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3.正本清源与舍本逐末

2009.5.19

在抨击司法腐败的过程中,不到忍无可忍,我总是尽量的避免涉及个人。因为个人再坏也是受害者,害人与被害同样可怜。

我的看法出自历史唯物主义:存在决定意识。

当然,同样的环境也会有因人而异的后果:有人腐化堕落,有人出污泥而不染。因为形成每个人世界观的历史条件又不相同,但大面积腐败必有产生大面积腐败的客观原因,其中有些是不可避免的,有些是可以人为控制的,我们不能因为前者而忽视后者,置人死地而要求人家不死。相反,我们要创造使人不死的条件,才能置于死地而后生。

——这就是制度反腐的基本理论。

而我们现行的司法体制是将生杀予夺之权集中于私有的个人,又给了其以权谋私的充分条件和可能,却指望其廉洁自律、秉公执法、出污泥而不染。试问:我们的执法者能有几个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圣人?

推而广之,只有官审民,没有民审官,官不畏民,何以敬民?一个由组织决定一切的社会,又怎能不是组织高于一切?

中华论坛曾经封我为体制专家,开设专栏讨论我关于“三农”方面的见解,也让我反思自己的理论是否过多的强调了体制,结果发现这没有什么不对,因为存在决定意识、决定腐败的深度和广度。

我们一度强调路线决定一切,其实体制也是路线。好的体制可以使坏人变好,差的体制可以让好人变坏,因为体制也是一种环境,一种路线选择的结果。

我是幸运的,较早的接触和掌握了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的世界观,加上丰富的阅历、历史知识和社会实践,因此看问题能够较多的逐本溯源、少走弯路。

我也是不幸的,人生经历使我过于仁慈、软弱,以至于从人生的巅峰跌入低谷。但我从不后悔,因为一切现实的都是合理的,事难两全,人难双得,知足者常乐!

人人知道溺爱出忤逆,却又难以狠下心来,何况每种体制都会产生相应的利益群体,成为体制改革的障碍。我有一个弟弟,曾经天真的提出吃糖衣而不吃炮弹的建议,殊不知本为一体才称其为“糖衣炮弹”。体制改革之所以难,难就难在谁都不愿意舍弃自己碗中的羹,哪怕那就是滋生腐败的温床、炸毁自己的糖衣炮弹!

反腐的个案处理原则实出于此,因此我也称其为“粉饰”原则、“应付”原则、“自杀”原则。

在所谓“张虹、王东镇受贿一案”中我所以挺身而出,因为事情只有发生在我的身上才有可能不构成犯罪,并且我不认为涉案人员都是坏人,而是当时特殊的历史条件和国家的政策变化使然。让个人承担历史责任是一种不公平,所以我总是在历史条件中寻找个人行为的原因,试图通过改变条件影响后果,这也是我体制专家的一种由来吧?

另一种由来是对任何事情都好寻根问底的好奇,寻来寻去就寻到体制上了。

所以,我主张反腐要治本轻标,对滋生腐败之原因治理要狠,对腐败的个人要给以受害者的同情心,处理要轻。不能以对个人处理之狠来显示反腐的决心,而要以穷追腐败之源,健全防腐的机制为反腐工作的重点。以此才能避免标本兼治口号下的治标不治本,或治本为虚、治标为实的倾向,才不至于把我们的干部一批批的送入腐败的虎口!

不信,就给您无限的权力和以权谋私的充分可能试试您可能腐败的几率!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