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狂潮 重回洪荒 第七十一章无欲则刚、谁能无欲

knight1120 收藏 0 5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3.html[/size][/URL] 待脚步声渐渐消失在了远处,隔壁又传来了费玮的声音:“姑娘你怎么样?” 见江柔没有回答,费玮继续说道:“你放心,周彪那杂种会付出代价的。” 费玮这话引起了江柔的共鸣,她缓缓睁开紧闭的眼睛说道:“你有办法让我出去吗?” “你忍耐一下,我的兄弟会动手的。” 江柔的眼睛完全睁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3.html


待脚步声渐渐消失在了远处,隔壁又传来了费玮的声音:“姑娘你怎么样?”

见江柔没有回答,费玮继续说道:“你放心,周彪那杂种会付出代价的。”

费玮这话引起了江柔的共鸣,她缓缓睁开紧闭的眼睛说道:“你有办法让我出去吗?”

“你忍耐一下,我的兄弟会动手的。”

江柔的眼睛完全睁开了,她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说道:“兄弟,我叫江柔。如果你和周彪有不愉快的事情,我会替你好好“伺候”他。”

……。

拔地而起的团部办公大楼修得气派庄严,两条十米高的罗马柱高高的矗立在台基上,一左一右两尊大石狮威严地蹲伏在楼前。周彪沿着阶梯走了上去,心里有一种小小的满足感。在瘟疫前,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警卫连连长,现在却是这栋办公大楼的主人。

走进办公大楼内,是一间宽敞明亮的大厅,也是上楼的主通道。这里曾经是人来人往,川流不息,现在则变得格外冷清了,只有周彪一个人走向团长办公室。

推开候客厅的门,一个人从屋子里的沙发上站了起来说道:“周哥,我有紧要事情汇报。”

周彪一看,是警卫连以前的3班长,现在周彪任命的高连长。

从裤兜里拿出钥匙周彪不急不忙地打开了团长办公室的木门。他一边推开红木雕花木门,一边向高连长说道:“进来谈。”

绕过宽大豪华的红木办公桌,周彪一屁股陷进了舒适的真皮座椅上,这才向高连长招手说道:“把门关上,过来说。”

高连长先把一份资料递给了周彪,嘴里介绍道:“那个半大小子叫李博,他们一起的叫吴欢和江柔。”

周彪裂开嘴笑了起来,向着高连长说道:“叫李博,这小子没吓得屁滚尿流吧。”

高连长跟着周彪笑了起来,得意地说道:“老子用烧红的铁板,给他纹了一个不怎么规整的图案,龟儿子马上就告饶了。”

“说出他们营地的地点没有?”

“都招了,在本子上。”

高连长说完又把嘴巴靠近周彪的耳朵,压低声音说道:“还有一件事,小弟我听见一个老乡讲,有些人还向着何长青,想给他报仇。”

周彪两眼一瞪,看着高连长说道:“是谁?”

高连长习惯性地狼顾了四周一眼,这才说道:“是邓连长。我老乡听见他说(周彪的一套也太不像话了,简直成了军阀土匪的做法。)。”

周彪疑狐地说道:“你老乡是谁?”

高连长说道:“李老实,就是炊事班喂猪那个人。”

周彪一拍桌子说道:“把李老实给我叫来。”

高连长应了一声,脚下却没有动。他趁着周彪发火之前,小声地说道:“团长,是不是奖励我乐一回。”

周彪不喜的看着高连长说道:“乐个屁,两女人都让你们搞得大小便失禁了,还搞下去就没得搞了。”

高连长陪着笑脸说道:“黑屋里不是还关着一个吗?”

周彪这人占有欲极强,心想:我都没玩怎么可能就轮到你。

见高连长一副馋嘴相,顿时心里不痛快起来,脸色一拉,坚决地说道:“不行,那个女人还要审讯一下,你去把李老实叫来。”

“是。”

高连长不在说话,默默的退了出去,心里却骂翻了天,你他妈吃肉,让老子喝口汤都不干。

……。

吴欢接受了陈医生的劝说,躺在病床上装着不能下地行走的摸样。虽然身体未动,他的脑海里却在思索着下一步的行动。

吴欢的目标就是救出同伴,然后离开这里。

要达到这个目的必须自己获得自由,然后摸清楚两个同伴关押在何处,以及守卫力量,这样才能够制定营救计划。

一翻思索之后,吴欢觉得必须先把自己的伤养好,同时暗中寻求可能帮助自己的人。不然单靠自己实现目标是极为困难的。

“小吴在想什么?”

陈医生的问候打断了吴欢的思考,让他睁开了紧闭着的眼睛。

“陈医生这是要加床吗?”

“对呀!”陈医生一面指挥着两个士兵抬进来两张单人床,一面对吴欢说道:

很快两张床挤进了医务室内,这样一来,原本就窄小的空间更加紧凑。

吴欢有些担心地问道:“是谁病了?”

陈医生拿着自己胸前的听诊器晃动着,有些愤概地说道:“跟你一起来的两个女人。”

当毛艳和陶晓玲被送到医务室时,吴欢看见两人大大张开两腿,一左一右摇摆着就像鸭子走路一样。

陈医生将他们安排在床上躺下,却到了供桌的前面,跪在观音像前的一个蒲团上,神态虔诚地祷告着。

“你信佛?”等陈医生从观音像前离开后,吴欢问道:

嘴里问着一句无关紧要的话,实际上吴欢在心里想,自己刚刚到这里时,陈医生原本在劝周彪向善,可周彪一问他关于女人的事情,陈医生马上哑了,这说明陈医生很有可能上过两个女病人,而陈医生刚才的举动应该是在为自己的行为祈求菩萨的原谅。这种想法让吴欢觉得陈医生是一个可以拉拢的对象。

陈医生继续忙碌着,一边给女病人准备着医疗用品,一边回答道:“算不上信,不过瘟疫发生之后,我突然觉得,也许这世界真有来生报应。仔细想一想,我们害怕什么,因为我们有贪念,贪什么?贪生,贪权,贪财,贪色……。如果我们不贪这些,我们还怕什么呢?”

说到宗教理念,陈医生停下了手中的活,出神的望着窗外夕阳的余晖思索着。

吴欢第一次听见这些,他很受启发地说道:“你说得不错。不贪就不怕。”

陈医生一笑,接着忙活起来,嘴里说道:“那叫无欲则刚!”

吴欢喃喃地念道:“无欲则刚。”

陈医生站在女人的两腿之间皱着眉头清理着,一会儿转身拿镊子,一会儿回头拿棉签。大约忙活了大半个时辰,他终于给两个女病人处理完了,擦着额头的汗水向吴欢说道:“你照顾一下她们,我有一个朋友要来。”

说完陈医生走向了里面一间房屋。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