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号叫麻雀 第三章 血战葛庄 012 半路杀出个小毛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5.html


左北泉三人离开青山店子后,一路急奔,也不知走出了多少里地,等爬上扁桃岭时,日头已经挂在头顶。前边,眼看就是黄山铺了。

左北泉决定歇歇脚再走。他刚要招呼鬼脸货郎和长腿子坐下来,却猛然看见岭下一群老百姓扶老携幼、慌慌张张爬了上来。左北泉连忙迎上去一问,才知道是黄山铺的鬼子汉奸出来扫荡了。

黄山铺坐落在沂水通往蒙阴的必经之路上,地理位置十分重要。现在,早已成为鬼子的据点,驻扎着一个中队的鬼子兵和一百多名伪军,经常出来扫荡。

“快别往前走了!大兄弟,小鬼子就在岭下,可凶了,见人就杀!”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乡一边往前走,一边对左北泉说。

左北泉站着没动。

“大当家的,俺正想试试你教俺的法儿灵不灵呢!咱硬闯吧,要是碰上小鬼子,正好干他一家伙!”长腿子走过来,兴奋地说。这一路上,左北泉给他教了不少打短枪的法儿,此刻他正手痒痒得不行。

“硬闯?太二虎(方言,莽撞、傻气的意思)了吧!”鬼脸货郎看着手里的货郎鼓子,不紧不慢地说。

“你才二虎呢!”长腿子白了鬼脸货郎一眼:“俺要是个二虎,那你就是一个货郎鼓子!”

鬼脸货郎也不反驳,只是看着自己的货郎鼓子嘿嘿发笑。

“你俩都别吵了!” 左北泉摆手止住长腿子:“我想好了,咱们绕过黄山铺,直奔馍馍墩!”

三人于是折头向西。下岭的时候,左北泉无意间向后看了看,身后似乎有个黑影一直跟着他们。他以为那也是逃难的百姓,也就没很介意。

“昨儿折腾了一夜,黑灯瞎火的,连个鬼子影也没看清。现在好歹碰上了,又避开走,也不过过瘾!”一路上,长腿子不情愿地抱怨着。

“你急啥?要打鬼子有的是机会!现在最主要的,是咱得抓紧回到柿子岭向郭科长汇报,他还急等着咱们的消息呢!”左北泉说。


绕过黄山铺后,很快来到了一片小松林。大家刚想停下来歇歇脚,左北泉偶尔一抬头,却猛然看到前面不远处的狼尾山上,有两个人影正在急匆匆地赶路。这两个人,虽然都是百姓装扮,其中一个还背着一个包袱,但两个人一边爬山、一边四处张望的样子,却很是鬼祟。

左北泉就觉得这两个人有问题。他想了想,对着长腿子耳语了几句。长腿子点点头,撒开腿就向大山侧面绕了出去。

长腿子走后,左北泉对鬼脸货郎说:“咱们追上前边那两个人,看看到底是干啥的?我咋感觉不像是好人啊!”

鬼脸货郎也在看着那两个人,听左北泉这样一说,点点头:“俺也看着不像是好人!”


这时,那两个人似乎也发现了左北泉和鬼脸货郎,猛然加快了步伐。左北泉和鬼脸货郎虽然紧追不舍,但毕竟是望山跑死马,中间还是隔开了一大段距离。


好在,长腿子终于赶在那两个人的前面,提前爬上了山顶。他趴在一块石头后面,一边压着粗气,一边拔出枪等着两个人的到来。

终于,两个人爬上来了。一到山顶,就往地上噗通一坐,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长官,那两个人还在追咱们呢!”其中一个说。

“嗯,咱喘口气,抓紧走!”另一个应道。

“要不,咱把他们收拾了算了!”

“不行!咱身上带着这些东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长腿子一听这话,立刻端着枪从石头后面站了起来,大声喊道:“都不许动,把手举起来!”

两个人闻声一愣,看着长腿子,慢慢从地上站了起来。


两个人中,一个年纪稍大,看样子有三十来岁。另一个则二十岁左右,个头高大,长得虎背熊腰,俨然就是一条大汉。两个人一边站起来,一边看着长腿子。

“小兄弟,别开枪,有话好说!有话好说!”那个年纪稍大的人看清眼前只有长腿子一个人时,顿时镇静了许多。他一边笑着,一边慢慢弯下腰,似乎是要把手里的包袱放下。

“你们是干啥的?”长腿子问。

“小兄弟,俺们都是老实巴交的庄户人,走路的,走路的……”那个年纪稍大的人点着头说道。

“走路的?包袱里是啥?”

“没啥,没啥,都是些庄户人用的破衣烂袄……”年纪稍大的人说。

破衣烂袄?长腿子想想两人刚才的对话,感觉不对,正想再问什么,这时候,那个人已经将包袱放在地上,猛然间直起身来,脸色一变道:“小杂种!打劫也不看看皇历,竟然劫到老子头上来了!”说着,右手一举,一只手枪已经恶狠狠地对准了长腿子。

长腿子一看不好,对着他就是一搂勾子,可是,枪却没响。长腿子一怔,愣了愣,顿时呆立当场。

那个年纪稍大的人跟着也是一愣,接着就哈哈大笑起来:“小杂种,看来还是个雏啊!连打枪都还不会,就想出来混饭吃!怎么着?今天撞上鬼了吧?老子今天就教训教训你这个小杂种!”说着,一挥手,示意那个大汉把长腿子的枪下了。

长腿子正纳闷,好端端的枪怎么会不响呢?听那人这样一说,猛然间才想到,自己刚才因为太过紧张,拔枪时机头竟然没有打开!他刚要去开机头时,已然晚了。那个虎背熊腰的大汉虽然块头很大,动作却极其敏捷,早已一步抢过来,脚下一勾,长腿子噗地坐在地上,手里的枪也被那大汉一把夺去。

“就你这菜芽子样,也想劫路?”大汉说着,得意地看着长腿子。

“富胜,你闪开,老子一枪崩了他!”那个年纪稍大的人说着,举着手枪走过来,一下将枪口顶在了长腿子的脑门上。

长腿子闭上眼睛,心里对自己那个恨啊!


也是长腿子命不该绝。就在那人刚要开枪之际,一个声音突然从他背后传了过来:“等等!俺还没让你开枪打哩!”

那个年纪稍大的人闻声一顿,回头看时,只见眼前有个人影噌地一闪,还没等看清来人长相,就觉自己手上突然一轻,连忙低头看时,不由暗吃一惊:自己手里的枪竟然就在这转瞬之间,被这个人影劈手夺了过去!

“你是谁?”他惊问道。

来人挺身站住,回头看着这个年纪稍大的人,嘿嘿一笑,说道:“俺嘛,俺就是俺,你是谁?”

长腿子这时候早已睁开眼睛,定睛向来人看去,不由脸上也是一愣。这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其实只是一个年龄、个头都和自己差不多的半大小子。只是,他看上去比自己更黑、更结实一些。

这个小毛孩子!他冒冒失失钻出来,不是自己找死吗?长腿子着急地想。他虽然自己年龄也不大,但总觉得自己已经是八路军战士了,心理上就比同龄人高了许多。

“哪里冒出来的小毛孩子?快把枪还给俺们长官,不然,老子先收拾了你!”那个叫富胜的大汉举着长腿子的枪,暴口说道。

小毛孩子转头看着富胜,突然一歪头做了个鬼脸。他把缴来的小手枪用手擦了擦,然后塞进腰里,抬头看着叫富胜的人莞尔一笑,说:“你这么壮,像个大狗熊,我这么小,还是个孩巴伢子!你要是不害怕,咱俩就拔个轱辘(方言,摔跤),如果你赢了,俺就把枪还给你长官!如果你输了,你就把枪还给人家,咋样?”来人说着,用手指了指长腿子。

那个叫富胜的大汉看了看眼前这个小毛孩子,突然哈哈一笑:“原来你是想找打啊?那就叫你尝尝俺的拳头!要是打不瘪你,俺就不叫王富胜!”说着,把长腿子的短枪往腰里插去。

“哎,大狗熊,你先别吹牛,俺虽然块头比不上你,但俺从小就学过伏熊拳,你不怕?”小毛孩子看着王富胜,挤了挤眼睛,笑着说。

“怕你个头!”王富胜说,“你小毛孩子少拿吹牛吓唬俺!告诉你,老子曾经学过多年拳,只知道有伏虎拳,还从来没听说过有伏熊拳,你胡蒙啥?”

“你没听说过,那就一定没有?俺问你,你听说过黑熊叫娘没有?”来人依旧笑嘻嘻地问。

“放屁!黑熊怎么会叫娘?又不是人!”王富胜气呼呼地说。

“那好,今天俺就叫你见识见识,啥叫黑熊叫娘!”来人说着,挽了挽袖子。

“富胜,你要当心,这个小毛孩子可能真是个会家子!”那个年纪稍大的人提醒说。刚才他的枪被悄无声息地夺走,到现在还一直心里打鼓。

“长官,你放心,就他那一撮撮小骨头,就是再会,也不够俺一巴掌拍的!”王富胜大大咧咧地说。

那个年纪稍大的人点点头。毕竟,眼前这个小毛孩子确实很嫩,怎么看也不是王富胜的对手。何况,他知道王富胜也是一个学武的出身。

这时候,两个人都已经摆好了架势。王富胜急于取胜,两臂一展,挥起拳头就向小毛孩子的头部打来。

此时,长腿子正为这个小毛孩子暗暗担心,却见那小毛孩子不慌不忙,嗖地拧身一窜,早已脱兔般从王富胜的胁下钻过。错身的一瞬间,他一伸手便将王富胜腰里的短枪摘了。王富胜一拳扑空,腰里的枪又被摘走,心急之下,刚要回头再打,小毛孩子却早已回身一脚,正正踢在他的屁股上。这一脚来得极为生猛,王富胜收脚不住,一个狗吃屎抢在地上,就听噗地一声,抬起头时,嘴里已经掉了两颗门牙。

“王富胜,你记好了,这一招就是伏熊拳的巧踹狗熊腚!”小毛孩子嘿嘿笑着说。

王富胜勃然大怒,啪地吐出一口血水,两臂一撑跃起身来,呀呀喊着扑向小毛孩子。就见小毛孩子迎面往后一仰,左脚早已飞起,啪地一声又中他的下巴。王富胜惨叫一声,往后一个趔趄,刚要挣扎着站住身时,小毛孩子早已连环脚起,就听啪啪两声,王富胜脸上早已吃了两脚,不由得左一摇、又一晃,噗通一声再次倒在地上。

“王富胜,你记好了,这一招就是伏熊拳的巧踢狗熊脸!”小毛孩子嘿嘿笑着说。

这一下,王富胜彻底恼羞成怒,晃晃头,擦擦脸,腾地蹦起身来,甩头吐出一口血水,哇呀一声扑过来,对着小毛孩子的裆部抬腿就是一脚。小毛孩子脸上一怒,嘴里骂一声:“下流!”右手变勾,身前半圆形往下一滑,早已将王富胜踢来的脚一下叼住,不等王富胜再度出手,小毛孩子早已绷出一只脚,直直向王富胜那条站立的小腿上切去,就听哎呀一声,王富胜身子往前一倾,两腿一曲,早已双膝跪在了小毛孩子面前。待要挣扎起身,小毛孩早已跨上一步,一手锁了王富胜的咽喉,一手捏住他的鼻子,立时间,王富胜便憋得满脸黢紫,大张着嘴喘不上气来。

“王富胜,叫娘!”小毛孩子说。

“啊……呜……娘……”

“不行!叫得不清,再叫一遍!”小毛孩子喊道。

“啊……娘!”王富胜鼓着劲叫了一声。

“我没你这样的熊孩子!”小毛孩子说着,两手一推,王富胜向后倒在了地上。

王富胜站起身来,使劲摇摇脑袋,挣着身子还想过来打,那个年纪稍大的人早已急急窜上一步,一伸手将王富胜拉住了。

“算了,富胜,你不是他的对手!”年纪稍大的人说。

小毛孩子看着王富胜:“王富胜,你好好记住,俺刚才打你这一招,就是伏熊拳中的黑熊叫娘!”

王富胜又恨又怒,瞪着血红的眼睛,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就在这时,左北泉端着枪气喘吁吁地走了上来。长腿子本来正看得过瘾,一见左北泉,忍不住开口叫道:“大当家的!”

那个年纪稍大的人听长腿子这样一叫,连忙回头去看,这一下,顿时和左北泉来了个正面相对。就在眼对眼的一瞬间,两个人一齐愣了。

“牛营长,你咋会在这里?”左北泉开口问道。

“哎呀,原来是左老弟啊,你咋会在这里?”这个被左北泉称为牛营长的人,也满脸吃惊地问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