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保卫董存瑞的战友,还是我昆仑战友

文存 收藏 171 69827

保卫董存瑞的战友,还是我昆仑战友

文 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两天前偶尔发现去年转业的原南疆军区昆仑山三十里营房军医发的《我的哥哥》的博客图文,我一眼看出,当即回帖:图片上的像是吴苏琳!后来这位博友问“是我说的吴苏琳吗?他多大岁数?”我把老吴的手机号发给了她,说“50露头,我们两天前还通过电话呢。”她一对照,手机号一点不错!呵呵,我们的第一次语音聊天达两个小时!同是昆仑山战友,那个亲切甭提了。其中,我们大量的时间是谈老吴。

我和老吴的第一次见面是2007年4月9日,因为郭维之流状告我的帖子案要于两天后开庭,为了法庭上应对,这天我们在援助主律师的办公室进行庭前合计。刚开始不久,专程赶来了两名军界支持者,一位是老吴,另一位是1979年对越作战的战斗英雄老王。老吴对郭维之流恶人先告状的行径非常愤慨,报告了他们将要在开庭时组织的一、二、三、四条支援行动计划(董存瑞风波大扫描有记载)。因为我们对北京媒体生疏,老吴自告奋勇,果然在以后的“董存瑞案”报道高潮中,相当多的报载是老吴联系的……。老吴真挚的情感,很有逻辑的语言,热心实在、说到做到的作风,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一直也保持电话联系。可不曾知道,老吴竟还是我们昆仑大兵!

远在杭州的博友说,我的那篇博客谈了:“为了宣传高原,他几次冒生命危险,记录着哨卡的点滴变化,为宣传高原官兵做出了极大的贡献。2005年他的“图说新藏线”让无数人感动,让无数人落泪。在平时都是他在宣传报道他人,今天妹妹也扮演一名“记者”,将哥哥的大作让大家一同分享。”我的哥哥,他连续三年登上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被称为“生命禁区”的喀喇昆仑,足迹走遍祖国西部海拔5000米以上的哨所,拍摄、发表了大量讴歌边防官兵卫国奉献精神的图片和影像。只要报刊上刊有吴苏琳的照片和文章,我们昆仑山的官兵都将它们作为珍贵的“纪念品”收藏起来。他每次下山后,总是以最快的速度洗出照片、写好稿件邮寄出去,并通过更广泛的媒介渠道宣扬出去,用边防官兵的无私无畏和无限忠诚感染和教育更多的人。被誉为“最有喀喇昆仑情结的人”,是昆仑山边防13团的荣誉团长,深受大家的爱戴。在领导安排我协同他完成任务的时间里,我们情同手足,那一次他对我当众表示:“这是我的妹妹”。从此,“我的哥哥”、“我的妹妹”,就这样成了我们之间的称呼……

博友说的也是,除了她博客里的老吴在班公湖的照片,搜索很久,难以发现他在昆仑山的工作照片,我也只能在这里放这幅照片。

《图说新藏线》等等他发表的我随后都看了,这里也就不重复了。上次北京行回来后我发了《陆战之王的摇篮装甲兵工程学院》的原创图文,成为论坛中的热贴。其实也是为了我们保卫董存瑞的战友卢兄而发。那里的诸多坦克吸引了数万点击的网友眼球,这里就来看看同是北京的保卫董存瑞的战友老吴拍的坦克及其附文吧:


一、北京装甲兵工程学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盛夏,北京太热了。装甲兵工程学院坦克训练场如同一个大蒸笼,汗还没有流下来就蒸发掉了,身上的衣服结满了白色的汗碱。一辆装甲输送车从远方开了过来,我迅速拿起F5,压下了快门。其实车内的战士们远比我们热得多。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拍摄的时候,我完全被九九的气势征服了。那天气温高达40多度,我中了暑。但拍摄的时候,完全没有感觉到。

回到家里,该部队的上级领导我的好朋友马上在电话里骂我:“这次拍摄,消耗了多少摩托小时?你小子混蛋,你知道一个摩托小时多少钱?你知道一辆车一年才多少个小时?”“我知道,正因为太珍贵,所以就得拍好!”“行,看照片说话。拍砸了,我跟你没有完!”“明天让你看照片!”

结果,这照片,直到现在还在网络上贴来贴去,被认为是九九最有气势的图片。


二、新疆喀喇昆仑山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新疆军区某机械化步兵师的九六式主战坦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拍这张片子的时候,壮着胆子向步战车方向靠了又靠,用的是F90相机+28~85MM镜头。由于距离太近,导弹离轨时的热流直喷的我的面颊。好在人没有事,照片却拍成功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想在装备前方拍一张导弹从头上飞过的照片,但现场指挥员断然拒绝我的狂想,无奈就在拍摄中偷懒了。在后方选择一个机位,把400MM F2.8的镜头架在三脚架上,发射的同时按下快门。由于导弹与相机的角速度不大,所以百拍百中。其实,效果并不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的好朋友讲过:当兵至少要当步兵,因为步兵是军人中的经典。步兵的训练与作战,能够发挥出一个人,一个男人的全部潜能。不过,只有当了装甲兵,才能够感受到一种一往无前的霸气。

讲一个真实的故事吧:几年前,某新型坦克在高原试车,在近5000米高度的路上,不慎掉了一个真皮的头盔,迎面而来的一辆地方空载货车拾起来加速就跑。坦克手急了,原地一个180度的转头,加油猛追。接近大货车的时候,把炮口朝后一调,然后就用前履带板啃货车的后大厢。那货车上的人早已经是魂飞魄绽,如果一停车,那坦克就会把它碾成照片。只好一边加油,一边把坦克帽扔到路边。

上次在某地看九六坦克冲击,那几十吨在钢铁巨物以近六十公里的速度冲上三十多度的坡,然后收一脚油顺势横穿了公路,紧接着一脚大油,向右转一个接近九十度角的转,瞬间消失在山林中。一个字: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朋友拍摄的照片。红圈是朋友后期加上的,圈中的人,是:Myself


三、南方某地实练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号称“没有打不穿的坦克”。精度高,速度快,威力巨大,可击穿目前世界上任何一种坦克的前装甲。这是到目前,甚至有可能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是重九最好的照片了。无论是角度、时机、效果,都相对满意。

往返四五千元的机票,一次拍摄机会(其他发射车的位置拍摄效果不好),要使快门与导弹在千分之几秒中完美的结合起来,真的不容易。要是拍不好,那就是吃不好饭、睡不好觉、抬不起头——一发定乾坤,一弹看本领,唯以成败论英雄。我们面临的,就是这种挑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水陆坦克的钢铁身躯在大海中显得那样的渺小,战士们面对汹涌浪涌镇定自若,指挥员一声令下,一辆辆坦克冲入大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经历战火。卡帕讲过:如果你拍的照片不够好,那是你离前线还不够近。这是朋友拍摄后未经修饰,专门送给我的照片。在水陆坦克发射的一瞬间,山在抖、地在抖、空气在抖……后面朋友架在脚架上的相机被震得来回抖动。那画面中的人,双目圆睁,大张着嘴,努力在零点零零几秒的瞬间压下相机的快门。

其实,虽然已经经历了无数次的战火,我还是惧怕火炮射击的巨响。我曾经有过声音从一侧耳朵打入,另一侧耳朵穿出的经历。鼓膜剧痛,头震得嗡嗡响,连续几天听不见人家小声讲话(唉,听人家私房话做什么)。真的,没有人不怕那瞬间地火天光和惊天动地的巨大轰鸣,但职业决定了,我不能后退。只能向前,向前,再向前;近些,近些,再近些——

我有一位好朋友,名字叫燕颖慧。听起来,看着满女性化的名字,但他在现实中却是一位身高近180公分的标准军人。前不久,即将离开部队的他出了一本画册,名字叫《一个坦克兵镜头中的世界》。片子拍的非常棒,文字写得极好。他在开篇讲道:坦克的履带那么长,而我的经历却这么短。这句话,意味深长,让我读后,眼眶湿润,内心激动不已……

生于军营,长于军营,青春与国防绿相伴。也许,曾经有过许多许多的梦想,但机遇与实践证明,咱天生就是当兵的料!忽然有一天,我们惊奇地发现,真心地感受并引以为荣的是:我和我那些把青春献给金戈铁马的战友,有着一颗忠于祖国的红心,血管里流淌着早已是绿色的血!如果让我给自己的不成熟的作品起个名字,那就叫《方寸之间走惊雷》,如何?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09年5月18日



相关链接:[原创]陆战之王的摇篮装甲兵工程学院




本文内容于 2009-6-2 11:54:10 被文存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5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7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