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亲历:(序)回忆使我感到痛苦(1)

金语良言 收藏 13 3838
导读:越战亲历:(序)回忆使我感到痛苦(1)

[编辑语]这是我们43军128师侦察连三排8班:老兵在雾中远去战友写的回忆录,很值得一看。


我以为,我已经忘记了1979年那场血与火的拼杀;我以为,我已经忘记了那些曾经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的名字。因为,我现在的生活很平和,在许多人眼中,我属于“成功”人士。

2005年,自己驾车去南宁,一方面是考察广西的边贸市场,另一方面是故地重游,想看看曾经战斗过的地方。这次出行,我专程去了峙浪。

峙浪离中越边境不到5公里,1978年12月开始,我所在的陆军43军128师侦察连就驻扎在峙浪小学,对越方进行战前侦察活动。我们有时化装成边防军,在国境线上例行“巡逻”;有时化装成“民兵”,越境侦察,有时化装成“边民”去砍柴,故意“误入”越南人居住的村庄。主要目的,是为了侦察当前越军的兵力部署、火力配置、工事构筑;还有道路、河流等战场情报。战前(1979年2月17日前)的两个月里,我执行了十余次侦察任务,我所看到的,经历的,与我方的宣传是有些出入,但是当时的纪律不允许我们说什么。这也是越战结束后,一直沉默的原因之一。

越战正式打响(1979年2月17日)的头一晚,也就是16号,我们侦察连加强了一个重机枪排、一个无后座力炮排、一个工兵班、一个防化班、一部2瓦电台、每个侦察班补充一名越语翻译,共180余人,组成特遣队,担任穿插,先期潜入敌后,袭击班派,切断长条山与540高地上越军的联系与退路—这场战斗我们连伤7人,亡2 人(不包括配给我们连的其他兵种人员)。牺牲的两名战友就安葬在峙浪烈士陵园。

当时我找到烈士陵园,眼前的破败情形让我无比震惊。回来后,我写下了《我决不捐款:因为那破败的烈士陵园》(此文一经发出,很多网站予以了转载,引起众多关注。后来,有网友跟帖,说陵园已经迁移,真假未核实。)

悲愤的我在今年的一次战友聚会上说出此事,有很多战友鼓励我,写出那些经历,发出来。因为在我们那批军人中,战后读过大学而且能写点东西的寥寥无几,况且我的“特种兵”身份,传奇般的侦察兵经历,一直以来,都是我们那批曾经参战战友的骄傲。

我答应写。正好今年是建军80周年,按我国的惯例,这是个大节日。八一前夕,写下了《在390高地上》。然而,始料未及的是,这样一写,记忆的闸门轰然打开,这些日子,满脑子都是关于那场战争的记忆。到了夜里,根本就无法入睡,眼前漂移着战场的情景,战友们一个个又鲜活在脑海,不肯离去。

我原本打算,是在退休以后,再写回忆录的。这些天,一直在压制自己写这场战争经历的冲动,但是做不到,连续的失眠、失眠中关于战争的回忆、回忆中那些战友的身影……这一切交织在一起,令人痛苦万分。

我在想,一个人是不是不要太在意过去呢?比如,关于这场战争。太在意的话,会不会留下战争后遗症?前不久,老家的单位给我来电,说政府给我们这些越战参战人员每个月200元补助。我回答,我不要!你用每月200元来天天提醒我—我参加过战争,是不是残酷了些?

但是,这一切我们能忘记么?

把思路整理出来,我的越战经历是这样的:

(序)越战亲历:回忆使我感到痛苦

1、 军区比武:接到归队命令,告别S83团侦察班战友,告别竟成永别

2、 开赴峙浪:战前训练与侦察捕俘行动,俘虏是个越籍华人特工人员

3、 夜袭班派:我特遣侦察连与越军禄平独立营的殊死拼杀

4、 420高地:化装成我军的越军特工排被消灭在洼地里

5、班绢侦察:我把最后半块压缩饼干给了越南人,后来步兵把他杀了

6、无名高地:曾在比武中朝夕相处的8个战友只剩一个

7、 390高地:干掉越军炮兵阵地之后,越南人的炮弹落在我们头上

8、 班岗掏心:掩护师首长指挥,惊心动魄的炮击和步兵冲锋

9、 班竹遇险:师首长如果不测,我也活不了,强行渡河前销毁了所有文件

10、重返390:一路上都是被越军打散了的步兵,390高地还有7个人活着

11、掩埋烈士:战后总结,指导员背上“临阵退却”的黑锅

2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