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青涩年代

潇萧 收藏 4 328
导读:[face=宋体][/face][size=14][/size] 人活七十古来稀。一到了三十岁就仿佛过了半辈子一样,为人越来越低调,处世愈来愈圆滑。是好?是不好?只有天知道。经常在夜深人静时问自己,我还是原来的我吗?没有答案,只知道自己慢慢开始喜欢回忆过去了。昨夜整理抽屉时偶然翻看到从前的旧照片,一幅幅泛黄的照片勾起一段段尘封已久的往事,促使我写下了这篇日记...... 那年我二十一岁,在武警某部政治处宣传股任干事,少尉警衔。随部队长途拉练,驻训在一个只有百十口人的小村庄里。村庄


人活七十古来稀。一到了三十岁就仿佛过了半辈子一样,为人越来越低调,处世愈来愈圆滑。是好?是不好?只有天知道。经常在夜深人静时问自己,我还是原来的我吗?没有答案,只知道自己慢慢开始喜欢回忆过去了。昨夜整理抽屉时偶然翻看到从前的旧照片,一幅幅泛黄的照片勾起一段段尘封已久的往事,促使我写下了这篇日记......


那年我二十一岁,在武警某部政治处宣传股任干事,少尉警衔。随部队长途拉练,驻训在一个只有百十口人的小村庄里。村庄很小,但很宁静,村口的一条大河把喧嚣的高速公路隔离开来,村民们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与世无争的生活,不富裕但很满足。


夕阳下村口的打谷场上,二百多名士兵忙碌的搭帐篷,建营地。夕阳的余辉照耀在架放整齐,打开刺刀的钢枪上分外夺目,吸引了不少村民驻足旁观。我扛着摄像机在一旁拍摄,准备回去后编辑一篇警民共建的报道,上报总队,也算是这次下基层完成的一项额外任务。


突然,肩头被人轻轻一拍,一回头,一位美丽的中尉女军官站在我面前,高挑的个子在我178cm的身高下竟然不比我矮多少,匀称的身材包裹在凡呢丁的军服里竟然还能够衬出女性柔美的曲线,我不禁看的痴了。当兵四年远离城市,的确是很长时间没有见过这么美丽的女孩了,而且还是位女军官。可心里却十分奇怪,一位解放军的女军官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武警部队的序列里呢?


看到我痴痴的望着她发呆,她嫣然一笑,露出了一口洁白的牙齿。“怎么了?按部队军衔条令,在不属同一部队,不知对方职务的时候,军衔高的是上级,军衔低的是下级,少尉同志,你应该向我敬礼!”她微笑着对我说道。


我猛的醒过神来,暗骂自己的失态和不礼貌,特别是面对这样美丽的一位女孩的时候。我把摄像机递给身边协助拍摄的战士,面对她立正,整理了一下警容,端正的向她行了个军礼,“中尉同志,你好!”

她没有给我还礼,“我逗你玩呢!你好!”边说边伸出手来和我相握,我忙把汗淋淋的右手偷偷的在后腰上飞快的擦了一下,与她完成了这次颇为失礼的初遇......


“我叫文绮,你呢?”边说边掏出她的军官证递给我看,我忙报出自己的名字,职务。经过短暂的交谈,我知道这个叫文绮的女孩比我大一岁,是这个村庄里一户人家的孩子,现在是回来探家。因为她有一个伯伯在北京总政工作,所以十四岁就被特招入伍进入某军区的文工团做演员,后来因部队整编,现调到某师政治部宣传处任干事,说来除了同是军人外,和我还是同行呢!


“你们还要在这呆多久呢?呵呵,如果不方便说,我不会勉强你的,我知道保密条例的。”因为长期驻北京,她操着一口纯正的京片子。

“我们都是军人,你能理解就最好啦!” 我用蹩脚的普通话回答着。

“ 哦!我只是随便问问,离开家的时间长了,不太习惯这里的生活了,碰巧你们来到这里,每天看看你们出操,训练什么的,会感觉日子充实一点。” 她的眼里明显对我刚才的回答不太满意。

“晚上部队在谷场放电影,你来吗?”我忙岔开话题。

“恩,你邀请,我一定来!但那么多兵,我上哪找你去呢?”

“你随便找个干部,就说找支队下来的杨干事就行,无论谁都会带你找到我的。”说这话时,我透着得意。毕竟我是上级机关派下来全程跟随部队采访报道的,虽然警衔和职务都不高,但别人都对我另眼相看。这就是部队的惯例。

“恩,我一定来,再见!”说着就给我行了个标准的军礼。“呵呵,这是还给你的,我们现在互不相欠了喔!”

望着她离去的背影,一丝涟漪在我心头慢慢浮起,我竟然盼着天快点黑,赶快黑,尽快黑......


刚吃完晚饭,我在帐篷里正准备写材料,大队副教导员掀开蓬布进来了,一脸坏笑的说:“杨干事,真厉害!人长的帅就是没有办法,外面有个美女找你呢!是见?还是不见?”

我知道是文琦来了,“见!见!见!怎么会不见呢?”我忙不迭的回答着,一边起身迎了出去。


门口,一身戎装的她听着我们的对答,笑呵呵的站在那看着我。我尴尬的搓着双手,“快请进,只是我这里什么都没有,没什么能拿出来招待你的。”

“不啦,我们出去走走吧!好吗?”她大方得体的说话,总使我有一种在她面前手足无措的感觉。


那夜我们没有去看电影,我们在村口大河边的岩石上坐着聊了很久很久,聊军旅生涯,聊人生,聊理想,聊情感.....


“夜深了,我送你回去吧?”我手表上的指针已经是夜里两点多了。

“恩,我明天还能见到你吗?”她抬着头,大大的眼睛看着我。

“能的,明天部队擒敌拳训练,我去拍几组镜头,拍完就没事了。”

“恩,我有一个小小要求,你能够答应我吗?我当兵八年了,可还没有开过枪,在机关里本来也有机会实弹打靶的,可女干部们都不愿意去,我一个人也就不好意思去了。”

我思索了一下,“没问题!下午两点你来找我吧!”


第二天上午摄完像,我直接找大队长和他说了借枪的事情,大队长经常来机关开会,我们已经是老相识了,况且这次我写的报道直接关乎到他的政绩,与他今后的进步有着至关重要的联系,所以他想都没有想,一口就答应我了。还派了四个兵给我,帮我提枪,装弹,布靶,报靶。


下午两点文琦如约而至,我们一行六人来到村后的水库边,选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布靶。那天下午是非常过瘾的一天,从“5.4”手枪,“五.六”冲锋枪,“8.1—1”冲锋枪,直到“8.1”班用轻机枪文琦全玩了个遍,一铁盒750发子弹被她打了一半,虽然靶上没有几个窟窿眼,但她高兴的象个孩子一样,竟然当着四个兵的面搂着我的脖子在我脸上亲了一口,搞得那几个兵比我还尴尬,都把脸转了过去。为了不让士兵们回部队后乱说话,我把剩下的子弹都给他们过瘾了,乐的那四个兵在回来的路上屁颠屁颠的一路奉承我们,说我和文琦是多么多么的般配......


日子过的好快,三天的驻训结束了,部队要向另一目标开拔了。临行的前夜,文琦和我在河边的岩石上聊了一夜。我们相互留了通信地址和联系电话,那时候的我们都还玩不起手机,留的都是部队的电话。


她说她从小就离开了父母生活在部队,从来还不知道恋爱是什么感觉,短短三天,我让她知道了原来爱情是这么疯狂的一件事情。她说她会一直想着我,恋着我,让我不许和她断了联系,让我不许和别的女孩子谈恋爱。她说她会让她伯伯帮忙,把我也调到北京去。她说只要我们在一个部队以后,她一定要嫁给我和我厮守到老。她那夜对我说了很多很多......


那夜我是否也对她说过类似的话,我现在不大记得了,但我想,我应该也说了一些吧,尽管我当时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大男孩......


那是我军旅生涯中唯一的一次单独和异性共度的一夜,虽然只是肩并肩的坐在岩石上......


尽管那一夜以后我和文琦就再也没有见过面,尽管文琦和我在那一夜的一年以后仍然鸿雁传书,时时保持联系,但随着我的转业,最终还是彻底的失去了联系。但我直到今天仍然时时怀念着那份纯纯的感情,那份纯纯的爱恋,那是我二十一岁时,一个男孩纯纯的初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