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63.html


沈铭和李瑶在项家住了下来,虽然将李家原本是姓项的事情向李瑶说了,不过即将要起兵谋反的事情沈铭还是暂时的瞒着她,怕她一时可能会接受不了。

项家已经准备很久了,暗中铸造武器,收拢人心,重金收买地方官员。沈铭并不需要具体的负责哪一方面的事宜,毕竟他刚刚介入进来,项梁也不会就这么信任他了。其实这也是沈铭所希望的,他能够做什么呢?似乎除了会点武功之外便什么都不懂了吧。当然,从出塞到现在,沈铭的武功已经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一来是修炼归元劲进境极快,二来是沈铭向秦焰方这个师侄“不耻下问”所得来的一些诀窍,使得他得到了突飞猛进的提高。

项羽很喜欢拉着沈铭过招,这更进一步促进了沈铭的提高。项羽是个武学怪才,他并没有任何内功,用他的话来说是懒得费那个劲,但沈铭从没想到单练外门功夫竟然可以练到项羽这个境界,开始的时候,沈铭往往在项羽的手下连十招都走不上,到了后来,也顶多就是支撑五十招而不败,项羽就像是个怪物一样,体力用之不竭,神力惊人,霸道无双,沈铭甚至怀疑那五个老头是不是项羽的对手。

项羽对于沈铭这个“陪练”十分满意,虽然沈铭不是他的对手,可却已经是目前唯一的一个能够撑得过他五十招的人了,而且项羽发现沈铭的进境极快,从在自己手下一泻千里到勉力支撑,这种提升速度,除了他自己之外,他没有见过有第二个这样的人,因此他十分感兴趣的是,沈铭的极限究竟在哪?于是,沈铭不得不每天都继续着项羽练拳的“沙包”而存在…

当然,沈铭的作用不仅仅是一个打手而已,他还时不时的向项梁提出一些“建设性”的意见。毕竟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虽然没有亲身参与一次造反,但沈铭在历史上,小说中,电视里所闻所见的造反太多了,而且更加重要的是,他清楚历史的进程,这是他远胜于这个时代任何人的所在,而且他超越了这个时代的很多见识也让项梁叔侄时而眼前一亮,为自己没有看错人而深感高兴。当然,一个像沈铭这样年纪的少年口中说出的令人感到不可置信的理论显然是会引起别人怀疑的,但沈铭很巧妙的将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了自己那个莫须有的师傅身上去,只说自己师父文武双全,乃是不世出的奇才,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是从他那里学到的便是了。于是,沈铭的“师父”在项梁的眼中渐渐的成为了一个类似于鬼谷子一样的存在,这也无疑又进一步的提升了沈铭在他心中的地位。

相比起来,李瑶就显得无聊了许多,不过幸好有项梁的夫人相陪,日子过得倒也还算快乐。尽管李瑶不明白沈铭为什么要留在项家,但她却也不问缘由,就这么乖乖的跟在沈铭身边,她觉得只有沈铭才能让自己有安全感,似乎对于沈铭愈发的依赖。当然,她自己是不会这样想的,她只是想,我是要跟着他,亲眼看他为爹爹报仇的,嗯,就是这样的。

时间过得很快,不久之后,陈胜大军攻陷陈县的消息传出来了,立时朝野震惊。在此之前,虽然陈胜闹得挺大,不过朝廷还是把他当成一个流寇,现在却是不同了,陈县虽然不是中心城市,却也算的上是一个战略要地,陈县被破,就像是有人在大秦的胸口插了一刀,虽然没有刺中心脏,却也有着足够的破坏力了。

消息传到,项梁大笑,时机成熟矣!

这天,项家阖府上下都忙活了起来,尤其要是有人到了后宅的话,或许会被吓一跳,满眼俱是劲装大汉,一个个手中拿着锃亮的武器,满脸的杀气,让人不寒而栗。

“兄弟,我去杀了那狗官,你带着二十个人去夺西面城门,这个给你,”说着,项羽将一个竹筒交给沈铭,“夺下城门之后,施放这个作为信号,到时候叔父会带着府中的兄弟们出来控制城中局势。”

沈铭点点头,难度并不算大,项家在这里已经住了很多年了,对城中的一切都十分了解,吴中城内只有不过五百官兵,而项家则有二百壮士,虽然人数上有着不小的差距,不过,项家的人都是勇猛善战之人,都是项羽亲自训练出来的,比起城中那些久未经战事的无用士兵要强出太多了。

西城门是吴中人流量最大的城门,但是因为平日里没有什么事,现在又不是战争时期,就算是陈胜造反了,不过却也没有往江东打过来的意思,因此吴中并没有戒严,城门处也不过只有三十兵丁罢了。

沈铭带着二十名健卒,推着十来辆车子,假装成运送货物出城的样子,没有人产生半点怀疑,项家每天都会有人出来进去的,大家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到了西城门,城门官远远的看到项家的车队,大声唤道,“哎呦,这不是赵兄弟吗,怎么?今儿又要出城啊?”

沈铭身边一名劲装大汉堆起一副笑脸应道,“可不是吗,今儿是王大哥值班呐,可是辛苦了,来来,这点钱给兄弟们买些酒喝。”说着,塞了一把铜钱过去。

那姓王的城门官立时眉开眼笑起来,“赵兄弟总是这么客气,这叫当哥哥的怎么好意思啊。”

这时,车队已经走到了城门之下,沈铭拿眼睛瞄了瞄周围的士卒,看到只有二十来个人,心中不由得大定,满面挂笑走到那城门官面前,笑道,“既然不好意思,那就拿命来偿吧,如何?”

“嗯?”那城门官一愣,还没明白沈铭的意思。不过他也不需要明白了,沈铭已经重重的一掌击在了他的额头之上,只听“噗”的一声轻响,整个头盖骨碎成了不知道多少块,那城门官竟是连一声惨叫都没发出来就已经横尸当场了,手中握着的铜钱散落了一地。

这不是沈铭第一次杀人了,早已经没有了当初的恐惧恶心等感觉,只是在自己衣服上蹭了蹭手掌,淡淡的道,“动手。”

听到沈铭一声令下,二十名大汉纷纷从车上抽出兵器,朝着那些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的士卒们身上砍去。在几声惨叫之后,地上刺目的鲜血让剩下的人终于反应了过来,有人大喊,“来人呐,项家造反啦!”

“你叫啊,叫破喉咙也没用!”一名大汉上前利落的一刀将那人的喉管割断,大吼道,“反抗者死!”

沈铭不得不说,那些城门兵实在是太怂了,在十来个人被杀之后,剩下的人全都丢掉了兵器跪地求饶。沈铭着实没有想到抢夺城门竟然会这么简单。

把手中的信号弹释放出去之后,沈铭命令将城门关上,将那些投降的兵丁全都绑了起来,然后就这么守在城门边上。不一会儿之后,沈铭看到两个信号弹从南边和东边同时飞起,心知这是南城门和东城门也都得手了,可是,北城门却是迟迟没有动静,发生什么事情了?

又等了一会儿,沈铭隐隐感到有些着急,太守府便在北城,兵营也是驻扎在北城,北城可以说是最难啃的一块骨头,如果项羽没能够成功拖住太守殷通的话。

“你们在这里守着,我去北城看看,记住,无论任何人想要出城,全部杀无赦!”沈铭留下一道命令之后,飞身朝北边纵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