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世群音痴人乐队再掀中国风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从左至右:主唱王燚 主唱吴泽琦 主唱张逸松

一 《痴人-第一章》三年的沉淀三十年的积累

主持人:痴人乐队两年前上过我们的节目,这两年我们的发展变化很大。你们几位是从小生在北京、长在北京、热爱生活的北京人。

没有任何唱片公司,没有任何职业的策划、宣传团队来帮你们运作,所有一切都是由几位自己独立完成的,我觉得特别不容易,也是第一次进行这样的尝试。所以这张唱片一定跟别人是不一样的,因为这张专辑不是流水化的,是完全独立的音乐的唱片,所以我觉得做这张唱片里面有非常不容易的故事。三位先说说你们三个对这张唱片的最大感触。

张逸松:首先是自己觉得对自己好多年的音乐生活和对专业有一份交待,然后做了一张我们自己的非常喜欢的专辑,虽然有一些遗憾,但是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能够完成的工作,我们自己还是比较满意的。这里要说有多困难,肯定是有,但是到目前来讲,做出来了以后,我们回顾这个过程,也不觉得特别困难,过程中只是解决问题,没有感觉到太艰难,这个有些夸张了。太多人帮我们了,我们很幸运。

吴泽琦:我们三个人都是主唱。对我而言,我感觉这张专辑做出来以后,能更好地完成以下的东西,这像完成一个阶段的考试一样,把这个完成以后,对以下的工作很有信心。

王燚:《痴人-第一章》就像我在这里面写的,是我心中的永恒。

主持人:这张唱片从开始你们筹备一直到拿到手,一共用了多长时间?

张逸松:三年左右。

主持人:喜欢你们的歌迷,喜欢摇滚乐的人,包括摇滚界的前辈,对你们这次做出来的一张专辑也是非常关注的,几位摇滚界的老前辈,教父级的包括崔健老师都给你们送上了祝福。真的感觉到你们的用心。



二 痴人与朋友—设计师刘成 “我们的幸运在于有太多的人都无私的在帮我们”

吴泽琦:为什么说我们很幸运呢,说到这些彩页,这也是我们痴人的一份子,这个设计叫刘成,在我们第一年开始的时候,听到我们一首歌,他自己主动跟我们联系,我为你们设计了多少个样子,你们觉得哪个好,我设计的痴人这两个字,我觉得几个大哥哥创作的是中国风,我痴人这几个字用的是中国脸谱上的笔划给大家凑的。

张逸松:他这个印章的设计,我觉得比奥运会的中国印要早。三年以前就有这个。

主持人:所以我开始拿到这张专辑的时候有点不相信,因为非常专业,从音乐的定位、设计的定位,包括你们整个的服装,所有的道具。

吴泽琦:为了这个专辑,他把工作都辞了去设计专辑,也没跟我们说一声,后来给他钱他也死活不拿。就是有很多很多这样的朋友,都在关键的时候帮了我们很多很多。


三 《痴人》—我们是痴人…

吴泽琦:为什么说是痴人呢,把专辑从包装上能做成这么大个,自己先乐,后果不想。现在希望也通过咱们这个节目,有朋友帮忙,促成一些演出,帮我们联系联系,不计报酬,只要能够让更多的人知道。

主持人:咱们光说音乐上的了,家人支持吗?

吴泽琦:很支持。

主持人:那真的挺幸福的。三位都是吗?

张逸松:对。

吴泽琦:王燚是录音师,有个棚,我们喝完酒就到棚里录,张逸松拿自己积累的一个小东西,我拿一个小东西,我们对一对。然后正好在放这些东西的时候,忽然想到了痴人这首歌的旋律,哼出了几句。哼完了以后,当时一高兴,马上作词,张逸松作的词。我们感情最深的就是《痴人》,当天晚上做完。

主持人:在喝了一点小酒,感觉有点醉意的时候,写出了《痴人》。

王燚:那天也是上天对我们的眷顾,如果没有那一天,就没有现在。

主持人:我觉得这三年对你们来说非常享受,每一个录制的过程中,都应该像过节一样。三位也都有自己的家庭了,人到了这个时候,可能有梦想想去实现。

张逸松:你有一个高于生存本身的事要做,活得就特别高兴。

主持人:所以我就会觉得,其实这张专辑就像开始说的一样,它不是一个商品,它是几位这么多年来对音乐的一种寄托的表达,所以当这种表达的时候,它才会做得最认真,这张专辑我相信一定是一张特别认真的专辑,因为你们是不抱任何目的的,就是我要把这张专辑做出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