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娘 儿两年后带你去北京

沧浪无疆 收藏 3 365
导读:再次回到了家乡。此时的我在很多人看来已经形同末路了!其实想来也似乎如此呢,在被一个原来好像是亲人如今却确凿无疑成了仇人的一个人的一番折腾后没有了工作、没有了家,我的那所房子也被人搞得如同遭遇打劫,而我的羞涩的囊,似乎已经快不能让我吃起一日三餐的馒头了。怎么办?当然是回家!如同苏轼云“有田不归如江水”,那里才是我永远可以依赖的家!可以放心休憩的家! 家乡人看着回家的我,眼睛里都有些许的诧异或者说准确点是鄙夷吧,因为带的东西有些多!(没办法,都是以后的换季衣物,哪敢再留在邢台的蜗居!)如今的家乡人,淳朴已

再次回到了家乡。此时的我在很多人看来已经形同末路了!其实想来也似乎如此呢,在被一个原来好像是亲人如今却确凿无疑成了仇人的一个人的一番折腾后没有了工作、没有了家,我的那所房子也被人搞得如同遭遇打劫,而我的羞涩的囊,似乎已经快不能让我吃起一日三餐的馒头了。怎么办?当然是回家!如同苏轼云“有田不归如江水”,那里才是我永远可以依赖的家!可以放心休憩的家!

家乡人看着回家的我,眼睛里都有些许的诧异或者说准确点是鄙夷吧,因为带的东西有些多!(没办法,都是以后的换季衣物,哪敢再留在邢台的蜗居!)如今的家乡人,淳朴已经淡了许多了。

娘依旧是那么高兴,听到我进门后的喊娘声,娘顶着满头白发,有些慌张地出了屋门。腿脚已经不像前一段时间那样灵便有力了!

“真是小三儿啊!”

“是我啊,娘,我回来了!”走上台阶,我放下了大大小小的包。心里一阵酸楚一阵激动。有娘在,进门时能喊一声娘,这种感觉或许只有上了一些年纪的在外的人才能体会到!

“没事吧,她们没怎样你吧!那次的事情把娘吓坏了,你哥哥接电话也没说清楚,娘一夜没睡着,饭也吃不下。”

“没事娘,看,我这不好好的!”

“唉!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娘说的事情发生在前些日子,正是闷热的时候,在那个女人数次反复无常以后,我已经对和平解决感到了失望。但不料想,那个女人却四处宣扬我往家里带女人,我感到很可笑也感到很愤慨,笑的是我几乎身无分文,我能带什么女人回家?愤慨的是这人竟然如此败坏我的名誉!于是发短信告诉她:想要什么条件可以提出来,但这样败坏我的名声太无耻!“结果这人就带着人赶了过来,一边砸门一边破口大骂,我没有理会他们,径直报警了,人民公安这次保护了我,面对那个死赖着不走、要搜出野女人的人和她几个社会上的“朋友”,警察同志将我保护到所里,遗憾的是因为匆忙没能带走正在充电的手机。闻讯赶来的朋友给我老家打了电话,结果老家以为我被警察带走了,让娘很是担惊受怕了。

院子里是娘自己种的菜,豆角、茄子、南瓜都长得正旺,还有一点我爱吃的、娘每年都要种的“曲曲菜”!(一种野生蔬菜,味略苦,可凉拌,能败火)

“娘那天晚上一宿没睡,打你电话也没人接,直到后来你借了电话补了卡给家里打了电话,娘才稍稍放心,唉,娘的眼都愁得看不清了!”哥叹了口气然后出去了。

天擦黑后回来的哥哥,手里拿着一瓶酒喝一点熟肉,以前,这些原本都是我张罗的,如今,潦倒的我……

“都喝点,只要人没事,怎么都好。”哥哥给我们娘仨都倒了一些酒。酒是廉价的,但此刻却香醇得让人欲醉!

菜,是娘新采的,拌了我爱吃的“曲曲菜”。

晚饭后,哥哥出去了,娘执意自己收拾碗筷,让我别下手。我只好拎着板凳、拿着一把蒲扇来到院子里。

“小儿,给我点上香。”娘收拾完后,哪这三炷香出来了。“自从那个人到你单位去闹,娘怕你一个人在外面有什么好歹,每天都要给老天爷上三炷香,老天爷怎么就不保佑咱?咳,其实,俺小子没出事,那还不是老天爷保佑的!”

“我去吧娘。”

“那可不行,换了手就不灵验了。”娘踮起脚颤巍巍地把香毕恭毕敬插在神龛内的香炉里,香火在黑暗里一点点闪着。那是慈母的的善心在跳动呢!

看着娘上香的样子,我的鼻子一阵发酸,自己一心要做孝子,但现在竟还要娘为自己担心受累,我算什么孝子啊!

我给娘支上躺椅,给娘也带来一把蒲扇。

那天和随后的两三天,夜里晚些时候,还是有大半轮残月的,溶溶的月色洒满院子,小虫们在菜地里开起了自娱自乐的演唱会。天很蓝,几朵流云和星星伴着月亮点缀着夜空,初秋的夜色应该是美的,但我却无心去感觉。

“听说她们把家里的锅砸了,还拿了你的手机,撕烂一些衣服,也拿走一些衣服,她那这些东西有啥用!”娘有些生气。“当初看着面善的一个人怎么会这样?”娘不明白,我似乎现在有一点明白的,但说了也没用了。“没事的,家里有地有吃的,就在家住上一会子,让她们闹去,她还能把咱的房子搬走?还能没了王法?”

“娘啊,没事,你忘了我是属猴的啊,没有咱过不去的火焰山。”

别人家在看电视,有的声音开得很大。

家里的灯都关了,娘和我坐在月亮地里,不时摇动一下蒲扇,驱赶着几个蚊子,村里的夜已经有些凉,蚊子快没了,这些嚣张的小东西,哪能敌得过自然的造化。

神龛内的香火还在一明一暗慢慢燃烧。“上苍啊,你就显显神灵让一个老人安心吧”,我在心里默默祈祷!

娘开始讲起那些老事,大部分我都听过的。娘俩一只说到月西斜、露初上,连秋虫都没了歌唱的兴致只有几只小虫在呢喃,或许他们在说梦话吧!

娘那些天一直在说,谁谁当年怎么怎么背、怎么倒霉,后来又怎样怎样了,我明白娘的意思,娘是在宽我的心呢。

此次回家,娘想给我包点饺子,我没让娘包,家里没钱我也没钱。我不忍心让娘在出外的儿子回来后还吃素饺子。

“有人问呢,你们家小子回村子不走了?我说是啊,回来陪我呢!”娘那天对我说:“不搭理他们,就在家住一段吧”。

我要走了,我给娘说朋友给介绍了工作,娘很高兴也很留恋。

我要出去了,给朋友们发了一条短信,告诉他们我连生活费都没了,有几个朋友给我的卡里分别打了一百元钱,这真是雪中送炭啊!我一辈子记得你们的情谊。

“小儿啊,你拿上这一百吧。”娘拿出一张叠得整整齐齐的钞票。“上次你回来给我的,没舍得花,带上吧,穷家富路,在外面不容易,干什么都要花钱的!”

我强挤出笑:“娘,我有钱呢,再说了,外面朋友们会照顾我的,你放心吧。”

临出门时,我告诉娘:“娘,两年后我带你去北京旅游。”

娘一愣,随即笑了。

真的,娘,我想清楚了这几天,等儿子腾出手来,决计放手一搏,凭借儿子的智商,一定会有转机的!两年后,我一定带你去北京,看看天安门……,还要让你的眼再看清日后意气风发的儿子!








本文内容于 2009-5-19 10:00:20 被沧浪无疆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