皮跟着他往山上爬。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