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于三国 少年无忧 第五章 前往洛阳

白天使黑羽翼 收藏 9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size][/URL] “嫂嫂放心,家里的一切有我打理,你们在洛阳要是呆的不舒服就回来。”张府门前张敞给张氏送行。“来二郎,让二叔再抱一下。”   张信极不情愿的来到张敞面前,真实年龄已经二十多岁的他自是不希望被像小孩那样那个抱着,并且是个男人,而且这个男人老是爱用胡子扎他。   “好了,该走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


“嫂嫂放心,家里的一切有我打理,你们在洛阳要是呆的不舒服就回来。”张府门前张敞给张氏送行。“来二郎,让二叔再抱一下。”

张信极不情愿的来到张敞面前,真实年龄已经二十多岁的他自是不希望被像小孩那样那个抱着,并且是个男人,而且这个男人老是爱用胡子扎他。

“好了,该走了,将军该等急了。”看看时间不早了,张敞不舍的放下张信。

“小子,快上车,记得将来长大了回来看二叔啊!”张敞将张信抱上了马车,马车上坐着张娟和张氏。

“二叔你回去吧,你看三弟都冻成啥样了!”张敞回头看看自己的儿子,这是张信两岁时张敞的妻子生的,取名叫做张既,现在两岁。因为是张家的三子,排行第三,家里都叫做三郎。

“小哥哥,将来回来看我啊。”小张既看着张信说道。

“恩,知道了,快和二叔回吧!记着听二叔的话啊。”

“二叔,我们得走了,要不错过时间了。”张鹏看着不是回事,赶紧过向张敞说道。

“恩,走吧!”张氏在马车里也说道,他是念着张温的,想赶紧到洛阳。

张鹏向张敞躬身一礼,然后翻身骑上士兵牵的一头马。此时都尉吩咐了一声,车夫打了个响鞭,马车就动了。

看着一行人渐渐离去,张敞的眼睛禁不住流下了两行清泪。古时交通不发达,洛阳和南阳间隔几千里,张信他们去了洛阳,下次回来也不知道要几年呢。

“父亲,小哥哥们还会回来吗?”张既和张信关系不错,家里就小哥哥经常逗他,给他讲许多故事,大哥哥每次总是找父亲从不理他,所以他没事就黏着张信。

“会回来的,一定会回来的。”张敞不知是在给自己说还是在给张既说道。

……………………………………………………………………………………………..

这次去洛阳张氏也没带多少人,除了给张娟带上自小跟着他的两个丫鬟以外,就是福伯的儿子张苟,原来是叫做狗子的,做下人的没什么文化,怎么好养就取什么名字。张鹏嫌这个名字太俗气便给他改了。福伯老了经不起折腾,原本想着跟一起去的,张氏体谅着他年老就留在家里帮张敞,让他儿子跟着去洛阳。福伯怎能不知道这里面的意思,走的前一晚就把儿子叫到自己的跟前说了一通。不过这个张苟倒也不错,小伙子十五六岁脸庞虽是消瘦,但两只眼睛里却透出一股机灵劲,又和府里家将学了点拳脚功夫,处处讨着张氏的喜欢,张氏觉得张信年龄小又好动,心里一动就让他照顾张信了。

一行人出了穰县到了南阳,因为有这队军士,按理是要到郡守府里报个到的。此时的南阳太守是南阳当地人,听闻说是张温的家属经过南阳,哪里敢怠慢,忙派人安顿他们,张氏有心让张鹏露脸便让他去应付。

都尉叫做魏和,也是本地人,和太守还是本家。听说张鹏要找太守去忙指引着张鹏,两人一起去了太守府,张鹏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年纪轻轻的却把张温八面玲珑的一套学全了,把太守夸得是哈哈大笑。

第二天一早,太守就来相送,恭敬地对张氏说着张鹏如何优秀,将来必定是国之栋梁的话。张氏自是高兴,张信则觉的无聊,就和张苟说着闲话。

因为有着魏和的关系,张鹏又引起了太守的好感,便给魏和又添了一队人马,现在魏和倒是有了500多个手下了,浩浩荡荡的走在路上,咋看去还真有点将军的风采。

张信东西带的不多,就两个木杆,原来的竹竿已经觉得太轻,便求着福伯给自己做了木枪木剑,自是不敢让张氏看见。

由南阳到洛阳最短的路是穿过豫州到洛阳,没水路可走。一路上张信也经常跑到魏和那里打听些武术方面的话题,魏和虽是奇怪,但张信的公子身份摆在那里也不敢说些什么。张氏也和张娟说些闺房里的话题不去理他。

这天一行人来到了颍川,魏和和张鹏去派访颍川太守,张氏因为途中太过劳累和张娟径直去了客店休息,张信好动,看着没事便带着张苟跑到外面玩耍,自己年龄到底还是小,有个什么事情也有个帮忙的。

街上人来人往,颍川到底是文士之乡,来来往往的净是学子。张信带着张苟这里看看那里看看,觉得什么新奇就买什么,不一会张苟就抱了一堆的东西。正走着忽然看见街上为了一堆人,张信爱看热闹忙叫张苟给他挤了个位置。

人对了,一个穿着麻布衣服的少年正和几个比他大的学子扭打在一起,少年满脸是血,几次被打倒在地,可每次都爬了起来依旧挥拳打向那几个学子。围观的人看着少年挨打却轰然叫好,丝毫没有帮忙的意思。

少年挣扎着起身奔向一个脸型消瘦的学子,看着少年狰狞的带血的脸,学子显然害怕向旁边一躲,这时另一个长的挺强壮的学子看见少年没注意他,挥拳砸想少年的头。受到重击的少年马上跌倒在地,挣扎着想起身,却怎么样也起不来。看到倒在地上的学子,脸型消瘦的学子觉得没什么危险,整了整衣服,伸脚踩在少年的头上。傲然说道:“单福,记住颍川学府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来的,即使爬在外面偷听也不行,让人家知道我们和你这种人一起学习,我们感到丢人。这次打你,是让你长记性,白丁就是白丁,再也不要想着和我们一样。诗书不是给你们这种鄙夫读的。赵俨我们走!”说完就拉着那几个学子傲然的走了,那个叫赵俨的学子走的时候还狠狠地朝少年的脸上吐了口浓痰。围观的人见没有什么热闹了也渐渐散去了。

看着少年不知死活的躺在地上,张信忽然对他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好奇,不顾张苟拉着他的手走到少年跟前蹲下。

少年显然是被打的狠了,头发缭乱,因为是趴着也看不见脸,身上的几个伤口不停地流着血。少年的手紧紧握着,身体不停的搐动。

张信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少年艰难的转过头来看向张信。

张信忽然打了个冷战,那是种什么样的眼神啊!愤怒,委屈深深地交织在一起。

“你也在看我的笑话吗?”看着张信,少年的脸抽了抽冷漠的说道。

“没有,绝对没有,我只是看看你好着没?”张信笑了笑,自嘲的说到。

“没有的话,就….”少年艰难的起身,张信后退了一步,让开了位置。

少年整理了下衣服,随手扯下被撕烂的衣服狠狠的擦着脸上的那口痰,似乎要将脸皮擦破一样。“就滚开。”依旧是冷漠的说道。

张信没有生气,他忽然会觉得极有有意思。不管这少年对也好,不对也好,至少少年受到挨打时没有哭,也没有怨天尤人,痛骂看热闹的人。而且刚才少年打架时的狠他也看到了,虽然人伸手不怎么样,可那种狠劲让他熟悉。

张信前世读高中的的时候,经常有学校的坏学生向他要钱,每次只要不给,就来一帮人打他张信,他也不怵就紧盯着领头的人打。虽然吃亏的总是他,可他也不会让那些人得到便宜,领头的总让他打到,张信也狠,地上摸到什么就拿什么砸。张信觉得这些人就是欺软怕硬的,你给他狠一下他就再也不敢来找你,只要你别他们狠,他们自然会怕你。你低头了,他就敢在你脖子上拉屎。几次以后还真没人再来找他。

少年弯腰捡起被从身上撕掉的布条后,看也不看他一眼,抬腿就要走。

这是个条汉子,不管前世今世,张信都狠佩服这种人,这是一种和自己一样的人。

“你要报仇吗?我可以帮你!”张信脸色一正,突然喊道。

少年顿了顿,没有停下脚步依然往前走着。

“那杀了他,杀了刚才打你的人,怎样?我依然可以帮你。”

张苟听到马上走过来作势想要堵住张信的嘴,张信狠狠的瞪着张苟,看着张信的眼神,张苟禁不住退了下去。

不远处,少年突然停下身站在那里像是在考虑。

张信慢慢的走过去站在他的旁边,“是的,我帮你杀了他。即使你不愿意,我也要杀了他。”

少年依旧没有出声,张信也不着急,眼睛直直的看着少年。因为他知道少年一定会让他帮忙,但不会求他。这本是和他一样的人,有着和自己一样的原则和自傲。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