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亲历:回忆使我感到痛苦(11)

金语良言 收藏 7 3492
导读:越战亲历:回忆使我感到痛苦(1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编辑语]这是我们43军128师侦察连三排8班:老兵在雾中远去战友写的回忆录,很值得我们一看。

突然,天空传来令人恐怖的呼啸,刹那间班岗被狂风暴雨般的炮火击中!密集的炮火轰隆隆的响成一片!惊天动地的爆炸排山倒海的响着、响着!几乎就听不到炮弹一个个的爆炸声!炮击班绢、班军的炮火也同时转向炮击班岗。巨大的烟尘在班岗上空翻腾、血红的火光在班岗翻滚,时间似乎凝固了!人的心一下就被无形的手提拉起来,再也回不到原位!望远镜中看到的是一片狂飞乱舞的建筑物碎片!这是我一生中看到的最残忍的一幕,钢铁和弹药把眼前那个曾经美丽的田园风光村落刹那间变成了人间炼狱! (后来才知道,这一战役,我军向班岗一带发射了近万发炮弹)

我握着望远镜的手不时的颤抖,心里想,这么密集的炮击,谁能活下来?正想着,啪、啪两颗红色的信号弹腾空而起,我军的炮击在此时开始延伸,一营的步兵战士们从前沿出发阵地跃出,分成六路,向班岗迅速扑了过去。


越战亲历:班岗激战,越军军旗被我军缴获


感谢网友szzhd 提供的这张当年我军128师自卫还击作战总结地图。这张示意图标出了当年我军的进攻路线,在班岗与我军对峙的是越军462(B)团。

我握着望远镜的手不时的颤抖,心里想,这么密集的炮击,谁能活下来?正想着,啪、啪两颗红色的信号弹腾空而起,我军的炮击在此时开始延伸,一营的步兵战士们从前沿出发阵地跃出,分成六路,向班岗迅速扑了过去。

我步兵抵近奇穷河,炮击停止了,我军步兵前锋已经跳下河床,奋力向河对岸冲击。“哒哒哒。。。。。。”越军沿着河岸构筑的工事响起了纷乱的枪声,只见我方好几个准备从中路突破战士被打倒在水中,没有下水的战士纷纷卧倒,向对方还击,正面进攻明显受阻。

一营营长赶紧跑到一侧,到了步话兵身边,抓起话筒对着步话机大叫:“重机枪呢?重机枪给我靠前打!靠前打!”

王副师长对一营营长高声喊道:“还有迫击炮!迫击炮往河对岸打!那里是炮火准备的死角,往那里打!把敌人(火力)压下去!”

很快,我看见步兵配属的重机枪手们,从前沿的掩体里冲了出去,他们扛着武器,飞快的穿越前沿的开阔地,在离河岸不到二百米水田的田埂上架起重机枪,约有四、五挺重机枪“突突突、突突突……”密集的向对岸越军阵地扫射,迫击炮弹雨点般的、准确的落在河对岸越军的阵地上,越军阵地上的火力被压制了……

“报告首长!班岗两翼已经突破!”一营营长兴奋的向王副师长报告。

“很好!中路抓紧突破!”王副师长举着望远镜观察着战场进展。

在中路,趁着越军火力减弱的机会,步兵战士在重机枪和炮火的掩护下,再次发起攻击,战士们一拥而上,跳入河水中,向对岸冲去。

“班长,步兵攻过去了,他们冲上岸了!哎呀!完了!又一个(战士)倒下可能被打死了。”在我左边爬着的大个(刘)对我叫道。

顺着大个(刘)指的方向看去,在河对岸,一个战士没有爬到河岸顶部,倒卧在河岸中间。我仔细看了看,把望远镜递给大个(刘):“仔细看看,还活着”。

“真的哎!(倒卧的战士)他还在扭头东张西望呢!嘿嘿,这家伙!还会装死!”大个对我说。

“把望远镜给我,注意周围的警戒!还有,谁都有怕的时候,‘装死’这种话不要乱说!”我小声的训斥了大个(刘)一句。

接过望远镜继续观察,两侧我军的步兵已经突到班岗村的边缘,正对面的越军防守几乎瓦解,但是没有看到逃跑的越军,估计非死即伤。河岸边只剩下一个草丛里隐蔽的火力点还在顽强抵抗,继续向我方射击,我方有好几个战士利用河流岸堤的掩护,正在从两侧快速的逼近这个残余的越军火力点。随着一道刺眼的火焰从从左侧逼近的战士手中喷出,这个越军火力点被火焰喷射器彻底摧毁了。中路步兵纷纷越过河堤,与两侧突破的步兵一道,冲进了班岗村。

班岗村里枪声大作,夹杂着士兵的呐喊声不断传来,望远镜中看不到战斗的场面,只能从枪声的密集程度判断战斗的大致情况。

约二十分钟后,枪声开始稀落下去,此时,一营营长从步话机方向跑了过来大声的报告:“首长!我部已经完全占领班岗!班岗是越军的团部!越军XXX团的军旗被我(军)缴获!”

“太好了!”王副师长随手在掩体上抓起一把沙土甩了出去:“不出所料,果然是个‘大家伙’!你们打得很好!打得很好!打得很顽强!通知部队,迅速清剿残敌,十五分钟后撤出(班岗),返回我方阵地(防守)!”

说完这些,王副师长挺起腰,很惬意的伸了伸身子,把手上的泥土拍了拍,对一营营长说:“我该返回(师部)去了。”

一营营长说:“首长,还是等一等,等部队从前面撤下来,我派兵护送你回师部吧?”

王副师长摆了摆手:“不用那么紧张,你的人任务还很重,不要分兵了,正面之敌已经消灭,回去都是我们的人,没关系的”。说着用手指了指我:“有侦察连的这几个兵够了”。

一营营长看了看我,又看看王副师长,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旋即被王副师长打住:“行了!你照看你的部队。”而后对我说:“走吧,返回(师部)”。

告别了一营营长,我们把王副师长夹在中间,离开了一营营指挥所,走下小高地的时候,才发现天空出着太阳,却下着细细沥沥的雨。我的身上不知是雨水还是自己冒出的汗水,湿漉漉的,午后的太阳晒在身上,像是蒸的感觉。

我们按来的路线,向班竹方向行进,一路上很静,只有我们五个静静的走在小路上,远处班岗战场偶尔有零星的枪声传来,班竹快要到了,班听河在南侧流过,此时警卫员追上,叫我停了下来,说首长叫我过去。我赶紧往回跑到王副师长跟前问:“首长,有什么指示?”

“小鬼,哦,八班长,大家可能好几天都没洗澡了吧?来来,大家就到河里洗洗。”王副师长指着班听河对我说。

我转向警卫员(王)问:“可以么?”

警卫员(王)不置可否的说了句:“看首长的意思……”

看见警卫员不明确表态,我转身对王副师长说:“首长,我们就不洗(澡)了,您洗(澡),为了您的安全,我带人先搜索一下,挑个河水浅一点的地方(洗澡),行么?”

“好吧,就这样。”王副师长朝我摆了摆手。

随后,我把小组的两个战士叫到身边,指着班听河布置:“你们俩过河,往向下游五十多米搜索,看到下游五十米河里那一堆乱石了么?那里比较好隐蔽,首长就安排在那里洗澡,你俩就在那堆乱石北岸找个隐蔽的位置,向北、向西两个方向警戒。我和首长的警卫员在河南岸负责向南向东的警戒。发现情况向我打手势,不要轻易开枪,暴露自己。”

一切安排好之后,王副师长下河洗澡,我们四个在四个方向隐蔽着,注视着周边的动静。四周极为安静,远处再也没有枪声传来,班听河很浅,水很清澈,河水轻快的哗哗响着,向西流去。

我离王副师长的位置最近,我一边警戒,一边注意着首长的动静。只见王副师长把衣服都脱光了,他身上很瘦,肋骨显露,嘴里还哼哼着听不出是什么曲子的小调,把自己整个身子舒展开,泡在水里。泡了一会,又把军装放在石头上搓洗,拧干,晾在大石块上。看到首长这副从容的神态,真找不出什么词来形容。只感觉时间过得很慢很慢,首长洗澡的过程很长、很长。

见我极度不安的在那里东张西望,王副师长向我招了招手。我赶紧过去:“首长,洗好了?”

“小鬼,你们也洗洗(澡),你看你,身上都成什么样子?”王副师长指着我说。

我低头看了看身上,果然军服上一片花花的白色汗渍。赶紧回答:“不要紧,习惯了,回去洗洗就行了。首长,这里太靠前沿了,不安全,您看是不是抓紧时间离开这里返回(师部)?”

“慌什么?”王副师长指了指他晾在大石块上的衣服:“这衣服晾晾干再走,你抓紧时间也洗洗。”

看见拗不过,我赶紧把子弹袋解下,把上衣脱了,在水里快速的搓了几下,捞起来,用力拧了几把,立刻把湿淋淋的衣服穿起,把装备整好,操起枪,对警卫员(王)说:“我到前面看看。”说完,爬上河岸向班竹村走去。



越战亲历:我们拽着师首长在越南的水田里狂奔


刚没走多远,意外的情况出现了!斑竹村周围突然枪声大作! 一看情况不妙,我赶紧往回窜到河边,对警卫员(王)大喊:“快!快!快!快掩护首长离开这里!”说着,冲到河里,一把拽着正急忙穿衣服的王副师长爬上河北岸。

我把王副师长安顿在班听河北岸的一个草窝里隐蔽好,随即把小组的两个战士叫了过来,然后对王副师长说:“首长,前面(班竹)村子里打起来了,情况不明!他们三个就在这里掩护你隐蔽!我过(河)去看看(情况),把情况搞清楚立刻回来!说完,跳到河里,趟水向南岸窜了过去。

弯着腰,利用班听河南岸的草丛,我迅速的向班竹接近。班竹村里枪声剧烈,不断的有手榴弹的爆炸声,嘈杂的喊声从村子里传来,根本就分不清是敌是我。为了看清楚些,我爬上岸,隐蔽在距村子一百来米的一个牛圈的墙边,向班竹村方向观察。只见有不少的我军人员从班竹村向北边退去,曳光弹像蝗虫般的在空中划过向这些撤离的人员射去!有几个我军的战士从班竹村里冲出,向这我藏身的地方狂奔而来。仔细观察了,这几个战士身后没有发现敌人,我赶紧大声朝这几个战士喊:“这边是自己人!不要乱跑!快隐蔽!”一个跑得比较快的战士一下就冲到我藏身的牛圈墙后,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面部因恐惧而扭曲变形。我朝他吼了一句:“后面没有敌人!怕什么!”看到那战士定下神,我赶紧问:“你是383(团)二营的?”

“嗯!”那战士柱着步枪喘着粗气。

“前面怎么回事?”

“越军……特工……队,特工队!偷袭我们!打起来了!。”

“有多少敌人?”

“好多……好多!……不知道!”那战士有些语无伦次。

“有干部在么?”我手指着其他几个战士隐蔽的地方问。

“不知道!我们连都被(敌人)打散了,我们几个跑了出来!”

“不要怕!这边都是我们的人!”那战士冲我点头,我接着说:“你们就在原地隐蔽,敌人出(村子)来,就打!打死他几个敌人,我们就立功了!明白吗!”

那战士拼命点头,我伸头看了看班竹,没有人从村子里出来,村子里枪声剧烈,流弹发出尖利的声音四下乱窜,情况十分紧急。于是转身对那战士说:“不要怕!”我用手指指来的方向:“我们一营就在这边,你、还有你们,不能往后退!在这里守着,敌人来了就打!我马上过去叫一营增援我们!打回去!”说完,也没顾上看那战士是否明白我的意思,弯着腰,一下就往回蹿了出去。

蹿过班听河,跑回王副师长隐蔽的位置,气喘吁吁的我赶紧报告:“首长!班竹……班竹,二营的阵地、遭到敌人、攻击!我们的人、被(敌人)打散了,有的在往后撤!情况十分危险!我们必须立刻离开这里!”

王副师长神情异常紧张,问:“往哪里走?”

“首长!我们从这里向北,绕开班竹,我知道路线!”说完,我立刻下达命令:“我在前面,大个(刘),你负责断后,你(我指着另一个战士)、和小王(警卫员)紧贴着首长跟着我跑!”说着,**枪从隐蔽处朝北方向冲了出去。

班听河北边是一片开阔的水田,这时我已经顾不上从田埂上挑路行走,直接从水田中间噼里啪啦蹿了过去!一边跑,一边回头看看首长又没有跟上。刚开始跑还好,过了一会,首长就跑不动了,靠两个战士架着、拽着跟着我。就这样,我们在水田里奔跑了4、5百米左右,右边出现了一个小村落。我迅速找了一处草丛密集的地方隐蔽起来,随后,王副师长几个也跟着隐进了草丛。我掏出望远镜朝村子里观察,村子静悄悄的不见动静。大个(刘)在一旁问:“班长,这里能过(去)么?”

“情况不明,不能进去!”随后我转向王副师长:“首长,我们现在的位置,是石及命(村)的西北侧,这里应该是我们的防守阵地,没有发现异常!”

“有没有我们的人员?”王副师长问。

“没有看到……”话刚说出口,石及命村与班竹村之间突然枪声剧烈地向了起来。

“不好!跟我走!”我把望远镜一收,操着枪,蹿出草丛,带着大家绕开石及命村向北迅速奔去。

石及命(村)北侧是一片纵深不大的水田,迎面是一片起伏的小山丘,山丘光秃秃的,只有齐膝高的茅草,几乎没有树,看到周围这种地形,我突然意识到,一旦山丘上有敌人,那么,我们这几个暴露在水田里狂奔的几个人,就会成为活靶子,遭遇不测!于是朝后狂喊:“小王(警卫员)!你们两个掩护首长!拉开我们(与)前面的距离!大个(刘)!快!快!掩护我!占领前方的山包!”说着,端着冲锋枪不顾一切冲上山包……很幸运,山包上没有敌情。我迅速占领了制高点,大个(刘)随即也冲了上山包,“扑通”一下卧倒在草丛里,一边大口大口喘气,一边紧张的观察周围。

“大个,注意前方和周围警戒,我下去接应首长!”说完,我又折回到山包下,对警卫员(王)说:“上面没有情况,大个在警戒,你们两个快把首长带上去!我断后!”

在山包的草丛里,我们几个隐蔽着。我对王副师长说:“首长,刚才这样(奔跑)太危险!还好没出情况!”我拼命的咽了一下干渴得几乎要冒烟的咽喉,接着指着大个(刘):“我、还有他,我们两个在前面先搜索前进,小王(警卫员)他们俩个掩护你隐蔽,不要暴露,等我俩在前方占据了有利地形之后,给你们发出可以通过的信号,你们再跟上。”王副师长一边喘气,一边点了点头。

我盯着其他几个,问:“刚才我说的,明白没有?”大家冲着我连连点头。

“好,大个(刘)我们快走!”说完,操着枪,朝着北边的另一个山包冲了过去……

记不清翻过了多少个小山包,一条小路出现了。这条小路在出发前的看(地)图记忆中是东西走向,是从师前指通往382团防御前沿的一条要道。将周围仔细地观察了几遍,没有发现异常,于是招手示意大家跟了上来。

“首长,从现在情况看,我们已经脱离了383团的前沿阵地,沿着这条路的方向往东走,可以回到师前指。”我向王副师长报告。

“可以确定?”王副师长问。

“可以确定,但是,我们不能走这条路,这条小路路面可能会埋设地雷!我们只能按照这条路的方向,在路边的水田行进。这样安全。”

见首长点了头,我立刻对大个(刘)说:“你在路右侧,我在左边交替搜索前进。”又对警卫员(王)说,你们拉开距离跟上,注意后方警戒!”

我们在路两侧交替掩护,隐蔽前行,不多会,接近了班听河上游。距河边的小路两边,错落着两三个小矮房,在距离河边不到二百米处,我隐蔽在其中一个没有顶盖的厕所墙后操枪掩护右侧的大个(刘)继续前行。突然,大个(刘)停止了前进,旋即迅速后退,接着弯着腰越过过小路朝我隐身的地方蹿了过来!

“怎么回事?”我问蹿到我身边的大个。

“班长!前方发现情况!” 大个(刘)急切的报告。

“在哪个位置?”我的心一下悬了起来。



越战亲历:渡河前,我们销毁了身上所有的文件


我们在路两侧交替掩护,隐蔽前行,不多会,接近了班听河上游。距河边的小路两边,错落着两三个小矮房,在距离河边不到二百米处,我隐蔽在其中一个没有顶盖的厕所墙后操枪掩护右侧的大个(刘)继续前行。突然,大个(刘)停止了前进,旋即迅速后退,接着弯着腰越过过小路朝我隐身的地方蹿了过来!

“怎么回事?”我问蹿到我身边的大个。

“班长!前方发现情况!” 大个(刘)急切的报告。

“在哪里?”我的心一下悬了起来。

“河对岸,对岸的树林里,树林里有人!” 大个(刘)声音都变了。

“我看看!”说着,赶**出望远镜,躲在墙后向大个指示的地方观察,只见河流对岸起伏不大的山丘上,长满了密密的、粗大的油松树,树林里光线昏暗,影影绰绰在透空处看到几个活动的人影,是敌是友根本就分辨不清。

这时,王副师长他们三个也跟了上来,我们五个一道隐蔽在厕所的矮墙后,王副师长问我:“为什么不走?发生什么情况?”

“首长,河对岸,山丘上有人员活动迹象,情况可疑。”我回答。

“有没有其它路线(可以)绕过去?”王副师长问。

“只有再向北,但是没有任何道路!”说着我指着北边:“首长,你看,北边都是崇山峻岭,海拔太高,不好走。南边,枪声还在继续,返回(南边)更危险!”

“你决定如何行动吧!”王副师长说了这句,顺着墙根坐下了。

“你们靠过来!”我把其他三个战士叫拢到我身边:“同志们,现在情况十分紧急!我们返回师前指的唯一通路可能已经被敌人占领!回去的路上我们每耽误一刻,就会增加十倍的危险!现在我给大家交代一下!”

“我决心!”说到这,我咬了咬牙:“我决心,就从这里,打通返回(师前指)的通路。大个(刘)和我,继续前进,渡过河去,查明情况!小王(警卫员)你们两个(我指着另一个战士解正芹)保护首长就地隐蔽,不管我和大个在前面发生了什么,哪怕是死了,绝对不准暴露!你们隐蔽在这里,注意观察我和大个的行动,万一战斗打响,我们在前面会拼死顶住!,如果敌人能从河对岸过来,就是说,我和大个已经牺牲,你们必须立刻带着首长向北跑,翻过北边这座山,下山后向东走,就可以回到我军的后方!如果没事,我立刻回到这里,接应首长过(河)去!明白了么?”

“明白!”班里的另一个战士(解)低声回答。警卫员(王)看看我,又看看王副师长,又看看我。

“小王,首长安全最重要!”接着我对他低声说了一句:“如果首长发生不测,我们谁也活不了!”

警卫员(王)神色凝重的回答:“我,知道!”

“好了,检查武器……把四个手榴弹其中两颗手榴弹盖拧开(这样使用手榴弹更迅速),不要把纸(手榴弹底部盖着拉环的防潮纸)搞破了……”说到‘纸’我突然想到自己挎包里还有随身带着的两封家信,信封背面上还密密麻麻的写了自己作战以来的简短纪事。于是赶**出来,“嚓、嚓、嚓”一边撕一边说:“大家检查,把身上带的文件—有字的东西全部毁掉,扔到粪坑里去!这些有字的东西万一落到敌人手里会泄密的!”

大家各自翻了自己的挎包和口袋,都对我摇摇头—没有。

“好!大个,开始行动!”。我指挥大个(刘)迅速越过小路从右侧隐蔽向前运动。

见大个占据了有利地形向我示意,我迅即从左侧利用地形向前跃去……

很快,我和大个交替掩护,隐蔽的接近了河流。在河岸边茅草乱石的遮蔽下我和大个会合在一起。

由河岸这边的低处向河对面山包观察,山包上的树林里,树木密密匝匝,透空处看不到任何活动目标,但是,河水哗哗的声音里,夹杂着吭、吭、嚓、嚓……的声音从对面山包树林里隐隐约约的传来。

我低声对大个(刘)说:“这是铁锹挖土的声音,对方在构筑工事!你,就隐蔽在前面那堆石头后面,不要过河,就在这边掩护我,我过(河)去!”

“不行!班长!我过去,你掩护!”说着大个就要冲出去。

“服从命令!”我一把按住大个,指着河的上游三十米处:“你在这里掩护,我从那个草丛最密的地方偷偷过(河)去,抵近观察。如果(发现)是自己人,我立刻回这边接应。如果是敌人不多,我就先扔手榴弹偷袭,干掉他!如果敌人太多,我尽量不暴露,回来和你会合,另外想办法。”

“打起来了怎么办?首长还在后面,你……”。

“尽量不暴露自己,你在暗处,万一敌人要过河这边,敌人就在明处,你就扔手榴弹!开枪,打他个措手不及,反正不能让敌人轻易过(河)来!为首长摆脱这里争取时间!好!开始行动!”

“是!”大个跃出,迅速占领了前方一块大石右侧,出枪瞄向对面。

**起枪,绕到左侧跃入河中,向对岸扑了过去。

河床不宽,约有二十多米,水流很急,河水冲激水中的石块发出哗哗啦啦嘈杂的声音,掩盖了我快速涉水发出的声响。河水不深,最深处淹到了腰部。

过河靠近岸边,一条小路出现了,隐藏在河坎下,看看左右没有动静,我一下就从隐身处蹿了过去,迅速隐入树林,利用树木的掩护,猫着腰向发出吭、吭、嚓、嚓声响的方向悄悄的接近。

随着我的逼近,吭、吭、嚓、嚓的声响越来越大,同时夹杂着人说话声,仔细分辨,是河南话口音!我心里一阵狂喜!为了更有把握做出判断,我又悄悄向前,躲在一棵大树后面,我终于看清山包上有好几个我军人员,说话声就是他们几个发出的!

“喂!你们是哪个部队的?”隐身在大树后的我大声向对方发出询问。

对方被我突如其来的叫喊声吓了一跳,呼啦一下散开,隐蔽到大树后面,“哗啦啦”有人在拉动枪栓!

“不要开枪!我是师侦察连的!你们是哪个部队?”我朝对方继续喊叫。

“是XXX么?”对方有人叫出了我的名字。

“是我,我是XXX!”听到有熟悉的战友叫出我的名字,心里的重压顿时减轻了一些。

这时,对方有人从隐身处走出,向我跑来。一看,是38S团侦察排的四班长(记忆中好像是姓马,回族人)。“你怎么会在这里?”四班长问。

“快!块!快!师首长在后面,河对岸!你们几个快跟我过去!快!快!多叫人来接应!”说着,我向山包下跑去。

四班长跑上山包对着后面喊道:“排长!师首长找到了!就在下面河对岸!”呼啦一下,侦察排十几个战士从山包另一侧跑了过来,跟着我冲向河边。

跑到河边,我朝对岸大声喊:“大个(刘)!大个!这边是我们的阵地!”大个从隐蔽的位置现身。“快!快到首长(隐蔽)的位置去接应他们”!大个应声向后猛跑过去。

团侦察排的十几个战士跟着我涉水,溅起无数水花,哗啦啦的十分壮观!

我们冲到了后面,王副师长已经从隐蔽的位置走出。我对团侦察排的人说:“你们掩护首长赶紧返回阵地,我们负责断后!”团侦察排十几个战士冲上前,把王副师长围在中间,簇拥着快速向我方阵地走去,只见王副师长把身上还没干透的上衣脱了,披在肩上,嘴里说:“慌什么!慌什么!”一副从容不迫的神态。披在他身上的湿衣服两只空袖子来回晃着,当时给我的感觉神态很潇洒!

王副师长被侦察排的战士不由分说抬过了河。被送到山包后面。随后我们几个跟着爬上河对岸的山包,到了侦察排的防御阵地,我一屁股坐了下去,此时的我全身发颤,大口大口的喘气,喘着喘着,眼泪控制不住流了出来。侦察排四班长走了过来,问:“你怎么啦?”

“哦,没什么,刚才爬上(山包)来有点急”。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我转移话题,指着我刚才接近阵地的方向:“你们怎么没在这个方向安排警戒哨?如果我是越军特工队的,你们这次就会死很多人!”

四班长指着河对岸那条东西走向的小路:“我们只注意到那条路的方向了,那是个徒涉场,一般人都会选择从那个方向过来,你太‘鬼’了,从这个方向摸过来,真想不到!”

“这个方向也安排一个(哨位)吧!噢,你们(侦察排)怎么会在这里?是上级安排你们来接应(我们)的?”我迷惑的问道。

“不是(接应),我们刚刚过来,是(383)团前指转移到这里。我们被安排到这里挖(防御)工事。不过团里首长都知道了,(王)副师长在一营指挥战斗离开后就与(师)前指失去了联系,大家紧张得不得了!如果副师长有什么意外的话,恐怕是(损失的)最大的官了。我们团长都会被撤(职)查办!你命大,命大!”四班长心有余悸的对我说。

“什么命大!有(香)烟么?”我问。

“有火没(香)烟,这时谁有(香烟)呀!”四班长冲着我摊开手。

“有纸么?”我问四班长。

“给,越南人的。” 四班长从挎包里拿出一本褐色封面的小学生练习本递给我,封面还印着胡志明的头像,我看了看,说了句:“我把这个同志加兄弟抽了!”说着把封面撕了下来,从地上捡了几片枯树叶,搓碎了卷成喇叭筒,用火柴点着抽了起来。

树叶卷成的(香)烟根本就不是(香)烟,火柴点的时候燃着,火柴一离开,立刻就熄灭了,点了三次火柴,烟才抽了一小截,抽进嘴里的烟味火烧火燎的,叫人直吐唾沫。

看着我抽烟的狼狈样,四班长说了一句:“有烟瘾不好,戒了吧?”

“你不知道抽烟的味道!在这个时候(深深的吸了口气)享受啊……!以后啊,我戒老婆也不戒烟!”

正说着,听见有人叫:“首长叫(师)侦察连的同志过来。”

越过山包下去,只见在山坳的一个角落,搭建了一个非常隐蔽的工事,天线从那里升到高处,这是383团的团指挥所。来到指挥所跟前,喊了一句“报告”只看到王副师长很严肃的正对着团里的几个干部说着什么,看了我们一眼,没停下说话。其中一个干部赶紧从掩体出来,要我们几个在外边等一等。

看见警卫员(王)也在掩蔽部里面,我向他招手,警卫员(王)出来,我问:“怎么回事?”

“首长在发脾气”警卫员(王)告诉我。

我们这不是安全回来了么?还发什么脾气?”我心里有些不解。

“不是为这个(事),是班竹失守,伤亡了很多人。”警卫员(王)告诉我,在我军攻击班岗撤出战斗不久,敌人(越军462团)的残余部分重新纠集起来,从班岗东侧的坤莫(村)偷偷越过了奇穷河,向我班竹防御阵地发起突然袭击,由于防守班竹的X连麻痹大意,被越军钻了空子,打了个措手不及。慌乱中指挥官下达撤退的指令,很多战士就牺牲在往回撤的时候。“首长的意思,是要部队再打回去,把烈士(遗体)抢回来”。说到这里,警卫员(王)的眼圈红了。

这时,团里一个干部从掩蔽部出来,对我说:“首长(指王副师长)决定暂时不回师前指......

1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