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于三国 少年无忧 第六章 少年单福

白天使黑羽翼 收藏 9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size][/URL] “你真的帮我杀他?”少年思索半晌说道。   “是的,我帮你。”张信静静地说道。前世的时候不敢杀人,那是文明社会。这是什么社会?人命卑贱的连草都不如,杀个人有什么可怕的。   “你不问我是什么人?也不管我和他们有什么恩怨?就这样要帮我。”少年诧异看着张信。   “我只看到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


“你真的帮我杀他?”少年思索半晌说道。

“是的,我帮你。”张信静静地说道。前世的时候不敢杀人,那是文明社会。这是什么社会?人命卑贱的连草都不如,杀个人有什么可怕的。

“你不问我是什么人?也不管我和他们有什么恩怨?就这样要帮我。”少年诧异看着张信。

“我只看到那帮人将脚狠狠地踩在你的头上,我不问你是什么人,也不管你和他们有什么恩怨,我只知道这群人该死。”张信狰狞的说道,“是的,他们该死,他们侮辱了你。记住他们的眼神那是什么,那是鄙视。在他们眼里你就不是人,只是鄙夫。有你的时候对他们来说是种侮辱,即然这样,杀了他。你要记住那只踩在你头上的脚,还有那个叫做赵俨的人给你吐的那口浓痰。”

少年看着张信,这个六七岁的男孩,唇红齿白,乌黑的头发,可狰狞的面容怎么也和可爱联系不起来。想起那口浓痰,少年只觉得心里像针扎一样,是啊,得杀了他们,不杀了他们,那种鄙视的眼神会随他一辈子的,梦里都会被惊醒的。

“你为什么要帮我?帮我有什么要求?我什么都没有,也不会给你什么。”少年幽幽的说道。

“你身上有什么值得我动心的?”少年这才看到张信身上的衣服不是麻布而是布,后面还有个比他大多了的家丁打扮的人,显然是张信的随从。

张信很认真的说道:“我帮你,是因为你和我是同一种人,以血还血,以命还命。别人侮辱了我们的人格要让他们用血来洗刷,我们欠别人的也要用命来还。”

少年听完这话,走到张信面前静静地盯着他,少年伸出了手,带着鲜血的手。张信毫不回避也看着他,重重的伸手握住了少年的那只带着鲜血的手。这时张苟听着少年和张信的交谈也走了过来,他觉得自己的血液似乎也燃烧了起来,伸出了自己的手放在那两只手上面,三只手都染上了鲜血。忽然少年笑了,张信对着张苟也笑了。

张苟觉得此刻的张信好像比以往多了些什么东西,自己说不上来的什么东西。自己看不出,也许自己一辈子也看不出来吧。

……………………………………………………………………………………..

少年叫做单福,颍川阳翟(今河南省禹州市)人。家里有个母亲身体不好,他的父亲早死,还有个弟弟,家里也穷。身为长子的他极为懂事,通过颍川书院里任教的一个同乡,找到了在书院打扫的活计。白天打扫,晚上就在同乡的指导下学习。打他的人为首的叫做郭图,另外一个叫做赵俨,都是本地人,是书院里的学生,很是看不起他,在书院经常欺负他,可有同乡的照顾也没出过什么事情。这次碰到他们,他原本想躲过去,却被他们给堵住了。接下来的事情张信也都知道了。

单福也知道了张信的身份却很平静,丝毫没有感到惊奇。不管张信是什么身份,他只知道在张信伸手握住自己的手的那一刻起,张信就已经是他的朋友了,虽然这个朋友看起来也太小了。

张信想了一下,对单福说道:“要杀了他们,你和我年纪小也没什么力量,张苟一个人也顶不上什么事,就咱们几个恐怕不行。咱的找别人帮忙!”

“书院里的人每一个能帮的上忙的,我也没什么办法,要不然早找他们去了。”单福说道。

“公子,要不找魏和商量商量,他手底下兵多,随便给咱们两个就成。”张苟希翼的看着张信。

嗯?找魏和,不行。这人他不了解,这种事情他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不过他手下的兵倒是好说,不行的话给些钱财也就是了。

张信倒是不缺钱,不说张氏,光张娟就私底下给了不少。

“你去请魏和,就说我请他喝酒,记住,态度要恭敬些。你小子也到机灵,能弄个不错的注意,看来小看你了。”张信笑着对张苟说道,混不着他称呼张苟为小子在别人眼里是多么搞笑的一件事情。

张苟呵呵笑了声打了个招呼就走了,张信则引着单福去了酒店。

不一会张苟就带着魏和过来了,魏和还带了两个随从。

“二公子,什么事啊?还要请咱老魏喝酒。”一路上张信经常找他,他也和张信熟络。

“魏叔叔,这不是你一路上劳您照顾,姐姐给了几个小钱。我又不知道怎么花,请您喝点酒不是应该吗!”张信装着天真,忙跑过去请魏和坐下。

“呵呵,你也别糊弄咱老魏。有啥事就说,不说的话你二公子的就咱老魏可喝的难受。”魏和可不敢把张信当做四岁的小孩,一路上闹腾的他没烦死。

“魏叔叔,既然你这么说,我也就实话实说了。你看看我的这个朋友被别人欺负成什么样了,我就是请你给他帮帮忙。”张信给他倒了杯酒,放到他的面前。“您先喝着,这个朋友是我刚认识的,还准备带到娘亲面前呢,可你看现在这样子我都感到生气。我也不让您为难,您是都尉,将来是要做将军的人,也不能为这点小事劳心,您随便给个机灵点的大哥帮我出口气就成。将来呢,也不去您那了,给我做个随从,也比在您那吃刀口饭强多了不是?”

魏和这才发现张信旁边站着的单福,满脸的血迹,衣服被撕破了好几处,显然是刚刚挨了打。魏和笑了笑,仰头将酒喝完“呵呵,行。您是二公子,咱老魏还能不帮您,你看是这理不?”

魏和可不敢得罪张信,不说这位二公子是张氏的心头肉,光个二公子的身份也不是他这种当兵的的开罪的起的。

“高顺,过来。”身后一个十六七的随从马上走了过来坚挺的站在张信面前,目不斜视,看着张信。好一个天生的军人,张信暗赞一声。

“这小子是我从洛阳带过来的,听说不会说话,在北营得罪了上官,差点被打死。他上官和我挺熟,听说我要来接你们,就把他调到我这里,说是就扔在南阳好了。不过小伙子功夫不赖,我用的顺手,就一时忘记了。二公子要的话,就留你那了。”魏和指着张信说道:“这个是张尚书的二公子,将来也是有大前途的人,以后就跟着他,或许有个不错的前途。”

高顺嗯了一声,俯身拜了魏和一礼接着就站在了张信的身后。

北魏和营是直接护卫皇宫的军队,北营的士兵是从各地的精锐中选拔出来的,直接归大将军调遣,可以说是汉末最有战斗力的军队。

看着高顺挺拔的身姿,张信知道这回可捡到宝了。

“那您先坐在这里喝着,我呢先给我朋友出气去了,这帐呢我都节了。您那也别给我省,想吃什么就叫。”看着事情也差不多了,张信知道也该走了。

“咱老魏就从不知道客气,这回帮您了,回去可要在尚书郎那给咱老魏说几句好听的啊!”魏和人看起来粗,可信精细着呢。

“您放心了,我先走了啊。”说完就拉着单福,张苟和高顺就走出饭店。

“我想告诉你的是我们不是去教训谁,而是要去杀人,你现在可以选择不去。”走出饭店以后张信看者高顺冷静的说道。

高顺听到这话站住脚,紧紧瞪着张信,仿佛不知到张苟已在这个时侯窜到他的身后,单福也戒备的看着他。

高顺的眼神确实可怕,好像任何东西在他眼前都会被他的目光融化。张信毫无畏惧的迎着他的目光,忽然高顺刷的一声抽出单刀,单福赶忙上前一步护在张信前面。

高顺持着刀看者张信,张信虽然刚才被单福挤到了他的身后,却丝毫不为他的举动而感到害怕,依然瞪着高顺眼睛。张苟站在高顺身后却不知道怎么办,生怕惊醒了高顺而对张信不利。

仿佛是过了一个世纪一样,张信只觉自己的后背凉嗖嗖的。这时高顺的眼睛里慢慢的透出着一股赞赏,挥刀在自己的臂上割了下去,臂上顿时血流如注。高顺拄着单刀单膝一跪,浑然不顾自己的伤势,一字一顿的说道:“小人愿为公子效死。”

张信赶忙撕下自己的衣服帮高顺裹上,而此时单福看着张信的眼里却充满了惊奇,他不理解一个四岁的孩子哪里来的这样从容,只觉的越来越看不懂张信。

“公子可否向顺说说要杀谁?”高顺自己裹好了胳膊,挥了挥胳膊,看不影响活动向张信问道。

张信忙让张苟将单福的事情给高顺讲了一遍,自己思索了一番,这时张苟夜说完了单福的事情,就让他们围在自己周围说出了刚想到的计划。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