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恩仇录 黑云压城城欲摧 134、强扭的瓜不甜

头顶边关月心系天下安 收藏 0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size][/URL] 次日,金銮殿朝会。 “陛下,遵照你前几天的旨意,微臣已经把宋国过来的灾民情况统计出来了。这次文副总理共接来湖北、江淮等地灾民802万,其中青壮年占6成,老幼各占2成;绝大部分是农民,读书人约30万人,医生、铁匠、木匠、石匠、造船等各类人才约20万人,商人约10万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


次日,金銮殿朝会。

“陛下,遵照你前几天的旨意,微臣已经把宋国过来的灾民情况统计出来了。这次文副总理共接来湖北、江淮等地灾民802万,其中青壮年占6成,老幼各占2成;绝大部分是农民,读书人约30万人,医生、铁匠、木匠、石匠、造船等各类人才约20万人,商人约10万人。”民政部副部长刘秉忠出列报告道。

“刘爱卿,不错,你统计得很及时。”刘华对刘秉忠点点头表示嘉许,随后转头向文天祥问道:“灾民到重庆已经好多天了,现在这些人在江边还安定吧?”

因为一下运来800多万的灾民,为了不给城内百姓造成混乱和拥堵,刘华让文天祥把他们都集结在江边,沿江搭建帐篷居住。周边有10万士兵设立栅栏把守,全封闭式管理。

“陛下,微臣正要禀报……刚到重庆时,绝大多数灾民思想还比较稳定,后来听说要到西疆、青藏去修路,很多人又不愿意了。很多宗族长老对微臣讲,希望留在重庆,等水涝完全平息后,再回老家。”文天祥小心翼翼地说。

“文爱卿,难道当初你去灾区没有给灾民讲清楚,到西疆、青藏修路后可以分地、商人到那里免税5年吗?”刘华不解地问道。

“启奏陛下,微臣当初给他们说得很清楚了。但此一时、彼一时,灾民下船后,看到重庆繁华,大部分人都觉得西疆、青藏偏僻苦寒,路途遥远,纷纷以老人妇孺脚力不行为由不想去了,甚至……甚至有的还四处串联,寻衅滋事。”文天祥羞愧地跪下,说道: “唉,微臣办事不力,请陛下责罚。”

“哦,竟有这等事情!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朕花费这么多钱粮,他们难道不懂得感恩图报?”刘华也对这些灾民挑三拣四很不高兴。

“陛下,这些忘恩负义的刁民不识抬举,微臣提议杀他几个闹事的,其余的用绳子绑成一长串,拉到西疆去!”铁哥出列奏道,看到从自己掌管的国库划拨了3百万两银子和上千石粮食,接回来的都是“白眼狼”,铁哥鼻子都气歪了。

“陛下,铁部长的建议倒是可行!”史天泽附议道。

“哈哈哈……”刘华听到铁哥的建议,想起后世中国有些地方关于“解手”的掌故,不由得大笑起来,看来中国历代搞移民都很麻烦。

解手一词来源于明朝初期对江西、山东等地的强制移民和清朝康熙时期“湖广填川”的大移民,至今河北、河南、山东、四川等地称上厕所一般仍沿袭此说法。移民的时候既然是强迫性的,明、清政府官兵为防止移民逃跑,就把他们捆绑起来上路。捆绑两条胳膊叫大绑,捆绑一条胳膊叫小绑。不仅如此,怕他们带绑逃走,还要捆绑起来的人用绳子连在一起,才押解上路。许多人连在一起,要动都动,要停都停,一个人要动,牵扯很多,谁也逃不脱。对押解的官兵来说,自然省事,但却苦了捆绑的移民。最麻烦的是大小便。为了表达清楚意思,话很长,比如一个人要大便或小便,首先得报告说:“报告大人,请让大家停住,把我的手解开,我要大(小)便。”人数多,路上解绳子的次数也多,官兵也觉得麻烦,但这个办法是不能改变的,到后来,简化的就剩下几个字了----我要解手,听者也能明白。直到后来定居下来,这个说法也成习惯用语了,成了大小便的代名词。

“陛下,微臣等鲁钝,不知您为何发笑?”耶律铸看到刘华笑了半天,好奇地问道。

“哈哈,没什么、没什么!”刘华笑着摆摆手,对铁哥、史天泽说道:“你俩以前都是行伍出身,带兵带多了,现在是大移民,不是抓壮丁,哪能这样蛮横处理,要知道[强扭的瓜不甜]。”

“陛下,微臣的办法是有点那个,不过灾民嫌路远,总不成让我们用轿子把他们抬着去西疆吧?这些刁民赖在重庆,每天要吃掉国库多少钱粮,陛下,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您可不能妇人之仁呢……”铁哥理直气壮道。

“铁爱卿不必多言,朕自有办法。”刘华挥手阻止铁哥继续往下说,转头对文天祥、刘秉忠道:“文爱卿、刘爱卿,你们散朝后去告诉灾民,宋国等国已经对我国宣战,他们的家乡即将陷入战乱。除了西疆、青藏等西北省份,天下再也找不到没有兵荒马乱的乐土了。鉴于灾民中的老幼脚力不行,可以先留下来由朕安置,但青壮年必须去修路,否则朕三日后就不再发放粮食给他们了。”

“陛下,3百多万老幼留在重庆,重庆虽大,但也容纳不下这么多人,这可是现在居民的6倍呀!”刘秉忠为难道。

“没关系,朕会让重庆接纳100万人,其余的由四川、云南、陕西等地的大城市接纳,分摊下来就不会太多。”刘华笑着说道,心想:后世的北京、上海、重庆等大城市常住人口和暂住人口随随便便都有几千万,现在重庆才50万人,再接纳100万根本不在话下。

“陛下,这些老人、儿童在各大城市怎么生活呀?吃住可是个让人头痛的问题!难道又让国库资助?现在国库只剩下不到1千万两白银了,下步打仗如何维持?”铁哥又开始叫穷了。

“不碍事……看来纸上谈兵挺麻烦的!这样吧,文爱卿和各部5品以上官员,随朕到江边难民营去看看灾民,朕给你们示范一下什么叫[现场办公]!”刘华说道,随后对j金銮殿中5品以下的文武官员说“今天没事了,没叫道的官员就散朝吧!”

“现场办公?”文天祥、铁哥、耶律铸等几十名官员一头雾水地随刘华,在几百名皇家卫队的簇拥下,骑马向长江、嘉陵江交汇的朝天门码头奔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