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美国《航空周刊》2009年5月4日报道,中国正在提升海、陆、空三军实力,以保护中国的经济利益,并控制西太平洋。此外,中国还试图对抗美国在该地区的海军力量,并同像伊朗和巴基斯坦这样战略位置重要的国家结盟。在2009年五角大楼提交给美国国会的报告中,中国加强军备建设已经得到了确认。

文章称,大多数中国油轮都要通过马六甲海峡向中国运送石油。去年12月份,中国派出了一支由052B和052C防空驱逐舰和一艘补给船组成的小型舰队参加打击索马里海盗的行动。今年4月,又派出一艘全新的054A护卫舰执行轮换任务。而这仅仅是中国海军部署的一个小小开端,中国正在缅甸、孟加拉国和巴基斯坦兴建港口设施,以便于军舰停靠。


3月,中国和巴基斯坦曾举行过一次为期10天的海军演习。巴基斯坦和伊朗都是上海合作组织(SCO )的“观察员”,如果巴基斯坦和伊朗成为正式成员,那么它们就可以增加同中国进行的双边或是多边军事演习。


文章称,中国海军不仅会加强在印度洋的存在,在未来十年中还会走得更远。俄罗斯的技术将影响到中国的航母设计。中国专家在接受电视采访时表示,中国新航母与“瓦良格”号类似,采取滑橇起飞模式。但是也有可能采取独一无二的设计,装备6部弹射器。新航母或许将在大连停泊“瓦良格”号航母的地方建造,或是在上海长兴岛扩建的船坞中建造。


文章称,中国正在研发航母舰载机。候选机型包括:俄罗斯的Su-33舰载机的改进型、中国沈飞的J-11改进型、沈飞全新的J-13(比Su-33略小,采用隐身设计)、成飞集团的J-10舰载型号。此外,洪都集团的L-15双引擎教练机有望成为舰载教练机。还有来源指出,早在2005年中国就研发出了一款舰载预警机(AWACS)。中国的航母也将装备无人战斗机。


文章称,在未来十年中,中国海军的两栖战能力也将大为提升。2006年晚些时候,中国第一艘2万吨级071型船坞登陆舰(LPD)下水,该舰采用井式甲板设计,可容纳气垫登陆船进行超视距装备投送。中国还将建造与071型船坞登陆舰大小类似的081型登陆舰,081型登陆舰是采用直通甲板的两栖攻击舰 (LHD)。有人建议中国应该建造6艘081型两栖攻击舰和3艘071型船坞登陆舰,这样就可以一次投送数千人的部队和提供支援的装甲车辆。此外,中国海军陆战队和陆军已经开始装备新式高速两栖装甲突击战车,这种战车采用喷水推进装置和水面滑行设备来获得较高的速度。


中国人民解放军正在发展大型运输机和机械化部队,以提升投送能力。中国同俄罗斯探讨购进32架到34架伊尔-76运输机的同时,还在进行自己的大飞机研发计划,据称这一项目将参照安-70运输机的设计,并得到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帮助。


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空降兵也得到了加强,在俄罗斯拒绝向中国出售BMD空降战车之后,中国于2005年展示了本国研制的空降战车。在2006年,中国还披露了一款新式的8 X 8轮式装甲车,这种装甲车的步兵战车版本被称为“VN-1”,曾在2月的阿布扎比防务展上首次公开亮相。VN-1战车将逐步取代6 X 6轮式装甲车。


文章称,如果国防预算继续增加,到2020年,中国人民解放军有能力部署适度的远洋海军舰队和空中机动机械化部队。当然中国无法完成大规模军事部署,因为中国仍旧缺乏美国那样的基地设施。此外中国提升远程投送能力还将面临政治压力,美国和其盟国也会增加国防开支以防范中国。


在密切关注中国未来发展航空母舰的同时,西方军事媒体也开始聚焦中国下一代战斗机的研发项目。2006年,以《简氏防务周刊》为代表的一批国外军事媒体相继报道了中国正在研制新一代战斗机的消息。为满足广大关心中国国防现代化的读者的要求,本刊特综述了国外媒体对中国下一代战斗机的最新报道。本刊刊发此文并非同意其观点,亦非证实其报道内容,仅供有兴趣的读者参考。


中国第四代战斗机项目一一J—XX


英国著名军事媒体《简氏防务周刊》报道:中国最主要的两家战斗机制造商——沈阳飞机工业公司(SAC)和成都飞机工业公司(CAC)正在为中国空军研制第四代战斗机。中国的第四代战斗机有望在2015年左右进入现役。新战机的发动机和武器子系统的研制工作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概念验证机模型显示该机同美国洛克希德一马丁公司研制的F一22A隐形战斗机有某些相似之处,比如内置的武器弹舱。该项目目前还处在概念验证阶段,这有些类似于美国先进战术战斗机(ATF)项目(该项目催生了F一22A战斗机)在上个世纪80年代所处的研制阶段。《简氏防务周TIJ))总编克雷格·霍伊尔在接受法国著名科技杂志《新发现》采访时说,中国的下一代战机具备出色的隐身能力,根据Ⅸ简氏防务周刊》通过自己的渠道获得的模型照片来判断,它的雷达隐身能力与美国隐身战机十分接近。而且它还采用了吸波涂料来加强这一效果。


《简氏防务周刊》的报道声称,目前,沈飞正全神贯注于一个F一22A级别的隐身战斗机项目——J—12战斗机项目的研制;成飞则在J-10的基础上研制一种双发隐身战斗机——J—13。


《简氏防务周刊》声称,大约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中国航空工业开始进行第四代战斗机的预研工作。1998年,美国海军情报署(ONI)的报告声称,沈阳飞机公司正在研制一种先进的F一22A级别(F/A一22一claSS)的双发隐形战斗机,项目名称为J-12。2003年底,一张在互联网上流传甚广的战斗机风洞模型可能与J-12项目有密切关系。更多关于这种战斗机的资料逐渐浮出水面,这种战机将安装进口的武器系统以及主动相控阵雷达。


《简式》报道还说,在成功研制J-10战斗机后,成都飞机公司及其下属611飞机研究所已将精力转向J-10的双发放大版,据报道,该项目被命名为J-13,它将与沈阳飞机公司的J-12项目竞争中国空军第四代战斗机的采购合同。据报道,J-13可能采用带推力矢量喷嘴的俄罗斯AL-41涡扇发动机作为动力系统,因此可能具备超音速巡航能力,最大起飞重量可能超过20吨。基于以上情况,J-13应该是一型高性能重型制空战斗机,其性能在欧洲“台风”战斗机和法国“阵风”战斗机之上,但恐怕还无法与F一22A猛禽相提并论。


加拿大《**防务评论》也刊登文章称,中国下一代战斗机已经曝光,这表示中国第四代战机的项目已经开始立项研究了。文章称,最近网络上出现了所谓的中国空军J-14(歼一14)第四代战斗机图像,当然仅仅从外观上就可以知道其“奇怪”的特征。《**防务评论》曾经报道过,由近年来珠海航空展展出的中航第一集团录像可以看出,中国已经启动了第四代隐形战斗机的研制计划。至少两种不同气动外形的模型正在进行测试。有消息来源也强调目前在沈阳进行着下一代重型歼击机的初步研究。**分析认为,研制似乎依然停留在风洞试验阶段,是否已经制作了全尺寸模型有待观察。而在成都,既然J-10A的开发已经完成,在其基础上设计全新的单发隐形战斗机或者改良J-10的计划当然是存在的。


☆气动外形


《简氏防务周刊》认为,中国第四代战斗机将是一种全新的高性能、多用途、全天候的空优战机。飞机以重型、低成本为主导思想,以高性能、高生存力、高作战效能为设计目标,要求飞机有大推重比,非加力超音速巡航具有中国特色的隐身性能具有很高的敏捷性和失速机动性。在气动外形上,《简氏防务周刊》重点报道了成飞的所谓J-13项目,他们认为J一13项目的气动布局基本上是J-10和俄罗斯米格设计局MFI(I。44)验证机的混合体。沿用了J-10的三角翼鸭式布局,其他外形特征则与米格I。44相似。J-13在总体设计理念上没有沈飞的J一12那么激进,运用了较多的成熟技术,基本上属于J-10的改良升级型,因此它反而更可能赢得空军的青睐。


德国《军事技术》杂志对此也持类似观点,该杂志还通过对因特网上流传的想象图对中国下一代战斗机(他们称之为歼一14)的气动外形进行了详尽分析歼-14将安装电传飞行控制系统为飞机提供自动稳定控制。通过大量的试验和在服役型号中的应用,中国人应该在这一领域具有成熟的和足够的经验。从鸭式布局和机腹的进气口可以看出,这种飞机的总体设计明显地源于成飞在J-10开发中获得的经验。并大量使用了源于米格I。44演示机的技术,尽管如此,还不能确定俄罗斯和中国两国政府是否明确同意了资料和技术数据转让,以及由俄罗斯米格飞机制造集团和俄罗斯科研中心提供咨询服务用以开发这种新型中国战斗机。


外刊作者推测说,歼-14的平面轮廓非常类似于米格I。44,即采用中部位置的机翼和外倾的双垂直尾翼的鸭式布局,机翼下安装了双腹鳍,也像J-10那样朝外倾斜,虽然在这张照片中看不到,但是风洞模型显示,尾锥从机翼伸出有助于支撑垂直尾翼和腹鳍,这也是米格I。44的布局特点。尾锥末端可能安装有带整流罩的电子战天线和1个后视雷达,与几年前苏一37上试验安装的类似。在米格I。44中,机身与发动机舱和尾锥之间的机翼部分向后延伸出了机翼后缘,增加了2个可动控制面,和所有可控翼面一起,提供飞机的纵向控制。现在还不能判断是否有采用这种方案的可能性,或者是否会在歼一14中保留这种布局。


虽然歼一14整个的气动布局步了米格1。44的后尘,但是为显著地减少雷达反射面积,歼-14的翼身融合非常明显,与原始的俄罗斯设计完全不同,此外朝后方隆起的发动机“舱”和机翼根部融合在一起,与诺思罗普的YF-23有一些令人惊异的相似之处,前机身逐渐合并进了与分开的发动机舱凸起部分融合在一起的前翼中,同时保留了一些“经典”的苏一27前机身的特征,整个前机身呈流线形,几乎和苏一32完全一样,广泛应用了覆盖起落架舱和导弹舱的锯齿状舱门。


《军事技术》认为,目前,可以确定,采用鸭式布局很难理想化地减少雷达反射信号,因此,把歼-14设想为一种“隐身性能优化”的战斗机,而不是完全遵循隐身设计的像F-22A或不在同一等级的F一35这样的隐身战斗机似乎更为合适。


简氏防务周刊》认为,中国的下一代战机具备一定的第四代战机特征,譬如雷达隐身,超音速巡航等,在综合性能上要高于欧洲的“台风”战斗机,但是与美国空军刚刚服役的F一22A“猛禽”相比,还有一定差距。而且考虑到中国此前自行研制战斗机的历史较短以及中国航空工业的技术水平,类似J-12这样的先进战斗机项曰对中国航空工业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因为J-12项目要成功意味着在航空工业各个技术领域的突飞猛进,包括材料科技、高性能发动机、飞行控制软件、航电设备以及最先进的隐身技术。而且这样一个规模的项目还涉及到天文数字的资金投入以及在项目集成和生产管理方面的丰富经验。虽然中国有可能从商用航空市场上获得许多可用于军事用途的技术和现货产品,中国也明确的向其传统的武器供应者——俄罗斯和以色列——寻求技术帮助。但是,问题在于,这两个国家也没有研制出第四代(俄罗斯的分代标准是第五代)战斗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