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农民发帖控诉选举舞弊被拘 5名警察受处分

明珠济南 收藏 13 288
导读:河南农民发帖控诉选举舞弊被拘 5名警察受处分(组图)2009年05月19日 06:30新京报 师喜照说,他一定要为被拘留讨个说法。 核心提示 河南灵宝人王帅,因发帖反映征地问题而被当地警方拘留,后警方认错。就在王帅案进行中,3月中旬,河南临颍县农民师喜照,也因在网上发帖投诉,被警方拘留。 师喜照得知王帅案后,以“又一起王帅事件”为噱头,继续发帖。 最终,当地公安部门向师喜照赔礼道歉,并有5名工作人员因此受到处分,其中包括此案的值班局长。 “让师喜照想不通的是,他发帖子没打击到对立面,倒是把自己送

河南农民发帖控诉选举舞弊被拘 5名警察受处分(组图)2009年05月19日 06:30新京报

师喜照说,他一定要为被拘留讨个说法。

核心提示

河南灵宝人王帅,因发帖反映征地问题而被当地警方拘留,后警方认错。就在王帅案进行中,3月中旬,河南临颍县农民师喜照,也因在网上发帖投诉,被警方拘留。

师喜照得知王帅案后,以“又一起王帅事件”为噱头,继续发帖。

最终,当地公安部门向师喜照赔礼道歉,并有5名工作人员因此受到处分,其中包括此案的值班局长。

“让师喜照想不通的是,他发帖子没打击到对立面,倒是把自己送进了牢房。他因此“吃不好,睡不着”。

后来案子“平反”了,他又想不通,网上发帖犯不犯法,都由警察说了算?”

那场失败的选举后,师喜照成为让当地乡干部头疼的麻烦制造者。

他将自己参选的失败,认定是村里另一派与乡干部串通作弊的一场阴谋,为此他一直上访到省里。

上访结果没有让他满意,他就上网发帖,控诉“黑幕”。他用一台二手笔记本电脑,用一分钟十几个字的速度,攒出一篇篇帖子,从他所在的河南省临颍县的网站,一直发到该省最大的新闻网站———大河网。

他所期望的影响终于制造了出来,结果却又出乎他意料———3月13日,他被关进了拘留所。

沉寂一个月后,他获知了同省的王帅案,师喜照又以“又一起王帅事件在漯河上演”为题发帖,之后师喜照被警方认定“违法事实不成立”而获“平反”。而临颖县公安局5名工作人员也因此受到处分。

“网上发帖犯不犯法,都由警察说了算?”他说想不明白。

落选者的控诉

认为选举有舞弊,师喜照用缓慢的打字速度写下自己的控诉,发在网上

师喜照,39岁,河南临颍县固厢乡大屈村村民。他网上发帖控诉的,是大屈村去年12月8日进行的村委换届选举。

目前能查询到他最早的帖子,是去年12月15日,在当地网站“临颍在线”论坛上。之后,他又先后在大河网和天涯论坛等网站,多次重复发帖。

他帖子的中心意思,是认为那次村委选举舞弊,例如没有公开唱票,例如当选村主任的师自献选票总数初始统计结果甚至超出村民总数,后才被纠正;而师自献曾被判刑三年……

师喜照控诉,是因他不服气。

那次选举,他和另两名村民搭帮,他参选副主任。三人选票都没到300张,而师自献选票超过1300张。

“这不可能,他们不作弊肯定不会这样。”师喜照认为,一定是对方用了不光彩的手段,而且一定是得到了乡干部的配合。

选举结束后,他和同伴先后到乡、县、市乃至省信访部门上访。最终,他们反映的问题,都又被转由固厢乡政府处理。

而乡政府一直坚持认为,“此次选举程序合法、公正公平、决不存在舞弊行为。

“上访没办法,我就开始上网。”师喜照开始在临颍在线和大河网上大量重复发帖。

对于初中毕业的师喜照来说,发帖是件困难事。他只会用“智能ABC”输入法,而他不太熟悉拼音,眼巴巴盯着键盘,一分钟能敲出十几个字。

遣词造句更让他头疼。他做钢材生意,经常开着货车在路上跑,边开车边想发帖的事。每想到一句连贯的话,他就把车溜到路边,掏出纸笔记下。

派出所内写保证书

师喜照按要求写下了不再发帖的保证书,还按了红手印

为了发帖,每一夜,师喜照总上网到凌晨两三点,白天恍恍惚惚。

老婆埋怨她“还过不过日子啦”,老婆更怕他太招摇“没好果子吃”。

在老婆的担心中,3月13日傍晚,固厢乡派出所的一辆警车开到了大屈村,师喜照被带走了。

派出所内,师喜照发现乡长王伟峰在等他。

王乡长说,师喜照在大河网上发帖,严重影响了临颍县乃至漯河市的形象。他说,市领导都批示了,“要处理你”。

“我一听吓坏了,头一下子蒙了。”师喜照说,他当时想,惊动市领导可是大罪。

他按要求写下了一张保证书,“以后保证不在网上发布此事”,并按下红手印。乡长王伟峰后来在接受采访时,证实让师写过保证书。

王伟峰向师解释那次选举并无违规之处,师喜照很快与王乡长争得脸红脖子粗。两人谁也说服不了谁,王伟峰说:“看来你今天是回不去了。”

警察向师喜照出示了《临颍县公安局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称他在临颍论坛和大河论坛上“捏造事实,诽谤他人”,处以“行政拘留5日”的处罚。

那天晚上,师喜照被抽掉了腰带,拎着裤腰,他走进了拘留所。

第二天,他找到一个破塑料袋搓了搓,缠到腰里。“裤带”是有了,却越想越憋气。

“天一下子塌下来。”他说,想不通的是,发帖没打击到对立面,倒把自己送进了牢房。因此“吃不好,睡不着”。

这样的生活只持续了三天多,几个在县乡任公职的亲戚帮助说情,师喜照于3月16日出了看守所。

亲人们都怪他不该强出头惹恼政府。他的二手电脑,是弟弟去年春天从深圳帮他买的。“没想到帮你买个电脑,把你送进了监狱。”弟弟说。

师喜照说,总之,更怕警察了,虽然很不服气。

“要是没有王帅……”

“撤销案件决定书”第一次说他违法行为轻微,第二次说违法事实不能成立

“要是没有王帅,我可能一辈子就憋屈下去。”师喜照听说王帅事件,是在他被放出近一个月后。

期间,他通过河南省信访局的“网上信访”系统继续上访,但没再发帖。

直到有一天妻子在电视上看到王帅事件,跟他讲,王帅发帖被抓后公安认了错,还有官员被撤了职。

“我不就是漯河版的王帅吗?”师喜照觉得内心的憋闷,“一扫而光”。

他甚至有了一种“使命感”,“把我的事情搞清楚,让我马上死,我都干!”

根据大河网和天涯论坛的记录,4月18日晚,师喜照又开始发帖了。

这次,“为了吸引眼球”,他精心琢磨了题目———《你们看!第二个王帅事件正在河南省临颍县上演》。

在此前,4月16日,河南省副省长、公安厅厅长秦玉海在媒体上公开就王帅事件道歉,称其“暴露出公安机关随意执法的问题,具有一定的普遍性”。

师喜照期待的发帖效果很快显现。

4月19日,他接到了漯河市公安局工作人员电话,问帖子所言是否属实。师喜照答:“以性命担保,句句属实。”

当天,之前帮助说情的亲戚来到师家,要他不要再追究。当晚,公安局领导还请他吃了顿饭。

师喜照称,公安局想让他不再上网发帖了,而他不干。

4月26日,固厢乡派出所所长潘珏给师喜照送来一张《撤销案件决定书》,称师“违法行为显著轻微且认错态度较好”,“应该不予处罚”,“决定撤销此案”。

师喜照说,“我根本就没违法,哪来的认错态度较好?”他拒绝接受。潘珏放下后走了。

师喜照继续传播自己的不满。几天后,他收到一封特快专递,里面是一张新的《撤销案件决定书》,这次,称他“违法事实不能成立”。

派出所所长潘珏就“办错案子”向师喜照道歉,让他去领国家赔偿,按拘留5天算,一天111.99元,“比北京标准都高”。

他拒不领赔偿,继续告,继续上网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