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亲历:回忆使我感到痛苦(7)

金语良言 收藏 13 2966

[编辑语]这是我们43军128师侦察连三排8班:老兵在雾中远去战友写的回忆录,很值得我们一看。

越战亲历:被俘了,我们不会有俘虏的待遇


“我们这次的任务是什么?”我问排长。

“你们把越军的军服穿到里面,外面还是套我们的军服,穿好服装再给你布置任务。”

“是!”我一边穿上越军的军服一边问:“排长,你除了给我们带来这些破烂的越军军服,就没给我们带点干粮?”

“没有!什么吃的都没有!”排长看见我盯着他那种怀疑的眼神,又补充了一句:“真的没有!后勤供应不上来,首先要保障师前指首长们有吃的,轮到我们就没有(食品)了。今天(连队)炊事班就没做饭,要我们各自想办法!我现在都还饿着肚子呢!”

“我这里还有一包压缩饼干,分半包给你吧.!”把半包饼干分给排长,我把剩下的半包用塑料纸包好,小心的放回干粮袋里。

“你哪来的压缩饼干?”排长一边大口吃着,一边问。

“这饼干还是第一天(攻)打班派发的干粮,4包,我吃了3包,剩下这包一直就没舍得吃,今天用来孝敬你了。”

“扑哧”一下,排长笑了出来,饼干沫也喷溅到我脸上:“我把你的(饼干)吃了,你怎么办?”

“没关系,我们班每个兵都留有干粮,有的还留了两包,实在饿了,我会问他们要来吃的!”

“你们班怎么会留下这么多的干粮?其他的班排,早都没(干粮)了!”排长有些不解。

“这要归功于我们副班长,他搞了一小袋越军的军粮,顶了好几餐呢。还有,我下令班里每个兵,每人至少要保留一包压缩饼干,不到关键时刻,不准吃掉。”我有些得意的接着说:“这叫:手中有粮,心中不慌。”

看见排长手中还剩下一小块,我赶紧说:“哎!哎!排长,你不能全吃了,留一块给我!”

“都说你很‘鬼’,一点都没错!”说着,排长把吃剩的一小块压缩饼干递给我。

小小心心的,我把那一小块压缩饼干很认真地吃了下去,味道有点甜、有点咸、香香的,口感沙沙的。当时我想,这可能是战场上最好食物罢!

排长摊开地图,给我交代:“420高地前方,已经没有更高的高地,属于丘陵地貌。正南方向1.5公里,是班绢村,延伸过去是班竹村,地形很复杂。据我们掌握的情报,在战前,越军的预备队就在这一带驻扎。我军攻占了420高地后,这一带的越军失去了据险抵抗的屏障,已经退守到奇穷河对岸班岗一带。今天傍晚之前,我军就要对西南侧的411高地发起总攻,一旦拿下411高地,那么,我军就控制了奇穷河以北的所有制高点,越南北方要塞谅山省侧翼的战略要地--禄平县,就成为我军的囊中之物,唾手可得。越南人!死到临头了!”

“我们的任务是什么?”

“到班绢去侦察。这个任务本来是由我带九班执行,但是,你看看,九班长负伤送到后方医院去了,整个班两年以上的兵一个都没有,你们班的方(华)刚过来当副班长,和其他兵的配合也不那么默契!连首长在我们来之前又改了决定,要我带九班接替你们八班在420高地的任务,由你带着你们班到班绢侦察。主要摸清班绢一带有无敌军防守,如果有,那么敌人的兵力部署、工事构筑、火力配置等情况一定要搞清楚。”排长说到这看了看我,接着说:“如果可能的话,能抓个活的(俘虏)回来就更好!但是,记着!我是说可能的情况下抓一个,如果有难度,千万不要勉强!不要莽撞行事。我在420高地等你的情况报告。”

“如果有人牺牲了,怎么处理?”我问排长。

“不要带回来,藏好,记着地方,等我们打过去,再把牺牲的(烈士)运回去。”

“负伤的呢?”我追问。

“你看情况处置吧!有一点你把握好,就是你们班一定要有人在下午5点以前返回420高地,把你们侦察的情报向上级报告,上级首长才能根据我们提供的情报,下最后的决心解决411高地的敌人!”

“是!我明白了!”

这时,副班长过来,递给我半茶缸玉米 碎米煮熟的稀饭,并对排长说:“排长,我煮了一大盆稀饭,给你和九班的弟兄们留了半盆,去吃吧。”排长高兴的应了一声,过去了。

吃过“午餐”,我与副班长、战斗小组长(甑)趴在阵地前沿用望远镜对班绢及其周边对照军用地图进行了仔细的观察,商量行动方案。然后,我把全班召集在一起一边观察班绢的情况一边下达作战命令:

“同志们!我们阵地前方约1.5 公里的村庄,叫班绢村,是我们这次侦察行动的目标。根据上级通报,在战前,越军的预备队就在班绢驻扎。我军攻占了420高地后,这一带的越军失去了据险抵抗的屏障,已经退守到奇穷河对岸班岗一带。

“根据观察,现在班绢一带已经成为敌我双方对峙的中间地带,没有发现人员活动的迹象,不排除有越军小股部队活动的可能。

“上级命令我们班,对班绢实施抵近侦察,搞清班绢的战场情况,如果发生战斗,哪怕只剩下一个人,也务必在今天下午五点之前返回420高地,向上级报告。

“我决心:这次抵近侦察,由副班长带领第三小组为先头小组接近目标;甑(得志)带领第二小组担任后方警戒;我带领第一小组在中路策应。行动路线是:从班绢东侧绕行,隐蔽到达班绢南侧香蕉林,对班绢实施抵近观察。中途如果与敌(人)遭遇,务必先敌开火,杀伤敌人,交替掩护,按原路线返回(420高地)!

“如果顺利到达指定位置,我将下达下一步的行动命令,大家明白没有?”

“明白了!”班里的战士们低着声,吼了一句。

“检查武器,准备行动!”随后,我和副班长把头晚布设在阵地前的绊发手榴弹解除了,又挨个检查每个人行动的准备情况。

这时,我看见单拎着枪蹦了几蹦,整了整身上的装备,又蹦了几蹦。于是走过去问:“紧张么?”

单回答:“不紧张!我很兴奋!”

“你别担心,我们班的兵,除了你,都经历了战斗的,有经验。”

单说:“这(越军)军服昨晚穿上就好了,也不至于昨晚把我们冻得够呛!”

“这越军军服好穿不好脱呢!”我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

“这话怎么说?”单不解的看着我。

把全班召集一起,我对大家说:“刚才,单提到越军军装的问题,我现在补充一下。我要告诉大家,我们现在穿上了越军的军服,这就意味着,如果被(越军)俘虏了,根据日内瓦国际公约,我们不可能得到俘虏的待遇,我们一定会被当作战场上的‘间谍’被敌人处死。所以,我们这次行动中,没有,也不可能有人当俘虏!大家明白了没有?!”

“明白了!”全班战士低着声,又吼了一句。

“出发!”

副班长带着他的第三小组,率先走下了420高地。

刚要下高地,排长喊住我,走前来,低声对我说:“炮兵已经对班绢试射炮弹,标好了射击单元,如果班绢有越军,你们与敌人遭遇,打起来不要与敌人纠缠,要尽快往回撤,在你们打响十五分钟后,对班绢的炮击就会开始,而后向南延伸射击。”

“知道了!”我回答。

排长又压低嗓子对我说:“如果没事,最好搞点吃的回来。”

“知道了!”我向小组的战士挥了挥手,带着全班,下了420高地,向班绢方向运动过去。



越战亲历:越南人的粮仓堆满了中国大米


行进到一半路程,我们接近了一处小高地。对高地搜索,确认没有敌情之后,我们占领了高地顶端一侧,再次对班绢进行观察。单爬卧在我一侧对我说:“班长,我有几个问题不是很明白。”

“哦?你说说。”我扭头对单看了一眼,心里想,“这家伙怎么在出发前不提出问题来。”

“班长,我们为什么不直接接近那个(班绢)村子,非要向东走,绕个大圈子,从南边接近?南边离越军的防线更近,不是更危险么?”

“这是我们的战术欺骗动作。你想,如果班绢村里有敌人的话,他们防守的重点肯定是北边,也就是我军的方向。我们从北边直接向他们逼近,很容易被敌人察觉,这时敌人在暗处,我们在明处,结果会怎么样?”我一边用望远镜观察,一边继续说:“结果是他们早早的做好准备,等着我们送上门、送死!。如果班绢有越军防守,那么朝我方一侧,地雷、陷阱恐怕也少不了。所以我们要从南边接近。虽然离奇穷河敌人的防线很接近,但是越危险的地方往往越安全,越南人总不至于把地雷埋到退路上自己去踩吧?对于班绢的敌人来说,班绢南边就是他们(越军)的后方,我们出现在敌人的后面,就能出其不意!主动权就在我们手中!所以,秘密、突然,是我们侦察兵行动的基本准则。清楚了吗?”

“清楚了!班长,嗯……我很想在战场上多杀敌人,争取立功。但是,出发前,你说‘与敌遭遇,务必先敌开火,杀伤敌人,交替掩护,迅速撤离’。这‘先敌开火,杀伤敌人’我明白;可是这‘迅速撤离’不就是‘逃跑’的意思么?如果我们与敌人遭遇,我们不是奋勇杀敌,消灭敌人,反而是打起来就(逃)跑,回来后,我们会不会受处分?”

“处分?谁处分(我们)?我们这次的任务是什么?”我问单。

“到班绢侦察敌情。”单回答。

“侦察敌情,不是像步兵那样进攻、冲锋!勇往直前!如果我们发现了敌人,而且敌人很多,你用枪和敌人战斗,你能打死多少个?敌众我寡,我们全班都壮烈了,没有人向上级报告敌情,这就不叫完成任务。与敌人遭遇,就已经说明我们侦察的区域有敌军,我们回去向上级报告,用我们的大炮轰敌人,又能轰死多少敌人!如果我们进一步搞清楚了敌人的兵力、企图,这样将来我军进攻就能避免更多的伤亡,这比我们用手中的冲锋枪直接杀死敌人更有价值吧?所以,在执行侦察任务中,活着回去(报告),比英勇杀敌、壮烈牺牲更重要,懂了吗!

“是!班长,我懂了!

“当然,如果敌人兵力比我们少,我们可以杀了其他几个,留他一个孤立无援的,用政治喊话威逼捕俘,抓个俘虏,就可以审出情况。如果敌人多,发现了我们而又无法摆脱时,就要用手中的武器不惜一切杀伤敌人。(自己)受伤了,就要想法拖住敌人,掩护其他战友脱离,给自己留下一颗手榴弹,在最后关头与敌人同归于尽,绝不能当俘虏!”

说到这,我看见单有些微微发颤,于是问他:“今天是你第一次执行任务,害怕么?”

“不害怕!不过,班长,我有些担心……”

看见单吞吞吐吐的样子,我皱了皱眉:“把你想说的,全部说了!等会(儿)集中精力,投入行动!”

“我看跟着我们班(第二战斗小组)的越语翻译,听说他是在越南生活过的,你看他拿着枪,歪歪扭扭的,心不在焉的样子…… ”单看了看我,又低声说:“我担心到了前面,他会不会自己跑了,跑到(越军)那边去,或者打起来,我们打不过敌人的时候,他会说越南话,我们不会说,到时(他)会不会把我们出卖了?……”

“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打断了单的话:“ 翻译是被越南驱赶回到国内的华侨,他们家不愿意加入越南国籍,越南人把他们家的财产什么的都没收了,精光光的赶出了越南,所以他跟越南人有深仇大恨呢!政治上很可靠的!你看他歪歪扭扭的样子,那是他战前半个月刚刚从宁明华侨农场应征入伍的,枪都不大会用,那支半自动步枪在他手上,跟截棍子差不多。当然你看不顺眼。行动中注意照看他一点!”

“明白!”

反复观察了我们的行动路线情况,确认没有异常,我把望远镜收起,向副班长示意继续行动。副班长带着他的小组,从一侧离开小高地,按照预定的路线,朝着目标搜索前进。拉开一段距离后,我们两个小组也先后离开小高地,尾随而行。

越过一小片开阔地,我们接近了一条一人多高的土坎,土坎一直向东南方向延伸很长一段距离。有了土坎的屏蔽,我们的行进速度明显快了许多。突然,副班长的先头小组停止了前进。

向副班长小组的方向看去,只见他们三个弯着腰,不停的在地面拨拉着什么。我示意跟在后面的战士停下,就地隐蔽,自己赶紧过去,向前问道:“发现了什么?”

“水!好干净的水!”副班长兴奋的对我说。

走前一看,只见一股清澈的水流,从远处沿着土坎下,顺着小沟渠蜿蜒而至,再流进旁边的水田里。

“这水多干净啊!”副班长捧起水,咕噜咕噜大口的喝了下去。“这些天,喝那些放了净水片的脏水,喝得倒胃口哪!”

“万一敌人对水投了毒怎么办,别喝了!”我制止道。

“活水,没事!”副班长继续喝着。

“那也要放净水片再喝!小心拉肚子!还有你们俩——”我指着另两个战士:“不准喝生水!把水灌满水壶,放了净水片再喝。”接着,我转身对副班长说:“带你的小组,(爬)上土坎警戒,我叫其他战士过来把水壶灌满,你们快上(土坎)去!”

副班长带着他的小组小心翼翼爬上了土坎,刚刚给我发了个没有发现情况的手势,就看见副班长一弯腰“呕哇、呕哇……”吐了起来!我心里一惊,心想是不是那水渠里的水莫非有毒?赶紧对其他战士说:“不准喝水!慢点灌水!我上(土坎)去看看!”说着便迅速爬上土坎,来到副班长身边问:“你怎么啦!”

“你看、你看!”说着,副班长又“呕哇”一声吐了出来。

顺着副班长示意的方向看过去,土坎上,小沟渠的上游十来米处,一头水牛四蹄朝天死在那里,尸体已经高度腐烂,牛皮绷在骨架上,褐色的血水顺着低处流到水渠里,难怪副班长会大吐特吐!

“好了、好了!”我轻轻拍了拍副班长的背,“你算是栽了!就当作喝了一顿'牛血汤'!叫你不要喝(生水),你偏要喝!撤下(土坎)去!”

退下土坎,我对还在恶心的副班长和正在把水壶的水往外倒的战士们说:“同志们,我们离目标很接近了,做好战斗准备!现在,由我们第一小组在前方搜索接近(目标),第二小组后方警戒,副班长的第三小组在中间接应。”说完,我指挥我们小组,迅速向香蕉林荫蔽接近。

不多会(儿)我们全班潜入了香蕉林,布置好警戒之后,带着副班长和小组长(甑),我们三个悄悄的接近了香蕉林边缘。

从香蕉林向外看去,班绢村沉寂着,一条小溪绕村而过,一座七、八米的石板桥通向村庄入口处,有一只黑色的小花猪在桥边的土堆旁拱食。错落的十几座民居没有炊烟、周围以及上上下下没有任何人影和异常的征兆。

我低声对副班长和甑说:“这猪到处乱跑没死掉,说明村庄里没有地雷。我决定:立即进入村庄搜索。行动路线是:从南侧石板桥进入,搜索所有民居,然后从村庄东侧涉过小溪撤出。

“首先,由我带领第一小组交替掩护越过石板桥,占领村庄边缘有利地形,查明情况、发出信号;然后,副班长带领第三小组,在第一小组掩护下进入村庄;第一、第三小组在村子里交替掩护,对民居逐个搜索,特别要对有敌人住过的房屋注意,对敌人遗留的文件、信件,还有用过的东西,比如烟盒等一切可疑物品全都不要放过,统统带回去。

“甑的第二小组随后跟进,负责后方警戒,一旦发生战斗,掩护我们两个小组迅速摆脱敌人!撤出战斗!如果在战斗中打散了,我们的1号集合点定在那头死了的水牛土坎附近;如果1号集合点发现敌人,我们的2号集合点定在中途停留观察过的小高地北侧100米处的荫蔽位置。如果这两个集合点都不宜停留,那大家直接返回420高地!明白了吗?”

“明白!”

“那就各自带领小组接近观察,明确行动方案!”

“明白!”副班长和甑,随即组织各自的小组布置任务去了。

对班绢村观察十多分钟之后,我下达了开始行动的命令,端着冲锋枪,第一个蹿过了石板桥,占领了村庄边缘的一处房屋墙角荫蔽处。随后小组的两个战士也先后迅速的接近了村庄边缘,占据了有利地形。

第三小组随后,在我们的掩护下进入了村庄。

搜索到村里第五座屋子的时候,我们已经接近了村庄中心的位置,这时,在前方的副班长向我作了个手势,要我过去。

来到副班长身边,我低声问道:“什么情况?”

副班长从窗子指了指屋子里面:“粮食仓库!门被锁住了。”

从窗子向屋里看去,果然看见了堆了大半屋子、用麻袋装着的大米。再看大门,一把拳头大的铁锁牢牢的锁住。

“太好了,有吃的了!撬开它!”我下令。

一个战士取下携带的班用十字镐上前,“啪!”连锁带栓砸脱落下去。

我对副班长说:“我带第一

我对副班长说:“我带第一小组负责前方警戒,你们小组进去把个人干粮袋装满后替换我们(警戒),我们装满各自的干粮袋再替换第二小组过来装(大米)。”

很快的,副班长的小组装好(大米)替换我们小组。

进了粮食仓库单惊奇了一句:“都是我们的大米呐!你们看,麻袋上都是‘中粮’(字样)!”

我从麻袋里抓起一把大米看了看,对单说:“这米透亮,不像我们平常吃的大米,是梗米,煮稀饭忒好吃。快点装!”

正在紧张的往干粮袋里装大米的时候,第三小组的一个战士跑到粮仓门口叫:“班长!村里发现敌人!”

“哗”的一下,我扔掉手中的干粮袋,操枪蹿出了门外……



本文内容于 5/22/2009 9:52:59 AM 被newslgs编辑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