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深处,有支一个人的部队

龙魂魅影 收藏 7 895
导读:(我所叙述的是完全真实的事情,也确有其人。只是出于可以理解的原因,在人名和地名上作了虚化处理)。 因为一个特殊的原因和偶然的机会,我才平生第一次得知,在我国东南边陲某地的大山深处,有一支人民解放军里序列里不说是“绝无仅有”,至少是“非常罕见”的部队。这支部队有准确的通信地址,有正常的部队番号,有偌大的一片营区。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整个“这一支部队”里,却仅有一名军人。这名军人叫隋朝伟,从入伍至今在大山深处已经驻守了整整二十四年。他现在是我军最高级别的士官(以前叫志愿兵),享受相当于正团职军官待遇,象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所叙述的是完全真实的事情,也确有其人。只是出于可以理解的原因,在人名和地名上作了虚化处理)。


因为一个特殊的原因和偶然的机会,我才平生第一次得知,在我国东南边陲某地的大山深处,有一支人民解放军里序列里不说是“绝无仅有”,至少是“非常罕见”的部队。这支部队有准确的通信地址,有正常的部队番号,有偌大的一片营区。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整个“这一支部队”里,却仅有一名军人。这名军人叫隋朝伟,从入伍至今在大山深处已经驻守了整整二十四年。他现在是我军最高级别的士官(以前叫志愿兵),享受相当于正团职军官待遇,象他这种情况得经中央军委特批。《解放军报》曾经采访过他的事迹。


今年“五一”期间我见到了隋朝伟,并在他那支“一个人的部队”营区里待了两天一夜。隋朝伟是一个典型的中原汉子,他的血脉来自承继着孕育过“精忠报国”一代民族魂的那片土地。他一米八的个头,粗犷的脸庞上刀凿斧刻棱角分明,再加上一身板正的军装,愈发显出英武帅气,一时竟很难看出他已经四十多岁了。从交谈中得知,他的老家远在千里之外的河南,他所在的军营,曾经是我军第一支岸导部队的指挥部和训练基地,1987年,因为部队精简整编,驻守部队全部撤离。但上级从今后战备需要考虑,偌大一片价值不菲的营房不能就此扔下不管,故决定派一个人长期留守维护营区。面对部队领导的期望,当时年轻的军士长隋朝伟二话没说,以一个庄严的军礼保证:“请首长放心,人在营房在,一个人就是一支部队!”


十七年前,面对部队首长的殷切目光,隋朝伟做出了他一个军人庄严的承诺:留守!那是一个悲壮的时刻。如今整整十七年过去了,十七年,六千二百多个日日夜夜,他一个人在这荒凉偏僻的大山深处,在方圆22万平方米,相当于30多个足球场大小的营区里,独守着这么大的一片营房。白天,独自一人四处巡视,修补漏屋危房;夜晚,只有一盏孤灯陪伴,看书写字学习。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唯一能与外界联系的,就是那条通往山外的简易战备公路。面对那无数个难熬的漫漫长夜和许许多多的各种困难,隋朝伟是如何坚持怎样度过的?真是让人无法想象也不敢想象!我不禁想起了《鲁滨逊历险记》中的那位“鲁滨逊”,也使我对他这十几年来的非凡经历产生强烈的探究兴趣。可能看在因为我曾经也是一名军人的缘故,隋朝伟那晚和我说了很多。他言语朴实,神情平静娓娓而谈,好象说的不是他自己。那些令人动容的情景和感受犹如静夜的钟鸣,在我的耳旁久散不去。从他的身上我看到了一个真正军人的崇高品质,当听到他说在这样的环境里,还一直坚持看书学习时,那一刻我确是真正的感动。


隋朝伟对我说,虽然生活物资部队会按时运送进来,要讲最难熬的还是战友们撤离后刚开始时的那几年。因为对于年轻的他来说,孤独是他最大的敌人。他常常爬到山的高处,俯视着曾经喧闹的营房,用回忆来打发寂寞。“……部队撤离时正是冬季,那些个夜晚我都睡不着觉,冬天深山的夜晚漫长寒冷而恐怖,我不敢关灯,我知道这是这里唯一的一盏灯。小小的营区隐没在这大山深处,版图上没有它的经纬度,也不会有它的名字,唯一的一条路埋在深深的大雪中,几十栋房子象一群动物在大雪覆盖的荒野上紧紧挤着一团,我只能看到稍远处影影绰绰的一大片黑暗。……我有时候甚至觉得,我们营区的这片房子,就是在荒野上丢掉了都没有人知道。有一个暴风雪的夜晚,天昏地暗,天空象一快破布被撕扯着,大风刮得营房都仿佛自己走动了一样,屋顶上呼呼作响,望着身后风雪中黑乎乎的山野,我仿佛感到自己是这世界上最后的一个人,我每次睡着都好象是一次人生历险……。


“……而整个白天,营区就是一座孤寂的空城,又似一个苍凉的梦景。树静静地站立着,墙默默的开裂,鸟悄悄地落到屋顶又飞去。那时候,我的感觉就是满世界仅剩下我一个人,那种孤独不是平常人能体会得到的。……我经常闭上眼睛,一个人在荒野中,静静地听,仿佛能听见远近各种各样奇怪的声音。我更不愿多说一句话,当然也没有谁和我说话。只有我的职责不时提醒着我:三万多平方米的营房一但没有人居住,日晒雨淋风吹霜打,就越发容易受损。我只好自己一个人干起了营房维修。……我知道自己别无选择,因为我是一个军人。部队选择了我,我选择了留守,这是我的天职。这是一种牺牲,也是一种幸运。只是误了孩子,苦了家属。我家属是广西人,前几年辞别了故乡和年迈的父母,来到大山深处陪我留守。而孩子因为这里附近没有学校,只好寄养在亲戚家里。我妻子至今天还是农村户口,也没有任何经济补助……。”


我笑着对隋朝伟说:“老隋,你确实不容易,不过你有这一片营区,也应该‘知足’了,我相信军史上不会忘记你。当这个营区局限着你的一生时,小小的地球不也在局限着整个人类吗?”我不知道自己说这话时,对他是钦佩还是在安慰。其实,我知道,在部队撤离十七年后的今天,尽管我们看到的,还是那座深山,还是那片营房,但这里已经不再有人去楼空的沉寂。近些年来随着当地政治经济的发展,一条宽阔的公路已经修进了山里。而这一切隋朝伟功不可灭,可以说是始于他的智慧思维和顽强努力。

2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